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苏小姐她野翻了

离婚后苏小姐她野翻了

聂小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苏晚倾一直尽职尽责的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可尽管她苦苦付出全部,却依旧没能捂热枕边人的心。顾墨有白月光这件事,她在结婚之前就知晓,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输给了那个女人。终于在攒够了失望之后,她决定放手。在顾墨眼里,妻子就是个恶毒的女人,狠心拆散了他与爱人在一起。原本应该很她入骨,可为什么在她离开之后内心某处像空了一块一样?

主角:苏晚倾,顾墨   更新:2022-07-16 03: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晚倾,顾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苏小姐她野翻了》,由网络作家“聂小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苏晚倾一直尽职尽责的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可尽管她苦苦付出全部,却依旧没能捂热枕边人的心。顾墨有白月光这件事,她在结婚之前就知晓,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输给了那个女人。终于在攒够了失望之后,她决定放手。在顾墨眼里,妻子就是个恶毒的女人,狠心拆散了他与爱人在一起。原本应该很她入骨,可为什么在她离开之后内心某处像空了一块一样?

《离婚后苏小姐她野翻了》精彩片段

深夜,郊区别墅的房间内,躺在床上的苏晚倾脸色苍白,肚子隐隐约约传来疼痛,整个人难受至极。

此时的她已经怀孕三个月,担心孩子有什么问题,苏晚倾拿起手机拨打了别墅管家的电话,随即又打给了老公顾墨。

“喂,顾墨,你在哪里?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你能不能回来送我去医院一趟。”

电话那头安静了两秒,随即传来了一个女声。

“不好意思啊,苏晚倾,阿墨现在恐怕没空,他正在洗澡呢。”

苏晚倾整个人神色一僵,随即电话被挂断,她嘴唇发白,大概因为受了刺激,肚子疼的越来越厉害,依稀可见,床单已经染上了鲜红的血迹。

恐惧、难过各种情绪涌上心头,直到张嫂叫车抵达别墅门口的时候,苏晚倾整个人已经疼晕过去了。

……

翌日醒来,浓重的消毒水味道传入鼻中,苏晚倾缓缓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深邃的双眸,那是一张极其英俊的脸庞,顾墨此刻面无表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顾墨,孩子呢?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苏晚倾着急的开口问道。

回应她的是男人清冷的话语:“孩子没了。”

一瞬间,苏晚倾的脑袋仿佛炸开了一般,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不可能,你骗我的对吧?”苏晚倾攥着顾墨的手,她嘴角颤抖着开口:“不可能的!”

产检的时候,医生明明说话自己身体很健康孩子也很健康,为什么突然会没了!

顾墨厌恶的拿开了苏晚倾的手,男人阴冷的语气开口道:“苏晚倾,接受现实吧,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

“那可是你的孩子啊!”

“够了,你不会忘了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吧?我顾墨一点也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如今没了正合我意。”

一字一句,苏晚倾仿佛心如刀割,泪水源源不断,就在此时,她的目光注意到了桌子上摆放的一份文件,上面清楚的写着几个大字。

离婚协议书。

她以为,顾墨来到医院是对自己和孩子还有一丝的爱,可这份协议就仿佛把她打入地狱一般。

“你要跟我离婚?”

“孩子没了,我们的婚约也是时候做个了断,字我已经签好了,等你出院马上去办手续。”

对于苏晚倾,顾墨只有厌恶,要不是当初顾老爷子……如今孩子流产,顾墨自然是马上要离婚。

“是因为颜安雅回来了吗?你昨晚是她在一起吗?顾墨,难道你就不觉得对不起我和孩子吗?”

