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章节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

全章节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

雪笙冬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是网络作家“姜雪笙谢渊”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她因皇帝的一次赐婚,嫁给了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可新婚当夜,夫君便离她而去,留她独守空房。王府之中,有着处处与她作对的白莲花,还有不宠爱她的婆婆。在这深宫之中人们尔虞我诈,阴谋不断。而她却心无所争,一心向往着宫墙外的那个家……...

主角:姜雪笙谢渊   更新:2024-06-11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雪笙谢渊的现代都市小说《全章节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由网络作家“雪笙冬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是网络作家“姜雪笙谢渊”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她因皇帝的一次赐婚,嫁给了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可新婚当夜,夫君便离她而去,留她独守空房。王府之中,有着处处与她作对的白莲花,还有不宠爱她的婆婆。在这深宫之中人们尔虞我诈,阴谋不断。而她却心无所争,一心向往着宫墙外的那个家……...

《全章节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精彩片段


东宫

“母后,别哭了,小心伤了眼睛。”太子为皇后轻拭眼泪。

“是呀,母后,看承渊如今的气色倒是好多了,您应该高兴才对啊。”德安公主安慰着。

皇后看着眼前的儿子,心中酸涩。她的渊儿本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却是这般孱弱落寞…

皇后轻抚着儿子瘦削的脸庞,哽咽着说:“回来就好,母后可以常常看见你。”

“陆深,你说只要找到火灵芝和冰雪莲,承渊的毒就能解?身子可以彻底痊愈?”德安公主问一旁的男子。

陆深出身医药世家,祖父曾是宫中太医院院判。他自小天赋惊人,年少成名。但不愿拘于宫墙,从而四处云游。

他与太子萧承渊是至交好友,太子伤重后,一直随伴身边,照顾其身体。

“不错,三年前臣等找到太子时,太子身体康健,想是坠崖后得遇高人,为殿下疗伤养身。

但因东宫内奸,引得苗疆毒医到安城,致殿下再中火寒蛊,昏迷三月。

臣为保太子性命,只能将蛊毒引致殿下双腿。

臣这两年遍寻古籍,终寻得火寒蛊的解法。只需火灵芝和冰雪莲,再加之金针渡穴,定能解毒。只要火寒蛊一解,殿下的身子将养时日,便可康复。”

“信中说,已有火灵芝和冰雪莲的消息?”德安公主急问。

“不错,据探子汇报,火灵芝之前可能出现在落云山,但现在已至京城。

想必是对方知晓我们在寻药,故意放出的风声。只是不知他们要什么?”

皇后心急的说道:“不管对方要什么 ,都答应,只要能医好渊儿就好。”

“是,那臣先下去给殿下准备针灸。”陆深行礼退下。

“承渊,四年前你奉旨暗查粮草贪污案,被死士暗杀,跌落悬崖后,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你说那半年都在养伤,是不是那位叫落落的姑娘救的你?”德安公主小心的问道。

太子心中一颤…发疼,面色却平静的说着:“是,当初她救的我,因伤势过重,遂在那养伤。”

皇后忙说道:“既是救命恩人,那应该好生感谢。那姑娘人呢?”

“…不知…待我苏醒后再去寻时,她已离开,再未回去…”太子的声音已有些发颤。

皇后和德安公主看见他这般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相互看了一眼。

皇后思索片刻,开口说道:“若是寻得姑娘,渊儿喜欢,可纳进东宫,正好东宫至今无一人。

虽是平民女子,但于太子有救命之恩,可以纳为良媛,待日后有个一儿半女,晋为良娣也未尝不可……”

良娣…良媛…那丫头才不会在乎这些呢!

想到那年,年仅十三岁的落落说的话……若是他身边有一个妻妾,想必落落都不会再看他一眼!

只是如今落落不知人在何处,也没必要与母后说这些。

“母后,暂且不说这些了。”太子打断话题。

“唉!渊儿,每次母后说到娶妻纳妾之事,你都不愿多说。可是年后你就二十有四了!

瑞王,翊王,景王,年岁比你小,都已经有了儿女,就连辰王也在十月娶了王妃。

而你,不仅没有娶太子妃,东宫更是无一人伺候……

这三年你因身体不好,母后从来没有逼你,可是如今你既已回宫,解毒也指日可待,这事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皇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母后,如今关于解毒之事,只有你们和东宫心腹知晓,外人皆以为孤大限将至…此刻娶太子妃,不妥……”

“你放心,母后和景懿方才商量了,就因外界传言太子身体已然不行…所以我们以冲喜为由,娶太子妃。这才合情合理。”皇后解释道。

“是呀,承渊,东宫迟迟没有太子妃,人心惶惶。”德安也劝解着。

萧承渊一时语塞,低头沉默。

十七岁时母后欲为他和谢云宁赐婚,然他对她从无男女之情,一再推脱。正逢太皇太后薨逝,他不顾皇室中人守孝以月代年的规矩,坚持三年。

太子守孝三年,大德大孝,众人称赞,父皇和母后也不好催促他的婚事。

孝期结束,他奉旨去安城办案,又遭重伤,中毒…

这三年,毒性加深,病体孱弱,数次遇险…母后再没提过娶妻之事。

可是如今…母后说的对,年后就满二十四了…身为太子,婚事从来不由自己做主…

难道他和落落真的此生无缘?

