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修版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

精修版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

摇扇子的司马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是作者“摇扇子的司马懿”笔下的一部​军事历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李秋长孙无忌,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穿越大唐,成为了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遗失在民间的皇长子。在迎娶了少女武则天的同时,也兼职做起了这天下的救火队长。突厥几十万大军兵临城下?破阵,杀之!连续三年大旱,无数流民饿死?种子技术了解下高句丽城池坚固,险峻难攻?红衣大炮安排上...

主角:李秋长孙无忌   更新:2024-07-10 2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秋长孙无忌的现代都市小说《精修版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由网络作家“摇扇子的司马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是作者“摇扇子的司马懿”笔下的一部​军事历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李秋长孙无忌,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穿越大唐,成为了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遗失在民间的皇长子。在迎娶了少女武则天的同时,也兼职做起了这天下的救火队长。突厥几十万大军兵临城下?破阵,杀之!连续三年大旱,无数流民饿死?种子技术了解下高句丽城池坚固,险峻难攻?红衣大炮安排上...

《精修版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精彩片段




一见到程咬金到来,李秋急忙恭敬的上前施礼。

“李秋,见过卢国公。”

程咬金看了看他,略微有些不太自然的轻咳了一声。

“关于昨日之事,是我错怪了你了。”

“你小子,确实不错。”

听到他这么说,李秋急忙再次躬身,没有言语。

“我问你,你同那已故的越国公罗成家的女儿,有婚约在身?”

李秋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回国公爷,是的。”

听到此,程咬金深深吸了一口气。

“昨日在知道了这件事后,我是一整夜都不曾合眼啊。”

“当年,我与罗成兄弟,那可是过命的交情。”

“他也是我这辈子最要好的兄弟,没有之一。”

“却不想,我受那奸人之计,一家人不认了一家人。”

这时候,李秋无比及时的说道:“国公爷一生坦荡,光明磊落,刚正不阿,其实小子昨天就猜出了背后有人在捣鬼。”

“只是没有办法,也没有机会去同国公爷细说。”

收到了李秋如此一个台阶下,程咬金的心中还是非常舒服的。

随手就从衣袖里掏出来一块份量不轻的银子。

“你小子,果然还是不错。”

“这点银子呢,就当做赔你昨日的桌酒钱吧。”

“还有,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随时来我府上找我。”

“就是冲着罗成兄弟的情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都不会不去照拂你的。”

见程咬金给银子,李秋自然是再三的推脱。

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推过,只能接过感谢。

“国公爷,你看已经到了中午饭口,要不就在小子这里尝尝射天狼吧?”

程咬金自嘲般笑了一声,“哼,我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敢留你这里吃饭了!”

“算了,回府去了!”

见到程咬金要回府,李秋急忙吩咐后厨,将做好的酒菜,一同送至卢国公府上去。

这一次,程咬金没有同意,也没有再拒绝。

只是心中暗想,看看人家的孩子,这么机灵有眼力。

再看看自己的那个蠢货儿子!

另一边,当程咬金拜访完,离开之后,应国公武士彟看着自己的女儿,悠然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在同程咬金争吵之时,让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一点。

那就是连程咬金的女儿都嫁去了山东豪门士族崔家,自己的女儿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嫁给一个商贾的。

不然,自己连同女儿在内,都要成为长安城和天下士族们的笑话不可。

那种结果简直是太可怕了。

“唉,女儿啊,没想到这一次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你一个小女孩子家家的,看来以后不能再让你单独出去吃饭了。”

“太过危险。”

心思敏锐的武珝又怎能不知道父亲话中的含义,就是自己以后不能再去李秋那了。

“父亲,这一次都是女儿不好,沾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还惹得父亲跟着动怒,生气。”

“您不会生武珝的气吧?”

武士彟怜惜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傻丫头,爹怎么会生我最宝贝女儿的气呢?”

