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阅读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

全本小说阅读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

草涩入帘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是作者“草涩入帘青”写的小说,主角是姜亦乔路德。本书精彩片段:这是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在异国他乡,她遇到了一位有五官没三观的疯批少爷。小少爷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荷尔蒙飙升!”他说:“宝贝儿,我对你一见钟情。”他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她宁死不屈,最后他亲自送她离开。可得知她遇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她……...

主角:姜亦乔路德   更新:2024-07-10 2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亦乔路德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阅读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由网络作家“草涩入帘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是作者“草涩入帘青”写的小说,主角是姜亦乔路德。本书精彩片段:这是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在异国他乡,她遇到了一位有五官没三观的疯批少爷。小少爷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荷尔蒙飙升!”他说:“宝贝儿,我对你一见钟情。”他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她宁死不屈,最后他亲自送她离开。可得知她遇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她……...

《全本小说阅读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精彩片段


“哦对,我听说你们连茶叶蛋和榨菜都吃不起。”

有人问道:“乔治,榨菜是什么?”

“据说是一种比茅坑还臭的菜,他们中国人居然也吃得下,哈哈哈……”

“……”

包厢里又是一通哄笑。

听着那些人辱骂自己祖国的鄙夷言论,姜亦乔手里紧紧攥着托盘,眼神不知何时起,充满了一股狠劲儿。

她瞪着约翰,坚定不移的说:“也不知道你们得意个什么劲儿!明明连个高铁都没有,连个移动支付都没有,到哪都要带着银行卡和现金。中国不断在前进,有的人却越来越落后……”

约翰最开始还以为这个中国姑娘是个软柿子,想顺手捏一捏逗安娜开心开心,着实没想到她竟然会还口。

而且,她这一口罗约话还说的那样纯正。

约翰感觉自己的面子都快挂不住了,他指着姜亦乔怒斥道:“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让老板把你开了!让你在罗约混不下去!”

说完,约翰朝安娜看了一眼,安娜正坐在那里朝这边看,显然是对这出好戏有点兴趣。

他便继续唱戏。

他指着桌上的酒,“你不是卖酒的吗?只要你说一句‘中国人都是懦夫和穷鬼’,我就买你一瓶酒怎么样?”

姜亦乔对上他那双蔑视的眼睛,没有开口。

有人附和道:“对,你说几次,我们就买几瓶酒。”

“你们中国话不是有一句叫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吗?”

几人又哄堂大笑。

见姜亦乔没动,约翰上前两步,一把攥住她的手,在她耳边大声吼道:“听见我刚刚说的话没有!”

“砰——!”

蔻里把包厢门踹开的时候,就见到了姜亦乔穿着一身火辣的衣服,被一个年轻男人拽着手腕的画面。

包厢里众人循声望去,就见到一个男人站定在门口,浑身被一股强大的气焰包裹着,叫人不敢靠近。

安娜认出了来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迎了上去:“你不是说不来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间包厢?”

男人半分目光都没分给她,直接推开她,大步流星的走向约翰,把他那只拽着姜亦乔的手给掰开后,把他一把推到沙发上。

约翰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一愣,他并不认识蔻里,他只觉得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他大着声音喊:

“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酒瓶的瓶口直接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蔻里握着瓶身往约翰嘴里捅,瓶口直接捅到了喉咙,引得他不断干呕,生理泪水不断涌出眼眶。

很快,有鲜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嘴里溢了出来。

“唔……”

有微弱的声音从他喉咙发出,但发出的音节完全分辨不清在说什么。

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在求饶。

包厢里的人被这一幕给吓到,都缩到一边,不敢吱声。

下一秒,蔻里松了握着酒瓶的手。

约翰以为这场暴行终于结束时,男人一把抓住他那只碰过姜亦乔的手,将他的手摁在沙发上。

他嘴里还叼着那个酒瓶子。

蔻里第一时间去摸自己腰间的枪。

余光无意间掠过了姜亦乔惊恐的眼神,他又把手收了回来。

他的猫儿应该怕枪。

于是——

他从约翰嘴里拔出酒瓶,在桌子上轻轻一敲,瓶身碎裂,玻璃渣子四处飞溅。

蔻里毫不犹豫的把酒瓶碎裂的那端扎在了约翰的手背上。

“啊——!”

