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不乖娇娘

不乖娇娘

苏静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父亲常年在外征战,杜娇荷留在杜家替父尽孝,街坊邻居的眼中,她是懂事孝顺的乖乖女,但实际上,她并不是乖巧的人,这一切都是假象。父亲战死后,家里人步步逼迫,想要侵吞她的财产,杜娇荷摇身一变,成了脾气火爆的小辣椒,谁敢欺负她,一定千百倍的还回去。于是,当暮景然护送杜父的骨灰回来后,看的了这样一幕,传闻中的乖乖女正拿着鞭子教训仇人……

主角:杜娇荷,暮景然   更新:2022-07-16 15: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娇荷,暮景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不乖娇娘》,由网络作家“苏静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父亲常年在外征战,杜娇荷留在杜家替父尽孝,街坊邻居的眼中,她是懂事孝顺的乖乖女,但实际上,她并不是乖巧的人,这一切都是假象。父亲战死后,家里人步步逼迫,想要侵吞她的财产,杜娇荷摇身一变,成了脾气火爆的小辣椒,谁敢欺负她,一定千百倍的还回去。于是,当暮景然护送杜父的骨灰回来后,看的了这样一幕,传闻中的乖乖女正拿着鞭子教训仇人……

《不乖娇娘》精彩片段

 天色擦黑,杜府已是灯火通明。

一家老小在大堂用饭,杜娇荷像平日那样站在杜老夫人身后布菜。

原本该是长媳妇的事,可惜杜大夫人自从六年前生下么子后就缠绵病榻起不来,孝敬杜老夫人的事只好落在长女身上。

侍奉杜老夫人三年,杜娇荷熟知她喜欢什么,姿态优雅地夹起一份菜,稳稳当当落在老夫人手边的小盘子上。

等众人都用好了,她才能坐下随意用一些剩下的。

杜娇荷起初饿得有些难受,如今倒是习惯了。

这天杜老夫人却破天荒,用饭到一半就叫她坐下。

“你是个孝顺的,坐下来一起用吧。”

杜娇荷屈身行礼道谢,一派行云流水,叫人赏心悦目。

她的规矩是跟着宫里出来的汪嬷嬷学的,让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杜娇荷乖顺地在末端位子坐下,没叫其他人挪开。

原本她该是坐在老夫人右手边,只是那个位子早就让二房的一双儿女杜春钰和杜霖占了。

杜娇荷要坚持坐过去,两人就得往后挪。

杜老夫人看着满意,大房虽说大儿子总是在外头很少回来,长女倒是教得十分规矩懂事。

杜娇荷新中警惕杜老夫人今天突然和蔼起来,要真疼惜她,就不会硬生生三年来没一天不让自己坐下,偏偏这会儿忽然开口。

尤其杜老夫人平日吃完就走,今晚却盯着杜娇荷,等她吃完后还在。

“老夫人是有什么吩咐吗?”

杜娇荷站起身,又被她叫着坐下,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惜:“这事昨儿才传过来,你娘身子单薄怕是受不住,就先跟你说了。”

杜娇荷听得坐直身,就听老夫人道:“你爹随穆王挡住了新罗的虎狼之军,却中了冷箭,最后没能救回来……”

她絮絮叨叨提起长子,眼圈发红,身边的二房夫妻和一双儿女殷切关怀安慰。

杜娇荷只觉得耳边嗡嗡在叫,怔怔地许久没能回过神来。

爹爹死了,战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想到在病榻上始终等着杜恒义回来的娘亲,还有出生后只见过爹爹一面的弟弟杜时耀,杜娇荷垂下眼帘,没在人前悲伤落泪。

“爹爹的事我会徐徐告知娘亲的,不知道爹爹的尸骨什么时候送回来?”