“唉,你的心思,爹爹也是明白的,想在嫁人之前,多走一走,玩一玩。”

“这也都是爹这些年给你宠坏了,玩心大了。”

“不过丫头啊,有些事情,总该是去面对现实的。”

“等今年,爹怕是就得给你的亲事定下来了,为你寻一户合适的大户人家。”

“先把亲事定下,明年呢,你就要出阁嫁人了。”

听着父亲的话,武珝也只是乖巧的点头,看不出什么情绪上的不同。

成亲嫁人,这也是世间所有同龄女孩子们的一件让她们心中一直惊惶的烦心事。

正如父亲所说的,该来的总会来的。

同其他女孩子相比,自己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自己有一个宠自己的爹爹,可以对自己的婚事,有非常小范围的选择的权利。

但是……

有些人,有些事情,却远远的超出了这个范围。

以至于武珝,就连一丁点的情绪都不敢表达出来。

因为内心中非常睿智、理智的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没有用的,反而还惹得爹爹跟着生气,烦心。

在武士彟离开后,武珝对着自己桌案上的最后的一颗鲜红色的圣女果兀自发呆。

许久之后,她才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李秋,你为什么偏偏是一个商贾呢?

如果你是小户人家的孩子,哪怕是非常小的那种小户人家,该多好啊……

晚上,皇宫之内,长孙皇后和李世民两人,正在为着李秋的事情而忧心。

“二郎,自从这一次程知节的事情发生后,我真的好担心秋儿的安危。”

“你知道的,但凡他再出任何一点闪失,都绝对不是我能承受的了的。”

李世民轻叹口气,拍了拍皇后的手,“观音婢啊,你的感受朕知道,完全的知道。”

“不过你放心,朕已经在暗中安排了人,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的闪失的。”

“今天上午,程知节进宫来请罪,态度非常的恳切。”

“看来啊,他也详细调查过了,知道自己是误会了李秋。”

“听说,昨天夜里,程咬金把儿子程处默绑起来狠狠打了一顿,下手非常的重。”

“今天一早,就直接派马车给程处默送了出去,听说还三年内不准他再入京城。”

看李世民说的兴致勃勃,长孙皇后脸上的神情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

作者君其实中午就想着躺一会,休息一会。可是没想到睡着了……

小说《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只见这个孩子,五官端正,剑眉星眸,身材挺拔,温文尔雅,气质翩翩。

看相貌,更是如同长孙无忌所说,同长孙皇后有着几分神似。

简直就是集合了自己和皇后两个人的优点所生。

仅仅是刚刚见面的第一眼,李世民就打心底里对这个孩子充满了喜欢。

很快,在李秋的张罗下,几个小菜和一坛女儿红就被盛上桌来。

而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两人可绝不是为这甚是普通、简单的酒菜来的。

于是乎,长孙无忌对着李秋招招手。

“李秋啊,店中也没他人,你也就别忙碌了。”

“过来陪我们随意的聊聊天。”

李秋自然是笑着点点头,也就在长孙无忌和李世民两人的斜对面坐下。

“李秋啊,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听你家仆人说,你向来体弱,这番牢狱之灾,也是受了许多苦啊。”

面对长孙无忌的关心,李秋感激的答道:“多谢长孙大人的惦记,小子身上这伤已经不碍事了。”

“这无论如何,小子是犯了国法,被捕入狱也是应该的。”

“还是多亏了长孙大人您,小子如今才能捡的一命,从大牢中活着走出来。”

长孙无忌摆手大笑,“虽然确实是我将你从牢中放出来的。”

“但那真正赦你无罪之人,乃是当今的圣上。”

“你如今能活着,还多亏了圣上的宽广胸怀。”

长孙无忌的话,李秋自然是连连点头称是。

而另一边的李世民,也终于按捺不住,问向李秋。

“李秋啊,你才十七岁的一个孩子,难道就不怕死,明知道魏征、王珪他们是朝廷的要犯,你却还敢收留他们?”

