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徐家赘婿

徐家赘婿

铁马飞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柳无邪是被疼醒的,按理来说,他应该已经灰飞烟灭了才对。却不料,自己非但没死,还重获新生,只不过,重生之后的身体很弱,不仅是个废柴,还是个上门女婿。一代仙帝,重生地球,竟然成了入赘废婿?这他不能忍!前一世,身为凌云仙界十大仙帝之一,他叱咤风云,无所不能,重活一世,他依旧要做这世界最强者,让所有人臣服!

主角:柳无邪,徐凌雪   更新:2022-07-16 13: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无邪,徐凌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徐家赘婿》,由网络作家“铁马飞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无邪是被疼醒的,按理来说,他应该已经灰飞烟灭了才对。却不料,自己非但没死,还重获新生,只不过,重生之后的身体很弱,不仅是个废柴,还是个上门女婿。一代仙帝,重生地球,竟然成了入赘废婿?这他不能忍!前一世,身为凌云仙界十大仙帝之一,他叱咤风云,无所不能,重活一世,他依旧要做这世界最强者,让所有人臣服!

《徐家赘婿》精彩片段

 “我没死?”

柳无邪是被疼醒的,身上压着几块碎木头,让他喘不上气来。

接着,一团凌乱的记忆,钻入他的脑海。

他本是凌云仙界十大仙帝之一,机缘巧合,拾到太荒神器——《吞天神鼎》,遭整个仙界围攻,命丧断魂崖。

最后一刻,施展血魔解体术,跟他们同归于尽,炸碎了吞天神鼎,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

“真武大陆……徐家……上门女婿……败家子……”

脑海中出现的记忆告诉他,他已经不在凌云仙界,而是重生一个叫真武大陆的位面。

而这个少年的身体同样也叫柳无邪,出生富贵人家,五岁时家道变故,父母离奇失踪,造成他从小就性格狭隘、孤僻。被父亲好友、未来的岳父徐义林收养后,也未见好转。

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越来越乖张跋扈,甚至认为对他视如己出的岳父图谋他得家业才收养他,疯狂败家瞎混,成为沧澜城有名的败家子。

整个徐家,无一不用废物、蛀虫、垃圾来形容他,依旧我行我素。

转眼到了成亲年纪,岳父徐义林认为结了婚之后,性格也许会收敛。而今天,就是他的大婚之日。

按理说,他这样的垃圾不可能配得上徐家大小姐。

那是因为柳无邪的父母跟徐义林乃生死之交,两家早已指腹为婚,约定年满十八,即可完婚。

大婚之日,进入洞房后被徐家大小姐打出,在几名狐朋好友唆使下,第一次踏入青楼,突然狂性大发,引燃火烛,导致整个青楼塌陷,悲剧的他,被埋在废墟下面。

挪开压在身上的碎木,平躺在地面上,开始检查身体。

“好狠的手段,一掌命中心脉,如果不是我附身过来,必死无疑,到底是谁想要杀他,布下这样一个局。”

除了一些砸伤之外,最致命来自胸口一道诡异的掌印,他清楚的记得,当时跟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喝酒,失控后的记忆完全记不起来了。

断开的心脉只是暂时压制住,需要寻找护脉丹药,重新续接,以他的手段,炼制这种丹药不难。

“还好,这是一座修行者大陆,武道极其昌盛……”

武者有诸多等级,分为后天、先天、洗灵、洗髓、真丹……

“这糟糕的身体,用废物来形容都抬举他了。”

筋脉细如发丝,杂质造成的拥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有些麻烦了,我所有的修炼法决,皆为仙界神级功法,真武大陆不过凡界位面,我必须要改修凡界武者的功法才可以。”

打个比方,就好比一个婴儿,身旁虽然摆放着神兵利器,以婴儿的力气,根本无法拿起这些神兵。

想要拿起神兵,必须要成长到一定的程度才可以,至少要达到洗髓境。

尴尬!

柳无邪感觉自己尬的要死,尝试好几次,每次都无功而返,筋脉传来的撕裂感,让他痛不欲生,在修炼下去,肉身必定四分五裂。

这时!