顾墨冷笑了一声:“呵,苏晚倾,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话音落下,顾墨神色冷淡的转身离开了病房,苏晚倾嘴角扯起一丝苦笑,是啊,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苏晚倾麻木的躺在床上,眼睛哭得酸涩,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庞,她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掉落了下来,哽咽的开口喊道:“哥哥。”

苏慕庭上前抱住了许久未见的妹妹,整个人心疼至极,恨不得将顾墨给撕了。

她的宝贝妹妹、苏家的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般委屈。

“晚倾,乖别哭,我们回家吧!爸爸妈妈都很想你。”

苏晚倾擦了擦眼泪,外界人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包括顾家的人。

当初因为意外救了心脏病发的顾老爷子,老爷子对她很是喜爱,因此提出让她嫁给顾墨。

那是她爱慕的三年的男人,苏晚倾不顾家里人反对欣然答应。

三年的喜欢、两年的婚约,她不顾一切和家里人闹翻,没想到却换来了这般结局。

真是可笑至极啊!

苏晚倾擦了擦眼泪:“哥哥,对不起,我暂时还不会回去。”

苏慕庭顿时暴跳如雷:“苏晚倾,那狗男人都这样了,你还想着他?”

“不是的,哥哥,我想风风光光的回到苏家。”

她不能如此狼狈的回到家中!

苏晚倾对顾墨的爱在这一刻终止了,但她不能这般离婚,孩子的死她必须调查清楚!

老爷子在两个月前已经去世了,这个孩子是因为顾墨被下药之所以才……

顾墨答应过爷爷会让孩子出生的,所以不可能是他!


七天之后,顾氏正在五星级酒店举办着公司成立两百周年的宴会。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门口,车门打开,一袭身穿酒红色抹胸晚礼服的女人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苏晚倾,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波浪卷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脖子后方,深色礼服将她的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整个人美丽动人,路人都用惊艳的眼光看着她。

苏晚倾踩着高跟鞋走进宴会大厅,只听见边上一旁的人议论纷纷。

“顾总带来的女伴是刚回国著名钢琴师颜安雅吧?他俩什么关系啊?”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顾总的女朋友啊!前几天还有记者拍到两人一块进出酒店呢。”

苏晚倾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目光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颜安雅和顾墨,随即笑着走了过去。

顾墨注意到那抹红色身影,他目光顿时微微一僵。

苏晚倾?

这女人已经消失七天了,自从那天他离开病房之后就已经联系不上她了,看着那张明艳的脸庞,顾墨眉头皱的更加深了。

颜安雅同样愣住了,直到苏晚倾走到他们的面前,边上的李总笑着开口道:“哟,这不是苏秘书吗?好些时日未见到你了。”

苏晚倾和顾墨一直都是隐婚,结婚之后她就被老爷子安排成为了顾墨的秘书,她淡淡一笑:“李总,我这几日身子有些不舒服,不过今天是顾氏的宴会,我作为顾太太必定是要出席的。”

话落,李总愣住了,周围听到这话的人都很是震惊。

顾太太?这话仿佛像个炸弹一般,瞬间传遍了全场。

苏晚倾的名字众人还是听说过的,顾氏很有能力的首席秘书,这怎么就成了顾太太了?

顾墨没有说话,神色却很是阴沉,一双深邃的眸光带着一丝危险看着苏晚倾。

苏晚倾却是不以为然,笑着对颜安雅开口道:“颜小姐,既然我已经来了,接下来的应酬就由我陪我老公吧。”

颜安雅面色快要挂不住了,她紧紧的攥着手指,当着众人的面只能松开了顾墨的手臂。

苏晚倾上前挽住的顾墨的手臂,只听见醇厚而冷淡的声音直接开口道:“苏晚倾,你想干嘛?顾太太?就凭你也配?”

这声音只有两人可以听见,苏晚倾的心现在早已经千疮百孔,对于这样讽刺的话丝毫不在意,宛然的开口道:“怎么不配?顾墨,我们可是领证两年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协议我还没签呢。”苏晚倾脸上依旧挂着明艳的笑容,她凑到顾墨耳边轻轻开口道:“而且,我也不会签字的,顾墨,我现在依旧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

顾墨神色变得更加阴沉,两年来,苏晚倾在顾家一直都乖巧听话,这是这女人头一次如此嚣张。

不肯离婚、当众公开顾太太的身份,这女人真是好手段!

