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我曾死心塌地爱你

我曾死心塌地爱你

映日桃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父亲含冤入狱,母亲心脏病复发,急需一大笔钱手术,可是那些所谓的亲戚们全部避之不及,如今顾笙能想到的人只有陆衍生。可是当她跪在那个男人面前乞求帮助的时候,却换来了无情的耻笑。原来她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竟然如此无情,难道真的爱错了吗?顾笙将对方视作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可是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主角:顾笙,陆衍生   更新:2022-07-16 1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笙,陆衍生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曾死心塌地爱你》,由网络作家“映日桃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父亲含冤入狱,母亲心脏病复发,急需一大笔钱手术,可是那些所谓的亲戚们全部避之不及,如今顾笙能想到的人只有陆衍生。可是当她跪在那个男人面前乞求帮助的时候,却换来了无情的耻笑。原来她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竟然如此无情,难道真的爱错了吗?顾笙将对方视作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可是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我曾死心塌地爱你》精彩片段

市某大街上,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尽管晚风徐徐,也难以掩盖空中弥漫着的燥热的气息。

一道单薄的倩影停于醉鸿楼之下,那一袭白裙被风吹起轻曳,显出纤瘦的身材。

顾笙脸色苍白,紧抿嘴唇,重重地叹了口气,缓缓迈出沉重的步伐。

推开当中的某个包厢,灯光时亮时暗。

她尽量将头低下去,隐去眼中的悲哀,干裂的唇部轻启:“陆衍生。”

“抬头。”无一丝温度的声音在昏暗角落响起。

顾笙乖乖听话,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心蓦然地一阵抽动,他的眼中,冷气逼人。

此时,包厢内的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处。

顾笙定在原地,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却让她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十分窘迫。

她紧握双拳,指甲深深陷入肉中,泛着阵阵疼意,步步艰难地走到陆衍生的身边。

陆衍生随意地拿起酒杯,轻轻晃了晃,微眯双眼,不以为然地嗤笑出声,与一旁的好友碰杯:“愣着干嘛?继续啊。”

他轻抿一口,才余光一瞥:“怎么?难道顾小姐也对这种地方感兴趣?”

“求求你,救救我妈妈。”顾笙张了张口,发现已然嘶哑,喉咙如被灼烧的疼痛。

陆衍生放下酒杯,悠然地翘着腿,明知故问:“求?”

顾笙下意识地咬了咬唇,眼泪夺眶而出,“扑通”一下跪了下去:“对,陆衍生,我求求你,什么条件我都会尽全力去做的。”

如今,她顾家受奸人所害,爸爸含冤入狱,妈妈昏迷不醒,只有他陆衍生,可以帮忙。

可说这话,自己心中不禁冷嘲一声,她又有什么筹码跟陆衍生去谈呢。

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抱歉,对于顾家我无能为力。”

顾笙眨了眨眼,长而密的睫毛下是黯淡无光的美眸,心一横,直接上前抱住他的右腿。

苦苦哀求着:“怎么会呢?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陆衍生,我愿意自动放弃与你的婚约来做交易......”

她真的愿意放下一切。

听罢,陆衍生的眼底终划过一丝狠戾。

他毫不怜惜地捏住顾笙下巴,扯了下嘴角:“我说过的,顾笙,敢算计我就得付出代价。”

更何况,她还没那资格跟他谈条件,婚约不过就废纸一张,撕了就算了。

她视他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怎么也抓不住。

“我没有!”顾笙使劲摇着头,身体一软,瘫坐在了地上,瞬间凉意袭遍全身。

渺茫的希望荡然无存,泪水氤氲,吧嗒吧嗒地滴在地板上。

嘈杂的环境中,听不到她绝望的吸气声。

陆衍生顿时被气笑,冰冷说道:“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顾晴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装的可真恶心。”

顾晴?

顾笙的心突然咯噔一下,瞪大双眼地看着他,似有一把无形的刀直直地扎进了她的心窝,五脏俱损。

他就那么相信顾晴的话吗

如若不是顾晴从中作梗,心机沉重,她顾家又怎会落得如此地步。

算计陆衍生的明明也是她顾晴啊。

顾笙想解释,可仔细一想,他现在未必会信她的话,恨她都还来不及。

“你对顾晴,就那么信任吗?”她暗自咬牙切齿,心如绞痛。

谁知,陆衍生并未回答,反而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如此压抑的氛围让顾笙有些喘不上气来,勉强挤出笑容:“衍生,我怀孕了。”声音不大不小,足以让他听见。

陆衍生睥睨着他,眼底毫无波澜,思忱了一会儿,随即不屑的一笑,站起身子,将她扶起来,摸出一张支票,写上数字,扔在她的脸上:“打了。”

“20万!顾笙,敢耍手段,就别后悔。”他冷眼睨着她,语气中夹杂着怒意。

顾笙愕然,双眼怔怔得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他。

全身微颤,觉得面前的这男人,十分的陌生。

她忍不住轻笑出声,心中苦涩,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究竟爱的是什么啊。

她双腿泛着麻麻的酸意,并且一天没吃任何东西,一霎脚步踉跄了一下,轻轻地呢喃了一句:“我开玩笑的。”

顾笙艰难地呼了一口气,这个夏季可真冷,既然陆衍生如此的狠心,她又何必把真相说出来呢,让她把孩子打掉,于心何忍?

