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

重生后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

柠檬不萌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冯辛兰,最终因自己曾经的愚蠢狼狈惨死,再次睁开眼睛,她发誓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为此,当她与那个男人再度相遇时,她放下了阴谋算计,不再与他对抗。她本以为这样本分的自己今生将不会与之再有瓜葛,可谁知……

主角:冯辛兰,展文疆   更新:2022-07-15 2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冯辛兰,展文疆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由网络作家“柠檬不萌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冯辛兰,最终因自己曾经的愚蠢狼狈惨死,再次睁开眼睛,她发誓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为此,当她与那个男人再度相遇时,她放下了阴谋算计,不再与他对抗。她本以为这样本分的自己今生将不会与之再有瓜葛,可谁知……

《重生后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冯辛兰进了摄政王府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伺候她的丫鬟照惯例端来避子汤,“冯姑娘,药来了,不喝也得喝!”

躺在床上的冯辛兰只穿了件单薄的衫衣,表情麻木,娇艳的脸蛋上多了几分憔悴,对丫鬟的话毫无反应。

“来人,灌药!”

几个身强力壮的丫鬟听到声音破门而入,毫不怜惜地上床按住已经失魂落魄的女人。

“哼,你这幅样子给王爷看了,或许他会怜惜你,现在王爷忙着上朝哪会管你。”

丫鬟讽刺地冷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就灌药。

热汤如数灌下,冯辛兰唇舌被烫的发红,也没有什么反应。

等丫鬟走后,冯辛兰才迟钝地坐起,一手捂着嘴巴,干涩的眼睛再也流不出泪来。

她还想下床,两条已经被废掉的腿甚至连地都碰不到。

一股绝望的气息窜到了冯辛兰的大脑里。

她现在就想死!

她本就不应该再活着,在三年前冯府被灭门之时,她就应该死了。

很快,屋外响起熟悉的温婉的女声,“药已经喝了吧?”

“回王妃,最近她看起来像丢了魂一样,看样子怕是活不久了。”

冯辛兰听完这句话,整个人都缩到了被子里。

“我说妹妹,你这么闹,王爷也会来看你的。”

房门很快被推开,一个穿穿金戴银的贵妇人走了进来,一把掀开被子。

她那保养得宜的脸和冯辛兰有三分相似,但眉眼多了几分温婉贤淑,典雅华丽的首饰衬得她身份显贵。

冯辛兰厌恶她,即便全身乏力,还是闭上眼睛不去看她。

对于这位庶姐冯岁兰,不管当初在冯府,还是五年前在北疆,亦或是现在在王府里,她始终如一地厌恶。

“现在你沦为了阶下囚,又无名无分地跟着王爷,还当自己是冯府里最受宠的小小姐呢!”

没了外人在,冯岁兰那温和的表情变得越发狰狞,她一把揪住冯辛兰的长发,“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好傲气的!”

“我笑你可悲啊!”

冯辛兰冷漠地睁眼,嘶哑的喉咙发出粗粝的声音,“哪怕你成为了尊贵的王妃,你都得不到男人的宠爱!”

她的话像一把利剑,刺穿了冯岁兰的伪装。

“你这个贱人!”冯岁兰上前就扇了几个巴掌过去。

冯辛兰一一受住,嘴角流了血,冷漠的双眼里带着几分嘲弄,

“你才是贱人,从前你抢不过父亲对我的宠爱,又抢不过我未婚夫,现在你嫁给了展文疆又如何!”

“他每晚都在我的床上,根本就没碰过你!”

“贱人,你住嘴!”

冯岁兰面露凶光,两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要不是有你在,我会受那么多罪?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只要你死了就好了!”

冯岁兰越说表情越魔怔,仿佛看到了冯辛兰死后的幸福日子。

“你……你一开始,就输了……”

冯辛兰呼吸急促,两眼开始发昏,可她仍旧嘴硬。

三年前冯府被灭门,展文疆一派拥年幼的新皇登位,他自封摄政王,把持朝政,如今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

他有权有势,却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自从冯辛兰被秘密送进府里,成为展文疆的禁脔后,她再也没了活下去的希望。

这好像就是她应该得到的下场。

那些年,展文疆还在冯府里的时候,她故意陷害,故意为难,最终在展文疆走投无路的时候把他赶出了府,她那个时候就彻底地得罪了她。

冯辛兰还苟活于世,无非是为了当初自己所造地孽还罪!

展文疆恨她,所以没有让她早早死去,反而每晚一遍遍地侵犯她,让她知道她现在无路可走。

她的两条腿就是被展文疆生生废掉的。

她这辈子再也逃不出去了……

冯辛兰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她眼睛里爆出了红血丝,脸色变得青紫,可她居然体会到了临死前的解脱。

“只要你死了,王爷就算再在意你,又有什么用,哈哈哈哈!”

