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段少夫人说她要反虐你

段少夫人说她要反虐你

科学养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俞夏和段泽之间,不过是一场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的交易。她却对这个铁石心肠的职场精英律师,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结果可想而知,江俞夏被段泽虐的体无完肤。这还不够,她突然发现,自己家破人亡,含冤入狱五年,其实都是他的手笔。不愧是大律师,她服了,心也死了!

主角:江俞夏,段泽   更新:2022-07-16 02: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俞夏,段泽 的女频言情小说《段少夫人说她要反虐你》,由网络作家“科学养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俞夏和段泽之间,不过是一场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的交易。她却对这个铁石心肠的职场精英律师,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结果可想而知,江俞夏被段泽虐的体无完肤。这还不够,她突然发现,自己家破人亡,含冤入狱五年,其实都是他的手笔。不愧是大律师,她服了,心也死了!

《段少夫人说她要反虐你》精彩片段

回国当晚。

江俞夏跑去酒吧,醉酒后,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波光潋滟的眼睛,加上大胸细腰,抱住男人开始撒娇。

下一秒被无情推开,冷漠的声音响起,“先看清楚,我是谁?”

定睛一看,江俞夏吓得酒醒一半儿。

段泽,她前男友段炙凛的亲小叔,不食人间烟火,铁石心肠的大律师。

据说当年接手的第一个官司,正常发挥下,把对方的律师也送进去吃牢饭。

自此一战成名,在律界正式封神。

也是江俞夏大学的学长,同时也是国外**中,亲手把她送进监狱的人。

江俞夏眨巴眼睛,眼圈瞬间红了,“狗男人,我靠你大爷……”

段泽神情冷漠,联想两分钟前,段炙凛给他打电话抱怨,说江俞夏撞见他玩儿女人,小题大做非要跟他分手。

“你们姓段的没一个好东西,到处欺负人……”

她替段炙凛顶罪,段泽把她亲手送进监狱,国内愣是一点风声都没有。

“我就要操段炙凛他大爷,耶稣都拦不住。”

明明粗俗的脏话,因为她是南方人。

声音温柔,让人心痒痒。

“他没有大爷,小叔倒是有一个!”

江俞夏抓着段泽,小手在他胸口作乱。

她笑了,凑到他耳边,“没有大爷,那就睡他小叔,段大律师,你给不给我睡嘛?”

段泽定睛看她几眼,就像是透过她,去看另外一个女人。

瞬间,她手被甩开,温暖的胸膛也撤走。

跌跌撞撞去追段泽,脚下一个不稳,扑倒在地,手里还抱着一个人的腿。

抬头一看,段泽眸光暗沉,似乎在隐忍克制。

“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让男人睡?”

江俞夏咧嘴一笑,“如果这个男人是你的话,我没问题。”

段泽,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

段泽鄙夷一眼,“去车上等着。”

直到下半夜,段泽结束,又恢复冰冷,穿上衣服,没正眼看她一下。

“段律师……”

段泽塞扔给她一把钱,“不知道你什么价位,如果你价位高的话,回头我让助理再送点过去。

言外之意,断了江俞夏加他**的想法,转账更是不可能。

江俞夏看出来,段泽吃完就走,不想跟她沾上任何关系。

她没生气,钱也没拿。

在段泽不耐烦抽烟的时候,快速收拾自己。

她随便抓到一个黑色披肩,给自己裹严实。

打开车门,“段律师,再见。”

找了个小破旅馆,躺了一晚上。

又跑去打完消炎针,干洗了那件披肩。

还没等她抽空送去,一个陌生电话打来。

“江俞夏,你竟敢拿走我的东西。”

江俞夏想起那件黑披肩,说自己打算先找房子,抽空给他送过去。

可段泽想立马给她撇清关系,“你地址发过来,我让助理去拿。”

她哪儿好意思让人看见她落魄样儿,衡量半天,打算给他送过去。

虽然不情愿,但段泽还是说了地址。

到达江城最高档的律所,刚上电梯。

就被挤到角落里,里面全是西装革履的律师们。

“咱们段律师,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怎么没见他公开呢?”

另外一个律师环视一周,没看见被人群淹没的江俞夏。

压低声道,“听人说,好像是死了,从那以后,段律师就更阴沉了。”

刚才爆料内情的人,继续道,“听说,他那辆车不让人坐,就是因为他女人生前坐过。”

“据说,经常有加晚班的同事,看见他坐在车里,抱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出神儿。”

江俞夏哆嗦一下,手里拎的披肩瞬间跟一座大山似的,太沉重了。

怪不得,一直跟她撇清关系的段泽,竟然主动打电话朝她要披肩。

电梯门开,等其他人走后,她刚迈出去。

就看见满脸包纱布的段炙凛,叼着烟,一脸不耐烦的要上电梯。

“卧槽!江俞夏,你他妈别跑!”

