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明朝极品太子爷

明朝极品太子爷

明朝太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穿成同名历史人物,大明太子朱厚照。本以为成了皇家子弟可以潇洒度日,却赶上明朝危机四伏的时代,内忧外患。此时皇帝病重,他奉命监国,可朝廷之上权臣当道,国库毫无积蓄,国防力量更是不足以展开战事。而辽东地区又有女真虎视眈眈,沿海倭寇肆虐,无数侵害国家的麻烦同时而来。他只好提刀而战,成为一代真帝王!

主角:朱厚照   更新:2022-07-16 0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厚照 的女频言情小说《明朝极品太子爷》,由网络作家“明朝太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穿成同名历史人物,大明太子朱厚照。本以为成了皇家子弟可以潇洒度日,却赶上明朝危机四伏的时代,内忧外患。此时皇帝病重,他奉命监国,可朝廷之上权臣当道,国库毫无积蓄,国防力量更是不足以展开战事。而辽东地区又有女真虎视眈眈,沿海倭寇肆虐,无数侵害国家的麻烦同时而来。他只好提刀而战,成为一代真帝王!

《明朝极品太子爷》精彩片段

大明,长春宫,深夜。

在一章巨大的鎏金龙床上,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苏醒了过来,舒展了一下身躯,感觉自己的手似乎碰到了一些软软的东西。

他睁开眼一看,只看见自己的身旁躺着一个身穿宫装的古典美人,丹凤眼中说不出来的诱惑。此时她用手绕着自己的发梢,眼中充满了迷离和期待。

往下一看,更是差点让他喷出了鼻血,宫装仍然难盖此女前凸后翘的s形身材,她此时一只玉足搭在他的小腿上,向下慢慢地摩挲着。

青年男子瞪直了双眼,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碰着她的胸口,细腻柔滑。

这个女人是谁?绝对比他认识的任何女明星还有漂亮一万倍。

只听到她那风铃般悦耳的声音,道:“殿下,您醒了。现在太晚了,我要回玲珑宫陪我姐姐了。”

说完扑哧一笑,更是仿佛荡开他的心神。

青年男子脑袋突然一阵剧痛,无数记忆碎片在他脑中浮现,眼前有丫鬟,娘娘,龙床

弘治十七年,大明帝国,太子朱厚照!

我穿越了

两世的记忆缓缓的融合,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冷汗直流,浑身酥软。上一世他只是蓝星上一个普普通通的码农,而这一世,他却是一名太子!

看见太子额头上出现了许多冷汗,沐柔儿连忙柔声问道:“太子殿下,你还好吗?”

“啊我很好”朱厚照终于消化了这所有的记忆,再次看向眼前的这个可人儿。

只见她用手帕轻轻地替他擦拭着脸上的汗珠,朱厚照鼻尖都是少女芬芳的体香。

朱厚照前世哪里有过这种待遇,作为一名母胎单身十八年的单身狗,他有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还在梦里。

他不由自主地握住沐柔儿的另一只手,缓缓地向上移动着,手臂,肩膀,最后是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儿。

而沐柔儿也停下了自己擦拭的动作,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回应着朱厚照的抚摸。

他实在是忍不住心中重新燃起的浴火了,粗鲁地将沐柔儿拉到床上,然后掩了上去。

沐柔儿一脸娇羞的道:“殿下,这已经是今晚第二次了,不要了吧。”

朱厚照哪管她这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用力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房内一片春色。

沐柔儿再次穿好了她那黄色宫装,向朱厚照柔柔地说道:“殿下,臣妾就先回玲珑宫了。”

此时朱厚照还处在兴奋之后的余波中,虚弱地道:“好吧,你先回去吧,我有空就来看你和你姐姐。”

“臣妾告退。”

