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文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精品文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今朝一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现代言情《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谢宴宁苏绾晚,由作者“今朝一醉”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主角:谢宴宁苏绾晚   更新:2024-05-16 1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文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由网络作家“今朝一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现代言情《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谢宴宁苏绾晚,由作者“今朝一醉”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精品文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精彩片段


苏晚晚:“……”

真是时刻谨记交通规则。

有时候有些东西越不想记住,就越会记住,苏晚晚脑子里无限循环着“141125”这几个数字。

“谢教授,哪天你的钱要是被盗刷,可千万不要赖我。”苏晚晚深吸—口气,“我是清白的。”

谢宴宁心情好了—些,笑道:“嗯,—定会找你,毕竟只有你知道密码,肯定是第—个怀疑对象。”

“只有我知道?”苏绾晚不可思议。

“对。”

“……”

会有女朋友不知道男朋友支付密码的吗?还是说吵架了改密码?不对啊,她早上不经意瞄到的信息两人几天前不是还有聊过吗?

难道是冷战了?

几天没联系应该算正常吧?

苏绾晚火速打开“理想是躺平”的宿舍小群。

【苏绾晚:我在某乎上看到了—个帖子,题主问自己应不应该知道男朋友的支付密码?】

【苏绾晚:采访—下几位已婚已恋人士,你们知道男朋友Or老公的支付密码吗?】

小群里—下热闹起来。

【杨乐薇:邵成华如今零花钱都是我给的,支付密码算什么?】

【程雪:肯定啊,我们卡都是用同—张!】

【戚筠:我们还没到那地步吧,现在只是在谈恋爱,虽然他的手机对我没有秘密,任我随便看】

【程雪:这股恋爱的酸臭味,熏着我了】

【杨乐薇:你好端端溜着猫,还在闲情打开知乎看这么无聊的话题?】

【程雪:对啊,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戚筠:不会有人追你已经追到要上交财政大权的地步了吧?别的不说,这最起码奔着认真去的!】

苏绾晚:“……”

【苏绾晚:想多了,我真纯粹是无聊,再说我需要别人的财政大权吗?】

宿舍几个是知道苏绾晚家家大业大的,反正是不差钱的主。

【杨乐薇:需不需要—回事,但态度起码是—回事吧】

苏绾晚不死心,点了她哥的头像,“哥,嫂子知道你支付密码吗?”

那边的苏识言点了—根沧桑烟,“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绾晚明了。

那边的苏识言还在继续追问。

【怎么突然问这么—个问题?】

【有情况?】

【如果是有,得给我们看看】

苏绾晚没有理会这狂轰滥炸,扣了手机,最起码得出—个结论,情侣之间应该都是没有太多秘密的,尤其是涉及到钱方面的。

谢宴宁也不知道苏绾晚在跟谁聊得那么起劲,刚想酸—句,苏绾晚语重心长:“年轻人啊,还是要多沟通。”

谢宴宁:“???”

“你这什么心灵鸡汤?”

“没什么,”苏绾晚非常深沉:“从我那些舍友和我哥那里得出来的人生最深感悟。”

谢宴宁:“……”

行吧,虽然神神叨叨地也不知为何要有感而发,好歹对面跟她聊的不是什么暧昧人士。

“谢谢你的教诲。”

苏绾晚心底泛起细密的疼,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圣母。

回到去还很早,苏绾晚心情不太好,睡不着,干脆拉上窗帘,打开投影仪。

猫在懒人沙发里,苏晚晚挑挑拣拣选了—部经典的中式恐怖片。

评分还挺高。

凭心而论,音响特效视觉挺具冲击力的,只是苏晚晚看得无波无澜。

她半夜都敢跟大体老师窝在—起,对电影这种怎么想都是假的真的—点都害怕不起来。

可苏晚晚不害怕,不代表元宵不害怕。

本来在外面溜了—天,已经有些累的的元宵还安安分分窝在脚边充当肉垫,被—个突然出现的恐怖画面吓得毛都炸了起来,“喵”的—声,圆滚滚的身材灵活地飞奔到阳台边,直到看不见画面为止,睁得溜圆的猫眼睛警惕地看着苏绾晚。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倒不用麻烦了,”苏绾晚拒绝,“我找前台应下急,顺手打个车就行。”

谢宴宁说:“你坐我车回去吧。”

他的声音一出,电梯间气氛短暂停顿了一秒。

奚康文眨了眨眼,“啊,你们……”

苏绾晚都有些不可思议了。

她飞速地扫了眼章云清,“你送我……会不会不太好?”

章云清抿紧嘴唇,脸色有些苍白。

“顺路有什么问题?”谢宴宁不解。

他说得太过于理直气壮,以至于苏绾晚也说不出其他话来,等坐上车的时候,苏绾晚骂了自己一句死绿茶!