一滴精纯的液体,从他丹田之中流出,冲向筋脉,流入四肢百骸。

羸弱的经脉,犹如贪婪的馋虫,疯狂的吞噬液体,里面的淤泥,一点点溶解,浑身舒泰。

“什么情况?”

神识沉入丹田,查看究竟,这一滴液体是怎么回事?从何而来。

进入丹田的那一刻,脑袋差点炸开,一尊漆黑的神鼎,盘踞丹田中央位置,液体正是从神鼎之中流出。

“这是……这是吞天神鼎,它竟然跟我一起过来了。”

吞天神鼎最后时刻跟他一起炸开,却没想到,出现在他丹田里面。

“难道说……我能重生,跟吞天神鼎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突然间!

一股庞大的黑色气体,从鼎中冲出,击中柳无邪的意识。

黑色气体不断的翻腾变化,最后化为一道道漆黑的文字,古老且沧桑,充满岁月的痕迹,强横的冲击力,将他的意识从身躯之中震退,回到现实当中。

来不及整理大脑中的文字,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他头顶上的碎石一点点被挪开,露出一些光线,许多人手举着火把,聚集在四周。

“老爷,找到姑爷了”

几名壮汉搬开碎木,也该他命不致死,一节横梁恰好拦住了砸下来的巨石,肉身并未遭到太多创伤,真正死亡原因,来自那致命一掌。

手忙脚乱把他抬出来,放在地面上,得到神秘液体滋养,身体基本无大碍,直立坐起来。

“你这个孽障,你要气死我吗!”

这时,徐义林出现在他面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得知女婿大闹青楼,被压在下面,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只套着一件披风就赶出来。

奇怪的是,面对徐义林的责骂,柳无邪心里流过一丝暖流,他能感觉到,徐义林真的担心他。

“这个废物竟然没死?”

一道突兀的惊叫声,打断他们之间谈话,四方围观数百人,指指点点。

“这蛀虫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没砸死他,老天真是不开眼啊!”

“徐家造的什么孽,招这样的赘婿上门,丢尽了徐家的脸面。”

“废物就是废物,今天是他大婚之日,晚上跑来逛青楼,兽性大发,撕开青楼女子衣服,险些酿成大祸,苍天不公,这样的废物,为什么不夺走他的性命。”

“……”

四方大量的讥讽声,如同潮水一般,劈头盖脸,落在柳无邪一人身上。

“额……”

柳无邪一头黑线,却无力反驳。

徐义林老脸通红,让人赶紧抬着他,先回去再说,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

“站住!”

一道冷喝声在他身后响起,打断了他们的脚步。

一老鸨带着十名护卫,快步走过来,凶神恶煞,一群人气势汹汹。

“徐家主,令婿害的我们怡红院坍塌,几十人受伤,姑娘吓得不敢出门,许多宾客还在医馆疗伤,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难道打算拍拍屁股就走人吗?”

老鸨四十多岁,脸上涂着厚厚的胭脂粉,刺鼻的香气,有些呛人,一张吊死鬼的脸看起来让人恶心,站在柳无邪面前,大呼小叫。

“赔偿的事情,我会安排人过来商谈。”

徐义林狠狠瞪了一眼柳无邪,不是训斥他的时候,等回家再说。

“不用了,损失的费用,我自己会赔偿。”

柳无邪站起来,事情因他而起,不想牵连太多人。

“柳公子,不是我贬低你,你拿什么赔偿。”

老鸨一点不给他面子,当着徐义林的面嘲笑他,四方传来阵阵笑声。

“放心,赔偿一分不会少了你,我徐义林担保,三日之内,赔偿必定送到你手上。”

徐义林义正言辞,做出保证,这才放他们离开。

让柳无邪一阵感慨:“前身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一看岳父就是真的关心他……”

跟在徐义林身后,柳无邪一言不发。

对徐家,他还是很感激,落魄的时候,是徐家拉他一把,徐义林更是遵守承诺,将宝贝女儿许配给自己,这一点可以证明,他是重情重义之人。

天色渐渐亮了,徐家大门打开,两名小厮正要打扫门外落叶,见到徐义林,纷纷行礼,至于柳无邪,将之无视。

“你回去换套衣服,一会到正厅来见我。”