面对李世民,李秋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那边长孙无忌没有介绍,李秋自己也是沉得住气,没有询问,只是恭敬的如实答道:

“回大人,这人又哪有不怕死的?”

“在被捕和入狱之时,说实话,小子也是被吓的不轻,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担忧,那些官兵狱吏会什么时候走进来,押我去法场问斩。”

说到这里,李秋顿了一下,“可是这种情况哪怕让我再重新选择一万次,我也依然会将魏征、王珪等几位大人收留下。”

听到他的话,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同时目光一愣,匪夷所思的问道:“既然你明明恐惧、怕死,为何还要如此?”

此时,李秋的眼神中充满了一股坚毅,内心的潜台词也是无比的悲壮:还不是因为我为了得到那该死的系统荣耀水晶!

当然了,嘴上他的说辞却是变了另外一番模样。

“回两位大人,小子虽然是商贾家的孩子,但却也有着一颗忠爱着我大唐的心。”

“魏征、王珪、韦挺、冯立几位大人,都是两袖清风,赤胆忠心、治国兴邦的能臣,贤臣。”

“眼下我大唐百废待兴,内外交困,百姓处于水火之中,折损了他们任何一个,都是我大唐莫大的损失。”

“我所做的,也是身为一个大唐子民的本分之事罢了。”

“假如就算是死了,心中虽有无限遗憾,但绝不后悔。”

听了李秋的一番话,李世民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说了一声“好!”

而且这也只是表面表现出来的,在李世民的内心中,要绝对比外表情绪激动的多。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李秋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忠肝义胆的气节和浓烈的家国情怀。

这才是他李世民的儿子!有他爹当年的风范!

而长孙无忌,也是笑着继续问道:“李秋啊,你这番话,说的不错,有我大唐的风骨。”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心中遗憾都有哪些?”

李秋挠挠头,“那可就太多了。”

“小子才多大,心中可是有好多事情想做的。”

“比如先娶个媳妇儿……”

他的这句话,惹得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两人哈哈大笑。

“哈哈,你小子这话倒也坦诚。”

“那我再问你,如今我大唐一统,平定了诸多豪强,君明臣贤,为何到你口中,就成了内忧外患,百姓水深火热了呢?”

提到这些,李秋也来了兴致,依据自己的见解款款而谈起来。

“我大唐如今,确实是君明后贤臣直,文治武功,有着成就一番千古伟业的底蕴。”

“可是,这都是未来,以后的事情。”

“在眼下,大唐的内部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而且太子旧部、余党,以及诸多士族都是各存心思,与我大唐未必同心。”

“此为内忧。”

“而在外部,颉利可汗已经一统了突厥各部,枭雄如他又怎肯错过这一次大唐内部动荡的机会?”

“有此强敌虎视,此为外患。”

“对于百姓来说,自前朝隋炀帝的暴虐治国,到后来的豪强割据,战事不断,民穷财尽,家破人亡。”

“百姓户数从隋开皇中户八百七十万,到如今的二百余万。”

“且如今战事未停,兵役徭役不下隋时,人口减少还在继续。”

“再有,今年关中大旱,民多卖子女以换衣食。”

“引屈原的一句诗,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听了李秋的一番话,长孙无忌眉头紧锁,陷入到沉默之中。

而身为当今大唐皇帝的李世民,更是带着无尽忧愁,长叹了一口气。

李秋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戳中了目前大唐的艰难困境,触及了李世民潜藏在自信外表之下的,心里的大忧愁。

“唉!”

“李秋,你说的没错,如今我大唐百姓生之多艰,这都是朕(临时改口,没说出来)……都是我们的过失啊。”

“看来这安抚百姓民生一事,不能再耽搁了。”

李世民一代明君,忧国忧民,方才因受李秋的话感染,自言自语般的感叹出这句话。

不过对此,李秋却是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

“这位大人,小子以为,当前我大唐最关键之事,不是安抚百姓,而是要继续厉兵秣马才行。”

听到此,长孙无忌诧异的发问,“李秋啊,刚才你不是还在哀民生之多艰,感叹民不聊生的吗?”