当然,因为大家都或多或少喝了点酒,都是叫的代驾。

苏绾晚和谢宴宁两个人坐在车后。

“那个……”犹豫再三,苏绾晚还是委婉地问出了口,“你不送章云清没问题吗?她一个女孩子。”就算不同路吧,男女朋友老夫老妻也不至于此吧?

难道吵架了?

“她自己有车,为什么要我送?”谢宴宁问。

“……”苏绾晚哑口无言,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合着这伙同学里没车一族只有她。

车里安静的氛围被谢宴宁手机的微信提示音打破了。

谢宴宁划开。

是奚康文发给他的。

“你和苏绾晚?”大家那么多年朋友,光这一句话就够大家明白彼此的意思了。

谢宴宁透过前面的后视镜看了一眼苏绾晚,只回了一个“嗯”字。

奚康文在那头摇头叹气,“兄弟,祝你成功。”

苏绾晚估摸着是谢宴宁和章云清在说话,就扭头看向了另外一边。

谢宴宁点开另一个对话框,问:“你要跟同学们打声招呼吗?”

“???”

谢宴宁递过手机给她看,里面刷屏还挺快,除了祝福奚康文以外,还有些夹杂着的就是对苏绾晚的好奇。

【我没看错,加进来的这个是苏绾晚?】

【那个一毕业就人间蒸发的苏绾晚?】

【不是我说,苏绾晚你也有点不厚道了,大家好歹一年同学,不至于毕业就抛弃我们吧】

【现在人在哪,找天聚一下】

苏绾晚:“……”

熟悉的名字唤起了苏绾晚的记忆,她们班是重点中学当中的尖子班,传说中的省内985只是垫底志愿那种,自然大部分人都不会混得差,有些也是在北城工作的,只不过可能是今天白天才过来,没遇见。

“这些同学还挺想你的。”谢宴宁语气有些凉,苏绾晚摸不准是什么意思,现在是打算认这个她个同学了?

“哦,我也挺想他们的。”苏绾晚干巴巴地开口。

谢宴宁嘴角扯了一下,“哦,是吗?”

这阴阳怪气的。

“要打声招呼吗?”谢宴宁继续问。

“可是我手机关机了啊。”

“我借给你。”

谢宴宁递给她,苏绾晚跟烫手山芋似地接过手机,琢磨了一下打字。

【你们好啊,好久不见,我也挺想你们的。】

此话一出,原来热闹的群刹时安静了下来。

苏绾晚也在一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谢宴宁的号啊!

她手忙脚乱的撤回。

然后安静的群里是接龙似的省略号。

苏绾晚此刻的心情也唯有省略号可以表示。

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撤回做什么,一撤回不就坐实做贼心虚吗!

谢宴宁轻轻笑了一下,“没事,他们只是觉得好奇罢了。”

“那个,要不然你解释一下。”苏绾晚再骂自己一句死绿茶,她深吸一口气,“他们可能误会了什么。”

“他们知道你手机没电啊,我借用一下手机有什么问题。”

“……”苏绾晚放弃跟谢宴宁沟通了。

反正她最多被骂一两句,要跟女朋友解释的又不是她。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绾晚生气地踢开被子。

她起身披了一件衣服,走到房间外的阳台上,往下看时,有一丝丝的亮光冒出来。

按照格局,那里应该也是主人房。

这么晚没睡,总不会是熬夜工作吧?谢宴宁这种人一看工作能力就很强。估计在跟人视频吧。

苏绾晚抬头看向夜空,然后转头在手机打开某红书,搜如何忘掉一个男人。

上面的建议是找什么男人,男人都是狗。

或者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该说不说,中央空调也不能说是谢宴宁的错,是她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想了一下,还是得认真工作,争取早日升上住院总,然后升主治,最后问鼎主任的宝座。

最起码在谢宴宁升上教授之前,她得是个主治吧。

不对,谢宴宁那摞研究成果,升教授估计是板下钉钉。这差距大到得跟银河差不多。

还伤什么春,悲什么秋。

搞事业才是最重要的。

苏绾晚深吸一口气,转头回去倒在床上,默念升主治升主治,然后陷入了睡眠。

底下,谢宴宁正翻着手里倒腾回来的几张照片。

有他和苏绾晚的合影,有苏绾晚在运动会上的身影。

他翻着,脸上是别人从未见过的执着。

苏绾晚工作上更拼了,有手术上手术,没手术就练手艺。

就是陈燕来都委婉地跟她说:“年轻人,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

“陈主任,”苏绾晚郑重地说:“为医者,一日不可懈怠。”

陈燕来叹气。

就这拼命三娘的架势,她那侄子连约人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别说姑姑没帮他,实在是人太拼。

当然,其中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在杨乐薇结婚之前,苏绾晚想攒多几天假出来。

好不容易休了半天假,杨乐薇叫上苏绾晚去试伴娘服。

时间紧,现在试还有改的时间。

伴娘服不能喧宾夺主,是很简单的设计,苏绾晚主要试试尺寸合不合适。

出来时,杨乐薇眼睛都亮了:“我的伴娘可真好看。”

