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版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

完整版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

草涩入帘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草涩入帘青”大大的完结小说《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姜亦乔路德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这是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在异国他乡,她遇到了一位有五官没三观的疯批少爷。小少爷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荷尔蒙飙升!”他说:“宝贝儿,我对你一见钟情。”他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她宁死不屈,最后他亲自送她离开。可得知她遇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她……...

主角:姜亦乔路德   更新:2024-07-10 2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亦乔路德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版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由网络作家“草涩入帘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草涩入帘青”大大的完结小说《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姜亦乔路德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这是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在异国他乡,她遇到了一位有五官没三观的疯批少爷。小少爷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荷尔蒙飙升!”他说:“宝贝儿,我对你一见钟情。”他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她宁死不屈,最后他亲自送她离开。可得知她遇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她……...

《完整版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精彩片段


离开伊洛庄园后,姜亦乔的心情愈发沉重。

真的很想不管不顾、放声大哭一场。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被她硬生生给咽回了眼眶。

她不明白。

为什么昨天只是去酒店送个餐,却莫名其妙被劫持?

为什么会那么倒霉碰到蔻里·杰森那个心狠手辣的变态?

又是为什么,她会被那个变态给盯上?

心如乱麻之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犹豫片刻后,姜亦乔还是接听了电话。

秦晋初担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乔乔,你终于接电话了,刚刚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说到一半就挂断了?”

听到秦晋初关切的声音,姜亦乔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为了不让秦晋初担心,她忍下悲伤,编了个谎言:“晋初,我没事,刚刚手机忽然坏了。”

秦晋初听后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随后,秦晋初又问:“对了,你昨晚给我打电话要说什么?”

姜亦乔吸了吸鼻子,尽力收住眼泪: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下班了没有?”

秦晋初嗯了一声,接着说:“我最近会很忙,可能会经常通宵做实验,你要是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就给我留言,出了实验室我会第一时间看的。”

“好。”

秦晋初提醒:“现在很晚了,你赶紧打烊回家吧。”

“嗯,你也是,别太辛苦。”姜亦乔叮嘱。

“放心吧。”

秦晋初笑着挂断了电话。

姜亦乔蹲在路边,泪水如泉涌。

她哭了很久,才勉强平复心情回了公寓。

翌日。

姜亦乔正准备出门,敲门声倏然响起。

经历了这两天的惊险事件,她下意识地警惕,跑到门边往外看。

看清门外的来人后,她打开了门。

“晋初,你怎么来了?”

秦晋初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尖,调皮地说:“给你一个惊喜啊。”

面对秦晋初这亲昵的动作,姜亦乔竟有一丝抵触。

秦晋初注意到她的包放在柜子上,“要出去?”

“嗯。”

她要去开店了。

秦晋初问:“晚去一会儿好不好?”

“好。”姜亦乔笑了笑,“进来吧。”

秦晋初进来坐下,从手里的纸袋里拿出一部新手机,放在姜亦乔面前。

“乔乔,我给你买了个新手机。”

姜亦乔看着他新买的手机,“为什么忽然送我手机?”

秦晋初把包装盒拆开,笑着说:“你昨天不是说你手机坏了吗?”

“而且,你那个手机都用了好几年了,也该换了。”

“别总想着给我省钱,我现在的薪水,要养你完全没问题。”

“再过个两三年,我就可以在这里买房了。”

他的眼神里满是宠溺和坚定,“等有了房子,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听完这番话,姜亦乔的鼻子突然一酸。

她想起昨晚在伊洛庄园发生的事情,忽然觉得很对不起秦晋初。

那个可恶的暴徒!

“晋初……”

犹豫了片刻,她本想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秦晋初的。

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怎么了?”

姜亦乔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什么。”

秦晋初把姜亦乔的手机卡拿出来放进新手机里。

“乔乔,”秦晋初看了看姜亦乔的脖颈,“你今天怎么没戴我送你的项链?”

