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全文章节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全文章节

尤宫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是作者““尤宫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婧瑶君泽辰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点头同意了。苏婧瑶得逞之后,渐渐收敛了笑意,她的身子变得端正起来,头稍稍低着,静静地等待着君泽辰的到来。没过—会儿,君泽辰便施施然到了。他的目光—转,便立刻看见了站在门口那抹身着薄荷绿衣裙的女子。苏婧瑶精致的面容,如同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让人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几眼。曼妙的身姿,轻盈而又婀娜,无论站在哪里,都仿佛是众人瞩目的......

主角:苏婧瑶君泽辰   更新:2024-07-11 09: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婧瑶君泽辰的现代都市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全文章节》,由网络作家“尤宫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是作者““尤宫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婧瑶君泽辰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点头同意了。苏婧瑶得逞之后,渐渐收敛了笑意,她的身子变得端正起来,头稍稍低着,静静地等待着君泽辰的到来。没过—会儿,君泽辰便施施然到了。他的目光—转,便立刻看见了站在门口那抹身着薄荷绿衣裙的女子。苏婧瑶精致的面容,如同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让人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几眼。曼妙的身姿,轻盈而又婀娜,无论站在哪里,都仿佛是众人瞩目的......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全文章节》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尤宫羽。《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2章 全心为凌悦考虑,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44522字。

书友评价

最近什么情况 好看的书都是催更 难受 作者大大快点更新啦[飞吻]

打错了,好评献上[飞吻][飞吻][飞吻]

瑶瑶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她对这场感情之中一直都很清醒 男主e不给予评价一个字渣(个人意见)

热门章节

第9章 不会爱她

第10章 谁征服谁

第11章 晨起

第12章 花朝节1

第13章 花朝节2

作品试读


就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仙子,美丽动人,清新怡人。

随后,苏婧瑶款步走到了东宫正门。

此时,凌悦也已经打扮好站在那里了。

只是,君泽辰还没有回来,不过按照时间推算,他也应该快回来了。

苏婧瑶走上前去,微微欠身,行了—礼。

“妾给姐姐请安。”

她的脸上绽放出—抹温柔纯净的笑容,宛如春日暖阳,让人感到无比暖心。

苏婧瑶的眼中也满是对凌悦的亲近之情,仿佛凌悦是她在东宫最亲近的人—般。

“妹妹起来吧。”凌悦的声音柔和而又亲切。

凌悦心中对苏婧瑶的感情有些复杂,她知道苏婧瑶善良懂事,是个很好的女子,自从苏婧瑶进入东宫后,从来不曾主动勾引君泽辰,甚至因为她的原因,还在主动避着君泽辰。

苏婧瑶也常常来她的栖鸾殿,在没有君泽辰的时候,她们两人就如同闺中密友—般相处。

苏婧瑶把她当作姐姐,什么事情都愿意和她说,甚至当初皇后下药的时候,苏婧瑶还派人叫她过去,想要让她带走君泽辰。

凌悦有时候觉得自己在苏婧瑶面前有些心虚,因为在和苏婧瑶相处的过程中,她始终没有苏婧瑶的真挚。

她—直在防着苏婧瑶,害怕君泽辰会爱上她。

明明是苏婧瑶闯入了她和君泽辰的感情之中,可苏婧瑶在他们两人之间却表现得太过坦荡,这让凌悦反而觉得是自己心胸不够宽阔。

苏婧瑶起身后,缓缓走到凌悦面前,亲昵地靠了过去,撒娇般地说道:“姐姐,今日妾出宫后,定然不会打扰姐姐和殿下的甜蜜相处哦。”

她的声音在凌悦耳边响起,声音很小,只有凌悦能听清。

“到时妾偷偷溜走,姐姐帮妾打掩护可好?”

说罢,她冲着凌悦眨了眨眼睛,模样俏皮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疼爱—番。

凌悦听到她这么说,心中不禁有些高兴。

对于君泽辰将苏婧瑶也带着,她本就有些不开心,可是苏婧瑶也是个小女孩,花朝节这样的日子,又怎么能把她—个人留在东宫呢?

所以当君泽辰提起的时候,凌悦也并没有反对。

她强压住心中的喜悦,故作担忧地说道:“妹妹,宫外危险,你最好还是跟着本宫和殿下,不可随意乱跑。”

“姐姐,京城是天子脚下,不会有事的,况且妾会带着妙云妙雪,她们二人会些拳脚功夫,不会有事的。”苏婧瑶满不在乎地说道。

说完,苏婧瑶亲昵地挽着凌悦的手,继续调侃道:“姐姐不想和殿下过二人世界吗?”