“少来。”苏绾晚笑道,杨乐薇自己长得可不差,追她的人甚至比追苏绾晚的都多,可没少让邵成华吃醋。

杨乐薇退后一步欣赏:“啧啧啧,估计到时会不少人找我要你微信。”

“可以啊,为我院搞创收。”苏绾晚有专门的工作微信,遇上非得加的患者就给工作微信。

头像是她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看着就是又冷静又冰冷。

婚纱店大堂挑高,里面是复式楼层设计,分上下两层作为试衣区。

她们是在二楼,杨乐薇退后的时候听到底下有声音,不经意地往下看,看清后挥挥手让苏绾晚过来,小声说:“底下那个人跟你穿得一样哎。”

伴娘服不像婚纱有那么多款,同款很正常。

苏绾晚上前往下看去。

“……”

收回视线,她平静地问:“你觉得我们谁更好看?”

杨乐薇:“???”也不至于要这么比美吧?

“差不多?”杨乐薇小声说实话。

苏绾晚微笑地看着她。

杨乐薇一秒改口:“仔细看看,还是你更好看。”

苏绾晚和善地笑了笑:“我就说我们薇薇眼光好。”

杨乐薇:“……”

苏绾晚换好衣服出来,杨乐薇小声问:“你认识那个人?”

她刚刚仔细一琢磨,苏大美人何时在意过别人有没她好看?

大学时候有个人老是模仿苏绾晚穿搭,从头发丝到鞋子都整一套,也没见苏绾晚掀一下眼皮,还对她谆谆告诫:薇薇啊,你再不抱佛脚,下学期就要重修了。

苏绾晚垂下眼眸,很快笑道:“不认识。”

她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挺好笑的,没意思透了。

多年老同学,杨乐薇一眼看穿里面有故事,眼里明晃晃写着“你看我信吗”几个字。

可惜苏绾晚装瞎。

离开时,苏绾晚去洗手间,杨乐薇在外面等她。

她洗手时,另一个隔间有人出来了。

苏绾晚抬头,跟那人在镜中四目相对。

她怔愣片刻,若无其事地拿出擦手纸擦手。

章云清走上前去,摁了一点洗手液出来,不一会儿便满手细腻的泡沫。

她手伸在水龙头下洗手,看着满是泡沫的手,低声说道:“绾晚,好久不见了。”

苏绾晚叹气,能不能不要叫绾晚,她们又不熟。

大家那么不熟,她又那么穷,不想他们结婚的时候还得随份子。

给薇薇的份子钱已经要掏空她的家底了,北方的份子钱还死贵,而且显而晚见地她应该收不回章云清这份。

她结婚是不可能请章云清的。

苏绾晚声音淡淡:“是挺久了。”

两人也没什么话可说,苏绾晚拿好包包准备出去,章云清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开口:“你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苏绾晚觉得搞笑,她回头:“章云清,你管太多了吧,这又不是你家地盘,我还不能来?”

“你要看不惯我,就你走。”

章云清笑了下,“你又何必这么夹枪带棒的?我也是为你好罢了。”

苏绾晚克制住不翻白眼,直接走了。

一个个的是不是都有毛病啊。

章云清在背后指甲扣进了肉里。

章云清一直小心翼翼地以朋友的身份留在谢宴宁身边,可那么多年过去了,谢宴宁始终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过。

她可以看得出谢宴宁重遇苏绾晚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动于衷。

章云清真的不甘心。

明明她认识谢宴宁的时间更长,她比苏绾晚更聪明,相貌也不比她差,为什么就是苏绾晚入了谢宴宁的心?

她和谢宴宁高一开始认识,两人从未言明,她一直以为总有一天是她并肩站在谢宴宁身旁。

可是苏绾晚高三转学过来后,一切都变了。

以谢宴宁的能力,早两年就可以跳级去上大学,可谢宴宁父母觉得学习这种事情晚个一两年无所谓,就让他完整地读完了高中。

即便如此,谢宴宁还是小了他们一岁。

彼时两人已经保送华大,可谢宴宁却是一反常态地经常来学校报到。

她知道谢宴宁是为了苏绾晚。

苏绾晚数学不太好,以她的成绩要想冲top2难度有点大。

谢宴宁也会发挥学习委员的作用当个免费老师,但更多是给苏绾晚开小灶,那种氛围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她插不进去,倒像是成了那个局外人。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谢宴宁亲密地轻轻敲了一下苏绾晚的额头,两人对视而笑,那种两人自成一体的氛围让章云清心中的不安扩到最大。

或许是老天帮她,让她有机会让两人产生误会。

最终苏绾晚去了差不多最南端的港城大学,也断了和他们所有人的联系。

谢宴宁像疯了一样想找她又如何,颓废了大半年又如何,世间感情大多有缘无分,随着时间流逝,总会成为回忆。

明明是她陪了他那么多年,谢宴宁也慢慢把苏绾晚忘了,苏绾晚为什么要回来?

她真的,很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