“怎么这又突然间要厉兵秣马,穷兵黩武了?”

小说《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随着李秋的《逍遥游》在长安城中大火,很多大户人家的贵族小姐,也都开始弹唱、喜欢起这首曲子来。

这一天,武珝的从小陪到大的丫鬟小玉喜色匆匆,无比激动的跑了进来。

“小姐,小姐,你看我淘到什么好东西了?”

自打上一次程咬金事件后,武珝就再没有出过府门一步,就更别提去李秋那了。

因此心情不美丽的她,对别的事情也没什么兴致。

“什么事情,如此大惊小怪的?”

“你若是一直这样的毛躁性子,看我以后出阁了以后,谁还能护着你。”

小玉调皮的一笑,“那我就跟着小姐你呀一起嫁出去。”

“这样不就成了?”

又提及了烦心事,武珝深叹了一口气。

“嫁到了人家,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一旦离开了爹爹,怕是到时候,连我自己都是自身难保了。”

小玉这时候拉着武珝撒娇,然后神秘兮兮的拿出来了一张绢纸来。

“好啦小姐,你就不要为亲事的事情烦心了。”

“你看我淘来了什么?”

“这可是最近长安城中最火的,最受人喜欢的曲子,逍遥游呢!”

“小姐你精通琴艺,一定会弹奏的很好听的。”

“逍遥游?”

见玉儿说的夸张,武珝将信将疑的将曲子接过。

闲来无事的她,也就缓缓试着弹奏了起来。

可是当曲子一响,再配上这从未见过的类式歌词,武珝的眼神瞬间睁大,一股难以置信的神情跃然于脸上。

随后,她就更加认真的研究起这支曲子来。

直等到她完整的将这逍遥游弹唱成功,她才停了下来,不可思议的惊叹起来。

“玉儿,这逍遥游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究竟是何人所做,你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小玉故作神秘的说道:“这逍遥游,如今可是火遍了整个长安城呢。”

“得到这支曲子,并不难。”

“至于做这词曲之人,乃是逍遥公,小姐您还认识呢。”

“逍遥公?我认识?”

“我并没听过这个名字。”

“不知是长安城哪位大家?”

见胃口吊的差不多了,小玉就笑着说道:“这逍遥公呢,不是别人,正是那李秋公子了。”

“听说这首逍遥游啊,乃是王珪等几位大人到李秋公子那里小聚,喝酒时弹唱的。”

“然后就引来了墙外无数人的坐地倾听。”

“最终,这么好听的一首词曲,就火遍了整个长安城了。”

“哪怕是街上的小孩子,都在吟唱呢!”

李秋?

再一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那副清秀、俊美、随和的面容,不自禁的浮现在武珝的脑海里。

尤其是那日,李秋护在自己身前的那份镇定、安全感,以及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他拉起自己手时传递来的温热。

这一切,她都无法忘怀。

是啊,可能也就只有发明出射天狼,圣女果,与子同袍、火山飞雪、秋月红尘、麻婆豆腐、四海升平等一系列好菜的他。

才能有资格创作出这么奇特、优美的曲子吧。

再然后,这一天的武珝,心情变得更差了,只是兴致恹恹的不停的在弹着这首曲子。

当夜幕临近之时,武士彟兴冲冲的推门走了进来。

“武珝啊,爹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你的亲事啊,快要有眉目了!”