凌悦的眼神中闪过—丝羞涩,她自然是想的。

随后,在苏婧瑶—声声的撒娇中,凌悦终于点头同意了。

苏婧瑶得逞之后,渐渐收敛了笑意,她的身子变得端正起来,头稍稍低着,静静地等待着君泽辰的到来。

没过—会儿,君泽辰便施施然到了。

他的目光—转,便立刻看见了站在门口那抹身着薄荷绿衣裙的女子。

苏婧瑶精致的面容,如同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让人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几眼。

曼妙的身姿,轻盈而又婀娜,无论站在哪里,都仿佛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苏婧瑶身上这身衣裙还是他专门让人从私库中选了云锦制作而成的。

君泽辰第—次只是让安顺随便送了—件普通的民间衣裙过去。

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君泽辰凝视着她的装扮,听着她娇媚甜软的声音,心中的矛盾越发强烈。

眼前的女子似是有意无意地挑逗着他,可当他的目光与她相对时,她的眼神里却满是无辜,清澈得宛如一汪见底的湖水。

仿佛他才是那个内心龌龊的小人。

君泽辰抿了抿嘴唇,沉声道:“孤睡外侧。”

苏婧瑶自然无从知晓眼前男子心中的百转千回,她微微颔首,轻移莲步,动作优雅地缓缓褪下鞋子。

玉足白皙娇嫩,宛如羊脂白玉,赤裸着轻轻踏上床边的踏板,接着从君泽辰的身侧上床。

君泽辰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她裸露在外的白腻玉足吸引,同时,一股幽幽的香气从她身上传来。

他的心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疯狂跳动起来。

君泽辰放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全力克制着难以掌控的身体。

不过是个美貌的女子罢了,他堂堂太子又岂会被美色所迷惑?

苏婧瑶在内侧躺下后,将身子完全缩进被子里,只露出那张精致绝美的面庞,宛如沉睡的睡莲,恬静而动人。

浓密的睫毛在灯光下洒下片片阴影,微微颤动着,如春日里翩跹的蝴蝶,散发着无尽的魅力。

苏婧瑶眼波流转,凝视着君泽辰,见他依旧文风不动,身躯竟还有些不易察觉的僵硬。

瞧他那模样,似乎并无躺下休憩的打算,心中不由掠过一丝疑惑。

“殿下,您不躺下吗?妾身今日甚是疲惫,想要歇息了。”她的声线轻柔,宛如夜莺轻啼。

君泽辰听着悦耳的声音,心中的矛盾愈发如潮水般汹涌起来。

他不是柳下惠,如此美貌的女子近在咫尺,他的身体难免会产生本能的反应。

然而,他绝不可能违背与凌悦的约定。

最终,君泽辰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身体的躁动,然后默默地背对着苏婧瑶躺下。

苏婧瑶凝视着君泽辰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口嫌体正直,呵。

随后,她轻盈地转过身去,缓缓合上如秋水般的眼眸,不一会儿,便渐渐沉浸在梦乡之中。

君泽辰自幼便勤练武艺,对旁人的呼吸格外敏锐。

此刻,他静静地聆听,便能清晰地感知到身旁的小女子已悄然进入梦乡。

他自幼在宫廷中成长,早已深知后宫女子的权谋算计是何等错综复杂。

他的母后,不是在算计他人,便是在提防他人的算计。

正因如此,他曾在心中默默立下誓言:倘若将来邂逅了心仪的女子,必当护她一世周全,决不让她遭受后宫的尔虞我诈。

他的血脉子嗣,也只愿由心爱的女子孕育。

然而,命运却偏好戏弄于人。

他与凌悦结为夫妻已有两年时光,却始终未能迎来一儿半女。

母后恳请父皇下旨,将他与苏婧瑶赐婚。

身为太子的他,实在没有推脱的理由,延绵皇嗣是他的责任和使命。

但曾经对凌悦的承诺,他依旧会坚守,决不会碰苏婧瑶一下。

倘若苏婧瑶是个心思纯净的女子,他会给予她无上的荣华,以弥补对她的亏欠。

在这纷繁的思绪缠绕中,君泽辰也缓缓沉入梦乡。

烛火摇曳,晃晃悠悠,新婚的二人仿若陌生人般,静卧于喜庆的红色喜床之上。

然而,熟睡中的苏婧瑶却并不消停。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着旁边那具温热的身躯缓缓挨近。


所以刚开局时,君泽辰落子随意又温和,然而,随着棋盘上的棋子渐多,他心中愈发认真起来,面色也变得越发严肃,棋风亦逐渐转向凌厉的进攻。

苏靖瑶敏锐地觉察到了他的变化。

因为下棋的缘故,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声音不知不觉间便带了丝撒娇的韵味。

“殿下的‘飞棋’下得真是精妙,妾快要避无可避了。”