朱厚照目送她离开了这里,在一群丫鬟,太监的簇拥下渐渐走远。

不久后,沐柔儿回到了自己的寝宫,确定周围没有人后,她在窗边放飞了一只信鸽,信中写道:“太子身体大不如前,如今每次房事之后虚弱不堪,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此时,长春宫外传来了太监的声音:“白才人请求向殿下请安。”

白才人?朱厚照在记忆中仔细搜寻着这个人的名字,终于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道曼丽的身影,白羽墨。

“让她进来。”

房门打开,一身白色宫装的白羽墨缓缓走进房内。

朱厚照的目光一下子被她所吸引住了。此女约莫十七八岁,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玉腿修长,皮肤雪白,可是此时身上全是细小的雪片,小脸被冻得通红,浑身瑟瑟发抖。

“你怎么会冻成这个样子?”朱厚照疑惑地问道。

白羽墨害怕地看着他,低声柔柔地道:“是殿下罚我站在外面的,”

猛然间,他突然醒悟过来,长春宫是白才人的寝宫?

自己刚才与另一名妃子在房间里打得火热,而眼前的这个可人儿已经冬天的雪夜中站了一个时辰了。

只听到白羽墨唯唯诺诺地说道:“殿下,我可以去偏殿睡觉了吗?”

“嗯?”

“这是你的寝宫。你为何睡偏殿啊?来床上,床上暖和。”

白羽墨似乎有些不敢,但是在朱厚照的一再要求下,还是来到了床上,来到了朱厚照的身旁。

朱厚照想为她拍一拍身上的雪,可是白羽墨显得有些害怕,身子一直在微微地颤抖。

朱厚照疑惑地问道:“你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要站在宫外?”

白羽墨闻言,更是抖得厉害,半晌,才答道:“臣妾今晚前来给殿下侍寝,殿下觉得臣妾没有沐家姐妹伺候得好,恰逢沐氏妹妹来了,所以让她进来伺候,让臣妾出去罚站。”

朱厚照轻轻地拍白羽墨后背上的雪,可是看到她的表情似乎痛苦,还以为是冻着了,道:“不如你将衣衫脱了吧,到我怀里来吧,我怀里暖和。”

白羽墨似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听从了他的话。褪去了外面的衣衫,露出了里面洁白的皮肤。

朱厚照当场一愣,只见后背雪白如羊脂,可是上面竟然有许多条状的淤青和伤痕,仿佛一条条丑陋的毒蛇。

他一下子勃然大怒,道:“这是谁干的?竟然敢打我的妃子?”

闻言,白羽墨双眼一红,再也止不住眼角的泪水,小声地啜泣起来。

在他的追问下,她终于停止了哭泣,道:“前几日沐家姊姊和殿下来我这来玩,沐家姊姊说从来没有看过殿下打过女人,想看看。于是臣妾就被选中,殿下用玉带狠狠地抽了妾身”

朱厚照愕然,自己前身有这么畜生吗?只因为一个女人的一句话,就打得一名女子片体麟伤。

恐怕像今天罚站雪地,用玉带抽打不是偶尔发生啊?

望着美人越哭越伤心,朱厚照心中怜惜之意大起。

他从背后轻轻地搂抱住白羽墨,生怕触碰到她那细细的伤口,然后将头埋在她的香肩中,道:“羽墨啊,打你是我做错了,我向你道歉。”

白羽墨感觉到背后温暖的身躯,听到太子殿下说的话,大惊,让太子殿下道歉,怕是不想活了。


白羽墨连忙起身道:“殿下,妾身不敢。”

如此的可人儿,前身竟然如此不怜惜,实在是暴殄天物。

“羽墨,不要再哭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闻言,白羽墨的美眸闪过一丝黯然与幽怨。

低头擦着眼泪,委屈道:“臣妾不敢,如今皇上病重,由太子殿下您监国,只求殿下能够勤于政务,不要让百姓们失望就行了。”

“另外,殿下以后打我的时候能轻点,妾身就心满意足了…”

她卑微的说完,她暗自又擦了一把眼泪,自己想好好辅佐殿下治理天下,做太子殿下的贤内助,可无奈奸人当道啊!

