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靠扎纸人称霸地府

我靠扎纸人称霸地府

豆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凌思思穿越了,在这个妖魔鬼怪满街乱跑的异世界,凌思思胆战心惊。不怕!她有祖传的扎纸铺在手,无论她用纸做出什么在他们眼中都变成了真的,从此众鬼见到她后都瑟瑟发抖、唯恐避之不及,甚至连天师都说她做出来的法器太厉害。当她华丽转身成为女大佬之时,凌思思却意外发现,薛白不仅对她的纸扎免疫,还想要将她收入怀中……

主角:凌思思,薛白   更新:2022-07-16 0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思思,薛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靠扎纸人称霸地府》,由网络作家“豆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凌思思穿越了,在这个妖魔鬼怪满街乱跑的异世界,凌思思胆战心惊。不怕!她有祖传的扎纸铺在手,无论她用纸做出什么在他们眼中都变成了真的,从此众鬼见到她后都瑟瑟发抖、唯恐避之不及,甚至连天师都说她做出来的法器太厉害。当她华丽转身成为女大佬之时,凌思思却意外发现,薛白不仅对她的纸扎免疫,还想要将她收入怀中……

《我靠扎纸人称霸地府》精彩片段

夜深人静。

冷风吹过,灵堂上的蜡烛一闪一闪的。

凌思思跪在堂前,正在往面前的火盆里头添纸。

今个儿是她爷爷的头七,只因为这偌大的凌家就只剩她一个人了,所以这守灵的任务便落在了她的身上。

怪只怪她的父母在她不到三岁的时候就双双车祸去世了,不到十天的功夫,奶奶也因为悲伤过度,跟着走了。

但是,她并不是爷爷一手养大的,而是被送到了孤儿院!

到现在凌思思都不能理解,为什么爷爷要把唯一的亲孙女扔在孤儿院不管不顾了那么多年。

所以,当她在电话里得知爷爷病危的消息时,心里并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只是尽职尽责的来到医院见了爷爷最后一面。

没有预想中的痛哭流涕,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出奇的平静。

“家里的纸扎铺子就交给你了!”这是爷爷留给她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好。”凌思思面无表情的答应了。

得到了她的回应,爷爷就闭了眼,凌思思甚至有种错觉,爷爷就是为了这个承诺,才等到了现在。

有条不紊的处理好爷爷的后事,等到今夜过去,明日爷爷入土之后,凌思思就打算直接回学校去,这里的一切让她觉得陌生,她甚至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至于纸扎铺子,就暂时放着吧。

反正她也不会扎纸人,而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祭拜都用水果鲜花,纸扎这种东西早就淘汰了好不好?

这么想着,凌思思又机械式的往火盆里添了一张纸......

“呼呼......”一阵风吹过,火盆里头的火星纸灰乱飞,眯了凌思思的眼。

她心中懊恼,早知道就不该按照习俗烧纸。

可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景物就完全变了个样!

这里根本就不是灵堂,甚至不是凌家的后院......她的周围黑漆漆的,隐隐有些树木的影子,周围安静的不像话,偶尔还传来几声蛐蛐的叫声?

这看起来倒像是郊外或者是公园?

凌思思站起身,她盯着手里还捏着的一沓子纸钱,陷入了沉思......她这是穿越了吗?

或者这些都是她的错觉?

就在凌思思茫然无措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耳边响起:“小姐姐,你的这个纸钱可以烧给我吗?”

这声音若有若无,听起来阴恻恻的让人后背发凉。

凌思思立刻僵直了身子,她咽了咽口水,做了半天心理建设之后,才顺着声音的来源低下了头。

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将无声无息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小姑娘仰着头,脸色比纸还白,两只眼睛墨黑墨黑的又圆又大,唯独没有眼白......

凌思思想叫,可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头,竟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鬼啊,她见鬼了啊!

“小姐姐,你的纸钱可以烧给我吗?”小女孩又开口问道,两只墨黑墨黑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凌思思的脸。


这模样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凌思思很想拔腿就跑,可她双腿抖如筛糠,别说跑了,站着都有点儿费劲儿。

“那个,烧给你行,可我现在没、没火啊。”凌思思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

小女孩闻言裂开嘴,露出一排小尖牙。

“小姐姐没有,我有。”她说完,直接抬手挥了挥,掌心立马出现了一簇幽蓝色的火焰。

鬼火啊?

凌思思尝试着挪动双腿,可恨这腿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似的,任凭她如何努力,都是纹丝不动。

没办法,她只能对小女孩问道:“那,那我怎么烧给你啊?”

小女孩认真的答道:“小姐姐你就说,李宓儿,我给你烧纸啦。一直烧一直说,可不能停呦。”

“不停不停,不敢停。”凌思思说道。

于是,她抽出一张纸钱,借着小女孩手里的鬼火点燃,一边烧一边说:“李宓儿,我给你烧纸啦。”

小女孩就这么盯着她,直到最后一张纸钱烧完。

“小姐姐你人真好,我终于有钱买棒棒糖了。看地府那些势利眼还敢不敢赶我走?”小女孩拍手笑道。

凌思思:“......”

见凌思思怔在原地,小女孩问道:“小姐姐,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凌思思:我那是被你给吓的!