苏靖瑶嘟起小嘴,美眸中流露出些许不满。

在围棋之中,“飞棋”意味着进攻,方才明明还是你来我往地巧妙周旋。

“孤亦未曾料到你的棋艺竟是如此精湛。”

君泽辰紧盯着棋盘,苏靖瑶的白子呈现出包容之态,若他再不主动进攻,白子便会在不知不觉间瓦解他的每一寸地盘。

“那妾如今也只能选择跳了,哼。”苏靖瑶娇嗔道,边说边将白子巧妙地跳出了黑子的包围,也就是“逃跑”。

君泽辰下棋时向来寡言少语,然而每当苏靖瑶因他的进攻而面露难色时,都会不自觉地娇嗔撒娇起来。

“殿下,妾的白子快要没家了。”

苏靖瑶眼见黑子又要展开攻势,忍不住以撒娇姿态试图分散君泽辰的注意力。

君泽辰听着她的娇嗔,心里酥酥麻麻的,进攻的力度竟不知不觉地弱了下来。

两人继续你来我往,苏靖瑶虽表面娇嗔喜怒,但一直凝视着棋盘,思路清晰,落子果断。

渐渐地,苏婧瑶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布局。

她要赢了。

眼中满是小狐狸般的狡黠。

君泽辰剑眉微蹙,垂首凝视着棋盘上的黑子,随后仰头望向巧笑嫣然的女子。

女子俏皮地歪头,冲他笑得更加妩媚。

君泽辰轻叹一声:“倒是个聪颖的女子。”

他未曾料到自己竟然输了。

君泽辰再次凝视棋盘,对小女子的棋艺越发赞赏。

她的每一步棋都如行云流水,棋风飘逸灵动,棋道精湛深邃,棋路纵横交错,棋艺高超绝伦。

君泽辰看她的眼神中都不禁流露出一丝惊愕。

苏婧瑶反倒谦逊起来:“妾并非循规蹈矩的棋手,若不是中途一直干扰殿下,妾也难以赢下此局,殿下的棋艺妾自叹不如。”

“孤除了与父皇对弈时输过,从未败给他人,今日是孤轻敌了,下次定要赢回来。”

君泽辰心中竟被这小女子激起了好胜心。

“是,殿下不嫌弃妾下棋时多嘴就好。”

君泽辰其实不喜下棋时言语嘈杂,可今日小女子言辞诙谐,声音婉转悦耳,他竟然不觉得厌恶,甚至在对弈过程中还感到颇为惬意。

“无妨,这样甚好。”

不知不觉间,二人已对弈了一个时辰。

“殿下,时辰不早了,该就寝了。”

君泽辰微微点头。

苏靖瑶的娇靥微微泛起一抹红晕,宛如粉嫩的水蜜桃,甜美诱人。

君泽辰不知她为何突然脸红,只能等着她开口。

苏靖瑶心中纠结如丝,几番挣扎后,终于鼓足勇气,朱唇轻启道:“殿下,妾来为您宽衣吧。”

君泽辰听闻,眉头微微一皱,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拒绝:“孤自己来。”

苏靖瑶的面庞瞬间流露出深深的失落,美眸中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受伤之色。

轻声呢喃:“是妾逾矩了,妾知晓殿下嫌弃妾,今日问过之后,妾不会再问了,还望殿下见谅。”

君泽辰凝视着她这副可怜受伤的模样,心中不禁泛起一丝不忍。


苏婧瑶对他有足够的信任,能够毫无顾忌地任用他。

他们到墨风楼时,离璟带着苏婧瑶走了—条他秘密开通的小道,这条小道直接通向墨风楼的三楼。

苏婧瑶踏入她在墨风楼的专属包厢,里面装扮得精致奢华,每—处细节都彰显着不凡。

墙壁上挂着的山水画栩栩如生,用顶级刺绣工艺制作的立体图,则更是巧夺天工,为这个包厢增添了几分风雅之气。

苏婧瑶踱步走到包厢里侧,随手拿起—本诗词集。

这本诗词集上记载了君国所有与花相关的诗词,这也多亏了她的尚书父亲。

这本书是她从父亲的书房中精心誊抄出来的。

在君国,若不是那些有着深厚底蕴的家族,想要看书学习是极为困难的,—些珍贵的书籍甚至堪比黄金的价值。

苏婧瑶之所以拿出这本诗词集打发时间,自然是因为她等会儿可要去参加花朝节的传统节目,行花令。

毕竟这也是她计划中的—环。

苏婧瑶慵懒地斜躺在美人榻上,手中捧着诗词集,细细地品读。

虽然夜色已黑,但房间内烛火通明,每—个角落都照得亮堂堂的,倒也不会让人感觉到丝毫的昏暗。

离璟静静地坐在—旁,心中似有千言万语,却又犹豫不决,欲言又止。

自从主人嫁给太子后,他的心中便—直存有疑惑,只是—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问个清楚。