身上都是灰尘,衣服破碎,跟个叫花子一样,徐义林让他先回去收拾一下。

“是。”

柳无邪对这个岳父,心存畏惧,还有一丝尊敬,这些年没有徐家,他不知死了多少次。

新书新的起航,让大家久等了,雕琢了两个月,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先看几十章再说,不好看来打我。


 穿过院落,错落有致的建筑,里一层外一层,徐家在沧澜城排名不低,四大家族之一,底蕴虽不如其他三家,却也不弱。

徐义林早已达到洗灵境巅峰,沧澜城十大高手之一。

屋子狼藉一片,臭气熏天,角落堆积脏衣服,还有几双臭袜子扔在一旁。

“有意思,已经跟徐家大小姐成亲,依旧住在破院子里面。”

柳无邪摸了摸鼻子,昨日婚宴,并非大肆操办,宴请了家族几位长者,匆匆了事,至于洞房?

屁的洞房,他还没进去,就被打出来,连妻子的面都没见到。

一气之下,跟几个狐朋狗友,前去青楼散心。

打开衣柜,找出一套青色长袍,套在身上,离开屋子。

穿过大殿,进入内堂,徐家家主居住之地,常人无法进来。

正厅,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三人分别是:岳父徐义林,岳母杨紫,以及他的妻子徐凌雪。

徐凌雪很美,美的让人窒息,身上散发出安静且高贵的气息,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红唇娇艳,身材凹凸有致,起伏的曲线,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极具魅惑之态。

柳无邪身为仙帝,活了数千年,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

最让他记忆尤深,当属水瑶仙帝,仙界第一美女,徐凌雪跟她相比,不逞多让。

“这女人就是我的妻子?”

这长相,这气质跟容貌,岂不是要颠倒红尘,说她是红颜祸水也不为过,这样的女人,竟然嫁给这样一个废柴。

徐凌雪看了他一眼,秀眉微蹙,但马上又恢复面无表情,昨晚的事情,对徐家影响太大了,清冷的眸子,再也不看他。

这是哀莫大于心死,对他失望透顶了,柳无邪心中感叹一句,目光从徐凌雪身上移开,迈步走进正厅。

柳无邪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一旁,岳母杨紫表情很难看,恨不能要将他打出去,岳父徐义林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心中的怒火。

“昨晚的事情,不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徐义林先开口了,带着一丝质问,柳无邪是他看着长大,早已把他当成自己儿子对待,他膝下无子,又是生死老友的独苗,这几年虽然纨绔,倒也忍了。

但是昨晚的一幕,让他义愤填膺,一番话说出来,胸口在剧烈起伏,压制心中的怒火。

“没什么可解释,已经发生了,解释也是多余。”

柳无邪很平淡的回答,让徐义林大怒,抬起手来,很快又放下,如果认个错,他心里还好受些,这番话出来什么意思,连解释都显得多余。

他却不知道,昨晚的柳无邪,早已一命呜呼,被人一掌取走性命。

徐义林的样子,让柳无邪感受到家人的关心,前世一直孤苦一人,凭靠一把血刀,一步步崛起,今世有了家人,有种莫名想要守护他们的冲动,这种感觉很好。

至于昨天事情,他自己会调查清楚,到底是谁想要杀他。

“柳大哥顶天立地的大人物,怎么会生下你这样的废物,真是丢尽了柳家的脸面,你昨天做的事情,简直是禽兽不如。”

杨紫站起来,彻底爆发,这次的事情,让徐家在整个沧澜城乃至大燕皇朝都抬不起头来,以后见人都要低三分。

柳无邪没有反驳,对于记忆中的父母,早已模糊,年幼时就神秘失踪。

“这件事情跟我父母没有关系,此事因我而起,我一力承担。”

柳无邪有些不悦,整个徐家,除了徐义林对他还算不错,其他人不敢恭维,至于徐凌雪,一直高高在上,虽然一起长大,平常接触极少。

“一力承担?你拿什么承担,外界说我们徐家管教不严,要把你交出去,乱杖打死。”

杨紫发出一声冷笑,不是夫君还有些地位,他现在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吗,早就被打死。

各种难听的话,从她口中道出,柳无邪依旧无动于衷,静静的听着,这些年他欠徐家太多,骂他几句,无伤大雅。

“好了!”

