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后开启虐渣模式

穿书后开启虐渣模式

开机动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梦衣是个十级书虫,作为国际酒庄大小姐,虽然身份尊贵,但她偏偏爱好看那些狗血文,以至于一不留神,穿进了书中。沈梦衣断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幸,没有主角光环,而是成为了书中那位恶毒女配!看着原主留下来的一副烂牌,她决定改变剧情以保住小命。于是心机女把目光瞄向了那位男主大人,只要得到男主的心,不愁没办法逆袭……

主角:沈梦衣,慕世文   更新:2022-07-16 1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梦衣,慕世文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后开启虐渣模式》,由网络作家“开机动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梦衣是个十级书虫,作为国际酒庄大小姐,虽然身份尊贵,但她偏偏爱好看那些狗血文,以至于一不留神,穿进了书中。沈梦衣断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幸,没有主角光环,而是成为了书中那位恶毒女配!看着原主留下来的一副烂牌,她决定改变剧情以保住小命。于是心机女把目光瞄向了那位男主大人,只要得到男主的心,不愁没办法逆袭……

《穿书后开启虐渣模式》精彩片段

“什么垃圾文,真难看!”

KS国际酒庄大小姐——沈梦衣气哼哼扔掉手里的滥情小说。

“烂文把女主写的又蠢又惨,本小姐要是见到作者定撕烂她不可……”

沈梦衣嘟哝着从躺椅上站起来,准备从房中堆积如山的小说里再找一本看。

不料一步踩到刚才被她扔掉的小说上,那书页骤然闪出一道雪色光芒将沈梦衣整个罩住,紧跟着光芒一晃,书和沈梦衣便瞬间都消失无影了。

……

“死丫头你看一会儿糟锅都能睡着,你是懒鬼投胎吗?”

沈梦衣正感觉大脑一片模糊,忽听耳边有人大声吵骂,同时还有什么东西狠打在身上。

好疼!

她骤然睁开眼,惊讶看到一个古装穿戴,两鬓斑白的方脸大叔正手执木杖劈头盖脸朝她打下来,一边打还一边骂。

“我沈万舟是做了什么孽养出你这么个败家东西!我今天不如打死你一了百了!”

“沈万舟?”

听到这个名字沈梦衣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她之前看的小说中女主父亲的名字,天呐!她居然穿到小说里,还成了被她万分不耻的蠢笨女主!

明白身份后沈梦衣急忙抬手一挡木杖,大声叫:“爹你先别打,听我解释!”

“你不用解释,我今天打死你完事儿!”

眼见木杖笔直朝沈梦衣脑门砸下来,这时忽听门传来一女子声音:“义父你别生气,梦衣不过是贪玩好睡而已,这锅酒我重新酿就是了,保证不会耽误生意的。”

随着声音,走进来一个脸面白净,细眉长眼的年轻女子。

那神态宽厚容让,那语气柔声细语,十足十的绿茶表象。

沈梦衣心底冷哼一声,不用问也知道这位肯定就是书中那位被沈家收养,做了沈万舟徒弟的蛇蝎女二——陈思思了。

果不其然,沈万舟被绿茶安抚几句,转头冲沈梦衣怒吼。

“看看人家思思,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没脸活在沈家。”

骂完,沈万舟气冲冲拎着木杖走了。

等沈万舟身影彻底消失,陈思思才垂眼斜睨坐在地上,灰头土脸的沈梦衣,冷冷一笑。

“梦衣,看来义父对你很失望呢!恐怕将来这份家业……”

“沈家家业就算被我败光也轮不到你!”

不等陈思思说完沈梦衣便冷厉怼她一句。

然后,她缓缓站起身轻弹一下袖口的灰尘,走到陈思思近前。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肠子里绕的什么鬼心思,还有,今后你若再敢用迷香让我昏睡误事,我就打折你的腿,不信你尽可以试试。”

说罢,沈梦衣狠狠一掌推开挡路的绿茶,扬长而去。

徒留惊愕失色的陈思思站在当地,目瞪口呆。

……

“爹,你尝尝我昨晚熬夜做的酒酿汤圆,这可是我特意为爹做的哦!”

