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风云龙婿

风云龙婿

朱家仝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阳出身于一个贫穷的小山村,他是村子里飞出去的一条金龙,凭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之后,他没有留在大城市工作,反而回到了家乡,成为了一名小小的文员。原本以为自己的付出领导有目共睹,可五年过去,他依旧是个小文员,甚至奖金都被无缘无故克扣。备受欺凌的李阳,终于忍无可忍……

主角:李阳,曾雅云   更新:2022-07-16 0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阳,曾雅云 的武侠仙侠小说《风云龙婿》,由网络作家“朱家仝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阳出身于一个贫穷的小山村,他是村子里飞出去的一条金龙,凭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之后,他没有留在大城市工作,反而回到了家乡,成为了一名小小的文员。原本以为自己的付出领导有目共睹,可五年过去,他依旧是个小文员,甚至奖金都被无缘无故克扣。备受欺凌的李阳,终于忍无可忍……

《风云龙婿》精彩片段

“我是来要我的钱的,不怕!不怕!”

李阳站在局长办公室的门口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这才轻轻敲门。

“谁啊?”办公室里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

李阳推门而入,手上还拎着刚从单位旁边买的一条芙蓉王香烟。

坐在局长位置上的郑光明抬头看了一眼,看到进来的人是李阳后,冷冷道:“你来干嘛?”

“局长,我找您有点小事。”李阳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买的香烟放在郑光明的办公桌上。

郑光明第一次收到李阳送的礼,不由诧异道:“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啊,你这个从京城毕业的高材生居然给我送礼了?”

听着郑光明话语中的调侃之意,李阳不由得老脸一红。

他出生在华宁县的一个小山村里面,祖上世代为农,好不容易到了他这里,靠着自身的努力考上重点大学。

大学期间,李阳勤工俭学,不仅是老师心目中的三好学生,更是同学们眼中的学霸。

毕业后的李阳拒绝了京城那些大公司的高薪聘请,毅然决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进入了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华宁县土地局,想为华宁县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他回到华宁县土地局后,这一待就是五年,五年过去了,他还是个办公室文员,工资低,人缘差,混的连土地局的保安大叔都不如。

可这个月领工资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五百块钱奖金没了,思前想后了两天,才壮着胆子来找郑光明。

这五年的时间,他和郑光明相处的并不好,究其根源就是他从来没给郑光明送过礼。

“局长,前两天发工资的时候,我的奖金少发了五百。”

犹豫不决的的李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奖金少发了,你去找财务,你找我干嘛?”郑光明眼睛一瞪。

李阳心里咯噔一下,五年的相处,他可是知道局长的脾气,这个时候心里就开始打退堂鼓了。

虽然这里消费不高,可是顶不住他的工资低,每月全靠工资加奖金才能生活的下去,想到此,李阳硬着头皮开口道:

“我去找财务了,他们说需要您和他们核实一下。”

李阳说的委婉,其实这种事财务哪做得了主,还不是有人打了招呼,扣了他的奖金。

“你的意思是我扣了你那五百块钱?”说着,郑光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上。

看着满抽屉的中华烟,再看看自己的这条芙蓉王,李阳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局长,我没这个意思。”李阳说话都有些没底气了。

“那你来找我什么意思?”郑光明追问道。

“局长,这五百块钱…”

李阳话未说完,一个穿着警服的女子推门走了进来。

“雅云,你怎么来了?”看到来人后,郑光明眼睛一亮,掐灭手中的烟站了起来。

“郑局长,我来找李阳。”曾雅云对郑光明轻轻点了点头。

“找我?”李阳一时愣住了。

曾雅云父母都是华宁县的领导,她本人也被誉为华宁县最美女警花,不论是身份背景还是自身实力,在华宁县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是的,找你,李阳,你愿意娶我吗?”曾雅云突然对李阳说道。

“啊?”这下不仅李阳傻了,郑光明也傻了。

曾雅云条件好,生得漂亮,不知道多少后生想要将她追到手,李阳自然也不例外,可他们接触不多,不知道这女神般的人为何忽然提这样的要求,难道是拿自己开玩笑?