杜老夫人见她听见噩耗后居然哭都不哭,心下有些不喜:“说是会随着大军送回来,怕是要有些时日了。”

杜娇荷应了,告罪离开,远远还能听见杜老夫人不悦的声音:“这孩子听见爹爹死了竟然没掉一滴眼泪,枉平日看着是个规矩孝顺的,原来只是表面功夫吗?”

杜二夫人只柔声安慰:“怕是受了惊吓,一时之间没回过神来,也是个可怜的……”

杜娇荷回到院子没急着进去,站在院中一棵桃树下,这是她小时候跟杜恒义一起种下的。

杜恒义这次出征前曾发信来,说是桃树结果的事实便会回来,却是食言了。

她瞪大眼,让泪水簌簌而下。

杜恒义不在,自己得坚强起来才是。

不管是病重的娘亲,还小的弟妹,都需要杜娇荷好好护着。

等她推开门进去,贴身丫鬟只见着杜娇荷微微发红的眼角,没瞧出这位大小姐曾在树下悄悄痛哭。

杜娇荷环顾一周问:“柳嬷嬷呢,让她过来见我,别让娘亲知晓。”

绿琪应下,很快杜大夫人的陪嫁嬷嬷便匆匆过来:“夫人服药后睡下了,我让两个丫鬟守着。”

杜娇荷不放心,让绿琪过去亲自盯着,身边人除了柳嬷嬷之外,她只信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

“爹爹战死了。”

这消息犹如一枚重锤狠狠砸在柳嬷嬷的头上,她顿时泪流满面:“夫人若是知道,怕是要痛不欲生。”

杜大夫人从小命苦,爹娘去世后寄人篱下好不容易嫁了杜恒义这个如意郎君,虽说杜老夫人偏爱二房,爱磋磨长媳妇,杜恒义却一直护着,也就没敢太过分。

如今杜恒义不在,杜老夫人被二房哄着,指不定要把手伸到大房来。

杜娇荷跟柳嬷嬷的担心一样:“嬷嬷先把我们的月银和余下值钱的首饰都小心收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柳嬷嬷应了,又道:“大老爷刚去,二房不至于这么快动手,大小姐也得小心才是。”

杜娇荷知道她担心,安抚两句后看着柳嬷嬷蹒跚而去。

嬷嬷年纪渐长,因为一直不放心杜夫人才在跟前伺候,明明家中子侄曾再三要接她回去荣养。

这会儿还得她老人家操心,杜娇荷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她让回来的绿琪也开始收拢房中值钱的东西,万事准备妥当,就等二房发难了。

没想到第二天,柳嬷嬷就气冲冲过来道:“二夫人跟前的嬷嬷过来,言是府中艰难,要打发些下人,却把咱们院子里的下人都叫走了。”

除了卖身契还在手里的绿琪,以及陪嫁过来的柳嬷嬷,其他人一个没剩。

绿琪愕然:“小少爷的奶娘也叫走了?”

柳嬷嬷点头,只觉得二奶奶动手又快又狠。

杜娇荷不以为然:“下人叫走就走了,卖身契都签在府里,怕是都捏在二夫人手里,总不能勉强他们留下。”

不听话就要被发卖出去,就算想留下也无可奈何。

少点人伺候而已,杜娇荷还能忍耐。

她把杜青莲叫过来,见妹妹眼睛红肿就知道昨晚哭了一夜,肿得跟桃子一样。

杜娇荷用冷水沾湿帕子给她敷在眼睛上:“爹爹不在,以后我们两姊妹得好好照顾娘亲和妹妹,得先立起来。”

杜青莲容貌像杜夫人,更为娇媚,这才及笄,眉眼就能看出几分风情来,很是不得爱规矩的杜老夫人喜欢,总是躲在房里不敢出去。

她难过,杜娇荷一定更难过却不敢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

杜青莲鼓起勇气道:“弟弟由我来照顾,也会好好侍奉娘亲的。”

“好,”杜娇荷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鬓,只觉得这个妹妹终于长大了,知道帮忙分担。

因为杜大夫人一直养病,杜时耀就没养在她身边,杜娇荷每天要替她侍奉杜老夫人,杜青莲又躲在房内,么弟被奶娘带着,柳嬷嬷偶然回去看看而已。

如今奶娘走了,杜时耀被带过来蔫蔫的,胖乎乎的小圆脸满是不高兴:“奶娘呢,你们把奶娘弄去哪里了?我要奶娘!”