至于这20万,得先拿去给妈妈治病缴费,她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一个一个离她而去。

顾笙看着那薄如蝉翼的支票落在地上,深吸一口气,正打算捡起来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娇媚声。

“衍生,我来了。”

顾笙猛地一震,这声音

她顺势抬头望去,是已经消失了好几年的顾晴!

顾晴挑衅地回看一眼,十分自然地走了过去,挽起陆衍生的手臂,依偎着他肩膀。

陆衍生见状,将她双手拿了下去,目光才有所缓和:“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在医院调养身体吗?”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顾笙的双眼。

顾笙顿时失声,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顾晴嗔怒地看着陆衍生:“我还不是担心你嘛,就这么不欢迎我来找你嘛!”

陆衍生什么也没说,只是动作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腻歪了一会儿,顾晴才故作震惊道:“姐姐,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顾笙一想到顾家惨况,红了双眼死盯着她,怨恨占据她的头脑。

“啪”的一声,直接打在了顾晴的脸上,立刻出现红色的巴掌印。

顾笙的声线都在颤抖:“顾晴,你还有脸出现,你知不知道你把顾家害得有多惨!你心思怎么那么歹毒!”

“姐姐你这是在干嘛?”顾晴捂着被打的脸,虽心中愤恨,却仍表现出一副可怜无辜的模样。

陆衍生也是被顾笙的举动给惊到,目前顾晴还只是个病人,脸色一沉,将顾晴护在身后,伸手一把甩开顾苼:“够了,你还要发疯到什么时候!”

他周身透发着幽幽寒气,仿佛下一秒就能让她从这个世界消失般。

她强忍住心中的不快,失望地转身,低头看见那张支票,犹豫一瞬还是蹲下身子,颤着手捡起了那张代表侮辱的支票。


顾笙低着头,断线的珍珠般滴落的泪珠从两颊无声地掉落下来,“二十万……呵呵,就当是这么多年来喜欢你的赔偿吧。”

可还没走出去几步,她直冒冷汗,腹部疼痛不已,蹲下蜷缩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在陆衍生看来,这恐怕又是她的一个把戏而已。

大腿一跨,来到顾笙面前,双手插兜,“别再演了,赶紧给我滚,否则后果自负。”

顾笙紧咬牙关,忍辱负重地爬在他的脚下,颤抖的指尖刚好触碰到他的鞋尖,“送我去医院吧,衍生……我肚子好痛。”

“你们继续玩。”丢下这句话,陆衍生便径直走了出去,她的身体与他无关。

顾晴见陆衍生打算离开,也是暗暗踢了顾笙一脚。

走出包厢,开门之际,她分明看到陆衍生刚硬冷峻的脸上,有犹豫之色一闪而过。

即使心中万般不愿,可是还是要尽力在他面前扮演成一个好人。

“衍生,要不我们把顾笙送到医院去吧,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姐姐啊。”顾晴微微皱眉,摇了摇他的手臂。

顾笙苍白如纸的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顾晴,你是不是说错了,我可没你这个畜生妹妹,祸害顾家......”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顾笙脸上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力气大的也让她的身体偏向于另一侧。

陆衍生放下手臂,用看垃圾般的眼神看着顾笙,冷声威胁道:“顾笙,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我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顾晴站在陆衍生身后,有些委屈的对顾笙道:“姐姐,爸爸妈妈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很难受,为什么要污蔑我?”

“呵呵,你应该巴不得看着我被陆衍生折磨,看着我慢慢含恨而死吧。”

顾笙用猩红的眼眸死死瞪着顾晴,越说越觉得心痛:“如果我当年早点查到,是你串通其他人榨干顾家,转移财产,害得爸妈落得如此下场,我早就杀了你!”

再者,她妈妈本是原配,却被顾晴的妈妈传出为小三,后来顶替上位,让她妈妈气急攻心住了院。

她这贱人根本就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她还想继续把这些说出来,可陆衍生一脚用力地踹向了顾笙的大腿,她虚弱的身体又往后移了许多。

陆衍生咬牙切齿的说:“顾笙,顾晴一直向我求情,看在她的份上我会帮助顾家,如今她又为你求情,你居然还要拉她下水,你真让人觉得恶心!”