约翰发出骇人的惨叫。

小说《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秦晋初离开后,姜亦乔立刻预定了下午四点的机票,并开始整理行囊。

她心中思忖,蔻里那个暴徒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国内去吧。

他总不可能嚣张到跑去中国把她抓回来吧?

她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行李也不算多,大概十来分钟,她就收拾的差不多了。

最后确认了一下,护照,身份证都在。

出门前,她给林小惠打了通电话,跟她说自己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回国一趟,让她今晚餐馆打烊后,明天就不用开店营业了。

她和店里其他师傅的薪水,她一会儿会转账给他们,让她跟师傅们说一声。

林小惠担心的问发生什么事了,但姜亦乔只坚持说家里出了点急事,没再多说。

电话挂断后,姜亦乔拉着行李箱出了门。

真的很匆忙,她的房子也没退租,她甚至都没考虑过后面的事情。

现在她唯一想的就是,得赶紧离开这里,赶紧离开那个暴徒的领地。

*

杰森家族企业的总部坐落在南央市最繁华的中心地带。

会议室里,蔻里坐在会议桌前,听着员工们汇报着近期的工作。

那些经理们的嘴巴一张一合,耳边嗡嗡作响,可蔻里却什么也没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姜亦乔。

满脑子都是把她狠狠弄哭的画面,满脑子都是她那一声声摇摇欲坠的娇吟。

忽的,胸口一阵燥热。

愈发烦躁不安。

“砰——!”

一声巨响,蔻里猛地将手中的平板重重拍在会议桌上。

瞬间,会议室鸦雀无声,落针可闻,空气在这一刻凝固。

蔻里的手握成拳,抵在额头上一言不发。

一众高管悬着一颗心,气不敢出。

他们都了解他们老板杰森先生的性格,阴晴不定、乖戾无常。

要是惹恼了他,丢了工作那都是小事。

他们更害怕丢的,是命。

片刻后,蔻里侧头看向雷尔,“散会。”

雷尔点头:“是。”

蔻里一把推开椅子,起身径直走出会议室,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待蔻里离开后,一众高管才稍稍松了口气。

雷尔出会议室时,一个高管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佐伊先生,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怎么老板这么生气啊?”

雷尔神色严肃的说:“做好你们自己分内的工作就行,其他事情别多问。”

那位经理默默点头离开。

老板的助理也不好惹。

总裁办公室独立的卫生间内,蔻里额头凝着细密汗珠。

右手的动作粗暴狂野。

他皱眉。

不对。

感觉不对。

他深呼口气,松了力气。

他苦笑。

经历过那种餍足后通体通畅的感觉后。

他那只陪伴了他十几年的右手,似乎只能拿枪了。

简单洗过手后,他出了卫生间。

他强忍着那股感觉回到座位上,拿了外套盖在自己的腿上。

“叩叩。”

站在蔻里办公室门口,雷尔小心翼翼敲了门。

“进。”

雷尔走进办公室。

蔻里漫不经心把玩着一支水性笔,抬眸看了雷尔,语调里有淡淡的不悦:“有事?”

雷尔恭恭敬敬的汇报:“刚刚姜小姐见了秦晋初。”

“咔——!”

蔻里手里的笔被折断了。

他本就阴沉幽深的脸色此刻更黑了。

雷尔感觉到了四周弥漫着一股隐形的硝烟。

但他还是得继续汇报,“姜小姐订了下午四点回中国的机票。”

蔻里看了眼时间,已经三点半了。

呵。

猫儿想跑?

可真天真呢。

被他盯上的猎物,哪有那么容易跑的掉?

雷尔请示:“需要让机场拦人吗?”