次日一大早,沈梦衣就端着一碗酒酿汤圆走进沈万舟的房间,这个房间,原主从五岁起就没再踏足。

书中表述,女主五岁时她娘亲因犯了家规被沈家逐出门,从此女主心生怨恨事事和父亲做对唱反调,所以才导致父女失和,被一个外姓养女借机钻空。

想要扳回女主最后家破人亡,流落街头要饭的结局,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圆好家庭关系。

所以沈梦衣利用她在现代懂得的酿酒技术,特地酿制一晚新奇的汤圆来给爹。

沈万舟乍见女儿来到他的房间,很是愣了一会儿,半晌才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说:“你,你怎么想起来给爹酿汤圆?”

“我昨天惹爹生气了嘛!当然要来给爹赔罪喽。”

沈梦衣一脸的乖巧孝顺。

把碗放下后就强行将爹拽到桌子前让他坐下,一边亲手舀起一个汤圆给爹品尝。

“爹你尝尝,这是我用紫薯和干桂花酿的汤圆,味道可好?”

“嗯,不错!“

沈万舟很赏识的大口嚼着,赞不绝口:“糯米弹软还有紫薯的清香,最后趁上干桂花更添醇味,比酒房之前做的汤圆都香。”

沈梦衣心底一笑。

当然好了,这款汤圆可是KS打入国际市场的秘方品牌,如今拿来换一命也算物有所值了。

眼见沈万舟不再计较昨天的事,沈梦衣干脆再加一把攻势。

她一副可怜兮兮,泪眼汪汪看着父亲:“爹,之前女儿不懂事,因为娘的事情错怪爹好多年,现在爹年纪大了头发都白了,女儿看在眼里真是疼在心里……”

说着呜呜咽咽真哭出了几滴眼泪儿。

沈万舟乃上了年纪风霜的人,禁不得这种血脉煽情,当即也紧紧握住女儿的手表示一切都既往不咎,今后他们父女仍是最亲的一家人。

沈梦衣心底暗乐。

穿来后的生死第一关,过了!

……

很快,做了一辈子酿酒生意的沈万舟立即将沈梦衣特制的酒酿汤圆卖上市场。

汤圆一开卖便火爆到不行,眼见大把银子哗哗躺进酒坊,沈万舟和女儿的关系和顺利破僵缓和。

这时,原著中一直觊觎酒坊的陈思思坐不住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又蠢又笨的沈梦衣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开始聪明起来,于是,绿茶特意装学艺的样子来找沈梦衣。

“梦衣,我听义父说新款汤圆是你做出来的,没想到你还藏了这门手艺,可否教教我呢?”

“其实也不是啦!”

熟知女二各种阴谋套路的沈梦衣表示,对这种女人就不能让她摸透底细。

于是沈梦衣装出一脸天真。

“思思我哪有你能干呢!其实是那天我不小心把紫薯粥打翻掉进米酒蒸锅里,我怕又挨骂,所以便顺手搓了几个汤圆哄爹而已。”

“你——你怎能如此胡来!”

刚才还柔语套话的陈思思忽然变了凌厉语气。

还满脸怒气大声吼叫:“梦衣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用这种下三滥的东西欺骗义父?欺骗我们的顾客?你简直是再那酒坊声誉开玩笑!”

沈梦衣还没明白陈思思为何忽然变了态度,忽然就听身后传来沈万舟冰冷的声音。

“梦衣,思思说的可是实情?”

 


“爹?”

沈梦衣一回头就见沈万舟满面沉怒走进蒸酒房,双眸凛厉瞪着她。

“梦衣,那汤圆当真是你胡闹哄骗为父的?”

沈梦衣心底一凛。

死绿茶定是知道沈万舟要过来,所以故意用刚才的话离间他们父女情分。

不过这种雕虫小技在她面前还不值一提。

沈梦衣灵眸一转便有了对策,转头冲父亲笑。

“爹,就算我胡闹做出汤圆,可那汤圆的拌料,蒸酒,上笼时间可都是家传秘法,若不是我平时悉心学习酿酒之法怎能轻易做出销路如此好的汤圆,爹你说是吧?”

“嗯,的确是!”