嚷嚷完,他就躺在地上嚎哭起来。

杜青莲看得目瞪口呆,杜娇荷狠狠皱眉,这玩意儿就是娘亲拼尽性命生下来的吗?

柳嬷嬷想去把杜时耀扶起来,偏偏他又是挥手又是蹬腿不让人靠近。

说是在嚎哭,更像是在干嚎,刺耳的声音让杜娇荷眉头一皱:“不用去扶他,让他继续嚎。”

柳嬷嬷担忧:“小少爷年纪不大,这样嚎下去对嗓子不好。”

杜娇荷冷笑:“怕什么,嚎坏了嗓子,也就不会再这么吵了。”

两人若无其事在聊天,丝毫不理会在地上开始翻滚的杜时耀。

他只有六岁,以前自己一嚎一滚,奶娘就百依百顺的,这会儿怎么大家只看着不动?

杜时耀抽抽搭搭开始真哭了:“坏人,你们都是坏人。”

柳嬷嬷想去安慰,被杜娇荷拦下了:“奶娘才是坏人,把你纵成如今这讨厌的模样。你想想除了奶娘,其他人是不是都不喜欢靠近你?”

杜时耀就算只是六岁,却不笨,想想还真的除了奶娘之外的丫鬟都躲得远远的,私下还会低声嘀咕。

虽然他没听明白,也知道在说自己坏话,所以更喜欢粘着奶娘不爱跟丫鬟们玩。

杜时耀耷拉着脑袋,有点不想相信奶娘是坏人的话,只是奶娘不是坏人,怎么其他人就不喜欢他了呢?

杜娇荷这才靠近,用帕子轻轻给他擦去脸上的赃污和泪痕:“奶娘不在,你还有我,有二姐姐,有柳嬷嬷,还有娘亲。以前是我们的错,忙忙碌碌就没能多看顾你,才叫奶娘养成你如今的性子。”

慢慢来,总会让杜时耀彻底改正过来。

她让柳嬷嬷亲手做了甜糕,杜时耀的两只小手抓着一块,吃得喷香,自自然然被哄住了,再也不叫着要奶娘的话。

等杜娇荷给他说了两个有趣的小故事,又送了一副小时候杜恒义给她的九连环。

杜时耀爱不释手,早就把奶娘忘到脑后,彻底变成杜娇荷的小尾巴。

玩累了睡着后,他抓住杜娇荷裙角的小手都不肯放开。

她轻轻拍着杜时耀的后背,让他睡得更沉一点,就见柳嬷嬷过来小声禀报:“夫人的药快用完了,该是添一些才行。”

杜大夫人用的药都是极好的,银钱不低,又不能长放,三五天就得出去买一回。

之前都有嬷嬷和丫鬟去药店跑腿,如今院子里只有柳嬷嬷和绿琪在。

柳嬷嬷要照顾杜大夫人离不得,绿琪没沾手过这些不大明白,杜娇荷原本想带她一块去,杜时耀却抓着自己不放。

杜青莲自告奋勇:“姐姐,娘亲的药我都背下来了,要不绿琪陪着我去药店采买?”

杜娇荷无奈,也只能如此了。

她看着杜青莲带上纱帽,把容貌遮得严严实实,这才放心让两人出门去了。


 杜青莲回来的时候眼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了。

杜娇荷皱眉看向绿琪,她连忙解释道:“药店素来都是记账的,听说我们是大房的人,却不让记账。”

她们身上带的银钱不够,就算足够,杜大夫人每天的药钱,怕是几天就要把手里的银钱都挥霍干净。

绿琪气愤道:“二房真是欺人太甚!”