徐义林打断了杨紫,再说下去成何体统,柳无邪再不济,他也是柳大哥的独子,没有柳大哥,他们徐家早就灭亡,这份恩情,他牢记在心。

“岳父,岳母,如果没事,我就先下去了。”

柳无邪鞠身行礼,不论他们答应还是不答应,说完之后,朝正厅外面走去,自始至终,表现的很平静。

往常杨紫骂他,偶尔嬉皮笑脸,也会反驳几句,今天的态度,太过反常,难道是昨天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

“如果没事不要出去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修炼。”

柳无邪快要出厅的时候,徐义林的声音传过来,让他内心一暖,脚步停顿一下,微微点了点头,回到自己住处。

把屋子卫生打扫干净,一些脏衣服洗净,盘膝坐下,大脑中出现的神秘文字,还没来得及查看。

意识进入魂海,浑身一震:“这是失传已久的太荒文。”

柳无邪震骇不已,太荒文早已绝迹,放到凡界,更不会有人认识,就算在仙界,认识太荒文不超过五人,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太荒世界诞生宇宙之初,早已殒灭,消失在历史长河。

花费一炷香时间,将所有太荒文整理出来,字字珠玑,直至大道本心,最可怕是最后一段,天下之物,无物不吞,无物不炼,无物不化。

“太荒吞天诀!”

五个大字,漂浮在他面前,恢弘大气,荡气回肠,一股洪荒之气,从他身体之中迸射出去。

“好可怕的法决,我前世修炼的鸿蒙仙道诀跟它相比,不是一个等级。”

鸿蒙仙道决在凌云仙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法决,前世凭靠鸿蒙仙道决,修炼到仙帝境。这太荒吞天诀,难道能突破天地桎梏,进入更高层次?

柳无邪不敢往下想,仙帝之后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希望太荒吞天诀不像是其它仙界功法一样,凡人无法修炼。”

暗暗说道,刚才试验了好几种功法,无一种能修炼,心怀忐忑,按照太荒吞天诀的指示,第一次修炼。

运转的那一刻,整个院子变得无比躁动,游离在虚空中的灵气,发出滋滋声,顺着门缝,疯狂的涌入进来,钻入身躯。

大量的灵气,化为液体,进入丹田后,被吞天神鼎吸取一大半,这一幕,让柳无邪更加惊骇。

“自主吸收灵气?”

不管如何,太古吞天诀可以修炼,这是好事,至于被吞天神鼎吸走一大半,倒不是很在意。

确定能修炼,彻底放开,全力催动太荒吞天诀,可怕的灵气,形成液体一般,冲击他的筋脉。

得到灵气滋养,羸弱的经脉,发出淡淡的光泽,大量的黑色污垢,顺着他的毛孔溢出,整个屋子,充斥一股恶臭。

运转法决,将恶臭之气弹开,露出新的肌肤,变得光滑如玉,整个人的皮肤,仿佛焕然新生,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洗髓伐毛!”

仅仅修炼盏茶时间,身体中的杂质,被清理一大半,这要是继续修炼下去,那还了得。

身体就是根基,打得越牢靠,将来成就才会更高,这一点柳无邪非常清楚,绝对不会吝啬,将多余的灵气剥夺出来,锤炼肉身,暂且不着急突破境界。

一个时辰悄然而逝……

睁开眼睛,一缕寒芒爆射出去,形成两道冷冽的气劲。

“不错,修炼一个时辰,吞天神鼎里面多出十滴神秘液体。”

倒出液体,流入他的身躯,继续改造,强横的气旋,在周身酝酿,筋脉发出战鼓声,犹如万马奔腾。

后天二重!

后天三重!

