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她的爱是一场荒凉梦

她的爱是一场荒凉梦

从前慢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溪在青春懵懂之时便爱上了厉知延,她曾以为他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于是她满心欢喜的嫁他为妻。然而沈溪却没想到大婚过后等待她的不是幸福甜蜜,而是一重接着一重的劫难,当她为爱满身伤痛之时,她终于醒悟,从此不在爱,她只愿厉知延不要后悔曾经对她的种种恨意报复,更不要脏了她家人的轮回路……

主角:沈溪,厉知延   更新:2022-07-16 02: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溪,厉知延 的女频言情小说《她的爱是一场荒凉梦》,由网络作家“从前慢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溪在青春懵懂之时便爱上了厉知延,她曾以为他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于是她满心欢喜的嫁他为妻。然而沈溪却没想到大婚过后等待她的不是幸福甜蜜,而是一重接着一重的劫难,当她为爱满身伤痛之时,她终于醒悟,从此不在爱,她只愿厉知延不要后悔曾经对她的种种恨意报复,更不要脏了她家人的轮回路……

《她的爱是一场荒凉梦》精彩片段

“知延,明天你就二十八岁了,你跟沈溪那小**也耗了三年,妈知道你和她结婚只是为了报复,这三年下来怎么着也报复够了,厉家不能没有后,你跟她离婚,找个清白女人结婚生子吧。”

虚掩的房门内,传来中年妇人强硬决绝的声音,沈溪脚步顿住,捏着检查单的右手下意识的往身后缩了缩。

“妈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会和沈溪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男人淡漠的话语那般凉薄,像是最锋利的刀刃刮过心尖,她手抖得更厉害了,急速后退躲回房间里。

背靠着门,她重重喘了口粗气,低头看着手里的检查单,眼角忍不住溢出了泪。

结婚三年,她终于怀孕了。

连同这个胚胎一起确认的,还有她子宫里一个体积庞大的恶性肿瘤。

她知道厉知延恨了她三年,本以为这个孩子能缓解他们之间的不堪,她眼巴巴换了家私人医院,哀求医生改了检查单,把肿瘤从单上剔除,保留了关于孩子的部分,想着这是她给他最好的生日礼物,却没想――

“啪”,房间的门被人大力推开,身材高大的男人,带着浓重的酒气走了进来。

门板撞到沈溪的背上,撞得她差点磕到墙上,她恐惧的弓起身子护住肚子,厉知延却在此时转身,大手捏住她手腕把她往他跟前拖,冰冷的寒眸没有半点怜惜:“堵在这做什么?”

看到她脸上的泪,他眼底瞬间浮起怒意:“哭?知道今天是我大哥的忌日,又在为沈河虚情假意了?嗯?”

“知延。”泪眼婆娑中,沈溪慢慢伸手,试图温暖男人冷峻的脸庞:“我知道我姐姐对不起你们家,可看在她也付出代价的份上,能不能――”

“沈溪!”厉知延大怒打断,毫不客气掐住她的下颚:“谁给你的自信,让你以为沈河的贱命够得上我厉家两条命?是你让沈河认识了我大哥,你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你又有什么资格为沈河说话?莫不是我最近忙着没空收拾你,让你忘记赎罪的使命,以为自己真的就是厉太太了?”

沈溪脸色一变,死死捏紧手心里的报告单:“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不想你难过――”

“那就把嘴闭紧。”厉知延目露嘲讽,狠狠扣住她的腰,褪下她的裤子,把她按在门边的柜子上。

沈溪流着泪,忍受着男人无情的索取。

结婚三年,泄欲是厉知延找她唯一的理由。

尤其在厉知昊忌日也就是他们结婚纪念日的这晚,他要得最疯。

知道他心里有恨,也知道要不是因为她,她姐姐没机会认识他大哥,不可能为上位在他嫂子的车上做手脚,误打误撞害死他大哥和侄子。

因为爱,她一直默默的忍受一切,尽职尽责的做好他有实无名的厉太太。

但今天——

“知延,我怀孕了。”尽了最大力道从男人怀里挣开,沈溪双手抵在胸前蹲下,卑微望向男人:“我不求你遗忘,但求你不要停滞在过去,看在孩子的份上,向前看,好吗?”

“怀孕?”厉知延脸色僵了一下,转瞬更多怒意席卷了他:“三年来你避孕药次次不落,怎么会怀孕?是不是你做了手脚?你怎么这么贱?沈溪,怎么不看看你肮脏的身子,配生我厉家的孩子?”

贱?脏?沈溪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钝钝的痛。

跟厉知延的时候,她才十九岁,他是她的初恋啊。

 


三年恋爱,有太多美好,美好到这三年婚姻里无数次被伤害被折磨,舔舐伤口的时候,沈溪都觉得厉知延对她还是有爱的。

她执拗的以为只要她足够用心,总有一天能捂热他的心,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的心就是捂不热的石头,她永远都不能指望他为她再开出花朵。

心痛和绝望击溃她心底最后的希冀,她几近麻木:“你想怎么样?”

“打掉。”厉知延俊美的脸庞,半匿在黑暗中,沉寂又森冷:“明天下午我要出差,你最好在我回来之前把肚子里的孽种处理干净,否则我不介意亲自动手替你处理。”

“这也是你的孩子啊。”沈溪眼睛都红了,她仰头看他,努力想从他脸上寻找曾经爱过的痕迹:“我嫁给你三年了,三年,厉知延,再多恨你也报复够了,你就饶我一次,留下这个孩子,就当给你厉家留个后,好吗?”