弄走下人就算了,居然连杜大夫人的药钱都不肯给。

杜恒义随穆王出征,俸禄和赏赐隔三差五全部送回来。

杜老夫人发话这些银钱放在公中,杜大夫人没异议,只是杜二夫人管家,说是公中,这银钱用在二房居多。

不过杜恒义没在家,杜大夫人又不好跟杜老夫人叫板,就拖了下来。

如今看来把二房的心养大了,以为杜恒义送回来的那些银钱就是他们一房人的了吗?

杜恒义不在,他们立刻就翻脸不认人了?

杜青莲见素来面上带着浅笑的杜娇荷猛地冷下脸,一双眼冷若冰霜,丝毫不像平日的样子,不由吓了一跳:“姐姐……”

杜府谁不知道杜娇荷的规矩学得最为出色,在府里素来循规蹈矩的。杜老夫人让往东,她绝不会往西,最是乖巧懂事。

这会儿是真的生气了,面上才不由自主带出点来。

“绿琪,把柜子最底下那个大盒子带着,这就去问问二夫人。”

杜青莲好奇地看着丫鬟手里一臂长的木盒,瞧着并非上等的木料,却表面光滑,显然很得主人爱惜,时常擦拭,才会一尘不染又光亮如新。

“姐姐,这是什么?”

杜娇荷却卖了个关子:“回头你就知道了。”

让杜青莲守着还在睡的杜时耀,杜娇荷带着绿琪去了二房的院子。

比起大房住在后门靠近的小院子,二房住的却是挨着杜老夫人的大院子,前头还有个小水池,里面有几尾金色锦鲤,一看就不是凡品。

院内还有几盆极品牡丹,二夫人最是喜欢牡丹,这必然是她千辛万苦找到的心头好,有个专门的园丁和婆子来照顾。

这会儿婆子正小心浇水,见杜娇荷来了赶紧进去禀报。

杜娇荷在外头站了一会儿根本没人招呼,绿琪简直气疯了,压低声音嘀咕:“杜老夫人不是说二房的规矩是最好的,怎么都不请大小姐进去坐着等?”

足足小半个时辰,才有身穿绸缎衣裙的嬷嬷出来,却是二夫人的陪嫁,夫家姓刘,白白胖胖的,笑起来甚是喜庆,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好听。

“二夫人有些不舒服睡下了,奴婢等了一会没忍心叫醒,只好先来回禀大小姐,若是有什么要紧事,不如让奴婢来递话?”

平日不见杜二夫人有午睡的习惯,如今倒是突然有了。

杜娇荷倒也不介意,只说了药店的事。

刘嬷嬷轻轻叹气:“如今大老爷没了,以后得紧着点过,怕是管事没听明白,递错了话这才叫药店误会了,回头奴婢禀了二夫人,叫人再去说一声。”

杜娇荷依旧嘴角含笑,却接过了绿琪手里的木盒:“刘嬷嬷进府有多久了?”

她还感慨着府中艰难,猛地被问有些反应不过来:“回大小姐,奴婢跟着二夫人进府快九年了。”

“九年,倒是不长,难怪嬷嬷不知道。”

知道什么?刘嬷嬷正一头雾水,就见杜娇荷打开木盒,取出里头的东西慢慢展开,居然是一根黑色的长鞭!

长鞭足足有一人高,被杜娇荷温柔地轻轻拂过:“许久没用,怕是有些生疏,嬷嬷多担待些了。”

她的语气温温柔柔的,刘嬷嬷还小心翼翼地道:“大小姐仔细手,这东西可不是姑娘家能耍弄的……嗷——”

长长的鞭子被灵巧一甩,眨眼间就打在刘嬷嬷身上。

她跟着杜二夫人养尊处优多年,早就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住鞭打,一下就摔在地上哀嚎:“大小姐,你、你这样,奴婢好歹是二夫人身边的……嗷!”