“纸钱烧完了,你赶紧买棒棒糖去吧,别到时候卖光了就不好了。”凌思思苦笑着说道。

小女孩却不为所动,她摆手道:“不会的,地府超市永不关门,也从不缺货!”

你不走,可我想走啊!

凌思思心里暗暗叫苦,可自个儿的这双腿好像有自己的想法,就是不停她的使唤!

“小姐姐,你人真好,不过你要注意身体,别和我一样小小年纪就病死了,害得爸爸妈妈为我伤心。”李宓儿叹了口气,小声说道。

凌思思听到这儿,忽然对这个叫李宓儿的小鬼有了一丝同情。

反正这小鬼看着有点恐怖,但却好像不害人,也想想也没啥可怕的。

凌思思一边为自己壮胆,一边问道:“你是病死的?”

“是啊,我脑袋里头长了个瘤子,治不好就病死了......我死之后,爸爸妈妈可伤心了!”李宓儿轻声说道。

“哦,我和你正相反,我爸爸妈妈死的早,要是不看照片啊,我都忘了他们长什么样子了。”凌思思也叹了口气,说道。

李宓儿扭头看着凌思思,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角,“小姐姐你别伤心了,我的爸爸妈妈后来又生了个宝宝,他们已经把我忘记了,这两年都没有来看过我,但是我不怪他们,我想他们现在一定很开心。”

“所以啊,就算小姐姐你忘记了粑粑麻麻的样子,他们也一定不会怪你的!”

闻言,凌思思一怔。

她低头看李宓儿一副笃定的样子,心头忍不住一酸,刚想安慰这小姑娘几句,却冷不防的被一阵阴风吹得睁不开眼睛。

“小姐姐快跑,恶鬼出来勾魂了!”一瞬间,凌思思只听到李宓儿焦急的叫声,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凌思思耳边都是呼啸的风声,其中还夹杂着什么动物的叫声,四周的温度也骤然降低了不知多少,让她整个人如坠冰窟。

小女孩李宓儿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凌思思整个人都蹲在地上,害怕得捂住耳朵,心想这恶鬼也不知道有啥偏好,但愿它们不喜欢吃女人......

过了一阵儿,风好像变小了不少,凌思思可也勉强睁开眼睛了,四周还是黑的吓人,小女孩李宓儿已经不再跟前,她刚准备慢慢的站起身来,眼前却忽然“嗖”的一声,跑过去什么动物。

那动物浑身漆黑,只有一双眼睛又圆又亮,像两盏绿油油的灯泡。瞅着别提多渗人了。

凌思思大着胆子仔细看过去,这就是一只体型稍大的黑猫啊!

“卧槽,哪儿来的野女人?”

“卧槽,野猫成精了!”

那黑猫本来是从凌思思面前窜过,骤然听到凌思思大喊一声,它竟在半空硬生生拧过来半个身子,轻巧的落在凌思思的面前!

“野女人能听懂我说话?”黑猫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盯在凌思思的脸上,似乎在打量着她。

那眼神里分明带着属于人的探究与惊讶。

凌思思也被吓得不轻,心想:这世界太疯狂了,猫都能说人话了?

“你是野猫精?”凌思思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黑猫轻蔑的撇了她一眼,“原来是个傻子?”

这下,凌思思不开心了,她好歹是个活生生的人,哪儿能就这样被一只猫看不起?

于是,她扬了扬下巴,“你才是傻子呢,丑猫!”

闻言,黑猫原本眯着的眸子顿时睁得溜圆,龇牙挥爪,喉咙里发出一声声低吼:“你敢骂我?愚蠢的人类,找死!”

见这情景,凌思思心里不由得有点发虚,毕竟这丑猫瞅着比一般野猫大了整整两号,算是猫中plu,而且看起来超凶!

可事情都到这地步了,她可不能输了气势!

凌思思一边给自己壮胆,一边同样挥舞着两只小手,也学着野猫的样子低吼道:“你不要过来啊,过来我就和你拼了!”

一人一猫就这样对峙着......

“墨云,你在干吗?”冷不丁的,一个男人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凌思思浑身一震,这说话的是人是鬼?

黑猫则颇为诡异的冷哼一声,扭头对站在不远处的一抹黑影说道:“薛白,这儿有个傻子,危险系数为......负。”

嗯?她这是被一只丑猫看不起了?

凌思思也扭头往不远处看去,只见刚刚说话的那个男人正慢慢的走近,月色下他的身后拖出一道细长的暗影来。

他有影子,是人!

确定了这一点,凌思思立马扑了过去,瞬间拽住那人的胳膊,“这里有鬼,快跑!”

“噗嗤”好像有人在笑?

凌思思抬起头,正好看到男人低下头的样子。

这一瞬间,凌思思觉得自己有些恍惚。眼前这张脸,就是妥妥的建模脸的,不不,就算是建模脸,也是顶尖儿的那种。

这男人到底是怎么长成这个样子的?明明皮肤很白,五官无一不精致到了极点,可凑在一起却丝毫没有娘里娘气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神秘清冷,甚至是华贵之感。

可惜,男人看她的眼神,冷冰冰的,就像是再看一个傻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