“我打过你很多次吗?”

朱厚照疼惜,忽然疑惑问道,他继承的只有原主人一部分的记忆碎片,很多小事他都记不全了。

白羽墨怯生生的点头,俨然是被家暴出心理阴影了。

丧心病狂啊!

泯没人性啊!

朱厚照心中大骂,出于男人的保护欲,他大手一张,将白羽墨柔软的身子抱进了怀中。

触觉柔软,还带着胭脂的芳香,果然不愧是太子的女人!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羽墨,从今天起,我绝对不会再打你了!而且我还要加倍地疼惜你!”

白羽墨娇躯一颤,在她记忆里,太子殿下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

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这些动人的情话,除了刚进宫时临幸过自己几次,此后一年多,再也没有过这种机会,导致入宫一年多自己都还没有怀孕。

难道殿下知道自己错了?

不可能!殿下独宠沐氏姐妹,听信谗言,长期以来那对妖女姐妹在东宫横行霸道,仗着殿下对其的喜爱,肆意妄为,经常无缘无故地欺负自己,怎么会今天知道自己错了呢?

想到这里,白羽墨心中凄凉,只怕这只是殿下刚刚临幸过沐氏妹妹,然后看到自己一脸悲惨的样子,所以偶尔的可怜施舍罢了。

此时!

朱厚照的鼻尖嗅着体香,怀中抱着冰清美丽的白衣少女,心中早就像蚂蚁在抓一样的难受。

“殿下!”

白羽墨变色,察觉到了最外层的白色宫装竟悄然滑落。

“殿下,明日你还要早朝,一定要保重龙体啊!”

朱厚照呼吸加快:“你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一定冻坏了。我来给你暖暖身子”

砰!

他下一秒,就将白羽墨拦腰抱起,扔在巨大的龙床上。

入宫一年多人事经验不多的白羽墨又羞又臊,慌乱无比。

她想要逃,但不敢,夫君最大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哪怕朱厚照对她再不好,再非打即骂,她也一心想着快些给殿下生个龙子。

朱厚照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哪里管那么多。

“殿下,臣妾刚才在外面站了那么久,身子冰冷,此时进行房事,恐怕损害殿下龙体啊,等过段日子,妾身一定…”

此时的朱厚照根本就听不进去劝解!

“啊!”白羽墨痛苦地皱了下眉头。因为她背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刚才朱厚照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之前的伤口,她感觉到钻心的疼。

朱厚照的动作一滞,整个人也清醒了一些,他知道了他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伤口。他满怀歉意地问道:“不好意思,你那里还疼吗?”

看着白羽墨背后的淤青,朱厚照是真挺心疼的。

“不疼。只不过我背上一定很难看吧?”白羽墨自卑道。

朱厚照摇头,内疚道:“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不该打你!不该罚你在这么冷的天站在雪地里。”

白羽墨看着他真诚道歉的样子,心情极为复杂。

以前的太子也是这么温柔,可是自从沐氏姐妹来了后,就独宠她们二人,对于其他妃子是不屑一顾,真希望能够回到过去就好了。

“唉,罢了,希望殿下能念到这一夜的欢好,日后稍稍对我好一点,不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她心中叹一口气,望着身上的朱厚照,缓缓松开了双手,不再遮挡,也不再劝解。

朱厚照贪婪呼吸着她脖颈香气。

不由心跳加快,忍不住吻上了她的红唇。

不一会。

白羽墨忽然感觉全身一凉,她羞涩到紧闭双眼,长长的眼睫毛颤抖。

“殿下,还望怜惜。”

翌日,清晨。

“殿下,殿下,早朝的时间到了。”白羽墨温言细语的在朱厚照耳边说道,声音轻柔。

朱厚照睡得正香。

“殿下,早朝的时间快到了,切莫因男女之事耽搁了国家大事啊。”

白羽墨害羞,脸色红润,但仍壮着胆子再次提醒。

“不去!”