想到日进斗金的汤圆,沈万舟怒气瞬间平息下去,并频频点头。

“不亏是我们沈家传人,就连玩笑都能做出如此挣钱的汤圆,看来酒坊后继有人,爹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好不容易听到父亲赞许,沈梦衣一张脸笑的比花还灿烂。

但旁边陈思思的脸却一层一层惨绿下去。

她本想借机让他父女再生嫌隙,然后好掌握沈梦衣酿汤圆秘方的,不料沈万舟不但没生气反有意将酒坊都交给沈梦衣。

这一下,陈思思慌了。

她急忙再下毒言:“义父,沈家酒坊可是百年老招牌,梦衣不过一时好奇弄了款汤圆而已,况且她并不懂得如何酿酒,万一砸了招牌可会亏损……”

“她是我女儿怎会不懂得酿酒?”

不等陈思思说完,沈万舟忽冲她大发雷霆:“思思你可是酒坊老人了,不要总是小肚鸡肠贬低梦衣,将来我自会教她酿酒之法,你也要多帮着她一些。”

“我——!”

陈思思没料到一向对她信任有加的义父会当面驳斥她,可就算心底怒火在盛她也要压忍下去,只得咬着唇点头应声。

“是,义父放心,我会帮梦衣的。”

……

“哐啷!”

一个景泰蓝粉釉花瓶被陈思思狠狠再砸地上摔个稀巴烂。

“老不死的老东西,我在酒坊累死累活十几年,你居然拍拍手就把酒坊给了那头蠢猪,你们全家当我是要饭的奴才吗?”

陈思思咬牙切齿,再将几个茶壶茶碗也全都摔碎,气恨很坐下暗生毒怨。

“好!你们不仁,今后也别怪我不义,不给我酒坊,我也决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

正在陈思思暗自发狠时,忽听一阵敲门声。

忽听酒坊一个粗使婆子在门外招呼:“陈姑娘,后街崔员外家来下定金明天要五十碗汤圆,姑娘你出来收下定金?”

“崔员外?”

陈思思听到买家名字,忽长眉一挑。

崔员外府上在襄州郡的后街,那里数人烟稀少之地,若是能让沈梦衣亲自去送货……

想到这里,陈思思幽暗双瞳中忽闪出一丝杀气。

她立刻应声,“我在,这就出来。”

……

陈思思收了崔家五十碗酒酿汤圆的定金,便转头把定票交给沈梦衣。

“五十碗汤圆虽不多,但崔员外家不比寻常百姓,你可全都要用最好的食材才行。”

“我当然知道。”

沈梦衣冷着脸接过定票,连个眼皮儿都没抬一下直接去蒸酒房做汤圆去了。

对于这段情节她再熟悉不过了。

原书上蛇蝎女二就是用员外家订单陷害女主的,她故意给女主一些霉烂原料,导致女主被崔家狠狠辱骂一顿,回家后还挨了好几十板子,足足两个月下不了地。

如今,沈梦衣绝对不会让绿茶得逞。

于是她把陈思思给她的烂东西都扔猪圈给猪吃了,然后整整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用最好的食材做出汤圆,最后亲自押送马车送到崔家。

眼看崔家人眉开眼笑接过汤圆,沈梦衣总算松口气,回头也没仔细看便坐回马车准备回家。

正在马车上悠哉哼着小曲,感叹穿越日子太过轻松时,她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了。

马车外不再是琳琅热闹街市,居然不知何时竟走进一片荒山脚下,且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

“停车,你要带我去哪?”

沈梦衣有些慌了,她一把掀开轿帘子喝问伙计。

可这时她才愕然发现驾车的伙计不知什么时候早没影了,只剩下她自己坐在疾驰的马车内腾然向前奔去。

而且,前面已经隐约可见是一道万丈绝壁。

“天呐!救命啊!”

沈梦衣惊恐大叫,可一声救命还没喊完,就见马车整个“轰隆”一声摔下悬崖,如一颗极速降落的石块,瞬间没了踪影。

……

他娘的,这情节怎么跟书里的不一样呢!