在断气的那一刻,冯岁兰疯狂的声音还在她耳边响起。

展文疆在意她吗?

冯辛兰已经不想再深究了,她很累很累,还很冷,展文疆这样的男人狠决又无情,怎么可能会在意她?

就算真的在意,她也不再想要,所以她才会刺激冯岁兰,让她下手。

“王妃!她已经死了!”

丫鬟听到房间里的声音,立马跑进来,就看见自家王妃衣衫凌乱地死死掐住那个女人的脖子。

等到冯辛兰的尸体变冷了,王妃才肯松手下床。

“她真的死了?”冯岁兰猩红着眼,脸上带着些兴奋。

丫鬟再三确认,“真的死了。”

“哈哈哈哈这个贱人死得好啊!”

冯岁兰妆容都被汗水晕花了,她也不在意,反而起来狠狠对着床上的身体踢了几脚。

一旁的丫鬟看的心惊肉跳。

但很快,冯岁兰冷静下来后,就开始感到恐慌。

当晚摄政王展文疆回府后,得知关在后院的冯姑娘离世的消息,彻底暴怒。

第二天,王妃冯岁兰那血淋淋的尸首就被挂在王府门口。

展文疆放出的消息是,王妃滥杀无辜,和府里的下人通奸,罪恶至死!

又听说府里的侍妾死了后,被摄政王风光大葬,连续三年,摄政王府再也没有送进过新的女人,往后不过两年,摄政王郁郁而终。

也有些人说是摄政王政敌太多,是被人下毒害死的。

只是死后,他下葬在那位没名没姓的侍妾墓旁,另有知情人士,叹他太深情。

却没人知道,那无名墓前晃荡依旧的魂儿被风吹到了九天之上,随着云雨一起降落。

等冯辛兰再次睁眼时,她已经重生回到了十五岁的那一年。

冯府请来的大夫来了又走,走了又请,连续请诊三天,那冯家小小姐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围在她床前的人有许多,冯夫人第一个上前抱住她,热泪盈眶,“老天保佑,辛兰,你可把为娘急死了!”

冯辛兰还在愣神,就听到站在门口的冯老太太冷哼一句,“我就知道,只有把那个倒霉的养子送走,辛兰才没事!”

养子?

冯辛兰很快反应过来,养子不就是展文疆吗?难道父亲已经把他送走了?!

她还记得前世里,展文疆因此怨恨在心,后面冯府就被灭了满门。

冯辛兰吓出了一身冷汗,立马阻止喊道,“不要,不要送走三哥!”

 


围在床前的冯府众人被她这么一喊,都惊讶极了。

“你这傻孩子还在念叨他,”冯老太太连忙过来拉着她的手,“要不是他带你出去骑马,你能摔一跤,三天都不醒?”

说起这事,冯府里的人心里都有些怵得慌。

原本冯府请了好多大夫过来,都说冯辛兰只是摔一跤而已,身体没什么事,可就是醒不过来。

后来冯老太太心里觉得不对劲,请了个道士过来看,断定这是离魂之症,说是府里有人和小小姐的命相冲了,这才生了怪病。

这不清早,在冯老太太的坚持下,养子展文疆被押送到了郊外,不过半个时辰,这小小姐就醒了过来。

“是啊,辛兰,这事大家都看在眼里,你以后还是不要再去找他了。”

冯夫人不顾她的解释和吵闹,认定她刚醒只是在说胡话,就命了守卫守在门口,不准她在养病期间乱跑。

冯府一向信佛,不仅老太太,连冯老爷也是佛祖座下的信徒。

冯辛兰心知自己说再多也无用,干脆闭了嘴,躺在床上想事情。

她如今重生一回,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意思。

在冯辛兰看来,导致她前世悲剧的关键人物就是展文疆。

其实她对展文疆的了解不多,哪怕前世与他做了无名夫妻,但他的很多秘密,她从不知道。

比如,展文疆当初离开冯府后,去了哪里?他是怎么通过关系进了军队的?

又是怎么一步步的成为了摄政王?既然权势滔天,为什么他不直接当皇帝?