“苏晚倾,你可真是够贱的!”

苏晚倾淡然一笑:“老公,别这么说啊,还有笑着点,大家都在看我们呢!”

她知道,在这样的场合,顾墨不会给自己甩脸色,毕竟这可是关乎顾氏的颜面。

话落,顾墨脸色更加难看,苏晚倾不以为然,陪他见了几个宾客之后随即走向了洗手间。

刚走出来的时候,只见颜安雅正对着镜子补妆,女人转身,嘲讽的开口道:“苏晚倾,你可真是不要脸,顾墨都要和你离婚了,你竟然这般公开自己的身份,两年都已经过去了,顾墨爱的人是我,你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离开吗?”

苏晚倾同顾墨颜安雅都是大学同学,这女人极其心机白莲,苏晚倾因为从小被宠爱长大,因此多次被颜安雅设计,在大学毕业后更是成了顾墨眼里的恶毒女人。

她冷冷一笑:“呵,顾墨爱你又如何,可是只要我一天我签字……”苏晚倾冷冷一笑:“你在外人眼里就是个小三!”

颜安雅脸色瞬间变了,但随即又笑了:“你以为这样拖下去能让顾墨爱上你?你做梦吧!”


听到孩子两个字,苏晚倾眸光顿时变得阴沉。

“颜安雅,孩子的死和你有关系对吧?”

她和颜安雅是大学同学,苏晚倾深知这女人无比白莲,心机极深,什么事情都极有可能做得出来。

颜安雅神色闪过一丝心虚,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件事情最好和你没关系。”苏晚倾将手擦干,随即离开,似乎想起什么又开口道:“对了,你现在有空的话最好看看网上的消息。”

颜安雅神色闪过一丝不解,她拿出手机,这才发现顾氏的官方微博刚才发布了一条消息。

“两百周年庆,两百周年庆。”

而配图则是顾墨和苏晚倾的结婚证!网上炸开锅了!

“卧槽,顾氏的首席秘书竟然是顾太太?绝了绝了!”

“顾总前几天不是还和颜安雅一起进出酒店吗?啧啧,这两人感情恐怕不是很好吧!”

“说什么呢?我看到记者刚才放出顾氏宴会的图了,顾太太和顾总挽着手看起来很般配恩爱啊!刚回国的女明星想要潜规则上位,你们懂得吧?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颜安雅直接被贴上了小三知名,她气得直接将手机给砸了!

她努力使得自己冷静下来,她有顾墨的宠爱,苏晚倾的靠山顾老爷子已经去世了,她拿什么和自己斗?!

宴会结束之后,苏晚倾独自一人回到了之前居住的别墅,从张嫂口中,这才得知颜安雅竟然搬了进来。

“少夫人,你可算是回来了,那颜安雅不仅搬了进来,还以要放钢琴为理由霸占了你的房间。”

闻言,苏晚倾眸光闪过一丝阴冷,她径直的走上了房间内,看着被霸占的房间,直接上前将钢琴给砸了,随即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给扔了出去。

直到顾墨和颜安雅回来之后,客厅一片狼藉,苏晚倾悠闲自得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东西和那破损的钢琴,颜安雅气得脸色铁青,当着顾墨的面眼眶直接红了。

“阿墨,我的钢琴……”

这可是她花了两千万买的!

“苏晚倾!”顾暴怒的声音传来,这女人简直嚣张至极!

苏晚倾慢悠悠的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怎么了?我不过是把我房间里的垃圾扔了,有什么不对吗?”

眼看着顾墨再次想要责怪苏晚倾,颜安雅连忙开口道:“阿墨,你别怪晚倾了,确实是我的不对。”

她咬着唇看向了苏晚倾:“晚倾,我刚回国没找到房子所以才会住这,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会回来……是我的错,我这就走。”

顾墨拉住了颜安雅的手,低沉的声音开口道:“不是你的错,我让佣人另外给你安排房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