“长安城中,河东士族的郑家,愿意让他们的嫡亲儿子娶你做正室。”

“这可是爹能给寻到的,条件最好的人家了。”

“这个郑家,有钱,有势,还有名望。”

“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家不嫌弃女儿你庶出的身份。”

“这……”

还没等武士彟的话说完,另一边武珝就眼中含泪,连连摇起头来。

“爹爹,不要。”

“女儿不要嫁给郑家的那个儿子……”

这个郑家,也确实是如武士彟所说,有名的士族之一。

只不过他家的那个儿子,武珝曾经见过一次,也是略有耳闻。

长相很丑,粗鄙不堪,性格暴躁,在长安城中,也是风评很差。

一想到自己要跟这种人完婚,生儿育女,晚上同眠,有洁癖的武珝心里面想死的心都有。

接下来,任由武士彟如何相劝,武珝都是哭着不肯答应。

这时候,武士彟意外就瞧见了桌上的那首逍遥游的曲词。

然后深深叹了口气,“这逍遥游,是李秋那个孩子做的吧?”

“最近很火热,爹爹在其他地方,也曾听到过。”

“你的心思,爹爹看得出来。”

“这个李秋,也确实是个奇才,长得俊美,性格也好,爹爹也很喜欢他。”

“可是他只是一个商贾,爹爹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你嫁给他啊。”

“你们俩,没有可能的。”

“这个郑家,才是你真正的合适的归宿。”

“女儿啊,不是爹爹不疼你,但是在亲事这件事上,怕是真的不能再由着你来了。”

这时候,武珝哭着抬起头来。

“爹爹,商贾又有什么不好的?”

“您之前不也是商贾出身,不也如此的疼爱我和娘亲的吗?”

“我和娘亲过的也一样很幸福啊。”

武士彟深叹一声,摇了摇头。

“女儿啊,正是因为爹自己就是商贾出身,所以才深知这商贾的难处。”

“所以当年爹才会那样去倾尽所有,支持太上皇起事。”

“在这世间,身为商贾实在是太过艰难了。”

“就说李秋那边,这两次的事件,哪一次李秋不是命悬一线?”

“一旦你要是嫁给他,无论他多有才华,多有钱,他都是没有那份能力去保护你周全的。”

“再者说,武珝啊,你是个懂事孩子,除了你自己,你还得为爹爹,为我们武家考虑不是?”

“堂堂国公的宝贝女儿,就这么嫁给了一个商贾,这可是要被整个长安城,要被天下人所耻笑的啊!”

听着父亲的话,武珝也是深知,这一次自己怕是真的再没有能力去抗争了。

于是,在最后,她哭着说出了自己最后的一个请求。

想要最后,再去李秋的小店坐一坐,想再去看一眼那些自己最爱的圣女果。

这个情节今天是交代不完了,等明天吧。关于武珝,这里提前剧透一下,不会虐的,跟主角会很完美的,明天的情节就会峰回路转,读者老爷放心就好。还有即将开启的幽州之行,那里还有一段非常美丽和有趣的故事在等着大家

小说《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来到了后院之后,李秋轻轻的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武珝姑娘,这圣女果全都在这里,请吧。”

在李秋的示意下,武珝也好奇的缓缓走入院内,随即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入眼处,全都是错落有序,非常整齐从未见过的绿色植物。

而在这些绿植之上,则是结着一串串,一颗颗红润、晶莹的圣女果。

“哇,这么多圣女果,真的是好美啊!”

一边感叹着,武珝一边走到了近处,小心翼翼的,视若珍宝一般轻轻的摸了摸这些果子,叶子。

此时的她,甚至是觉得自己的双眼都在闪光。

也就在这时,大大出乎了武珝的意料,只见到李秋极其突兀的,就上前从圣女果秧上揪下来一颗果子。

用的力气也是有些大。

直惹得武珝心疼、有些不满的惊呼了一声。

这时,李秋拿出了一条白色丝帕,连同圣女果一起递到了武珝的面前。

“我认为晴天、午后,散发着阳光气味的圣女果是最为美味的。”

“武珝姑娘可以尝尝看。”

武珝将这条丝帕和圣女果接下,然后如同李秋说的那样,放在鼻尖闻了闻,果真是有一种很独特的清香气息。

再然后,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在李秋的目光注视下,很优雅的咬了一小口。

紧接着,就好吃的,展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初秋,午后,明媚的阳光下,捧着鲜红圣女果,豆蔻年华的武珝所展露出的这种美丽,彻底的深深打入到李秋的脑海之中。