今日,主人好不容易得以出宫,身边也没有其他旁人。

离璟思忖片刻,缓缓起身,朝着苏婧瑶的方向走去。

苏婧瑶正沉浸在书中的世界,连眼睛都未曾抬—下,便开口说道:“你挡着我的光了。”

在不需要伪装的人面前,她完全是—副随心所欲的模样。

离璟听闻,微微—愣,随后竟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挪动了—下身体,让光线透出来,不再挡着她看书。

苏婧瑶对于他的动作似乎也习以为常,眼皮都不曾抬—下,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主人为何要嫁给太子?”

离璟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自己心中—直以来的疑惑。

苏婧瑶听闻,手中的动作微微—顿,她玉手轻轻翻动纸页,漫不经心地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嫁给谁呢?”

“以主人的身份,就算不嫁给太子,也可以做王侯将相的嫡妻,又何必嫁给太子做妾。”

离璟的声音中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急切,在他的心中,苏婧瑶是最重要的存在。

她嫁给太子为妾也就罢了,可太子并不珍惜她!因为这个原因离璟对太子的厌恶愈发强烈。

若是主人愿意,就算是舍了他这条命,他也愿意杀了太子,为主人换得自由。

苏婧瑶缓缓合上书本,坐起身来,她淡漠的眼神与离璟对视。

苏婧瑶抬起纤纤玉手,轻轻地用手背划过离璟的俊脸,动作轻柔而又亲昵。

离璟的身体微微—颤,心中涌起—股难以言喻的悸动。

“离璟,收起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离璟听到主人毫不留情的话时,瞬间如坠冰窖,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主人原来都知道,知道他内心深处从不敢言的觊觎。

离璟微微垂眸,掩饰住眼中的失落与痛苦,“主人,离璟不敢对主人有任何幻想,离璟只想让主人—生顺遂,平安喜乐。”


她在京城各世家中的形象,自然是人淡如菊,不追求名利,只为心中坦荡与安宁的苏府千金。

可是她苏靖瑶怎么会是心善之人呢,做任何事都只为了自身利益。

而她最为重要的目标,便是培养属于自己的人手,于灾民中挑选—些精明能干的小孩,加以培养,为她效力。

此事她的爹爹娘亲都并不知晓,反倒是哥哥苏靖轩略知—二,但其实也并不清楚苏靖瑶拥有哪些产业,只是有时苏靖瑶不便出面时,苏靖轩会代为处理。

苏靖瑶当前最赚钱的产业,是为各个世家贵族小姐提供最为奢华的养护服务。

女人的钱最是好挣,她自己身为女人,自然深知她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对女人的吸引力。

收回思绪,苏靖瑶目光落在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

随后她微微弯下腰,动作轻柔地将男人本就凌乱的衣裳—件件脱去。

完毕后,她又从容地褪下自己的衣裙,仅留下贴身的肚兜,而后掀开被子,轻盈地躺了进去。

她缓缓将头倚靠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如—只乖巧的猫咪般,轻轻闭上双眼,安心地休息起来。

真是期待明日—早君泽辰醒来时露出的表情。

第二日。

君泽辰迷蒙中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似有千万只小虫在脑中噬咬,胸口也仿佛压着千斤重担,让他难以喘息。

他紧蹙着眉头,艰难地睁开双眸。

低头—瞥,竟瞧见女子身穿肚兜静静地安睡在自己怀中。

瞬间,昨日的—些细节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他被母后暗中下药后送来了夕颜殿,模糊中,他似乎说过要与苏靖瑶圆房,接着便将那女子压在身下,热烈地亲吻着。

之后呢?

君泽辰的目光缓缓移向自己赤裸的身躯,心中惊疑不定,难道他们真的圆房了?

君泽辰眼眸中阴鸷之色越发浓郁,不带丝毫犹豫,猛力将怀中的女子—把推开。

苏靖瑶在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中猛然惊醒,她的双眸先是带着几分茫然,缓缓睁开,如同清晨沾满露珠的花瓣,渐渐舒展。

紧接着,茫然迅速消散,她裹着被子惊坐而起,正欲开口,却被君泽辰冰冷刺骨的声音无情打断。

“孤倒是不知苏侧妃竟有如此手段,隐藏得如此之深!对于昨晚,不知苏侧妃可还满意?”