闻言,姜亦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脖子上空空如也。

她拉长思绪,回忆了片刻。

昨天她还戴着那条项链的,好像……

昨晚到家洗澡的时候,就没见到她的项链了。

糟糕!

难不成掉在蔻里那个暴徒家里了?

她想了想,编织着言辞:

“你送我的项链那么贵重,我当然不可能天天都戴着啊,万一不小心弄丢了怎么办?”

秦晋初笑的很宠:“我送你项链当然是希望你天天戴着啊,放哪了?我帮你戴上。”

姜亦乔立马回答:“我可能放在店里了,明天,明天我一定戴好不好?”

“好。”

秦晋初笑着摸了摸姜亦乔的头。

“你是要去店里吗?我送你去。”

姜亦乔心中一紧。

要是他送她去店里让她去找项链怎么办?

不行!

姜亦乔赶忙问道:“晋初,你昨晚不是说最近会很忙吗?今天不用工作吗?”

“是有点忙。”

姜亦乔说:“那你不用陪我去店里了,我自己去就行,你先回实验室去吧。”

秦晋初有点懵:“倒也不用那么着急……”

“你连续做了那么久的实验,难得有休息的时间,就在宿舍好好休息吧,不用特地跑来陪我。”

秦晋初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好吧,最近确实有点累,那我就先回去了。”

姜亦乔点点头:“嗯,路上小心。”

秦晋初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叮嘱道:

“乔乔,你以后尽量早点打烊,晚上不要一个人在外面走。”

姜亦乔问:“怎么了?”

秦晋初边穿鞋,边说,“刚刚我看到新闻,说前天有个奸淫妇女的恶棍被抓了,好像叫什么路德的。这里的治安不比国内,你一个女孩子,以后晚上尽量别出门。”

姜亦乔点头:“好,我知道了。”

秦晋初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

“嗯,拜拜。”

姜亦乔关上了门。

等等。

路德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思绪飘散。

她恍然想起,前天在洛克酒店,那个劫持她的男人,好像也叫“路德”。

难道是同一个人?

她心生疑虑,掏出手机,搜索着“路德”的信息。



路德·贾斯汀,男,43岁。

近日因涉嫌多起走私案和强奸案被捕,且多起案件的关键证据皆由杰森家族提供。



下方还po了一张图片。

正是路德·贾斯汀在警局接受审讯的模样。

果然是他。

前天在洛克酒店劫持她的中年男人。

关键证据竟然是杰森家族提供的?

杰森家族不是黑手党吗?

他要是想对付路德的话,为什么要把他交给警方?

算了,不该她关心的事情,少费点脑子。

眼下,她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

她拿起手机,拨给了林小惠。

“小惠,我有点事,今天应该要晚点去店里,店里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帮着照顾一下。”

林小惠点点头:“乔姐,你放心吧!”

“辛苦你了,小惠。”

“不辛苦,乔姐你是我老板,这是我应该做的。”

通话结束后,姜亦乔换上了一身便于行动的衣服出了门。

小说《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亦乔,我说过了,我对你的耐心已经彻底耗尽了。”

说着,蔻里—只手利落的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

汗液顺着他清晰的肌理缓缓滑下,沿着他坚实的腹肌,滑进了裤腰。

姜亦乔的眼神不自觉的往下瞥了—眼,看到了他裤子里微微被撑起的轮廓。

有点吓人。

她很清楚蔻里想做什么,恐惧和害怕不断在心头滋生。

“接下来,你给我好好承受着。”

蔻里看了看她的嘴唇,直接吻了下去。

女孩子惊恐的摇头躲避。

蔻里扣着她的头,“姜亦乔,你最好不要反抗我,否则,你反抗—次,我就送—颗子弹给秦晋初。”

“或者,你可以试试,我是不是开玩笑?”