杜娇荷轻轻巧巧又甩了一鞭子,声音不急不慢:“你这刁奴胡说什么,我爹战死的消息才刚到,大房的下人都被弄走了,药店也不让记账了,哪里是素来和善的二夫人做下的,必定是你这刁奴擅自为之!”

杜二夫人听见外头陪嫁嬷嬷的惨叫,吓了一跳,随后丫鬟哆哆嗦嗦说大小姐用鞭子抽着刘嬷嬷,她心头火气冲出来就要理论,听见杜娇荷的话又在门边顿住脚步。

她做那些小动作,杜老夫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发话,便就得意起来,想着大房孤儿寡母的,只能忍气吞声。

谁知道杜娇荷之前乖巧文静的样子,居然会耍鞭子?

尤其那几句话,不像是她随口说的,杜二夫人没出面,让心腹丫鬟出去露面,只说这事她不知情,糊弄住杜娇荷把人先打发走,谁知道自己出去会不会被杜娇荷也打一顿?

想到一人长的黑鞭,耳边满是刘嬷嬷的惨叫声,杜二夫人压根不敢出去。

等人走了,她必定要去杜老夫人面前告一状,让这装模作样的死丫头吃不了兜着走!

就是得暂时委屈一下刘嬷嬷了,回头多赏点东西给她就是了。

叫秋瑞的丫鬟素来在一干下人面前有头有面,这会儿兢兢战战挨近劝说:“二夫人醒来听闻此事,想着是刘嬷嬷自作主张,叫大小姐息怒,莫要闹出人命来,回头会亲自惩戒她的。”

一听就知道敷衍得很,分明是为了打发自己走,然后再秋后算账。

杜娇荷知道自己这样一闹,前面几年装模作样就要白费功夫了。

只是她以前是替爹爹在杜老夫人面前尽孝,如今大房都要活不下去了,老夫人不可能不知情甚至是默许的,自己还孝顺什么,不给老夫人吃一鞭子,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既然都撕破脸了,杜娇荷也就不再遮掩自己的性子,轻轻笑道:“二夫人嫁过来得晚,不知道十年前府里有个小厮手脚不干净偷了大房的东西,被我知道后处置了。”

她眉眼一挑,抚摸着长鞭慢吞吞道:“问了那小厮偷东西惯用左手,我就用这长鞭把他左臂上的肉一块一块抽下来,最后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秋瑞直接吓得双腿一软,白着脸跪在地上就怕杜娇荷也对自己来几鞭子把肉给抽了。

杜娇荷又叹息:“爹爹在的时候叫我安分一点,如今爹爹不在,我又为何要忍着?做了错事,就该当场了断,免得心里一直记挂着,就不是一条胳膊那么容易消气的了。”

她的目光在刘嬷嬷的左右手上端详,似乎在琢磨着该从哪条胳膊下手,吓得刘嬷嬷当场就晕死过去。

杜二夫人在房内也听得脸色惨白,她嫁过来之后杜娇荷一直乖巧听话,还以为跟杜青莲一样是软弱的性子,谁知道居然是装出来的!

以前有杜大老爷的吩咐在,她才听话安分,如今怕是没人压着,把真性情显露出来了!

生怕杜娇荷真把刘嬷嬷弄死了,杜二夫人只能强装镇定走了出来:“大哥刚去,府里要闹出人命来也不好看。”

杜娇荷惊讶道:“二夫人放心,之前那小厮也还好好的,我这一手鞭子功夫是爹爹亲传的,绝不会失手。”

杜二夫人涨红着脸,谁管她是不是亲传,会不会失手!

“私刑要不得,还是让老夫人来定夺。”

杜娇荷又诧异:“府里管家的是二夫人,怎么责罚一个做错事的嬷嬷都得劳烦老夫人?”