蔻里双眼微阖,思考几秒后,他睁开眼,微微启唇:“不用。”

“给沃科博士打电话。”

雷尔应下:“是。”

雷尔刚拿出手机,还没来得及拨号,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电话接完后,雷尔焦急的看向蔻里汇报:“先生,实验室出事了。”

*

南央国际机场。

广播里的女声温柔的提醒飞往中国南城的旅客前往登机口登机。

姜亦乔拿着手机给秦晋初发信息:「我要登机了。」

然而,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复。

姜亦乔只好失望地将手机放回包中,拖着行李箱向登机口走去。

正当她即将通过登机口时,手机突然震动。

她以为是秦晋初打来的电话,脚步顿在原地,满怀期待的从包里拿出手机。

屏幕上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疑惑的接听起来。

“您好。”

“请问是姜亦乔吗?”是位中年男人的声音。

姜亦乔带着警惕回答:“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人语气严肃:“你男朋友秦晋初现在在拘留所,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姜亦乔闻言,瞳孔瞬间紧缩。

她拉着行李箱,匆匆奔出了机场。

南央市拘留所。

姜亦乔在会见室见到了秦晋初,他手上被戴着手铐。

他头发凌乱,面容憔悴,身上的衣物布满烟尘。

姜亦乔把行李箱放在门口,在他对面站定,神色焦急:“晋初,发生什么事了?”

秦晋初面色惊慌,情绪激动:“乔乔,你一定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

在姜亦乔的印象里,她从来没有见秦晋初这副落魄的样子。

“你先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我……”秦晋初吞吞吐吐的说,“我在做实验的时候,用错了化学试剂,导致发生爆炸。实验室被炸毁,还有一个同事被炸了。”

闻言,姜亦乔的心猛地一惊:“那个同事怎么样了?”

秦晋初也慌了神,“我也不知道,他被送去医院抢救了,爆炸的时候,我正好不在实验室……”

听到这样的事情,姜亦乔也慌的六神无主。

秦晋初声音都在颤抖:“他的家属控告我故意杀人,然后我就被带到这里来了,我没有故意杀人,乔乔,你一定要救救我。”

看着秦晋初焦急害怕的样子,姜亦乔心乱如麻。

异国他乡,无权无势,她要怎么样才能救他?

而且……

她才刚要回国,晋初就出事了。

会不会……是蔻里那个暴徒做的?

她试图安抚秦晋初的情绪,“晋初,你先别着急,我先去医院看看那个伤者的情况。”

秦晋初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好,乔乔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故意杀人,故意杀人是要判死刑的。”

秦晋初越说越慌。

“你一定要帮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姜亦乔点头,“好,我会想办法的。”

秦晋初被警察带了下去。


离开伊洛庄园后,姜亦乔的心情愈发沉重。

真的很想不管不顾、放声大哭一场。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被她硬生生给咽回了眼眶。

她不明白。

为什么昨天只是去酒店送个餐,却莫名其妙被劫持?

为什么会那么倒霉碰到蔻里那个心狠手辣的变态?

又是为什么,她会被那个变态给盯上?

心如乱麻之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犹豫片刻后,姜亦乔还是接听了电话。

秦晋初担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乔乔,你终于接电话了,刚刚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说到一半就挂断了?”

听到秦晋初关切的声音,姜亦乔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为了不让秦晋初担心,她忍下悲伤,编了个谎言:“晋初,我没事,刚刚手机忽然坏了。”

秦晋初听后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随后,秦晋初又问:“对了,你昨晚给我打电话要说什么?”

姜亦乔吸了吸鼻子,尽力收住眼泪: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下班了没有?”

秦晋初嗯了一声,接着说:“我最近会很忙,可能会经常通宵做实验,你要是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就给我留言,出了实验室我会第一时间看的。”

“好。”

秦晋初提醒:“现在很晚了,你赶紧打烊回家吧。”

“嗯,你也是,别太辛苦。”姜亦乔叮嘱。

“放心吧。”

秦晋初笑着挂断了电话。

姜亦乔蹲在路边,泪水如泉涌。

她哭了很久,才勉强平复心情回了公寓。

翌日。

姜亦乔正准备出门,敲门声倏然响起。

经历了这两天的惊险事件,她下意识地警惕,跑到门边往外看。

看清门外的来人后,她打开了门。

“晋初,你怎么来了?”

秦晋初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尖,调皮地说:“给你一个惊喜啊。”

面对秦晋初这亲昵的动作,姜亦乔竟有一丝抵触。

秦晋初注意到她的包放在柜子上,“要出去?”