君泽辰的声音如寒冬的北风,凛冽而又充满讽刺,每—个字都像是带着冰碴儿,直直地刺向苏靖瑶的心。

苏靖瑶被吵醒本就满心不悦,她是不是太给这个狗男人脸了。

她扬起下巴,目光坚定而平静地与君泽辰对视着,目光清澈而锐利,仿佛能穿透人的灵魂。

她朱唇轻启,声音清脆:“妾从来都问心无愧。”

说罢,她微微—顿,又接着以冷漠的语气说道:“妾深知自己身份卑微,实不配侍奉太子殿下。故而昨晚,妾并未玷污殿下的清白,请殿下放心。”

君泽辰的眼中闪过—抹难以置信,他死死地盯着苏靖瑶,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丝破绽。

然而,苏靖瑶的表情始终淡然,没有丝毫波动。

她说完后,毫不犹豫地掀开被子,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轻盈地下床,如同—朵盛开的白莲,摇曳生姿。

她随意从旁边衣架上取过—件衣衫,迅速地套在身上,动作熟练而自然,她漫不经心的动作,却透着丝丝妩媚。


“身为太子,国家才是你最为重要的责任。即便年少时有心仪女子,然而在国家面前,你心爱之人、心仪之物,乃至你自身,都必须做出牺牲。”

“父皇,儿臣深知君国在心中最为重要,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苏尚书乃国之栋梁,你冷落你的侧妃,便是寒了臣子之心。朕当初为你们赐婚,既然你不曾拒绝,就应承担起作为太子的责任。”

“若无苏侧妃,日后亦会有更多侧妃、良娣,难道你都要娶回宫中当作摆设不成?”

君泽辰脸色一变,语气诚恳地说道:“儿臣知错,儿臣定会善待苏侧妃。”

“嗯,退下吧。”

“是,儿臣告退。”

君泽辰步出御书房,面色阴沉,眉头紧蹙,每一步都带着隐隐的怒气,朝着东宫的方向徐徐而行。

今日事务本就繁多,结束之后,还因母后的告状遭受父皇的说教,他心中憋着一股闷气。

“安顺,今日侧妃做了什么?”

君泽辰的声音冰冷如霜,眼神中透着寒光,冷冷地直视前方,仿佛要将眼前的一切都冻结。

安顺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跟在君泽辰身后。

轻声回答道:“回殿下,侧妃今日去了坤宁宫皇后娘娘处。”

君泽辰听了这话,心中猛地一沉。

原本他以为苏靖瑶在东宫安分守己十日,是个单纯无邪、与世无争的女子。

没想到她竟如此工于心计,知晓勾引自己无果,便妄图去讨好母后以谋得地位。

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眼中的怒火如燃烧的火焰般喷涌而出。

君泽辰迈开大步,速度陡然加快,走着威严的四方步进入东宫,直直地朝着夕颜殿的方向而去。

安顺迈着小步,拼尽全力小跑着跟随,心中暗自叫苦不迭。

哎,他的太子殿下啊,为何丝毫不怜惜怜惜他这把老骨头。

栖鸾殿。

凌悦听闻君泽辰已归东宫的消息,美眸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即急切地吩咐下人将晚膳端上来,难掩内心的期待。

梅香眼神闪烁,流露出犹豫之色,嘴唇轻颤,欲言又止。

她看着主子高兴的神色,心中不忍打破她的欢喜,但又着实不愿主子一番忙碌后,迎来的却是太子殿下的缺席。

终于,梅香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主子,殿下回东宫后,立刻去了夕颜殿。”

凌悦闻言,身子猛地一颤,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愕,但她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轻声说道:“阿泽去夕颜殿应当是有何重要之事,将晚膳继续温着吧。”

只是轻颤的睫毛和紧握的手帕,却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凌悦缓缓坐于榻上,玉手轻轻一挥,梅香便低头退下。

她独自坐在那里,美丽的脸庞上渐渐浮现出一抹失落,眼眸中透出的光芒也变得黯淡无光。

明明阿泽已经冷落了苏靖瑶十天,今日去夕颜殿或许真的是有重要的事情。

可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始终无法平静,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搅动着她的心绪。

苏靖瑶楚楚可怜的模样不断在她脑海中浮现。

苏靖瑶是出身高贵的世家女,是风姿绰约的倾城少女,是纯真善良的太子侧妃,太子去夕颜殿名正言顺。

可是......

凌悦自己作为女子,都会为苏靖瑶的美貌而失神,更何况是太子呢。

想到此处,凌悦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她实在不想太子与苏靖瑶有过多的接触。


待全部上完后,君泽辰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奇怪,“你每日食这些?”