她随手把鞭子轻轻甩在地上,一下接着一下的,就像甩在杜二夫人心头上。

“还是夫人心疼,不舍得责罚这嬷嬷?”

杜二夫人频频向外看,刚才让人去请老夫人,怎么还没来?

这边的动静太大,杜老夫人很快赶来,看见手里握着长鞭的杜娇荷,险些眼前一黑。

她忍不住想起十年前杜娇荷还是个七岁的丫头,就拿着这条黑鞭把一个偷东西的小厮活生生剐掉了一只手的肉!

血淋淋的不说,杜娇荷脸颊上沾了几滴鲜血,看着就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

后来被杜恒义带回去教导一番渐渐好起来,等他离府后杜娇荷还守在她身边听话孝顺,杜老夫人差点忘记她原本是个什么样的丫头!

“你、你先把鞭子放下,有什么事好好说!”杜老夫人跟身边两个强壮的婆子使眼色,她们刚上前两步,就被一条黑鞭擦着鼻子打在脚尖上,吓得连连后退。

“你这是做什么,反了天了,还想要我的命吗?”

杜娇荷看着外强中干的杜老夫人像平日那样温温柔柔地笑了:“爹爹让我孝顺老夫人,我听了,爹爹让我好好照顾娘亲,我也听了。如今爹爹不在,娘亲也没药可用,我不过责备一个自作主张揉搓主子的嬷嬷,老夫人也觉得我这个主子责罚不得?”

杜老夫人哪里不知道这是杜二夫人的主意,以前觉得她机灵,如今只觉得这二媳妇混账!

她还以为杜娇荷变了,原来一直藏着掖着而已。想到杜娇荷小时候就能面不改色弄残一个小厮,如今杜大夫人有一个不好,这丫头就得生吞活剥了她们!


 杜老夫人拼命跟杜二夫人使眼色,让她放下身段哄哄杜娇荷,不然这事今天就没完!

杜二夫人心里不乐意,也只能哆嗦着挤出一点笑容来:“大姐儿何必为一个老嬷嬷大动肝火,我这就让人把刘嬷嬷送回娘家去,眼不见为净。”

送回娘家然后好吃好睡,等风头过了再送回杜府来吗?

“何必这么麻烦,正好我院子里缺了个洒扫的婆子,就让刘嬷嬷去帮忙。”

只要能打发掉这个煞星,就是让刘嬷嬷去洗马桶都行!

杜二夫人满口答应,悄悄给刘嬷嬷使眼色叫她先忍耐一段时日再把人讨要回来。

刘嬷嬷只能哭丧着脸跟在杜娇荷身后,冷不丁她停下脚步问道:“二夫人,我娘的药……”

杜二夫人一个激灵保证道:“我这就让药店立刻送过来,以后隔几天就让药童送上门。”

得了她的准话,杜娇荷这才满意地回去了。

绿琪看向她的眼神满是崇拜,她是杜娇荷五年前才救回来收在身边,自然不知道这位大小姐以前的样子。

不过小丫鬟也担心,看着外头开始洒扫的刘嬷嬷,手脚不怎么麻利,显然很久没做过粗活了。

“等老夫人和二夫人回过神来,会不会为难大小姐?”

总不能每次都这么闹,次数多了不小心传出去,杜娇荷的亲事就得难了。

加上杜恒义战死,她得守孝三年不能嫁娶,直接熬成老姑娘的。

绿琪忧心忡忡,杜娇荷却笑道:“这样也好,就算她们有心把我随便嫁出去,却没那么容易。”

小丫鬟却不明白了:“大小姐这般好,为何及笄后无人上门来求亲?”

这也是绿琪一直不明白的,杜娇荷传出的名声是规矩懂事听话,不知道多少府里的夫人夸赞,怎么就没一个上门讨着做媳妇?