姜亦乔身体微微颤抖,不敢说话。

她不敢试,她知道,这个恐怖的男人—定不是开玩笑的。

蔻里把姜亦乔抱起,—把扔在了拳击场上。

虽然拳击场上铺了地垫,但姜亦乔被砸上去的时候,还是吃痛了—瞬。

她眉梢—皱,下意识的往后爬。

蔻里—个跨步翻过了护栏,捉着姜亦乔的脚踝,将她扯了回来。

“刚刚不是想翻进来吗?还想躲?”

脚踝被捉住,姜亦乔知道躲不过,眼泪从眼眶里缓缓滑了出来。

那紧咬唇瓣。

双目水雾氤氲的模样。

那满脸委屈的样子。

还有那刚刚因为拉扯而歪到—边的领口,露出—截雪白的肌肤,白的发亮,白的诱人。

很奇怪,她明明不是白人,可衣服里的皮肤却如初雪—般,白皙清透。

被扯歪了的领口处,露出了—条细细的粉色肩带。

只是简单的掠过—眼,便激的蔻里身体的热浪更加汹涌,下面的肿胀愈发强烈。

刚刚查理给他找来的那三个女人,都不曾让他有过现在这种难以抑制的感觉。

那宽松的领口下面,藏着的那—汪撩人的春色。

他很想看。

只是那—瞬间,他感觉全身的细胞都跟着他的心跳,开始共振。

他喉咙上下滚动着,尝试克制着他那汹涌澎湃的欲潮,眼神紧紧盯着姜亦乔,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自己把衣服脱了。”

——

这两天真的很忙,跟着家里的安排到处串门儿,每天都只能挤时间码字。

先更—章,晚点尽量再更—章。

但是我有预感,下—章可能危!不—定能发表的出来!

“自己把衣服脱了。”

姜亦乔咬着唇,缩在原地—动不动。

蔻里扫了她—眼,侧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喊了声:“雷尔。”

姜亦乔用她凝满水雾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个裸着上身的男人。

毫无疑问,她是害怕他的。

她只是希望,他还能稍微有那么—点点的同情心。

有点可笑。

明知道他是个暴徒,却还天真的期盼他能放过她。

但转念—想,他都让人特地从她家把她带到这里来了,如果不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想到这里,绝望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先生。”

雷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蔻里看着姜亦乔的脸,对门外的雷尔说:“把秦晋初给我带过来!”

姜亦乔很清楚,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是。”雷尔应道。

姜亦乔心下—怔,急忙道:“不、你别动秦晋初,别。”

蔻里看着她布满泪痕,—脸委屈却无可奈何的表情,他居然有点心疼了。

“我动不动他,要看你的表现。”

犹豫了半分钟后,姜亦乔吸了下鼻子,紧闭着双眼,两滴滚烫的泪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姜亦乔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再次从脸颊滑落。

“流氓!是你强迫我的。”

蔻里把姜亦乔紧紧抱在怀里,轻轻拂开她后颈处的黑发,在她敏感的颈项上烙下一个深情的吻。

吻过之后。

他拿了姜亦乔的手机,把她刚刚偷拍的视频发到了他自己的手机上。

“宝贝儿刚刚都看到了对不对,喜不喜欢?”

姜亦乔从蔻里手中抢回手机,泪水涟涟:“变态!”

蔻里没恼,权当这是女孩子欢爱过后的情趣。

他瞥了一眼时间,从沙发上起身,穿好衣服。

“宝贝儿,今晚留在我这里。”

“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会尽快回来。”

说完,他轻轻吻了吻姜亦乔的额头,然后走出房间。

姜亦乔吸了吸鼻子,用力擦拭着自己的额头。

十分钟后,杰西卡送来一套全新的衣服。

姜亦乔把自己捂在被子里,等杰西卡退出房间后,才把衣服换上。

然后下了楼。

杰西卡紧跟在后面,“姜小姐,你要去哪里?”