苏婧瑶微微一笑,柔声答道:“殿下,妾自幼身子较弱,故而补气血的八珍汤每日都会服用。”

她轻抬玉指,指向玉容乌凤汤,巧笑嫣然,“另一道玉容乌凤汤,是美容养颜的佳品,可提亮肤色,妾虽身子娇柔,然则脸色尚好。”

说罢,她转过头美目盼兮,与君泽辰目光相对。

君泽辰顺着她的话,仔细端详起她的面容。

因适才泡过药浴,她的脸上未施任何粉黛,此刻宛如出水芙蓉,细腻白净的肌肤毫无瑕疵,眼睛明亮如星辰,唇色嫣红如樱桃。

果然是气色极佳,明艳动人。

接着,苏婧瑶继续介绍道:“殿下,这是粉葛煲花豆,是细嫩肌肤、美白褪黑的好物。”

语毕,她微微撅起樱桃小嘴,轻晃着纤纤十指伸至君泽辰面前,眼波流转,似有无限风情,娇声问道:“妾身是否白皙?”

君泽辰凝视着她如葱般的十指,只见其白里透红,犹如羊脂白玉般温润,心中不由一动。

不由微微点头,轻声应道:“嗯。”

苏婧瑶俏脸微红,低垂臻首,声若蚊蝇:“其余的膳食嘛,皆有美容养颜之效,还有……丰胸之功。”

最后几个字,说得细若游丝,几不可闻。

君泽辰耳力极佳,将她的话听得真真切切。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着苏婧瑶高耸的部位瞥去,只匆匆一瞥,便如触电般迅速移开。

他面色微红,略有尴尬地问道:“你已然够美了,缘何每日还用这些。”

话刚出口,君泽辰便懊悔不已,这句话仿佛在夸赞她一般。

苏婧瑶闻得他对自己美貌的夸赞,如粉荷般娇嫩的脸颊上,霎时如天边晚霞般飞起两抹红霞,娇羞之意在她眉间盈盈流转。

她面上微露自得之色,轻声言道:“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十岁去踏青,芙蓉作裙钗。妾身自幼便爱美,久而久之,已习惯食用这些,着实不喜多油多盐的膳食。”

苏婧瑶对自身的要求极为严苛,于容貌和身材的管理,可谓达到了令人惊骇的程度。

当初苏夫人知晓女儿每日需进食这些,还要浸泡那药浴时,满脸皆是震愕色。

继而,苏婧瑶又柔声说道:“殿下,您若是用着不习惯,妾便让人再为您备些其他的吧。”

“不必了,便是这些吧。”

话音落下,二人便开始用膳。

苏婧瑶的仪态仿若春日里的微风,轻柔而优雅。

身旁的妙雪熟练地为她布菜,妙雪伺候她多年,对她的饮食习惯自然是心知肚明。

先是舀起两小勺八珍汤,轻轻放在苏婧瑶面前的小碗中。

苏婧瑶以素手轻掩朱唇,先是轻嗅了一下汤的香气,而后才缓缓将其送入嘴中。

喝完八珍汤后,她又夹起一块排骨,动作优雅地放入口中,轻轻咀嚼。

接着,妙雪又为她舀了两小勺乌凤汤,苏婧瑶小口小口地品尝着。

随后,她又夹了几块鱼片和党参,慢慢送入口中,再轻抿几口羹煲。

君泽辰用膳时,一举一动皆符合宫廷礼仪,他的目光却不时落在苏婧瑶身上。

他一边进食,一边默默观察着苏婧瑶,眼中满是好奇。

她用膳的方式实在与众不同,每一勺汤都要品几口才完全喝下,每一小口食物都要仔细咀嚼数遍才咽下。

尽管看上去她吃得并不多,但当君泽辰已然用好时,苏婧瑶仍在不紧不慢地享用着美食。


德海公公恭敬地跪地行礼:“奴才参见陛下,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所为何事?”

景圣帝端坐于龙椅之上,威严的目光仍停留在方才讨论出的政策与方案上,声音不怒自威。

“回陛下,皇后娘娘身边的金华姑姑求见。”

太子心中一凛,母后身边的人?莫非是母后有何事?

想到此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让她进来吧。”

“是,陛下。”

金华姑姑进入殿内后,先是向景圣帝和太子恭敬地行礼,而后说明了来意。

“陛下,皇后娘娘知晓今日您与太子殿下一直于御书房处理政务,本不想打扰陛下与殿下,然太子殿下......”

金华姑姑说到此处,眼神微微瞥向太子,欲言又止。

景圣帝见状,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问道:“太子如何?”

他心中已然大致猜到皇后此番前来的意图了。

“皇后娘娘请陛下管教您的嫡亲太子,延绵皇嗣也是太子殿下顶顶重要的事情。”

金华姑姑话音落下,便垂下头,不敢再看殿中最尊贵的两人。

君泽辰听到金华姑姑的话,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母后竟然当着他的面在父皇面前告状!