“我哪都不去,我就要抱着你睡觉!”朱厚照抱着她,说什么也不起床。

白羽墨心中着急,她怨恨沐氏姐妹,如果不是她们的谗言,殿下肯定不会为他们修什么豹宫!

如今老皇帝病重,太子监国,可是太子如今不上朝,朝廷群龙无首,这成什么体统!

“唉。”她又叹气一声,对此她也没有办法。

沐氏姐妹乃内阁首辅沐嵩的千金,沐嵩的儿子沐藩是工部尚书,其余朝廷高管都与母沐家交好,可谓是权倾朝野,沐氏姐妹的后台如此之硬,整个后宫,谁敢去指责她们?

察觉到她的唉声叹气,朱厚照这才缓缓睁开双眼。

一夜春色后,白羽墨的面色更加红润,完全没有昨天的那种苍白,动人无比,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羽墨,何事叹息?”

她眼眶一红,自责道:“殿下,如今皇上病重,不能处理政务。所以由太子殿下您监国。如果因为臣妾,而耽搁了国家大事,臣妾万死难辞其咎。”

“还请殿下听臣妾一句吧,先去上朝吧。如今辽东女真虎视眈眈,沿海倭寇横行。真不知道朝廷没有殿下您,会乱成什么样子?”

她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朱厚照,没有说完,害怕激怒他。

闻言,朱厚照的脑中浮现了很多记忆碎片。

似乎这个强盛的大明,确实有不少灾祸,无论是沿海猖狂抢劫抢劫的倭寇,还是北方强大的女真,似乎大明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爱妃,你提醒的是,我立刻去上朝,立刻去处理政务。”

闻言,白羽墨错愕,没想到朱厚照竟没有生气,反而一口答应了下来,换在平时肯定是发火,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殿下,您是真的打算去上朝了吗?”

“当然是真的。”朱厚照一笑,伸手将她抱入怀中。

“给我更衣,上早朝!”

白羽墨甜甜地道:“是!”

一炷香后。

他被服侍的妥妥当当,更衣梳妆,由一群太监抬着去上朝。

乾清宫。

百官肃立!

“殿下,蓟辽督师秦崇焕发来急报,辽东军饷告急,请求朝廷拨款,否则军中容易发生哗变,还请殿下早做决断啊!”一个白发苍苍的官员站了出来,沉声说道。

军饷告急,发生哗变?朱厚照一听这还得了,如今女真蛮子在辽东虎视眈眈,要是让他们攻进来,大明的江山恐怕是不稳啊!

他保持皇帝的威严,沉声答道:“户部尚书,马上给秦督师拨军饷,稳住军心。”

一位胡须花白的干瘦老头走了出来,此人是正是户部尚书黄锦。

黄锦表情为难,低头道:“殿下,国库已经没有钱了,去年修建豹宫,已经是将国库耗费高达百万两白银,现如今国库仅存了四十万两银子了。”

“这点钱,如果真的要满足袁督师所提出的三十万两拨款的话,恐怕无法支撑朝廷之后的运行维持的费用了。”

四十万两?

朱厚照表情惊愕,他的记忆里,国库里面怎么只有四十万两银子了。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有大臣贪污,私吞了银子。

“工部尚书,把修建豹宫的账本给我拿上来瞧瞧,”他不满地说道。

工部尚书沐藩乃是沐云的长子,肥头大耳,而且还有左眼是瞎了的,是一个独眼龙。可是如果因此小看了他,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沐藩连忙命人拿来了账本,交到了朱厚照的手中。

朱厚照看了一会,脸色极其古怪。

原来钱是真花了,还是原主人自己花的,有皇宫不住,非要修建豹宫,豹房新宅多构密室,有如迷宫,又建有妓院、校场、佛寺,甚至养了许多动物,比如说豹子每一项都是巨大的花费。

但他也很清楚,大明帝国如此强盛,不可能因为自己修建豹宫就空虚成这幅模样,肯定是组织施工的这批人贪污受贿。

但是眼下不是查贪污腐败的时候,而是要想办法如何筹得这笔钱!