顾晴见状立刻假惺惺的对陆衍生道:“衍生……姐姐也是一时糊涂才这样的,我不怪她的,毕竟妈妈还躺在医院里。”

顾笙只觉得一阵恶心,呸,她也配提她的妈妈?

“顾晴你别装了。”顾笙费力的撑起身体,“今天当着陆衍生的面,索性我们把话都说清楚,你根本就不是爸爸……”

顾晴突然上前走到她身边一手扶着她,一手将食指轻放于她的唇上,让她安静下来:“姐姐,我知道你压力大,偶尔胡言乱语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可千万别再刺激衍生了。”

“他的脾气,你也清楚不是吗?”顾晴看着她,眼神充满了威胁:“激怒了衍生,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难道你就不为了你妈妈考虑考虑?”

顾笙顿时噎住了,顾晴的话一下子打在了她的七寸上。

母亲如今又胃癌晚期,入院治疗,不得不想尽办法到处筹钱。

要不是为了筹钱,她也不至于跑到这儿来下跪卑微地求着陆衍生。

顾笙唇瓣微掀,打算想就此作罢的时候,面前的顾晴忽然惊呼一声向后倒去,太阳穴处瞬间流血,划过眉梢,滴在地上。

顾笙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陆衍生却一阵风似的冲过来,带着狂暴的怒意,将她一把掀开,转身去扶顾晴。

顾晴紧张地缩在他怀里,将他抱住,喃喃念叨着:“衍生,你不要伤害姐姐,姐姐不是有意的,别……”

顾笙顿时百口莫辩:“我没有推她……我手都没碰到她……”

话没说完,男人转身铁钳一般的五指用力掐上了她纤细的脖颈:“顾笙,你一再挑战我的底线,是觉得我不会动你是么?”

顾笙脸色涨的通红,使劲儿地挣扎着,想摆脱他的魔爪。

可奈何她身体不适,使不上多大力气。

双手放弃了挣扎,呼吸变弱,陆衍生的脸也越来越模糊了,忽然眼前一黑,再没了知觉。

……

醒来时,顾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她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平坦的肚子,她慌张的捂住肚子坐了起来:“孩子……”

“还在呢,没流掉。”身旁传来的温柔声音,却让顾笙听的背脊一冷。

她没想到顾晴居然也会在这儿,看着正在悠闲喝茶的她,眉头紧皱,语气不善:“你在这儿做什么?”

“医生可说了,你有流产的迹象,所以不要这么激动。”顾晴脸上挂着阴恻恻的微笑,挑了挑眉,“姐姐,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怀孕了,这是谁的啊?”

顾晴问的意味深长,充满算计的看着顾笙的那张精致小脸,

“你没那权利知道。”看着她,顾笙眼里有滔天的恨意。

顾晴不怒反笑,将手放在顾笙的肚子上,“万一你这杂种是衍生的,跟我的关系可就大了。“

她看过了还没显怀,肚子并不大,而且医生也说不过才一个月左右。

一个月前,陆衍生可是几乎跟她在一起的,所以断定这孩子不是衍生的。

顾笙身体一僵,脑中再次浮现出一个月前,在醉鸿楼的夜晚,包厢内,只有他与她,仅那么一次,就怀孕了

她尽力稳住,甩开她的手,“关你屁事。”

顾晴突然靠了过来,抚摸了下她的脸颊,恶狠狠的说:“陆衍生只能是我的,顾笙,你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知道真相又如何,胆敢说出去一个字,顾笙,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孩子与母亲平安无事。”

“你敢!”顾笙瞪着她。

“为了衍生,我可是什么都可以豁出去的哟!”顾晴收回手又拉住顾笙的右手,皮笑肉不笑,得意地看着她。


凭什么顾笙能与陆衍生联姻,凭什么爸爸就如此偏心于顾笙

她顾晴哪里比不上她,顾笙能做到的,她也能。

顾笙气得直发抖,狠狠地别过头去。

顾晴看了眼门口,俯身为她将头发理于耳后,小声说道:“祝你好运。”

这时,陆衍生走了进来,他冷峻凛冽的眉眼,只是在她身上停留片刻。

“衍生,别这样,姐姐好不容易才醒过来,就放过她吧。”顾晴连连抱住陆衍生的胸膛。

可陆衍生什么也没说,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性的笑了笑,就拽着顾笙手腕,直接拖出房间。

水,铺天盖地都是水。

顾笙紧闭双眼,难受得让她指尖都在用力,整个脸部完全陷入水中,她痛苦的想要往上浮,脑袋上却有一双大手不停地往下按着。

“救……救命啊……唔……”

她还不想死,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受罪。

那双大手又忽然抓起她的头发,稍微一扯,顾笙本能的浮上来,咳了几下,贪婪地吸着新鲜空气。

“我还以为,你不想活了。”男人冷幽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宛若地狱修罗。

顾笙一愣,呆滞问道:“什么意思?”