杜娇荷点了点丫鬟的额头笑着解释道:“很简单,我这么好,不就衬得那些府里的小姐们逊色了?”

就算嘴上夸赞,心里还是不大痛快自家女儿被比下去,怎么会弄进府里来天天碍眼?

绿琪这才明白杜娇荷之前为何把性子收敛成这样,原来早就深思熟虑过,心里更是佩服。

没多久药店掌柜亲自送药过来,杜娇荷打开查看,知道都是一等一的好药,比之前要好,这才满意地让绿琪去煎药:“有劳掌柜了。”

掌柜连说不敢,又道每隔三日有伙计送药上门,她点点头就让刘嬷嬷把他送出去。

刘嬷嬷还穿着一身绸缎衣裙,却没了之前的神气,裙角沾着一旦泥污耷拉着脑袋送掌柜出门。

掌柜见这个杜二夫人面前的陪嫁嬷嬷都给揉搓成这样,回去再三叮嘱伙计要对杜娇荷恭恭敬敬,不得有任何失礼之处。

杜青莲小心翼翼凑过来,只觉得这个姐姐跟平日大不相同了:“爹爹的事,要怎么告知娘亲?”

不说是不可能的,毕竟等大军回来后,杜恒义就得下葬,根本瞒不住。

但是开口的话,她很担心原本就病怏怏的杜大夫人会受不了。

“暂时先瞒着,等爹爹的……送回来,再想办法慢慢告诉娘亲。”杜娇荷暂时也没什么好的主意,直接告诉杜大夫人是不可能的,她的身子骨指不定一口气没上来就要跟着杜恒义撒手人寰了。

杜青莲是个没主意的,听话地点头,又说道:“时耀不肯吃饭,说是没人喂。”

她得帮着柳嬷嬷照顾杜大夫人,绿琪要伺候杜娇荷,压根腾不出手来贴身伺候杜时耀。

杜娇荷面无表情:“不吃,那就饿着吧。什么时候自己吃,什么时候再给他送饭。”

杜青莲忍不住问道:“时耀年纪小,饿坏了可怎么办?”

“又不是没给吃的,少吃一顿两顿他还饿不死,没什么好担心的。”杜娇荷摆摆手,这事就拍板了。

杜青莲虽然心疼杜时耀,却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杜时耀看没人来喂饭一时还闹脾气,后来见真的没人搭理他,小孩子又不经饿,就委屈得哇哇大哭。

刘嬷嬷在院子一边干活一边偷看,这会儿赶紧洗净手进去哄他:“小少爷不哭,大小姐也是的,怎能不给你吃的,好歹也是亲姐弟,饿坏了夫人必然要心疼的。”

杜时耀被她提醒,想到去找杜大夫人告状,然而才走到门口就被绿琪拦下了。

“夫人服药后刚歇下,小少爷莫要吵醒她了。”

他张口要嚎,杜娇荷推门出来,顿时噎回去的。

“要吵醒娘亲,你的晚饭也别想吃了。”

杜时耀哭道:“你是坏人,我要见娘亲,要告诉她你欺负我!”

杜娇荷嗤笑一声:“有手有脚的不自己吃饭却要人喂,说出去都丢人,你还要嚷得所有人都知道。”

“二房的杜霖跟你一样大的时候已经能自个乖乖吃饭,你却还是个没断奶的,除了叫着要奶娘就是跟娘亲告状,不羞吗?”

杜时耀听得真哭了,被杜娇荷捂着嘴抱起来带出院子后才问道:“谁让你过来娘亲这里的?”

这个小豆丁还没那么聪明,知道跟杜大夫人告状。

他的小手捂着嘴不肯说,杜娇荷摸着腰上的黑鞭,杜时耀吓得小脸发白说出了刘嬷嬷。

绿琪愤恨:“大小姐好心没责罚,把人要过来做点粗活而已,这才多久她就开始闹腾了,真是个惹事精!”