不跑?等着被弄死啊。

江城段家是权力顶峰,段炙凛这长孙更是嚣张跋扈,没人敢惹。

就算今天段炙凛当众弄死她,恐怕段家也有一百种办法为他洗白。

她一个小平民,撞的头破血流都斗不过姓段的。

不过,据说段炙凛特怕他小叔。

“你给我站住!”

被逼到角落里,江俞夏慌乱不已。

“到处都有监控,你最好别乱来。”

段炙凛扔掉烟头,冷笑一声,“江俞夏,你他妈的来律所,是要告我?”


江俞夏冷笑一声,“你哪儿值得我浪费钱,告你,你不配!”

她甩开段炙凛的手,心里慌张要命,她得跑。

无论如何,她都打不过这个高大的男人。

“跑,你往哪儿跑,跟我回家!”

“凭什么!你那种淫窝子,跪下求我,我都不去!”

她是一眼都不想看见渣男,多看他一眼就想扇自己嘴巴,她当时怎么就被他迷的神魂颠倒,甘愿背黑锅坐牢!

“贱货!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我还没跟你计较脸上的伤,你倒先蹿我火气!”

江俞夏被他按住,动弹不得。

慌张的看向他身后,来人啊,救命啊。

段炙凛勾起一抹笑,“别说你,就连你爸都被我整破产了,你一分钱没有的穷光蛋,还敢来找律师,江俞夏,你拿什么跟我对抗?”

“什么!”

江俞夏瞪大眼睛,拳头攥的死紧,一股子血腥味儿哽在喉头。

“你,原来是因为你,我爸他才跳楼的?你杀了我爸爸!”

段炙凛愣了下,操!说漏嘴了。

当初,如果江俞夏她爸没见他出轨,竟然自不量力跑来当众教训他,否则他也不会算计他。

谁知道她爸破产后,想不开跳楼了。

江俞夏得到他死讯的时候,还在坐牢。

她恨得失去理智,冲上去就要跟他扭打在一起。

段炙凛推了她一把。

江俞夏脚下不稳,一头撞上拐角的瓷砖上,有一瞬间的蒙圈。

只听见一声怒斥,“住手!这是什么地方,还敢打架!”

她看见段泽拧眉,快速的跑过来。

看见了吧,你这渣男打女人,连你小叔都看不下去了。

她伸出手,想让段泽拉她起来。

但下一秒,她手提袋被人给夺走了。

疑惑的看向段泽。

段泽千年冰山脸,一脸柔和珍惜,就跟对待心爱女人一样,认真检查那件披肩。

但凡一点儿破损,就跟要跟她拼命一样。

段炙凛也老实了,冲江俞夏做了个刀抹脖子的动作,掉头跑了。

江俞夏扶着墙慢慢站起来,跟着段泽走到办公室。

段泽才发现她跟着,拧眉道,“你有事儿?”

那语气冷漠的,跟俩人从来不认识一样。

可明明,他们昨天还睡过。

江俞夏讨好一笑,“段律师,我想……”

看她穿着低胸装,化了淡淡的妆,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是**人一样。

“想**我?”

江俞夏愣了一下,诚实点头,她就这么一根救命稻草了。

除了段泽,没人能收拾的了段炙凛。

那渣男不但利用她,给她戴绿帽子,还是害死她爸的凶手。

她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让段炙凛遭报应。

“段炙凛他,害死了我爸,我想搜集证据,让他进监狱!”

段泽淡淡看她一眼,就跟看神经病一样。

勾唇,居高临下不屑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为了你祸害我亲侄子?”

她下巴被捏起来,男人冷漠的眉眼放大。

“就凭你这一副身子?”他凑近江俞夏,残忍道,“这副身子,并没有让我满意。”

她眼睛蒙上一层水雾,认真道,“段律师,我该怎么样,才能让您睡得舒服?”

那认真的表情,非勾搭他不可得的坚定,让他顿了一下。

甩开手,他戏谑道,“回去练好了你撩骚男人的本领再来,你车技太烂,实在不忍直视!”

“在让我满意之前,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她走出大楼,段炙凛摘下嘴里的烟,从车上跳下来。

一把抓住她胳膊,扯着她就往车里拖。

见着他,江俞夏跟见了恶魔一样,气的浑身发抖。

拼命挣扎,可力量悬殊太大。

她一口咬上段炙凛胳膊,疼的他骂了一声,烦躁的一把将人甩向车头。

后腰撞上车头,反弹到地面,手掌和膝盖全都搓破。

江俞夏疼的都麻木了,嘴唇里的嫩肉咬破了,吐出一口血水来。

段炙凛吓了一跳,赶紧蹲下来看她,“卧槽,我早告诉过你要听话,难道我还能亏待你?你非没事儿找事儿惹我生气。”

“哪个男人不偷腥?江俞夏我对你算好的了,要是换成别人敢挠我满脸花,我早弄残他了!”

江俞夏恶心的想吐,他害死她爸,却倒打一耙,成了她的错。

她抬头,看见十楼的窗前,站着个冷漠的男人。

段泽,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她不知道自己祈求的表情,段泽有没有看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