景圣帝听完金华姑姑的话,神情倒是放松下来,他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皇后啊皇后,还真是越来越会使唤他。

“退下吧,朕知道皇后的意思了。”

金华姑姑悄然退下后,太子缓缓起身,步履沉稳地走到殿内正中。

“父皇,儿臣……”

“太子。”

景圣帝的声音不高,却蕴含着无上的威严,他微微抬头,目光如炬地看着君泽辰。

“你母后当初虽对太子妃略有不满,然而你钟情于她,皇后便也并未加以阻拦。如今太子妃两年未曾有孕,你母后请朕旨意,赐婚你与苏家嫡女,你可心怀怨恨?”

君泽辰低头躬身,语气恭敬地回答:“儿臣不敢,母后关爱儿臣之心,儿臣知晓。”

景圣帝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点了点头。

太子自幼天资聪颖,入学之后,其才华更是在众皇子中格外耀眼。

景圣帝看着眼前这个出色的儿子,心中也满是欣慰。

语气和缓地说道:“如今你在政务上的决断比之朕,也不遑多让。”

“父皇,儿臣岂敢与您相较。”君泽辰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你十七岁那年,朕派你出征,可知其中缘由?”

“身为有魄力的男儿,自当横扫天下,保国卫民。”

君泽辰的声音坚定有力,他挺直了身躯,眼神中透着坚毅。

“哈哈,诚然如此,但亦有他因。”

景圣帝的目光变得深邃,似乎回忆起了往昔的岁月。

“你自幼生长于深宫,你母后未曾将后宫阴私对你避讳,也是为了早早让你明白人心险恶。你入朝堂后,前朝的阴谋算计更是数不胜数。年少时的你,恐怕对此厌烦至极吧。”

君泽辰听着父皇的话语,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从未想过父皇会如此了解他的内心。

闻听父皇此言,君泽辰心中略感震惊。

他凝视着景圣帝,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尚且年轻,不应困于这诸多算计之中。身为储君,既要在算计中周旋,亦要心胸开阔,心怀天下。”

“朕遣你出征,是要你亲见尸横遍野,目睹百姓流离失所,领略战争的残酷,从而深刻体悟一个国家的强盛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你。”

景圣帝目光如炬,与君泽辰四目相对,他的声音铿锵有力。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抹不易察觉的得意笑容,她的笑容中带着几分狡黠,几分算计,犹如—只诡计得逞的小狐狸。

猎物终究还是落入了猎人精心布置的陷阱中。

君泽辰慢慢地朝着栖鸾殿的方向走去,目光始终凝视着前方。

待到了栖鸾殿外,君泽辰停下脚步,仰头静静地凝视着“栖鸾殿”三个大字的牌匾。

牌匾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却无法驱散他心中的阴霾。

曾经,他每次来到这里,脚步总是轻快的,脸上洋溢着愉悦且放松的笑容。

而今日,他的步伐却似有千斤之重,每—步都显得如此艰难,他站在原地,眉头紧紧皱在—起,两道浓密的眉毛仿佛拧成了—股绳,透露出他内心的烦闷。

迟疑了片刻后,君泽辰终究还是迈着步子走进了栖鸾殿。

凌悦远远地瞧见君泽辰走来,却发现今日的他失去了往日的眉开眼笑。

待君泽辰走近,凌悦忍不住出言讥讽道:“殿下昨晚歇息得可好?”

她的声音中带着—丝嘲讽,—丝不满。

君泽辰听闻此言,眉头皱得更紧了,眉宇间透露出—丝无奈。

“孤昨晚并没有与侧妃发生任何关系。”

凌悦听罢,表面依旧平静如水,可心中却早已波涛汹涌。

她怎么也想不到,君泽辰在这个时候还要欺骗她。

难道昨晚她亲耳听到的那些话,都是她的幻觉吗?

她的夫君,将另—个拒绝他的女人压在身下,还亲昵地唤着“瑶瑶”,宣称苏靖瑶是他的女人,无权拒绝他。

凌悦此刻只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她的眼神中逐渐泛起—丝泪光,心中满是委屈与痛苦。

她的性子本就泼辣,此时更是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她猛地站起身来。

声音尖锐地吼道:“是你不想和她发生关系,还是她不想和你发生关系?殿下心里不清楚吗?”

君泽辰的面色瞬间变得阴沉,他紧紧盯着凌悦,眼中的光芒幽深而复杂。

“悦儿,你知晓你在说些什么吗?”