“回家。”姜亦乔坚定地说。

杰西卡显得焦急:“姜小姐,先生吩咐了,让您今晚留在这里。”

姜亦乔沉默不语,只是加快了脚步朝庄园大门走去。

“姜小姐……”

杰西卡焦急无比,却又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姜亦乔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停在公寓门口。

从车上下来,姜亦乔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

到家后,她第一时间把药吃了。

洗了个热水澡后,她躲进卧室,放声痛哭。

名伦会所。

“霍奇,这就是你说的十万火急的事情?”

蔻里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脸上显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不是,这难道还不紧急吗?”

霍奇·斯特里特无奈地说:“那个女人都闹到我家去了,现在我父亲非让我跟她结婚。”

蔻里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摁在烟缸里,心不在焉地说:“那你结就是了。”

霍奇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辈子就没有结婚的打算。”

蔻里从沙发上起身,准备离开:“我还有事,先走了。”

霍奇拉住他:“我说蔻里,还是不是兄弟了?我现在遇到麻烦,你就不能陪我聊聊?干嘛这么急着走?”

蔻里简洁明了:“有事。”

霍奇想了想:“你外甥不是都已经没事了吗?蔻里也被你弄到警局去了,你还能有什么事?”

蔻里并未回答。

霍奇猜测, “公司的事?”

他不以为然,“公司的事你先让雷尔去处理,你再陪我喝会儿酒。”

蔻里拍开他的手:“不是公司的事。”

听见这话,霍奇倒是有几分好奇:“那是什么事?总不能跟我一样,是女人的事吧?”

蔻里看了他一眼,微挑眉头:“怎么不能?”

霍奇愣住:“什么?你有女人了?你爷爷知道吗?要是他知道的话,估计得开心到宴请全国了!”

蔻里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姜亦乔红着眼,在他身下哭的泪眼朦胧的模样。

她面色绯红的时候,才是她最美的时候。

想到这里,蔻里嘴角不自觉露出了一丝兴味。

不想搭理霍奇,他迈步直接往外走。

他想立马赶回庄园,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感受一次她的娇柔。

见状,霍奇也连忙跟了出来。

此时此刻,他早已忘却了他父亲让他结婚的事情,满脑子充满了对蔻里口中那个女人的好奇。

要知道,他认识蔻里快三十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提到女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的了他蔻里·杰森的眼?

想到这里,他愈发的好奇。

“蔻里,你快跟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见霍奇如此好奇,蔻里轻描淡写地说:“她现在还不算我的女人。”

霍奇更加震惊:“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还没把她追到手?”

“这女人绝了!居然连杰森家族的家主都看不上……”

蔻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她有男朋友。”

霍奇嗤笑一声:“蔻里,你这就不地道了,人家都有男朋友,你还对她图谋不轨。”

蔻里冷眼扫过去:“有男朋友又怎么样?”

然后语气冷漠的说:“我蔻里·杰森想要的女人,就算她已经跟别人结婚生子了,我也要得到她!”

说罢,蔻里甩开霍奇,径直离去。

“蔻里……”

霍奇真的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高高在上的蔻里说出这番话来。

超级好奇!

抓心挠肝的好奇!

不行,他得去会会那个女人。

否则,他估计连觉都睡不好了。

回到会所,他立马吩咐手下去调查蔻里这几天接触过的女人。

/

林肯缓缓驶入庄园大门,车门一开,蔻里就满目期待的下了车。

杰西卡急匆匆迎了上来,脸上满是焦急:“杰森先生,姜小姐她、她离开了。”

蔻里的步伐瞬间凝固,那满目的期待也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哼。

跑这么快。

就真的这么不想待在我身边吗?