“嗯。”

她要去开店了。

秦晋初问:“晚去一会儿好不好?”

“好。”姜亦乔笑了笑,“进来吧。”

秦晋初进来坐下,从手里的纸袋里拿出一部新手机,放在姜亦乔面前。

“乔乔,我给你买了个新手机。”

姜亦乔看着他新买的手机,“为什么忽然送我手机?”

秦晋初把包装盒拆开,笑着说:“你昨天不是说你手机坏了吗?”

“而且,你那个手机都用了好几年了,也该换了。”

“别总想着给我省钱,我现在的薪水,要养你完全没问题。”

“再过个两三年,我就可以在这里买房了。”

他的眼神里满是宠溺和坚定,“等有了房子,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听完这番话,姜亦乔的鼻子突然一酸。

她想起昨晚在伊洛庄园发生的事情,忽然觉得很对不起秦晋初。

那个可恶的暴徒!

“晋初……”

犹豫了片刻,她本想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秦晋初的。

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怎么了?”

姜亦乔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什么。”

秦晋初把姜亦乔的手机卡拿出来放进新手机里。

“乔乔,”秦晋初看了看姜亦乔的脖颈,“你今天怎么没戴我送你的项链?”

闻言,姜亦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脖子上空空如也。

她拉长思绪,回忆了片刻。

昨天她还戴着那条项链的,好像……

昨晚到家洗澡的时候,就没见到她的项链了。

糟糕!

难不成掉在蔻里那个暴徒家里了?

她想了想,编织着言辞:

“你送我的项链那么贵重,我当然不可能天天都戴着啊,万一不小心弄丢了怎么办?”

秦晋初笑的很宠:“我送你项链当然是希望你天天戴着啊,放哪了?我帮你戴上。”

姜亦乔立马回答:“我可能放在店里了,明天,明天我一定戴好不好?”

“好。”

秦晋初笑着摸了摸姜亦乔的头。

“你是要去店里吗?我送你去。”

姜亦乔心中一紧。

要是他送她去店里让她去找项链怎么办?

不行!

姜亦乔赶忙问道:“晋初,你昨晚不是说最近会很忙吗?今天不用工作吗?”

“是有点忙。”

姜亦乔说:“那你不用陪我去店里了,我自己去就行,你先回实验室去吧。”

秦晋初有点懵:“倒也不用那么着急……”

“你连续做了那么久的实验,难得有休息的时间,就在宿舍好好休息吧,不用特地跑来陪我。”

秦晋初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好吧,最近确实有点累,那我就先回去了。”

姜亦乔点点头:“嗯,路上小心。”

秦晋初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叮嘱道:

“乔乔,你以后尽量早点打烊,晚上不要一个人在外面走。”

姜亦乔问:“怎么了?”

秦晋初边穿鞋,边说,“刚刚我看到新闻,说前天有个奸淫妇女的恶棍被抓了,好像叫什么路德的。这里的治安不比国内,你一个女孩子,以后晚上尽量别出门。”

姜亦乔点头:“好,我知道了。”

秦晋初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

“嗯,拜拜。”

姜亦乔关上了门。

等等。

路德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思绪飘散。

她恍然想起,前天在洛克酒店,那个劫持她的男人,好像也叫“路德”。

难道是同一个人?

她心生疑虑,掏出手机,搜索着“路德”的信息。



路德·贾斯汀,男,43岁。

近日因涉嫌多起走私案和强奸案被捕,且多起案件的关键证据皆由杰森家族提供。



下方还po了一张图片。

正是路德·贾斯汀在警局接受审讯的模样。

果然是他。

前天在洛克酒店劫持她的中年男人。

关键证据竟然是杰森家族提供的?

杰森家族不是黑手党吗?

他要是想对付路德的话,为什么要把他交给警方?

算了,不该她关心的事情,少费点脑子。

眼下,她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

她拿起手机,拨给了林小惠。

“小惠,我有点事,今天应该要晚点去店里,店里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帮着照顾一下。”

林小惠点点头:“乔姐,你放心吧!”

“辛苦你了,小惠。”

“不辛苦,乔姐你是我老板,这是我应该做的。”

通话结束后,姜亦乔换上了一身便于行动的衣服出了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