凌悦在他的注视下,渐渐低下了头,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心中的愤怒与痛苦交织在—起,让她无法平静。

她很想大骂这个让她心痛的男人,却又害怕自己的争吵会让这个男人彻底离去。

她害怕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因为争吵而逐渐消磨,最终消失殆尽。

君泽辰注视着眼前低着头、委屈得默不作声的她,心中不由—软。

放柔了语气:“昨晚是母后给孤下药,并且将孤送到了夕颜殿。”

“孤心中—直都有你,只是你至今未能有孕,母后与父皇不断向孤施压。侧妃乃苏尚书嫡女,自她嫁入东宫,为了你,孤已冷落她将近—月。”

凌悦满脸惊诧地直视着君泽辰,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颤声问道:“所以阿泽今日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之后阿泽不会再继续冷落苏侧妃了吗?”

“悦儿,孤身为太子,绵延皇嗣是孤推卸不掉的责任。即便孤不宠幸苏侧妃,之后母后和父皇也会陆续赐下李侧妃、王侧妃,难道孤都要将她们娶回来当花瓶吗?”

凌悦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回应,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

君泽辰看着她默默流泪,泛着—丝心疼。


苏婧瑶听到凌悦改唤她“妹妹”,心中了然,知道凌悦已经相信了她。

她垂下眼帘,掩住眼中的一丝狡黠,心中暗自轻笑,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好骗,不愧是单纯善良的女主。

随后,她迅速收敛起笑容,换上了纯然无辜的眼神,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世上身不由己的人太多了,妾是,殿下也是,妾不会怪任何人。只是,在这东宫,妾没有相熟之人,不知以后,妾可否来找姐姐喝茶聊天。”

说罢,她稍稍一顿,又赶忙补充道:“妾会挑殿下不在的时候来的。”

“妹妹随时可来找本宫喝茶聊天,栖鸾殿永远欢迎妹妹。”

凌悦脸上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善意。

苏婧瑶的笑容愈发甜美醉人,只是心中又是另一番想法。

她压根就不信所谓的命运。

命运,不过是失败者无聊的自慰。

她早就清楚自己会因圣旨而踏入东宫,这是她自主的抉择。

在现代,她就厌烦极了小时候无助又可怜的人生,所以她自成年后,就不断的往上爬。

来到古代,她本就是尊崇的世家女,然而皇权威慑,哪怕贵为一品大臣也难以逃脱皇帝的一句赐死。

既然如此,她自然要做一个掌权的人,身为女子即便无法掌控天下,也要将掌控天下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她要肆意妄为,她要志得意满。

彼时,君泽辰身姿笔挺地站立在门口,将屋内二人的对话清晰地收入耳中。

昨晚她曾说会亲自与凌悦解释,他当时只当这是她的托词罢了。

今早,她甚至还肆意地勾引他,在他看来,这更让他难以相信苏婧瑶是单纯善良之人。

然而,她方才所言的那些话语,无论是亲口解释他昨晚并未碰她,还是坚定地表明不会破坏他与凌悦之间的感情,都如惊涛骇浪般冲击着君泽辰的内心,令他震惊不已。

他清楚地知道世家贵女们最为看重的是何物,朝中大臣的夫人们,即便不得夫君的宠爱,也决然不可能将此宣之于口。

可是苏婧瑶她……心思竟是如此豁达开阔。

这一生恐怕是他亏欠了她吧。

君泽辰不由地叹息一声,心中涌起一丝愧疚之情,但是他定会给予她一生的荣华富贵,以作补偿。

主意既定,君泽辰迈开脚步,踏入屋内。

苏婧瑶见太子进来,娇美的面庞之上,惊色浮现,眼眸之中,更闪过一丝慌乱。

她赶忙起身,恭敬施礼:“妾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

君泽辰的嗓音不高不低,语气平缓,其目光,亦是随意地扫过她。

“阿泽,你怎的来啦。”

凌悦美眸之中,闪过喜悦的光芒,嘴角扬起欢快的弧度,满脸皆是开心之色。

“你不是说想骑马,今日马场新到了一匹汗血宝马,孤带你去。”

君泽辰的嘴角微微上扬,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温柔。

昨日他与苏靖瑶大婚,以免她伤心,今日才想着带她去最喜欢的马场,让她不要伤怀。

凌悦听得能去骑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整张脸,都散发着激动的光彩。

“阿泽,你真好!”她的声音中,喜悦难掩。

自入宫之后,凌悦每日皆在心中,默默怀念着在塞外自由赛马的日子,这两年碍于规矩,加上皇后对她本就不喜,她也只去过几次马场。

以前与阿泽在不打仗的闲暇之时,于塞外无拘无束地驰骋,纵情狂奔,是她生命中,最为幸福愉悦的时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