没关系。

就再忍几天。

姜亦乔,你迟早是我的人。

次日,清晨。

姜亦乔醒来的时候,眼睛又红又肿。

昨天哭太久了。

洗漱完,她从抽屉里取出眼药水,轻轻地滴入眼中,试图缓解双眼的不适。

然后,她才出门去了店里。

刚到餐馆,林小惠便凑了过来。

“乔姐,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感冒很严重吗?”林小惠关切地问道。

姜亦乔笑笑,“没事,昨晚没睡好。”

林小惠仔细观察着姜亦乔那双红肿的眼睛,有点担心:“乔姐,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姜亦乔摇了摇头:“不用了。”

林小惠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几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餐馆。

“乔姐,有客人来。”

姜亦乔点头:“你先去招呼吧,我去后厨看看。”

“好。”

姜亦乔去了后厨。

林小惠走向客人,露出标准的交际笑容。

“几位先生,这边请。”

当几人坐下后,霍奇盯着林小惠,趾高气昂的说:“叫你们老板出来!”

林小惠看过去。

花衬衫,白西裤,一双棕色皮鞋,一头棕色的卷毛。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就冲这穿着和态度,八成是来闹事的。

在这条街上,恶意竞争和相互闹事早已司空见惯。

今天竟然有人将爪子伸向了她们餐馆。

乔姐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让他们去找乔姐的麻烦。

于是,林小惠微笑着说:“先生,我们老板不在,您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

“你?”霍奇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走开,一边去!”


姜亦乔悄悄摸摸去了伊洛庄园。

她得去找她那条遗失的项链。

姜亦乔在庄园的外围潜伏了两个小时。

直至那辆加长林肯缓缓驶出庄园大门,她才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绕至庄园的后方。

四处张望,确认没有旁人后,她身手矫健地翻越围墙,进入了庄园。

四下静谧无声,姜亦乔悄然地向餐厅走去。

有点奇怪。

杰森家族不是整个罗约势力最大的家族吗?

庄园怎么连个守卫都没有?

心可真够大。

做了那么多黑心的事情,也不怕被人寻仇!

心下思索间,人已来到了餐厅。

餐厅也没有人。

她轻手轻脚地在餐桌附近寻找那条项链。

沿着昨晚走过的路线细细查找。

然而。

没有。

都没有。

项链去哪了?

难道被那个暴徒捡走藏起来了?

想到这里,姜亦乔步履轻盈的上了楼。

她决定去蔻里的房间找找。

可是,哪间房才是那个暴徒的房间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随机推开了一扇房门。

目光在宽敞的房间中逡巡。

床头柜、书桌,都没有见到她的项链。

她又弯腰查看床底,也没有。

她甚至蹲在地上,掀开毛茸茸的地毯。

还是没有。

难道不在这间房吗?

要不去其他房间看看。

刚要从地上站起来,突然——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姜亦乔的心瞬间紧绷。

那个暴徒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脚步声越来越近。

怎么办?

姜亦乔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她看了看四周,寻找藏身之所。

不远处的豪华衣柜闯进了她的视线。

没有多余的思考,她立刻爬起来钻进了衣柜。

衣柜门被紧紧关上,姜亦乔的心跳声在静谧的衣柜中回荡。

“咔哒——!”

房门被推开。

姜亦乔躲在衣柜里,紧张地瞪大眼睛,从衣柜门的缝隙向外窥视。

蔻里从门口走入,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出现在姜亦乔的眼前。

他将手中的西装外套随手扔在床尾的沙发上。

随后,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物件,放在了床头柜上。

姜亦乔眯起眼睛看去。

那是……?

突然,她的身体瞬间僵住。

是枪!

姜亦乔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蔻里站在床边,面对衣柜,开始一颗一颗解开他白色衬衫上的纽扣。

姜亦乔躲在衣柜里,紧张地看着他。

这个暴徒是要换衣服吗?

这狗男人大白天的换什么衣服啊!

姜亦乔立马把眼睛闭上。

然而,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倏地睁开眼睛。

如果……

她能抓住这个暴徒的把柄,那他是不是就不会再像昨晚那样颐指气使的威胁她了?

想到这里,姜亦乔毫不犹豫地拿出手机,打开相机。

将摄像头对准柜门缝隙,小心翼翼地按下了“录制”键。

此时,男人已经脱下了衬衫,随意地扔在沙发上。

“咔——!”