陆衍生的手,陡然掐住了她的脖颈,“顾晴从没有做过半分对不起你的事,你却找人要杀她?”

他的眼神,看得顾笙觉得呼吸一滞。

她不明白为何陆衍生会这样说,她何时有那能力去找人杀顾晴了。

但顾晴对不起她的事多了去了,这一点让她恨顾晴入骨。

“我没有。”顾笙的眼里潋滟着几分雾气。

“司机都已经招了,你想让顾晴被车撞死,你知不知道今天顾晴差点真的出车祸了。”他额前的青筋高高凸起。

顾笙满脸的难以置信,“顾晴……是这么跟你说的?”

她忽然反应过来,转身去摇晃站在一旁的顾晴,“是你!是你想的办法自导自演对不对!你快说啊,为什么要栽赃给我!”

“姐姐我......”

陆衍生眉目一凛,用脚将顾笙给踹了出去,“你的脏手也配碰她?”

顾晴叹了一口气,对陆衍生说:“衍生,你别怪姐姐了,她一定是有苦衷的……”

“她有苦衷个屁,整个人都是垃圾一个。”

他一记冰冷眼刀瞥过来,威胁道:“顾笙,滚过来给顾晴道歉。”

“衍生,不必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顾晴一边假装犹豫地拉了拉他的袖子,一边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起。

顾笙看着顾晴那张虚伪的面孔,好想上前一把撕掉。

“不可能,除非我死,否则休想。”顾笙从齿缝里逼出一句完整的话。

“自以为是,你这贱命,没人会惦记。”

陆衍生慢慢朝她走过来,俯身扣住她的下巴,力道不由地加重了几分,“你知道这医院是哪里吗?你妈所在的医院。”

顾笙心脏一紧,“别碰我的妈妈!”

他挑起她的下巴,声音轻慢几分:“胃癌晚期,恐怕痛不欲生吧,你说我要是跟这里的医生打个招呼……”

“别……”顾笙无助的看着他,绝望道:“求求你,手下留情。”

顾笙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眶酸涩的要命。

陆衍生朝她指了指顾晴,她明白了陆衍生的意思。

因为刚才他踹的哪一脚,让她浑身疼痛不已,只能匍匐前进,艰难地爬到顾晴身边。

顾晴依旧惺惺作态,“衍生,还是算了吧……”

陆衍生冷冷打断她的话,却是在侮辱顾笙,“哑巴?”

“对……对不起。”顾笙心一颤,缓缓掀唇,她手指紧紧揪住白色病服的袖口,指尖渐渐泛白。

对一个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抢走自己未婚夫的女人说这种话,真是违背自己的良心。

这下陆衍生才算满意地看着她。

顾晴知道不能玩儿太过,也赶紧将她扶起,故作大度的说:“姐姐快起来,妹妹没有怪你,只希望姐姐以后别再这样就是了。”

顾笙尖锐的指尖却深深没入掌心皮肉,疼痛钻心,她却丝毫察觉不到。

“顾笙,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陆衍生在她耳边道:“敢算计我,以后,我要你受尽折磨,付出代价。”他拉着顾晴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狭小的病房里,看着自己的肚子,顾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宝宝,是妈妈有罪,不该让你来到这世上的。”

顾笙从放在一旁的衣物中拿出那张皱巴巴的支票,上面写着:二十万。

她苦涩地笑了笑,在病房中稍微调整了下状态,勉强地站了起来,交了费用后,朝母亲病房内走去。

找到母亲的病房,顾笙推门而入,看着躺在床上,只能靠着呼吸机艰难维持着生命,动弹不得的中年女人,鼻子顿时一酸。

“妈......”

她颤颤巍巍地走到床边蹲下,所有情绪瞬间爆发,将头埋于被褥哽咽。

发泄够了,她才抬起头,用核桃般肿的眼睛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

恢复状态算不错,可是因为生病导致她严重营养不良,都瘦了好多。

一想到今日顾晴的嘲笑,顾笙的眼神渐渐冷下去,“顾晴......”看来是她自己设的局,真是为了报复,什么都做的出来。

同时,她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有点想吐,急忙站起身来,往走廊的卫生间赶去。

她低着头,并未注意来来往往的行人。

迎面撞上一个男人。

“嘶。”她毫无防备地摔在了地上,屁股火辣辣地疼,不禁让她叫了一声。

男人绅士温柔地将她扶起,体贴地为她拍了拍灰尘,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歉意:“不好意思,小姐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麻烦您让一下,我有点儿急事。”顾笙神情慌张的低着头,顾不得太多。

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失态。

她想要赶紧到卫生间去,然后回病房好好休息,今天的一切遭遇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叫护士过来?”

沈辞迈步上前追问,等看清了女人的面容,身形微顿,“顾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