“啊什么?我是认真的,愿不愿意你说句话,不行我就找其他人去了!”曾雅云心中也有点忐忑,为了那件事,她不得已要赶紧找个人结婚,在机关里千挑万选才选中李阳这个老实人,若是他真的不愿意,那自己可真就麻烦了。

“我…”李阳不知道怎么回答曾雅云。

郑光明突然用手碰了一下他,小声道:“这么好的事,你犹豫什么啊?赶紧答应,五百块钱等下就发给你。”

“好好好。”李阳也不知道是回答曾雅云还是答应郑光明。

听到李阳答应后,曾雅云心中石头落地,立刻对郑光明说道:“郑局长,我给李阳请个假,我们两个去领个证。”

“我批了。”郑光明的反应就像是自己要去和曾雅云领证一样,特别的爽快。

从民政局和曾雅云分开的时候,李阳的手里多了这个小红本本,看着结婚证,李阳有点发懵,不敢相信曾雅云这样一个女神竟然和自己真的结婚了!

正坐公交回土地局的李阳,接到了郑光明的电话。

“小李,你可以啊,竟然瞒着大家和曾雅云在一起了,要不是她今天过来,我都还被你们蒙在鼓里,这样啊小李,同事们对这件事情都很上心,说要让你安排一顿。”郑光明笑着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李阳也没有拒绝,让郑光明帮忙订了一个差不多的酒店,他也没有回单位,直接去酒店了。

李阳在土地局五年了,和大家相处的都不是很好,刚开始他还担心同事们不会过来,结果他到的时候,单位里的同事一个不落都到了。

“小李,这是你这个月的奖金。”说着,郑光明将五百块钱还有一个红包塞进了李阳的口袋里。

“谢谢,局长。”李阳没想到郑光明真的把钱给自己了,心里还挺意外和高兴的。

“好好干!”郑光明拍了拍李阳的肩膀。

“李阳,怎么就你自己啊,我们的新娘子呢?”和李阳关系还差不多的小王走了过来。

“她局里还有事,没过来,下次一定带她过来。”李阳笑着解释了一句。

“行。”小王塞给了李阳一个红包,找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李阳,和曾雅云在一起,你可就是我们华宁县的风云人物了!”另一个同事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这句话说完,房间里哄然大笑。

李阳还以为大家是笑他攀上了曾雅云这个金凤凰,就没有多想。


距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就有人提议开饭前玩牌。

李阳这个人平常就是个闷葫芦,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打牌的,所以就拒绝了,可架不住同事们一个劲儿的劝说,被强行摁在了椅子上。

“李阳,你平常都玩什么?”同事小胖手里拿着扑克,一脸笑意的看着李阳。

李阳知道这个小胖,这家伙是有名的赌鬼。

“二八杠吧。”李阳说了一种自己还算了解的棋牌玩法。

二八杠就是每人手里两张牌,2和8最大,其次就是豹子,然后就比点,在全国来说都是比较常玩的,也很简单。

小胖把手里的牌交给李阳:“行啊,今天你结婚,你当庄。”

“兄弟姐妹们,咱们别玩太大,二十到一百怎么样?”李阳洗着牌提议道。

“太小了,没意思。”小胖甩了甩手满脸的不高兴。

几个同事也跟着起哄,李阳也不好驳大家的面子,张口问道:“你们说玩多大的吧。”