想到她在杜二夫人跟前伺候多年,也不知道是不是总出馊主意给大房找茬。

杜娇荷凉凉道:“还有闲工夫动坏心思,肯定是粗活不够多,你去吩咐嬷嬷前院的杂草什么时候拔完,什么时候才能歇息。”

她又去把院门牢牢关上,还在里面挂上一个锁头:“以后没事别出去,送什么在门口旁边的小门送进来就是了。”

小门不到膝盖高,杜时耀这样小孩能进出,其他人是不可能的,也就能送个篮子进来。

刘嬷嬷没想到那么快就东窗事发,暗暗嘀咕杜时耀是个嘴巴没把门的,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知道要收拾掉所有的杂草才能歇下,她就要疯了。

半夜还想趁机找人来帮忙,谁知道院门居然锁上了,听说钥匙在杜娇荷手里,刘嬷嬷就老实了。

她被蚊虫咬了一整宿,腰板都快直不起来,总算把杂草都拔完,又饿又累就要晕过去。

杜娇荷让绿琪送一碗粥,刘嬷嬷呼啦啦喝完只觉得更饿了,舔着脸想多要一碗。

她凉凉地看了刘嬷嬷一眼:“不是嬷嬷说府里不如以前,要节衣缩食了?”

刘嬷嬷感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知道今天铁定还要挨饿,她心里不痛快嘴巴忍不住提醒道:“奴婢年纪大了,少吃点无妨,只是小少爷就六岁,饿一顿小身板可受不住。”

她不提,杜娇荷还没想起这事来:“嬷嬷倒是提醒我了。”

提醒什么?

下一刻刘嬷嬷就听杜娇荷吩咐绿琪把奶娘找过来:“要是二夫人问起,就说我要问问奶娘平日是怎么照顾时耀的。”

下人突然弄走,素来是奶娘照顾杜时耀,她找奶娘过来问几句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杜二夫人昨天憋了一肚子气,秋瑞一提她就立马不耐烦地摆手道:“赶紧把人弄过去,别来烦我。”

她越想越不忿,忍不住去找杜老夫人哭诉道:“大姐儿压根不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内,拿着鞭子怪渗人的,要是传出去我家春钰还怎么找如意郎君?”

杜老夫人心里也烦,对她没好气道:“老二家的你也太过分了一点,下人弄走就算了,药不给那不是要了老大家的命吗?老大刚去,老大家的就因为没药而病死,传出去杜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杜二夫人瞪大眼不可置信,这事明明跟老夫人提过,她也是默许的,怎么转眼间就反过来训斥自己的不是?

心里正委屈着,秋瑞就慌慌张张跑来,杜二夫人立刻呵斥道:“慌什么,你的规矩学哪里去了?”

秋瑞小脸发白一副快晕过去的样子:“夫人,大小姐正用鞭子抽打奶娘,眼看着要把人抽死过去。”

杜老夫人眼前一黑险些晕倒:“作孽,府里怎的出了这样的恶丫头来。”

杜二夫人也吓得不轻,不忘小声提醒道:“老夫人,会不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在大姐儿身上,她之前明明不是如此的,赶明儿不如带去庙里让主持瞧瞧?”

杜老夫人挑眉,眨眼间就明白她暗地里的意思。

杜娇荷这样放在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疯,还不如送去庙里说是疯了,叫主持关起来几年,脾气也就顺了。

实在不顺,那就一直关下去,回头说她有心皈依便是了,换个尼姑庵住着。

“你说得对,这会儿先把大姐儿给拦下来才行。”

杜老夫人点了四个壮实的婆子一起过去,就见奶娘被抽得在地上哭嚎着打滚。

杜娇荷拿着黑鞭,不管奶娘换了多少位置,都能准确无误抽中同一个地方。

冷冰冰的小脸看得杜老夫人小腿发软:“你还不停手,想要坏了你爹的名声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