这幅画面,真的是太美了。

要是能有相机,把这一刻永远的定格下来,那该有多好啊。

另一边,李秋那非常短暂的一个发呆愣神,还是被敏锐的武珝成功的捕捉到。

然后就又赏了他一个娇嗔的眼神。

“虽说此时的圣女果很好吃,可是我还是有些不舍得去吃它。”

李秋笑笑,“花儿虽美,但眨眼间也就谢掉了。”

“若是做成风干花瓣,或是美酒、香囊之类,它的芳香和美丽或许能被人记的更久。”

“这圣女果也是一样,只有被喜爱它的人们吃掉,才更能铭记住它的美味。”

随后,在李秋的建议下,武珝还是选了四五个最红润、最晶莹,最喜欢的圣女果摘下。

然后用李秋给她的丝帕包裹好。

也就在这时,武珝很是突然的抬起头看向李秋,澄澈的目光中还带有了一丝狡黠。

“我想知道的一件事,是不是每位你这里的贵客,或是每一位女孩子都有来到这里采摘圣女果的机会?”

对于她这个突兀的问题,李秋回答的也是很真诚。

“世间的人们总会对那些美好的事物给予善意。”

“就目前来看,武珝姑娘无疑是当之无愧,能够得到人们最大善意对待的那个人。”

“对了还有,这一次回去千万别再把这圣女果给放坏了。”

“吃完以后,随时可以再来拿。”

女为悦己者容,这个定律豆蔻年华的武珝自然也是逃不掉。

在受了李秋婉转的一句极大的夸奖和奉承后,武珝的心情就变得更好了。

而对于李秋最后的那个小玩笑,武珝面色微红,点了点头。

……

在同父亲返回府中的马车上,心情极佳的武珝对那几枚圣女果爱不释手。

看见女儿如此开心,武士彟的心情也是非常不错。

于是也就趁机逗起女儿来。

“武珝啊,今天过的可还开心?”

“在去后面果园之时,李秋没有对你失礼吧?”

听到这句话,武珝莫名的看了父亲一眼,然后嗔怪的看了她父亲一眼。

然后将一颗圣女果撒娇的塞进了武士彟手里。

“爹,你说些什么呢?”

“一天就知道欺负人家。”

“喏,给你个圣女果尝尝,真的非常好吃的。”

武士彟一边大笑着,一边咬上了一口,随之赞不绝口,“没想到这圣女果这么吃也很是美味啊!”

在武珝将剩下的几颗圣女果拿回家中后,可就成为了长安城里女孩子中最有吸引力的人之一。

好多的皇亲国戚,士族大户家的女儿们,纷纷来找,想要要一颗这圣女果回去。

可是这种绝对罕见、美丽的东西,武珝又怎么舍得往出给?

于是乎,在没有办法之下,那些女孩子们就找到了各自家中的长辈、父母。

想要效仿武士彟,去李秋那要几颗圣女果回来。

在这种时候,李秋几乎是本能的,做出了一件政治性正确的一件事。

那就是拒绝!

客官要是想吃圣女果做的菜可以,但是想要圣女果?

对不起,小店不卖。

至于被问到为什么应国公府的武珝就有了圣女果,李秋则是装傻充愣,一问三不知。

把这些人可是着实气得不轻,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而李秋呢,在有了之前皇后娘娘赏赐的百两黄金后,就是不开小馆也足以一辈子无忧了。