“100到500的,二八翻倍!”小胖这个提议一说出来,立马得到了其他同事的认可。

“行吧!”考虑到大家今天来都是给自己面子,李阳咬牙答应了下来。

玩了几把,李阳有输有赢,最后算下来还是赢了一点,当然小胖贡献的最多。

“上菜了。”服务员端着菜走了进来。

“不玩了,咱们吃饭。”李阳早就不想玩了,正好服务员上菜了,给了他一个借口。

“最后一把!”小胖站起来拦住了要散场的众人。

“小胖,大家都饿了,吃完饭再玩。”李阳还没说话,和他关系还算不错的小王站出来说了一句。

“就这最后一把!”小胖没有要散场的意思。

“小胖。”李阳刚准备起来,看到小胖眼睛都红了,皱着眉有些难为情。

“最后一把定输赢,我压2000,就咱们两个,直接亮点子翻倍的。”小胖已经输了两千多了,说话都有些不一样了。

“小胖,差不多行了!”众人见小胖玩上头了,就提醒了一句。

小胖没理这个同事,直勾勾盯着李阳说道:“你说你都娶了曾雅云了,她家那么有钱,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她的就是你的啦,你怕什么?行还是不行?”

“她家有钱是她的,和我没多大关系。”李阳苦笑着解释了一句。

在坐的各位心里都清楚,曾雅云家里在华宁县都是排的上号的,靠着曾雅云父母的关系,家里好几个亲戚在华宁县都有公司,里面都有曾雅云家的股份。

“你答应娶曾雅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磨叽,不就几千块钱吗,能不能行了?”小胖看李阳磨磨唧唧的,就催了一句。

“行吧。”李阳看小胖实在没有要散场的意思,就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几个要去吃饭的同时闻声又围了过来,李阳重新洗牌,给自己还有小胖一人发了两张牌。

“房间里的人都贴墙站好,别动!”

李阳刚拿起自己的牌,还没来得及看,房间的门就被一脚踹开,紧接着就从外面冲进来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李阳反应还算迅速,赶紧把手里的牌扔在了地上,正想把桌子上的赌金收起来。

桌子上没赌金,警察就不能把他们定义为赌博,再加上他们一屋子都是土地局的,同属华宁县政府,这些警察多多少少会给点面子。

不过他还是慢了,手还没碰到钱,就被一个警察拽着衣领按在了墙上。

“别动!”


一屋子土地局的人都愣住了,当场就被这些抓赌的警察从现场翻出了将近两万块钱的赌资!

三个人以上,赌资超过200元都将面临治安处罚,赌资超过500元的将面临行政拘留处罚。

李阳这个屋子里十几个人,赌资更是到了上万,情节已经十分严重了。

因为这次聚会是李阳发起的,大家都是奔着他来的,所以他被单独关押了起来,一上车手机就被没收了。

“警察兄弟,我是土地局的,今天我领证,请同事们在一块吃个饭,打个牌就是娱乐娱乐,行个方便怎么样?”李阳趴在窗口上,对着一个警察喊道。

“闭嘴!”警察走了过来,严肃道:“赌资都已经快两万块钱了,你告诉我只是娱乐娱乐,骗鬼呢!”

“兄弟,咱们怎么也算是一家人,你看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跟家里人说一声。”李阳讨好的看着这个警察。

“李阳,你还知道你是公务人员啊?身为公务人员聚众赌博,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老老实实的在里面呆着吧,会有人收拾你的!”说完,警察就走了。

这下李阳傻眼了,普通老百姓聚众赌博都已经犯法了,身为公众人物赌博罪加一等,国家有专门的法律规定,公务人员胆敢违法乱纪,先脱衣服再治罪!

上面要是追究下来,他这身衣服肯定是穿不了了,说不定还会被弄个行政拘留什么的。

想到这里,李阳已经有点慌了,他今天刚和曾雅云领证,就被警察抓赌带到了公安局,要是被曾雅云知道了,还怎么和曾雅云在一起?