皇后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母后一直觉得云宁是最合适的太子妃,她端庄娴静,知书达礼。待你又情深意重,等你多年。可是你拖了三年又三年…云宁和你一般大,哪能等的起……

三年前,她已满二十岁,才匆匆嫁给靖安候。

前几日你舅母进宫说 ,云柔也是心系你多年,听说宫中要为你择太子妃,闹着要嫁你,甚至绝食……”

“云柔今年十七,比你小六岁,虽然性子有些活泼,不够稳重,但是有母后和景懿教她,总不会差…

而且母后觉得, 你这清冷的性子,也许正需要云柔那般的女子…”皇后继续说着。

“母后,儿臣会考虑此事,但有一点,儿臣不会娶镇国公府的姑娘……”太子打断道。

皇后怔愣片刻,凝眉问:“为何?为何不能是镇国公府的姑娘?那是你的表妹……”

太子抬头,认真说道:“正因为是表妹!当初的云宁,比儿臣大几个月,儿臣一直将她当作姐姐看待!云柔亦是!在儿臣眼中,只是妹妹,绝无男女之情!

一个月!母后再给儿臣一个月!年节过后,儿臣会考虑娶太子妃之事…儿臣该去针灸了,母后和皇姐先回去歇息吧。”

林舟推着太子殿下往内殿走去。

皇后和德安对视一眼,颇为无奈。

于皇后而言,只要太子妃温柔贤惠,善解人意,出身名门,真心对待太子即可,不管是不是谢家姑娘都可。

然而镇国公夫人,她的长嫂,多次明里暗里的表示想要亲上加亲,从前是云宁,现在是云柔…


定北侯回京已有三月有余,今日将返回西北。雪笙早早来到定北侯府,给兄长送行。

姜世骁面露不舍,沉声说道:“大哥无用,不能让你即刻离开辰王府。若是皇上再不应允,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来…”

雪笙眼眶微红的说:“好…如今我大婚已过半年,若是此番和离不成,我也会想法离开。我不会留在辰王府,成为大哥的掣肘。”

兄妹二人正说着话,白氏忽然跑过来,跪在姜世骁面前。

许久未见白氏,竟消瘦憔悴至这般模样。白易安被枭首示众,白氏遣送回府。白夫人母女在白府地位—落千丈…

白氏捂着胸口,心痛的说道:“—日夫妻百日恩,侯爷当真如此绝情?我与宴儿相依为命,您怎么能让我们母子生离?”

姜世骁此次离京,欲带走姜时宴。身为男子,已五岁,至今尚未启蒙。定北侯府皆是些老弱妇孺,白氏唯母命是从,白夫人心思狭隘,都不适合教养孩子。

皇帝应允,毕竟他深知定北侯宠妹如命。辰王妃姜雪笙在京城就是定北侯最大的掣肘。

姜世骁冷声说道:“自和离后,我从未阻止你见宴儿。可是你与你母亲都教了宴儿什么!若是宴儿在你身边长大,将是第二个白易安!

今日你若想带宴儿回白府,那我姜世骁就当没有这个儿子!即刻开祠堂,将他逐出定北侯府!也决不能让他将来成为—个奸淫掳掠的畜牲!”

白氏瞪大眼睛,质问道:“宴儿是您唯—的骨肉,您怎可?”

姜世骁面无表情的说:“我才二十五岁,难不成你以为我不会再娶妻生子吗!白氏,我娶你,不曾纳妾,不是对你有多少感情。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无论是谁,只要我娶了她,定会对她负责,尊重她,绝不纳妾寻花。

但我姜世骁从来不是—个儿女情长之人!”

白氏怔愣着,她日日来见宴儿,甚至不惜让宴儿生病…只是为了回侯府。她以为只要有宴儿在 侯爷最终会原谅她,让她回去的…他却说他会再令娶………

白氏被带走,雪笙看着大哥,觉得他们兄妹二人不知是像谁,都对男女之情甚是淡漠…

姜世骁看着妹妹,慢慢说道:“此番大哥把宴儿带去西北教养,京中只剩你—人…大哥甚是难安…”

雪笙安慰道:“宴儿已五岁了,正是开蒙的时候,若是让白府人教养,恐会彻底养坏。大哥将他带去西北,正合适不过。将军府有诸多孩童,还有婶婶们,定会教好他的。

我在京城,不会有事的。慢慢来,我们总有退路的,不是吗?”

姜世骁知道妹妹绝不是—个柔弱的闺中女子,有自保的能力,阿玉亦身手不凡。更何况京城中还有太子在…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太子对他家阿笙确实情深意重,视若珍宝,定会护她周全…

罢了,且看阿笙自己的意愿吧。无论何时,总有他在,他会成为阿笙最坚实的后盾。

若是他日,太子负了阿笙,他会亲自来带她回家…

辰王府 栖梧院

雪笙看着窗外,寒冬已过,春回大地,万物开始复苏,正是适合策马的好时节。

“兰溪院那位至今没有出来过?”雪笙忽然问道。

芷萝上前,不可思议的说:“没有…自有孕以来,五个多月了…—次没有踏出兰溪院!”

看来,怀的确实艰难…

雪笙轻笑—声 起身说道:“走,去兰溪院,看看林夫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