对于客人的多少,他是真的无所谓。

如今他开着这家小馆,更多的是为了打发无聊,找点事情做而已。

当然了,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

他这边虽然流失了一些顾客,但是另一边,还是有一定收获的。

为了奖赏他的政治性正确,武珝在一次来吃饭时,偷偷送给了他一个花瓣做的香囊。

同时告诉他,没有其他的意思,真的是为了感谢他送的圣女果的一个回礼。

毕竟这一次李秋的做法,可是着实让武珝收割了一波来自其他贵族小姐们的羡慕和嫉妒。

也让她的小小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

就在李秋的生活归于平静、安逸,他也逐渐的享受这种小情调生活时,一个之前他曾无比担心的仇恨的黑手。

终于伸向了他。

在曾经的蜀王府,如今的汉中郡王李恪的府内,程咬金的长子从军中归来探亲的程处默,前来拜访好友李恪。

当听到了李恪等人的添油加醋的述说后,同他爹一样火爆脾气的程处默当即大怒。

“区区一介商贾,他好大的胆子!”

小说《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快点放老子下来!”

“你竟然如此的羞辱于我,老子跟你拼了啊……”

等即将来到了店门口处时,程咬金的神情就更慌了。

“你这个混蛋,你不会真的要把老子给丢出去吧?”

“娘的,老子要了你的……”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他的整个人就已经被李秋重重的丢了出去。

划了—道低垂的抛物线,嘭的—声摔落在了地上。

狼狈不堪。

此时此刻,李秋的小店之内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处于完全愣神的状态中。

谁能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能如此的戏剧化。

刚才还嚣张至极,喊打喊杀的程知节,就这样被‘弱不禁风’的李秋,—只手拎着,如同拎小鸡—般给生生丢了出去?

这特么怕是自己回去跟别人谈论,人家都不会相信!

而此时的武珝,—双大眼睛难以置信,闪着无比好奇的光芒眨了眨。

刚刚因为哭泣的泪水,如今还挂在她的长长睫毛上呢。

她真的没想到,李秋竟然再—次的给了她—个大大的惊喜。

原来在他的文质彬彬,清秀的外表下,竟然还隐藏着如此的武艺和英雄气概。

此时她的脑海中,还能清晰的记得刚才李秋站定在自己身前,护着自己时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

以及李秋将自己揽在怀中时的那种热度和安全感。

想到这里,她又不禁面色微微红。

而另—边,就在程咬金被李秋整个人给丢了出去的同时,—队由程处默率领的侍卫恰好赶至。

恰好就完整的看到了自己父亲,自己家国公、将军,整个人从小店中飞了出来。

“父亲?!您没事吧?”

“国公/将军???您这是怎么了?!”

随后,程处默众人就将程咬金给扶了起来。

而程咬金呢,在他们的询问之下,老脸简直是红到了耳朵根。

“我……我……”

“这……这,嗨!”

“里面那小子兀自无礼,我—招不慎,被他打了出来!”

—听到程咬金这话,程处默和众多侍卫瞬间就红了眼。

“竖子!尔敢!”

“来人呐,把这店给我围起来,—个人都不许放走!”

“今天我定让这奸人,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红着眼的程处默就想跟程咬金禀报,让自己带人杀进去。

就在他们这边喧嚣、叫嚷之时,店内众人也是大惊失色。

明摆着这事情已经闹大了。

“少爷,不好了,外面是卢国公府的侍卫们赶到了。”

“他们已经把店围了起来,还说……还说直接要杀了少爷您。”

“如今这可怎么办啊?!”

“少爷,我们拼死将他们拦住,您……您有机会的话就快跑吧!”

听着伙计们的描述,店内众人的气氛进—步的凝结。

武珝这时也神色焦急的来到了李秋的近前,“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地方,你先躲起来。”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抓住你。”

“如今你拖延的时间越长,活下来的可能就越大。”

“唉,要是我爹爹在这里就好了!”

就在这时,门外那些怒火上涌,还没等接到下—步命令的侍卫们,就已经不受控制的,往店里面闯了。

那几名伙计也真的是忠心,就算是明摆着有生命危险,他们不惜被刺死,也在奋力的拦着门,不让他们这么快进来。

好给自己家少爷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这时候,李秋看着面前的武珝轻叹了—口气。

“怕是—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以李秋的估计,自己—旦被这些侍卫抓住,就绝难再活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