同时,他又纳闷公安局这次突然袭击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以往公安局行动的时候,都会给兄弟单位通个气,避免抓捕的过程碰到自己人。

可是这次抓捕像是有预谋般的一样,土地局十几号人全部被堵在了房间里。

李阳在房间里听着警察喊自己的同事,最后就只剩下他自己待在小黑屋里无人问津。

晚上饭点的时候,有个警察过来给李阳送了一份盒饭。

“兄弟,我那些同事呢?”吃着手里的盒饭,李阳抬头问了一句。

“他们都回去了,就剩你自己了。”警察面无表情的回道。

尽管心里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亲耳听到的时候,李阳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那我什么时候被放出去啊?”李阳又问道。

“别急,有人会来领你出去的。”说完,这个警察就走人了。

李阳几乎是一夜没睡,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有人过来给他开门。

听到开门的声音,李阳刷的一下从硬床板上站了起来,看到进来的人后,他老脸一红,面露尴尬的说道:“雅云,你来了。”

李阳想了一晚上,以为是土地局的领导过来领他,结果没想到,来的人是曾雅云。

“我昨天出勤了,不知道你被抓了,赶紧回去洗漱洗漱,陪我回家一趟。”曾雅云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而是看着李阳说起了回家的事。

“啊?”李阳愣了一下。

“怎么?不愿意和我回去?”曾雅云有些嗔怪的看着李阳。

“不是。”李阳慌忙摇头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

“有什么突然的,要不是我昨天有事,领完证就带你回去了,你赶紧去准备准备吧。”曾雅云轻声说道。

“那我先回家一趟,换身衣服。”李阳急忙说道。

“不用了。”曾雅云把手里拎着的手提袋放在李阳面前道:“来的路上,我给你买了衣服,牙刷什么的,你就在警局里面换吧。”

李阳深深的看了一眼曾雅云,没说话。

洗漱过后,李阳换上曾雅云给他买的新衣服,站在镜子前看了看,他对自己的状态还是挺满意的。

李阳人长的其实挺好看的,身高也有一米七八,就是家庭条件不好,要是家里稍微有点钱,也是小姑娘眼中的完美欧巴。

曾雅云的父母听自己的女儿说已经领证了,昨天就开始筹备,等着自己的姑爷上门了。

曾雅云的爸爸曾广元,华宁县县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华宁县人大常委之一,华宁县政法委副委员长。

曾雅云的妈妈聂蓉,华宁县妇联主席,人大常委之一。

这对夫妻档,在华宁县那可是赫赫有名,被誉为华宁县的神雕侠侣,被无数人追捧和喜爱。

曾雅云身为他们的女儿,从国外上完大学之后,就回到了华宁县,进入了华宁县公安局。

刚开始,大家都认为曾雅云的工作是曾广元夫妻二人安排的,后来曾雅云一次又一次的出色表现,让大家认识到这个小姑娘也是有真材实料的。

曾雅云哪里都好,就只有一点让曾广元夫妻二人头疼,而且一点办法没有。

她今年都二十六岁了,和她同龄的人,基本都有家室了,她还是一个人,曾广元夫妻二人为此事没少操心,可曾雅云却一点也不着急。

曾广元夫妻二人在华宁县的影响力不用多说了,很快就打听到,自己的女儿不是不谈恋爱,而是和华宁县公安局的局长张途走到一起了。

这本来是件好事,可经不住曾广元调查,这个张途不是华宁县本地人,是属于空降过来镀金的,早婚,孩子都打酱油了。

提起张途这个人,就连曾广元这个老同志也不得不佩服,自从他来之后,华宁县的犯罪率下降了很多,破案率也大大提升。

人也长的帅气,一米八几的大个,再加上当过兵,气质也是一级棒。

可张途再好,也是结过婚有孩子的人,曾广元夫妻二人在华宁县那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的女儿和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关键这种事,他们夫妻二人还不好意思问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提了一嘴,一下子就被曾雅云否认了,老两口也没有再提。

坐在曾雅云的车里,李阳的内心是很忐忑的,一是曾广元夫妻的名声,二是他现在的身份。

人家都说新媳妇第一次见公婆,会紧张,这新姑爷见自己的老丈人,也是紧张的不行。

他想打退堂鼓,又不敢和曾雅云开口,怕惹得曾雅云不开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