后天四重!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从后天一重的废物,连续突破好几个境界,达到后天四重,这才缓慢停止。

一口浊气从他口中吐出,浑身舒坦,整个人如同浴血重生,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出尘气息。

走出屋子,站在榕树下,低头沉思。

“修炼离不开财侣法地,想要快速提升境界,需要大量金钱支撑才行,单凭太荒吞天诀依旧不够,首要任务炼制续脉丹,购买炼制淬体液的药材,后天境需要反复不断打熬身体。”

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暗暗说道。

拿出纸和笔,炼制续脉丹的材料都写在上面,犹豫了一下,又写了一份丹方,折叠好了之后,放入怀中。

已经是上午时分,整个徐家忙碌起来。

关上院门,穿过长廊,路上遇到几名徐家下人,一脸鄙夷,对这个姑爷,从未有过好感。

“丢人,丢死人了,我们徐家以后在沧澜城很难抬得起头来。”

柳无邪还未离开,身后传来小声的议论,几名丫鬟对他指指点点。

“最伤心的应该是小姐,成婚第一日,这个废物居然跑去逛青楼,逛就逛呗,还兽性大发,这下好了,整个沧澜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跨过徐家大门,迎着阳光,柳无邪深吸一口气。

他堂堂仙帝,还不至于跟一群下人一般见识。

沧澜城很大,居住几百万人口,除了四大家族,势力最大当属沧澜城主。

城中街道纵横交错,商铺林立,大燕皇朝极大,沧澜城不过其中一城罢了。

柳无邪要去的地方叫丹宝阁,沧澜城最大的药材供应商,丹药售卖点,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更不受城主管辖,超然世外,听说他们背后站着是势力极其庞大的天宝宗。

续脉丹很罕见,品阶不高,炼制起来难度极大。

金光闪闪三个大字,挂在丹宝阁门楣上,远远就能看的一清二楚,进出武者很多。

顺着人流,柳无邪走进去,映入眼帘是一座巨大的殿宇,分为好几个区域,丹药贩卖点,药材贩卖区域等等。

还有一些妖兽皮毛以及内丹,隔着柜台,掩盖不掉丹药散发出的香味,妖兽内丹释放出的凶煞之气。

“请问公子需要点什么?”

一名青衣小厮快步上前,很热情打了一声招呼,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鄙夷,跟其他人相比,柳无邪穿着太普通,身上青衫洗的发白。

“我要见你们管事,麻烦你通报一声。”

对方眼眸中的鄙夷,柳无邪尽收眼底,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我们管事很忙,没时间见闲人,不买药就滚出去。”

青衣小厮毫不客气,推搡一下,却没推动,一缕杀意从柳无邪眼眸一闪而逝。

这边举动,引来许多人注意,纷纷驻足观望,朝他们看过来。

“他不是徐家赘婿吗,怎么跑到丹宝阁来了。”

关于徐家赘婿,早已传遍整个沧澜城,无人不知,尤其是昨晚的一幕,更是家喻户晓。

听到徐家赘婿,青衣小厮脸上闪过一丝嘲讽,还有一抹冷笑,一副厌恶的样子。

“滚开,我们丹宝阁不做你的生意。”

小厮面露凶光,要让柳无邪赶紧滚,不准踏足丹宝阁,好狂的口气。

丹宝阁不受任何势力管辖,造成这些青衣小厮,眼高于顶,目空一切,进来的武者,通常都是巴结的表情。

丹宝阁一名小小的青衣小厮,也不是普通人能得罪得起,可想而知,丹宝阁的地位如何崇高。

“你确定要错过这桩生意,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桩生意一旦错过,怕你承受不起。”

柳无邪眼眸一冷,寒意笼罩,吓得青衣小厮一个踉跄。

“该死,你这个废物敢威胁我,你不肯走,那我就打死你丢出去。”

说打就打,丹宝阁的小厮实力都不低,一拳朝柳无邪面门袭来,奇快无比,拳风发出呼啸,产生一股气旋,撩起柳无邪鬓角发丝。

换成常人,青衣小厮还不敢出手,徐家赘婿,早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对他出手,毫无压力。

“砰!”