命大的沈梦衣双臂挂在绝壁中一颗横生的古树枝杈上,心里对陈思思这个名字奔腾过一万只无语。

她后知后觉地才发现,自从穿进书里后很多情节其实都发生了改变。

也就是说她已经改变了女主命运,所以其他人物伏线也会随之改变,再换句话说,从今后她不能再用原书套路对抗阴险配角了。

可命运是一回事儿,眼下如何脱险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曾经练过跆拳道的沈梦衣凭借一身过硬本领从古树上攀回悬崖之顶,算是捡回一条命。

“我这就回去掐死那个阴毒贱妇……”

怒火滔天的沈梦衣勒紧腰带准备回家,但这时又忽听悬崖下隐隐传来一缕声音。

“救命……有人吗?救救我!”

“嗯——?”

沈梦衣登时浑身发毛,听声音呼救的是个男人,难道除了她,死贱人还把驾车伙计也推下悬崖,打算来个封嘴灭口?

念及于此沈梦衣不敢怠慢,忙从崖边一条小路攀缘而下,向呼救声奔去。

……

山脚下一座斜榻草屋内,土炕上躺了个大约十三四岁男孩儿。

在深渊下喊救命的就是他,沈梦衣找到他时男孩儿浑身是血已昏迷多时,且身边还有一头被割喉的饿狼。

这个男孩儿不简单。

沈梦衣虽这样认为,但还是本着人道主义将他救到附近一座猎户家中。

不久,男孩儿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旁边一脸好奇的女人,蹙了蹙眉头。

“醒了?”

沈梦衣问。

男孩儿似十分警惕看了看房间,没有回答。

“不用看,这里没其他人,是我救了你,你家在何处我送你回去。”

男孩儿眉头蹙得更紧,仍没要回答的意思。

这次换沈梦衣皱眉。

“怎么?听不懂我说话?听力不济还是嘴巴不行?”


男孩儿忽然涨红脸,好半天,伸手指在炕沿上写下几个字。

“我是孤儿,无家可归,姐姐你带我走行吗?”

“看来是个哑巴!”

沈梦衣一叹气,原书里虽没有这段情节,但本小姐依然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她爽快一点头。

“行!从今后你跟我混吧!”

……

沈梦衣带着男孩儿回到沈家酒坊,求父亲收留了他。

这一阵子沈梦衣奇招频出给酒坊赚了不少钱,沈万舟虽觉得那孩儿来历不明,但眼见女儿出息也不愿和她争执,便答应让他留下。

从此酒坊里多了一个叫沈麟的表少爷。

伙计们对这位忽然出现的表少爷虽有些议论但也没太在意。

唯有陈思思,她见沈麟来历不明还和沈梦衣十分亲近,认为他是沈梦衣找来对付她的帮手,因此对沈麟十分避忌,还明里暗里各种下绊子使坏。

而沈梦衣回来后本想找陈思思算账,可却发现陈思思把事情做的天衣无缝。

那驾车的伙计也再没回酒坊,听人说是突患恶疾回老家了。

沈梦衣表面对这次坠崖之事不计较,但暗里已经开始对陈思思的戒备和报复。

……

崔员外府。

“来,来!世文你尝尝我们这里特有的酒酿汤圆,看合不合你胃口。”

崔老夫人一脸慈爱望着从京城来探亲的外孙——慕侯府世子慕世文,一叠声叫丫鬟把汤盏端给他品尝。

慕世文浅尝一口,眉目见显出一丝赞赏:“味道不错,堪比京城之物,难怪祖母喜欢。”

“你爱吃就好!”

崔老夫人满脸褶子笑成一朵花,继续张罗着给外孙添酒添菜。

伺候在旁的丫鬟平日都满面端肃,但今天却一个个都含娇带羞的样子,也难怪,这位慕世子长的实在太俊朗过人,任哪个女人见了都要芳心暗动。

就只见他一袭月色锦绣长衫,一头墨丝用一根月色丝带随意绑着披泄在身后。

面相似冷玉雕琢般无可挑剔,眉目则如水墨染就般疏朗,薄薄的唇角每次隐出一丝笑意,都如惊鸿照影般令人晕然迷醉。

老夫人得意看着外孙,笑问:“世文,这次来就是为了看望我这个祖母,还是另有別事?”