姜亦乔清晰地听到了皮带锁扣被解开的声音。

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

她心跳加速,握着手机的手也不禁颤抖起来。

蔻里利落的将皮带从裤腰上抽出。

接着,她听到了拉链缓慢下滑的声音。

姜亦乔不敢再看,再一次闭上眼睛。

忽然。

好像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寂静无声。

姜亦乔小心翼翼睁开眼,却见着蔻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纹丝不动站在了柜门前。

“还不打算出来?”

男人的声音如同鬼魅般,穿透柜门传入姜亦乔的耳廓。

姜亦乔缩在衣柜里不敢动弹。

男人轻笑一声,“还没看够?”

倏地。

衣柜门被拉开,一双深邃的蓝色眸子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姜亦乔匆匆瞥他一眼。

上身裸露,西裤半开,一副流氓痞子的模样,却散发着一股野性的张力。

姜亦乔立刻别开视线。

蔻里眼中闪过几分邪魅:“宝贝儿就这么想看我?”

姜亦乔连忙摇头否认:“不是。”

蔻里从她颤巍巍的手里拿过手机,瞥了一眼屏幕。

“不想看?那宝贝儿为什么要偷拍我?”

姜亦乔愣住了。

蔻里保存了刚刚拍摄的视频,目光戏谑:

“宝贝儿的视频拍得真好,一会儿记得发给我。”

姜亦乔:“!”

这狗男人他有病吧?

蔻里握住姜亦乔的手,缓缓放在他的裤腰上。

眼神带着挑衅,“宝贝儿不是想看吗?”

而后嘴角勾起一抹浪荡的笑,“那你自己来。”

姜亦乔慌忙从他手中抽回手,实在没忍住:“你有病吧!”

男人也不恼,只是笑。

笑容中带着几分得逞的兴味。

那张攻性十足的俊脸异常妖娆。

他轻抚她的脸颊,语气中带着戏谑:

“才分开一天,宝贝儿就这么想我了吗?竟然不惜翻墙进来找我?”

姜亦乔扭过头去,轻声否认:“您误会了!”

蔻里眉梢一挑,故意露出疑惑的神情:“哦?”

接着他又问:“那宝贝儿来做什么?”

姜亦乔咬着下唇,一时语塞。

蔻里从枕头下面拿了条项链,摆放在姜亦乔面前:“宝贝儿是在找这个吗?”

姜亦乔目光移过去,蔻里手里拿的确实是她昨天丢失的项链。

竟然就藏在枕头下面!

她刚刚要是多个心眼,翻一下他的枕头就好了。

“可以请您把项链还给我吗?”

姜亦乔压低声音恳求。

蔻里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也不是不行……”

姜亦乔心生警惕,直觉这个男人好像又在憋什么坏招了。

蔻里提出了他的条件:“吻我。”

他笑了下,补充,“要伸舌头的那种。”

姜亦乔断然拒绝:“不可能!”

蔻里盯着姜亦乔的眼睛,不疾不徐的将项链塞进他西裤的口袋,痞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替宝贝儿保管着。”

姜亦乔急切地伸手去摸他的西裤口袋:“你还给我。”

蔻里巧妙地避开了她的手。

而他本就松松垮垮的裤子在两人的推揉之下,摇摇欲坠……

姜亦乔瞬间僵住,尴尬地盯着蔻里的脸:

“杰森先生,可以麻烦你先把裤子穿好吗?”

他是个流氓吧!

蔻里听见姜亦乔的话,忽而一笑,调侃道:

“宝贝儿是在害羞吗?”

姜亦乔无言以对。

“反正宝贝儿是我的女人,给宝贝儿看没关系的。”

姜亦乔重申:“杰森先生,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有男朋友,我们关系很好,也不可能分手。”

“哦?”

蔻里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片刻后,他气定神闲地说:“如果那个男人知道宝贝儿的项链掉在了我枕头边上……”

“宝贝儿你说,你们的关系还会这么融洽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