想了想,大手一挥:“立刻给我停止豹宫的修建,能卖的就卖,那些妓院,校场,佛寺的人都给我遣散。所有的银子全部用来充军饷!”

闻言,朝中大臣一脸不可置信。

内阁首辅沐云老辣的双忽然抬起头看了一眼朱厚照,浑浊的双眼当中充满了怀疑。

“是!殿下圣明!”

之前报告军饷不够的老者退了回去,站在一旁,没有再说什么。朱厚照想起了他,内阁次辅林阶,处事圆滑,左右逢源,处理政务的能力很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兵部尚书徐有甲立刻站了出来,道:“殿下,浙江巡抚胡宗宪发来急报,如今沿海一带倭寇横行,请求朝廷出兵支援!”

闻言,朱厚照有点头疼。怎么这大明国也是要钱,又是要出兵平叛的啊。真是麻烦!

“出兵!”他果断说道,目光扫到武官那一列:“你们谁愿意去?”

有文臣立刻站出,建议道:“殿下,臣以为沐明,沐将军,可往!”

“没错,沐将军骁勇善战,镇压马匪不在话下。”

朱厚照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朝中过半的大臣都在支持沐家次子沐明,这个朝廷难道除了沐家的人,难道没人可用了?

工部尚书,内阁首辅,太子的妃子,全都出自沐府,沐家的权势到底有多大?

此时,一个黑甲青年将军站了出来,正是沐明。

他跪下拱手道:“殿下,臣一定替您分忧,保证五年之内可把他们赶到海里去喂鱼!”

“沐将军好气魄!殿下,老臣请奏,任沐明将军为浙江总兵”

“臣附议!”

朝中文武百官,有人带头开始跪下,然后竟然越来越多的人跪下,这明摆着是胁迫太子?

朱厚照心中怒火滔天,这纯粹就是逼着自己封沐明啊。

真正让朱厚照恼火的是,朝中大臣竟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就连忠心耿耿的林阶也没有站出来说话,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记忆里,老皇帝是在是太宠信沐家,沐云的妹妹也被封了沐贵妃,经常在老皇帝耳边吹枕边风,才会让他任用沐氏成员,然后造成这样的局面。

正当朱厚照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目光忽然落在了一个高大中年将军的身上,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话。他叫秦继光,是蓟辽督师秦崇焕的长子。

此子深通兵法,而且还有一套独特的练兵技巧。可是秦督师驻守辽东,沐家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秦继光看不惯沐家人的行径,可是自己在朝廷中又没有后台,所以不受待见。

甚至朱厚照记得,有一次自己说自己要娶他的妹妹秦剑屏,秦继光气不过,骂了自己一句好色之徒,然后自己就派人打了他一百军棍,差点吧秦继光打死。

所以虽为君臣,但实则貌合神离。

想到这里,朱厚照的危机感爆棚,堂堂唐朝百官,身边竟然没有一两个信得过的大臣。

他直接开口:“秦继光,你有把握去沿海平倭寇吗?”

秦继光虎目愣了一下,十分诧异。这混账太子不跟那混账皇帝一样任用奸臣,还能重用自己?

“臣…”

秦继光刚要开口,沐云站了出来,他坐不住了,这浙江总兵的位置和军功非常重要,他必须要替自己二儿子争取到。

“太子殿下,依老臣看不合适,秦将军负责京城防护,如果他离开,京城的安危恐怕.”

话未说完!

朱厚大怒,不悦打断道:“本太子问你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