像这样的问题,冯辛兰一点也不知道。

可她却知道,在今晚,展文疆很需要帮助。

展文疆自从十岁进府,谁也不知道他的生辰,在冯府的两位少爷面前,他的身份比底下的奴才海底。

但是前世,展文疆曾和她说过,六月十五就是他的生辰。

今天就是六月十五,展文疆被赶去郊外的庄子之前,还被打了三十大板,可谓屁股开花,最后还是用驴车拖走的。

庄子在郊外,没有大夫,更没有药铺,他才十七岁,可能因此伤到腿部筋骨。

冯辛兰轻叹一声,不管如何,是她先欠展文疆的,这个人是万万不能再欺负了。

不止不能欺负,她还得去讨好。

想到这里,冯辛兰叫来贴身丫鬟素花,“大哥哥回家了吗?我想让他来陪我吃饭。”

素花迟疑地回,“小小姐,您已经十五岁了,是该和大少爷保持些距离。”

大少爷冯玉寻如今已过十七,说起来确实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踏入她的闺房。

可冯辛兰向来爱热闹,冯府里就数她最不守规矩,她才不会管那么多。

“你去告诉大哥哥,如果他不来,那我是不会吃饭的!”

冯辛兰有意闹脾气,把素花赶了出去,在屋里翻箱倒柜。

她因为从小弱,所以屋里常年备药,不多时就从柜子里翻出几瓶跌打损伤的药酒来。

这些也不知道够不够用,再往里面翻时,两个紫木檀小盒子不小心被撞了出来。

打开一看,里面每个木盒子里装了一粒黑色的药丸,闻上去还有一股浓郁的木兰香。

这是......当年给奶奶救命的药,不知药方,但治疗效果很不错。

前世里,半年后奶奶突发心疾,是冯辛兰拿了一粒药出来,救了奶奶一命。

至于剩下的一粒药,她一直没用出去。

既然这样,那可以把剩下的药给展文疆......

“小妹,听说你又闹脾气了?”

冯玉寻敲门进来,就看见冯辛兰整个人趴在床边的地上,摸着两个盒子在想什么事情,看起来表情还挺认真的。

“大哥哥!”见到来人,冯辛兰激动地跳到了他的怀里。

“小妹,我发现你病好后,变得特别粘人了。”

冯玉寻吐槽两句,问了一些话,才说起正事,“听说你醒后还在给姓展的求情,难道性子真的转了?”

重生前的冯辛兰可是个混世魔王,她听说展文疆是被捡回来的,年纪比他小两岁,就想着欺负人家,鬼点子倒是一天比一天多。

这次展文疆带她出去骑马,也是冯辛兰自己要求的,没想到摔马后,醒来居然没哭闹,还开始护着展文疆。

这行为反差实在太大!

冯辛兰怕自己露馅,可其他的理由也找不到,只好老实地说心里话。

“大哥哥,以前你劝我不要老是欺负他,还说他很有才华,我怕他长大后报复我,这才……”

前世里她经历过的,不想再经历一遍。

现在在她心里,展文疆就是手段狠辣冷酷无情的摄政王。

冯玉寻听她这么说,脸色严肃了几分,“小妹,你不必担心这些,家里有父亲和我撑着,你只需快快乐乐的,就好了。”

“可是,现在他是因为我才被送出去得,大哥哥,我心里实在不安。”

冯辛兰想起前世被囚禁的痛苦,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她求了又求,才让冯玉寻答应下来。

毕竟从小到大,大哥哥都会答应她的所有要求。

冯辛兰把药丸和其他药酒包好,塞到冯玉寻的怀里,催促道,“哥哥,最好现在出发,不然晚了时辰,城门就要关了。”

冯玉寻好笑又无奈地叹气,“原来你叫我来,是为了帮你跑腿啊!”

“因为哥哥疼我嘛!”

冯辛兰撒娇地要抱她,被冯玉寻一手拦住,“别,你都十五了,这样做可不妥。”

等冯玉寻骑了快马出府后,天色已经暗下来。

冯辛兰这才放心地喝完粥,懒懒地躺在小床上闭目养神。

前世自从冯府败落后,她再也没睡过一天安稳觉,这样安静又宁和的傍晚实在惬意。

不过,她还没享受够,门口传来素花阻拦的声音,“姨娘,小小姐还在休息呢!”

纪姨娘?冯岁兰的那个爱作妖的生母?

“好你个奴才,我也算半个主子,你有什么资格拦我?”

娇媚的声音突然靠近,纪姨娘穿着一身紫红色绣花衣裙已经进了房间。

“你这小蹄子还敢骗我,小小姐这不好好地坐着吗?”

听她来势汹汹的语气,像是要来闹事的。

 


冯辛兰的直觉没错,纪姨娘这次来为的就是她的婚事。

“哟,小小姐,今日听说你醒来了,看着气色还不错,否则我都要去给你拜佛烧香了!”

纪姨娘一见到她,就满脸堆笑,还要故作亲热地去拉她的小手,被冯辛兰有意避过。

纪姨娘脸上的笑容一僵。

“姨娘来这里,是有要事商议吧,有话直说就行。”

冯辛兰起身叫素花端了上等云州毛尖绿茶过来。

热气腾腾的雾气萦绕在两人的座位中间,纪姨娘见她这般,敛了笑意。

“我前几日听说太太给小小姐相看了人家,是隔壁台州的宋家,却不知小小姐有没有听说过?”