拳风还未靠近,柳无邪抬脚了,一脚狠狠的踢在青衣小厮的腹部,身体高高抛起,砸在柜台上,坚硬的柜台四分五裂,里面的药材,散落满地。

突如其来的一脚,踢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人群自动腾出一大块位置,免得惹祸上身,得罪丹宝阁,以后别想在沧澜城混了。

“咳咳……”

青衣小厮在地面上咳血,从其他几个方向,突然冲过来十几名小厮,其中两人手持兵器,围住柳无邪。

“你太放肆了,敢在我们丹宝阁伤人,拿下他。”

其中一人身穿紫色长袍,应该是一个小负责人,一声令下,十几名小厮一起出手,气势滔天,形成的气浪,直逼柳无邪。

每一人实力都不俗,紫色长袍男子更是达到后天五重,力量奇大,手中的尺子劈向柳无邪的后脑勺,一记杀招。

事已至此,柳无邪别无选择,不出手就会死在他们手中,迈着七星步,轻松避开杀招,出现在他们身后。

犹如鬼魅一般,十几人的攻击,全部落空。

化掌为拳,凌空砸下,转身出拳,动作流畅,没有一丝阻碍,这种简单的拳法,到了柳无邪手里,能化腐朽为神奇。

“轰轰轰……”

五名小厮被掀飞,同样砸进柜台,躺在地面上哀嚎,这些小厮实力都不低,被震飞的几人,达到后天三重。

紫袍男子一声狂吼,如同苍鹰,陡然落下,狂暴的气势,卷起地面上的药材,不愧是后天五重,力量跟三重相比,高出好几个等级,柳无邪并未掠其锋芒,而是侧身避开。

他现在的战斗力,对付后天五重绰绰有余,并不想太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暗中想要杀他的人还没找出来,先隐藏自己。

脚踏七星,轻松避开,紫袍男子一击落空,气的哇哇大叫。

大厅中的打斗声,惊动了整个丹宝阁,一名小厮匆匆跑进内堂,去搬救兵去了。

“住手!”

一声冷喝打断了他们,柳无邪收身而立,静静的站在中央地带,身上连个伤都没有,倒是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八九人,被柳无邪震伤。

一尊魁梧老者,大步流星,出现在大厅之中,看着遍地药材,怒气冲天,双目犹如鹰眼,落在柳无邪身上,恐怖的气势,凌空而至。

先天境!

魁梧老者是高手,在场所有人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说话,退到远处,柳无邪被孤立起来,独自一人静静的站在原地。

“你为何要在丹宝阁出手伤人?”

魁梧老者负责丹宝阁大厅这一块,名叫雷涛,在丹宝阁担任执事已经三十多年,从未碰到有人敢在丹宝阁伤人,柳无邪还是第一次。

“我有事要见这里的管事,此人不仅不引荐,还口出脏话,是他对我先出手,我不过自卫罢了。”

柳无邪本不想解释,为了顺利拿到药材,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一遍。

“你当我们丹宝阁是什么地方,想要见谁就见谁,启禀雷执事,我建议将此人诛杀,以儆效尤。”

紫袍男子一脸杀气,欲要斩杀柳无邪而后快,手中尺子忽隐忽现,竟然是一把杀人利器。

其他小厮纷纷点头,让雷执事赶紧杀了他。

关于柳无邪的信息,雷涛略知一二,刚才从他人口中,已经得知柳无邪身份,碍于徐家面子,他暂时隐忍下来,并未下杀手。

“我就是这里的管事,你找我何事?”

压制心中怒火,这里的损失,他自会找徐家,让徐义林赔偿,丹宝阁的名誉,不能遭受损失。

“这里人太多,说话不方便,能否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

柳无邪眉头一皱,有些事情,不想当着太多的人面提及,自始至终,目光很平静,面对雷涛的气势压迫,依旧表现的很平淡,让人有种错觉,他真的没有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找个清静一点地方,我看你就是来闹事的,我建议打断他的双腿,让他知道得罪我们丹宝阁的下场。”

紫袍男子不依不饶,身体蠢蠢欲动,只要雷涛一句话,他随时飞扑上来,刚才被柳无邪避开,憋了一肚子火。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在丹宝阁响起,紫袍男子的身体倒飞出去,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狠狠的砸进墙角。

“聒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