“你怎么尽学下三滥的招数?”男人的脸色瞬间冷沉,大手擒住沈溪的胳膊,把她往床边按:“既然三年你都学不会听话,那就为你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沈溪。”

漫长的折磨,在天亮时分,在昏昏沉沉中结束。

艰难动了下酸胀的胳膊,沈溪支撑着爬了起来,身子一动就是钻心的痛,她暗暗咬紧牙关,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几乎是挪着出门。

出租车上,她痛到痉挛,半弯下腰匍匐着,一手捂肚,一手捂脸,脑子里不断涌起的,全是那几个小时里,男人折磨她的画面。

“痛?痛就对了,我大哥死的时候,绝对比这更痛!”

“孩子快要掉了?掉了正好,省了手术钱,不过一滩血肉罢了,比得上养了四年的子钰?”

“把眼泪憋回去,别坏了我的兴致,你要再敢哭,信不信我换地方让你哭个够?”

沈溪当然信。

三年前出事那天,签完厉知昊父子俩的尸体认领单,他逼她领了结婚证,在车上就要了她。

在几个小时她还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公主,没法适应这种落差,忍不住想哭,他捂着她的嘴,连衣服都不给穿就把她拖到父母家的门口――

“宝宝,你要坚强啊。”轻抚着肚子,沈溪喃喃:“我会想办法的,但凡有一线机会,我都不会放弃你。”

在医院安顿下来,天已经大亮了。

求护士帮忙买了点吃的,沈溪虚弱至极,闭上眼睛只想休息。

睡得半梦半醒时,她听到有人说话,睁开眼睛,就见一袭红裙优雅高贵明艳大方的女人,站在她的床头看着她。

看到她醒来,宁薇勾了勾嘴角:“你怀孕了?”

并不意外这女人的出现,沈溪坐起身,努力挺直脊背,尽量平和的迎视她的目光:“是,我怀孕了,厉知延的孩子。”

她和宁薇,认识六年了,是老熟人。

宁薇是厉家的老邻居,宁家的千金大小姐,宁氏集团的执行总裁。

和厉知延恋爱第一天,宁薇就找过她,说她配不上厉知延,之后她和厉知延感情进展,厉知昊意外车祸,他们感情转折,再到婚姻三年来的次次矛盾,这六年里她和厉知延的每一个节点,宁薇从未缺席过,她以野心勃勃的准小三身份,无孔不入插入他们的生活。

六年时间,她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撞到头破血流,宁薇对她的不屑,从始至终也都没有改变过:“怀孕了又如何?以知延的性子,怕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吧?”

 


沈溪怎么可能承认?就算她和厉知延之间已经百孔千疮,她也不愿在情敌面前认输。

“怎么不想要了?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他喜欢得紧呢,宁小姐要是不信,不如去护士站问问,我是不是床事激烈动了胎气才入院的?”

宁薇脸色变了,柳眉竖起,她精致的面容透着狰狞:“别嘴硬了沈溪,三年孝期到了,伯母让知延跟你离婚,你一个人来医院,怕是为这事发生了冲突,你想拿孩子套住他,他不肯,你不肯死心,才拼了命的想保,是吧?”

不愧是情敌,最了解她的女人。

沈溪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

是了,她又在嘴硬什么呢?她和厉知延的那点事,身边的人谁不知道?

厉知昊去世后,婆婆恨极了她,逼迫厉知延弄死她给个交代。

厉知延自认厉家大房的惨祸跟他有关,自愿为之守孝,也是因为如此,婆婆才忍了她三年,毕竟厉知延对她的报复,可是整个厉家都大快人心的快事。

“如果我的消息没错,你肚子里还有个肿瘤,体积较大位置惊险,不好做微创手术,强行做手术的话,你的孩子可能就得流产,是吧?”宁薇笑容更大了一些:“我真的很佩服你啊,沈溪,为了一个男人,你忍了三年,忍到家破人亡不说,为了这个男人的孩子,你又连命都不要,可笑的是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他根本就不知道,还以为你要拿孩子要挟他,哈,你这又是何苦呢!”

“不是这样的,你不知道就不要再说了。”沈溪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也是拼命闭上眼,才没让宁薇看了笑话。

“还在自欺欺人呢。”宁薇抬手,略显尖锐的指甲拂过沈溪苍白的脸:“我早就提醒过你,你跟厉知延门不当户不对,不该在一起,你偏不信,这不,一起长大的姐姐赔进去了吧,还有你爸妈,一个残了一个瘫了,全家上下就剩一个劳动力,还是个马上要流产的**,啧啧,真可怜啊!”

“你怎么知道?”沈溪腾地坐起,情绪剧烈的差点从床上跌下去:“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跟你有关?”

当初她就怀疑了,以姐姐的人品,怎么会去做小三这种见不得人的丑事,而且事情还那么突然,要不是厉知昊车祸身亡,姐姐被抓,她甚至都不知道姐姐和厉知昊有过一段情。

宁薇退后一步,脸上始终保持淡定的笑容:“是不是我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再不离婚,你父母将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彻底的老无所依。”

沈溪面色难看至极,捏住床栏的手抖个不停:“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嫁厉知延,大可以对我动手,为什么要对付我姐姐,子钰还那么小,那可是三条命啊!你怎么忍心?”

“谁叫厉知昊对知延说厉家有他撑起门庭,支持知延追求真爱呢。”宁薇拨了拨长发,无所谓的冷笑:“何况厉知昊要是不死,子钰不死,知延怎么名正言顺上位,我是喜欢知延没错,可我不想嫁给一个没有继承权的废物啊。”

“你这个心思歹毒的**!”挣扎着起身,因为乏力而跌下去,手背上的针被扯掉,鲜红的血珠子往外冒,沈溪感觉不到痛,三两步扑向宁薇,抓住她衣服把她按在了地上。

“厉家沈家,一共六条人命,就为了成全你的欲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