说完,纪姨娘带着试探的眼神看过来。

其实在前世里,冯辛兰就是从纪姨娘的口中第一次听说自己的未婚夫是宋铁心。

那个时候的她,心气高,自恃美貌,一心想找比大哥哥还要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男儿,最后被纪姨娘和冯岁兰误导悔婚,想嫁进平阳王府里当王妃。

可这场婚事,是冯家和宋家早就商量好的,这些年来虽然没有过来往,可宋家并不是小门小户,一听说要悔婚,大闹了一场,冯家不仅因此失了脸面,还贴了几万两银子进去。

这个时候,冯岁兰趁虚而入,想尽办法和宋铁心亲近,意图抢婚。

总之,纪姨娘这次来就是为了拱火的。

冯辛兰两世为人,最讨厌嚼舌根的人,立马点头应道,“这事我娘说过,她觉得宋家不错,我也没什么意见。”

纪姨娘愣了一下,假笑两声,开始挑拨离间,“可是我听说,那宋家公子年过十八,已经收了好几房小妾,这样的人家,小小姐也看得上?”

冯辛兰知道她的把戏,故作苦恼地皱起眉,“啊?果真如此吗?”

“正是啊,太太瞒着你这事,就是怕你不同意哩!”

纪姨娘见她上钩,又说了宋家好多坏话,才被冯辛兰发脾气送走。

素花听到动静,吓了一跳,立马过来询问,“小小姐,是不是纪姨娘又惹您生气了?”

“哈哈哈,没事,我故意的。”冯辛兰神秘地摇头一笑。

少女娇艳的容颜因为这愉悦的笑容,越发变得秾丽起来。

而回到虹喜居的纪姨娘,同样乐呵呵的。

“姨娘,您的主意真的行吗?”

冯岁兰坐在她的身边,紧张地问。

“你放心,我都打听了,再过两日,那宋家夫人听说冯辛兰病了,就要过来探望,实则是为了相看。”

纪姨娘眼中闪过几分幸灾乐祸,“刚才我走的时候,那小贱人的脸色早就变了,你就等着瞧吧!”

冯岁兰担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娘,宋家的人会看得上我吗?”

她自幼就跟纪姨娘住一起,到现在快十六了,一直是庶女身份,纪姨娘怕她被太太要过去受到虐待。

“太太实在过分,我明明比冯辛兰还大一些,她就给小的找婆家了,这岂不是要耽误我吗?”

纪姨娘怜惜地摸摸她的头,“岁兰乖,她们不帮你,姨娘帮你,以你的才情和相貌,宋家也是配得上。”

“只要平日里你多亲近你父亲,得了他的喜爱,还怕被那个胸无点墨的小贱人比下去吗?”

冯岁兰默默听着,眼中闪过一丝嫉恨和恶毒。

冯辛兰却对自己的婚事毫不着急。

在她看来,再可靠的夫家都比不过可靠的娘家,上辈子她经历过那样深刻的教训,早就对男人失去了兴趣。

其实她也是被展文疆给吓怕了。

她亲自去厨房,盯着厨娘熬了一碗银丝燕窝,才叫素花端着,去了后院冯老妇人住的慈安堂。

伺候冯老太太的贺嬷嬷见到她,立马过来迎接,“小小姐,这天都黑了,您还亲自过来看看。”

“我来看看奶奶晚上睡不睡的好。”

冯辛兰很喜欢来这里,见到贺嬷嬷格外亲切。

进了屋,冯老太太听到她的声音,立马唤她,“辛兰丫头来了,快进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好!”

“奶奶!”

冯辛兰飞快走过去,抱了抱这个上了年纪还始终关心自己的老太太,心里涌出许多陌生的情绪来。

前世里,这位看似严厉却对她很宠爱的老太太,不过还有三年的时间活命。

冯辛兰很舍不得她,今晚一定要过来看两眼才心安。

“你这孩子,怎么动不动还哭上了。”

冯老太太点了点她的俏鼻,拿帕子给她擦刚流出来的眼泪,“你也十五了,成了大姑娘,也不知道还能留你多久。”

贺嬷嬷端着燕窝过来,笑呵呵的,“小小姐生得好,以后一定会嫁个好人家。”

冯辛兰对这事一点也不上心,无所谓道,“我现在还小呢,可不想嫁人,要一直陪着奶奶。”

“好好好,你这丫头不说别的,这孝心是顶真真的好!”

冯老太太被她哄得开心,晚间的胃口也因此多了些,整整一碗燕窝都吃完了。

冯辛兰离开慈安堂前,拉着贺嬷嬷的手,塞了一个带着药香荷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