“当然是特意看望祖母。”

慕世文笑的十分真诚,“来之前娘说了,要我多陪祖母几天,然后还请祖母去京城走走。”

“那就好!”

老夫人始终紧张的神经有一丝放松,一边继续添酒菜,一边叫人好生去打理给外孙准备的卧房。

……

深夜,慕世文卧房的窗边灯烛下看书,忽听外面有人轻叩两声窗棂。

并有一声男人冷冽声音:“世子,属下回来了。”

慕世文立刻起身,压低声音问外面:“可找到了?”

“没有。”

外面人回答,紧跟着又说:“但我们发现小侯爷遗落在悬崖下的玉佩,另外昨天还有沈家酒坊的大小姐也摔落崖下,不知小侯爷的去向是否和她有关。”

“沈家酒坊?”

慕世文入鬓长眉微微一簇,沉吟片刻道:“既然是他家,我自有办法去探查究竟,你今晚就去找孟知县让他帮我这个忙。”

“是,属下明白!”

窗外回答一声,然后再无声息了。

……

日次,沈梦衣刚刚伸懒腰起床,就听院子外一片吵嚷欢笑声。

“老爷,大小姐快起来吧!知县老爷下帖子请我们酒坊去参加州郡酒宴呢!”

“什么酒宴?”

沈梦衣一愣。

这时沈万舟和北厢房的陈思思都急忙出门来。

就听婆子满嘴喜气地说:“老爷,今天一早知县老爷就满州郡下帖子请各家酒坊去参加酒宴,说是要选出最好的就进贡宫里呢!还听说崔员外家来了京城贵公子要亲自品尝选酒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

“京城来的贵公子?”

正拆封看请帖的陈思思忽一脸惊羡,忙细问婆子:“那你可知来了几位贵公子?都是什么身份?”

“几位倒是不清楚,但听说有一位世子爷那相貌堪比天上仙君,实在是俊朗的不得了。”

“是吗?”

陈思思脸上似平波不动,但心底已经波澜荡漾。

她一生就是争强好胜的品行,如今在酒坊看似难出头了,若是能傍个贵公子,岂不比手里有一百个酒坊还风光?

想到此陈思思急忙回房去梳洗打扮,另作谋算了。

而沈梦衣在房里听了婆子的话,脸色反沉寒下去。

原书中的男主角正是婆子口中的这位贵公子,他果真出现了,那就是说书里框架基本还是没改变的。

按原书顺序,男主会因喜欢女主而遭到蛇蝎女二怨嫉,最后男女主全落个凄惨下场,尤其男主更甚,家破人亡不说连全尸都没留下。

“该死!”

沈梦衣再狠狠咒骂一声作者。

一边握紧双拳,发誓就算拼了性命她也要保住自己和酒坊,更要保住书里那位对她情深一片的男主角——慕世文。

……

沈万舟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当即叫沈梦衣和陈思思好生准备几坛酒坊的招牌酒——桂花酿,去赴州郡酒宴。

沈梦衣干巴巴答应着,心里却盘算该如何阻止陈思思见到慕世文的办法。

不料正在她筹算时,陈思思忽自己找上门来,一脸谄媚笑容道:“梦衣,酒坊里只有陈年干桂花,既然要评选自然要用最好的原料,你和沈麟陪我上山去摘一些新鲜桂花吧!”

“好啊!”

沈梦衣巴不得似地一口答应。

原书里也曾有这段情节,蛇蝎女二为了想要独吞这次风光露脸的机会,便哄骗女主上山摘桂花,实际是藏了个野男人败坏女主声誉。

而今天,沈梦衣正好将计就计惩治一把这个奸毒女人。

……

陈思思带着沈梦衣和沈麟来到沈家山上的桂花园。

她指着山坡一棵最高的桂花树说:“梦衣你看,那棵树上的桂花最好,你和沈麟去摘花吧!我在这里等你。”

沈梦衣瞅了瞅远处树下的深草丛,转头看着陈思思一笑,“行,那你站在这别动,等我回来。”

“好——啊呀!”

陈思思一声好还没说完,猛觉头顶什么东西重重一击,瞬间双眼一翻便昏厥倒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