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集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精品全集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今朝一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谢宴宁苏绾晚是现代言情《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今朝一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主角:谢宴宁苏绾晚   更新:2024-05-16 1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集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由网络作家“今朝一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宴宁苏绾晚是现代言情《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今朝一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精品全集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精彩片段


在婚礼前两天,苏绾晚终于可以休息了。

她被杨乐薇带着去美容院做SPA,好好捯饬了一番。

因为熬工作累出来的轻微的黑眼圈很快就没了,整个人容光焕发,杨乐薇很嫉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要结婚,怎么可以好看成这样?”

苏绾晚低头思考了一下,说:“大概要感谢我妈,基因这东西娘胎带来的没办法。”

美容院的工作人员在旁边轻笑:“两位都是天生丽质的美人。”

这话也不是奉承。

苏绾晚好好休息兼护肤过后,整个人皮肤白到发光,五官精致,眼若含水。

看着镜中的自己,苏绾晚轻轻眨了眨眼,然后轻轻点头,“是挺好看的。”

自恋得杨乐薇想打她。

送苏绾晚回到别墅的时候,杨乐薇把之前稍稍作了些改动的伴娘服给她,连带一套内衣。

苏绾晚摸着内衣,上下翻看了一下,是她的尺码没错。

只是有必要连这也准备吗?

准备也就算了,这艳俗的大红是几个意思?

杨乐薇轻轻咳了一声:“我家那边的习俗,伴娘也要穿红,寓意婚姻红红火火,你且忍耐一下。”

苏绾晚表示她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习俗。

但为了朋友,她忍。

反正只穿一次,除了她自己能看见,也没有第二个人能看见。

当天回去,苏绾晚就拿去洗了。

在一堆浅色衣服当中,这大艳红真是一抹亮眼的色彩。

苏绾晚闭眼,眼睛疼,不想再看第二眼,转头回房里睡觉了。

当晚,苏绾晚一觉睡到了十点多。

她伸了一个懒腰,觉得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以及轻松过了。

她起床慢悠悠地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走到阳台上,悠闲地看着小区的园林环境。

她这里闹中取静,而且楼间距远,居住环境十分舒适。

楼下是谢宴宁的私家花园,苏绾晚从楼下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要是她还住在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看到谢宴宁跟章云清带孩子,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场景。

想想还真酸爽。

花园里种满了不少低矮的植物,树藤攀着往上爬,看着非常有意境。

身为植物学家的顾教授打理花花草草果然有一套。

当然,苏绾晚也甚少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楼下顾阿姨一家,她至今为止也就见过两老两次。

一次她大夜班下班,看到别人出门上班,一次就是她登门拜访。

元宵在下面轻咬着苏绾晚裤腿,抗议她不理人。

“好了好了,等会带你出去遛一下。”苏绾晚低头说着,走到顶楼露台那里收衣服。

可能长年在医院的缘故,苏绾晚比较习惯把衣服晾晒一下。

她把衣服搭在手臂上,轮到那条大红的小内内时,苏绾晚指尖拈起来,颇有种风萧萧兮逆水寒的悲壮。

兴许颜色过于出挑,在苏绾晚放下后,元宵感兴趣地蹦了起来。

苏绾晚下意识的把手抬起来,就在这时,起了一阵风,丝质的轻飘飘的小内内就这么被吹走了。

想抓已经抓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飘落下去。

苏绾晚连忙往下探头。

万幸,邻居后面的小花园种了不少植物,小内内是落在了比较外围的地方。

万绿丛中一抹红,亮眼到苏绾晚心脏发疼。

如果被谢宴宁看到,她要连夜搬家!

苏绾晚狠瞪了一眼元宵,“瞧你干的好事!”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

楼下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最好是趁着秋高气爽,一家子出门游玩去了。

她或许可以爬墙偷偷拿回。

应该不会查监控吧?

苏绾晚捂着脸,无论哪样,都好社死,想到这又狠瞪了一下元宵。

元宵冲着她无辜地“喵”了一声。

苏绾晚冷静,着急并不能解决所有事情。

她在露台踱了几步,最后停上,双手合十拜了拜,“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楼下只有顾阿姨一个人在家。”

当事实无可转圜的时候,神明是她唯一的希望。

接着掏出手机,给顾阿姨发微信。

无论怎么样,先探下虚实。

【顾阿姨,你好,你在家吗?】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边回了,这一分钟苏绾晚觉得无比漫长。

【我跟你谢叔叔在外面呢,有什么事吗?】

【我有点东西掉你家花园了,想去捡一下。】

【哦,没事,我儿子在家呢,你让他开门给你就可以了。对了,你掉了什么下来?】

【一个猫的玩具球罢了。】

苏绾晚忍痛打下这几个字,都要哭了。

神明没有保佑她。

她还不能不承认这不是从她这掉下去的。

毕竟方圆几十米也没户人家。

要不然,她搬家吧?

不对,我本来见楼下人的机会就少,一年半载见不了一面,怕什么?

没有关系,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毕竟就算是原始人,也得遮一下啊,谁不穿这玩意?颜色那是各人爱好!

苏绾晚在两分钟内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下楼,走到玄关处,那里放着一些喜糖。

是杨乐薇给的,说让她提前沾沾喜气,说不定很快就轮到她。

苏绾晚思索两秒,抓了几颗糖准备下电梯。

元宵还不知道自己给主人惹了多大的麻烦,见苏绾晚要出去,连忙又开始咬裤腿,“喵喵喵”地叫着。

它也要出去!

苏绾晚低头看了一眼元宵,想着这多少有点尴尬,抱只会喘气的猫应该会好一点。

当然,她很快就会后悔这个选择。

“待会你给我放聪明点,别再给我惹麻烦。”

苏绾晚给元宵讲了道理,套上外套,抱起猫按电梯下去。

楼下,谢宴宁正在厨房冲咖啡。

今天阳光很好,厨房前面的窗户开着,阵阵带着些许凉意的秋风吹过来,份外舒适。

谢宴宁心神有些不定,一个恍神手偏了一点,几滴咖啡溅到他的手背上,带来些许刺痛。

他垂眸看了一眼,脸色平静地走到洗手台冲洗。

冲洗时,余光似乎瞥到些许亮色。

谢宴宁抬眼看过去,他后面小花园的树藤上挂了一条颜色异常刺眼的内裤。

艳红色和绿色组在一起,真的份外妖娆。

“……”能掉在这里的,除了楼上苏绾晚没有其他人。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一下,他走过去,是顾如意发微信语音信息。

【楼上小苏猫的玩具球掉下来了,你给捡一下。】

听完语音,谢宴宁再看看外面那抹艳红。

这个借口。

还挺烂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