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江靖川沈梦璃

江靖川沈梦璃

江靖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三句话让男人为我花五个亿。老公在吗?我看上个包。你白月光手里那个。

主角:江靖川沈梦璃   更新:2022-09-10 06: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靖川沈梦璃的其他类型小说《江靖川沈梦璃》,由网络作家“江靖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句话让男人为我花五个亿。老公在吗?我看上个包。你白月光手里那个。

《江靖川沈梦璃》精彩片段

闲来无事找了本狗血小说看,没想到这个小说对我吸引力这么大,一把子把我吸进了书里。


没错,我穿书了。但是这个书我就看了一点啊!根本没看完啊!你让我往后没有上帝视角怎么过啊!


无聊地躺在华丽的大床上,满脑子都是那句:清晨我从五百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


按照书里,我是沈家大小姐,商业联姻嫁给了江靖川。而江靖川有个白月光林落薇。


林家不比沈家和江家是商业巨头,只是中等。所以江家一直不同意。


新婚一个月除了结婚那天以外没见过江靖川。不过无所谓,人生三大喜事,有钱有颜老公不回家。


正当我为此感到快乐的时候江靖川回来了。


明天家宴你记得准时,我有事情要宣布。


是是是,明天就是你带白月光回家死活要跟我离婚的事情。


行,知道了。我语气淡淡地说,对于这个男主我是没什么好感的,不喜欢就别娶啊,誓死反抗啊!现在摆什么谱?


江靖川蹙了蹙眉,没想到我能这么平静地回答他的话。


也难怪,以前那个女主为了讨好他一直做小伏低,突然对他爱搭不理的他还不习惯了。以后我一定要让他习惯习惯。


家宴嘛,还是得捯饬一下自己。


出个门购物!


好家伙,刚逛完衣服准备去给自己买个包,恰巧看见江靖川陪林落薇逛街。


意外总是来得这么突然,我掏出手机给江靖川打电话:老公?


说。江靖川的语气极不耐烦。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也要摆脱你了。


我想买个包。


你自己去买。


要你白月光手里那个。


话语完毕我也刚好走到他们面前。


林落薇看见我盈盈一笑:沈姐姐,好久不见。


我没有说话,一是懒得跟绿茶说话,而是为了等待江靖川的下一句话。


离婚。一个亿。


不愧是霸道总裁,人狠话不多。


我愤怒地看着江靖川,满脸倔强:说什么呢?五个亿,少一分钱都不行!


行。


林落薇听完我的话目瞪口呆。


笑死,一个月一句话五个亿,这波我血赚。


这样吧,看你这么爽快我也送你三千万。千万别后悔,千万别找我,千万保护好你的林落薇。


谁知道这个男主会不会因为白月光撕我的眼角膜嘎我的腰子呢。


听完我的话对面两个人嗤之以鼻。


五叔?


我顺着江靖川的目光望去,江庭生,江靖川的五叔,A 城顶级钻石王老五。年仅十八岁的时候就能在 A 城商业圈翻云覆雨,现在已经拿到江家大半股份,可以说江庭生才是江家的掌权人。


只见他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衬托出修长匀称的身材。眉眼冷峭,神情淡漠地看了一眼我们三个人,点了点头。


啧,说帅太肤浅了,我想直接嗨老公。当然我没说出口。


沈梦璃,记住你说的话。五个亿,签离婚协议。


看着走远的江庭生,我的眼神半天都收不回来。只是随意地回答江靖川:以后叫我五娘。


江靖川面色有些难看,咬着后槽牙问道:为什么?


因为……五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说完不等他的回答我赶紧走了,真怕自己多待一秒忍不住问江庭生的微信。


回到江靖川的别墅我赶紧收拾东西麻溜打包到了沈梦璃的小别墅里。



江家门口,没看到江靖川倒是林落薇先来了。


阿川公司还有点事没忙完,姐姐不介意吧?


不介意,你俩一起来我都不介意。


要不是还没签离婚协议,这个家宴我都不用来了。


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阿川只是太爱我了。林落薇掩嘴轻笑道,一身白裙倒有些小白花的味道了。


是,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跪的模样。我差点唱出来。


突然林落薇收起了笑脸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净是惊慌失措,眼睛微红: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哦,开始飙戏了是吧。


哈哈哈,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能自己摔个大屁股蹲儿。


江靖川跑到林落薇身旁,一脸怒气地看着我:沈梦璃!


这可不兴碰瓷的哈,你家大门口有监控,自己去看。我撇撇嘴。


林落薇神色有些尴尬,拉了拉江靖川的袖子,一副我要吃了她的样子。


啧,这演技多少有点太尬了。


你就不会扶她一把吗!江靖川要气疯了。


不会,我没有道德。明知道她要碰瓷我还去扶她,你看我像不像个大怨种?


你!


我不仅没有道德,我还没有素质,就是街边上的狗冲我叫唤我看不顺眼还得上去踹两脚。


说完我扬长而去,根本不给两个人反驳我的机会。许是听出来我在讽刺他们两个人在狗叫,江靖川并没有追上来继续发疯。


我前脚进了江宅,江庭生后脚就跟了进来。


你很有趣。


我转过头看着江庭生:你是说我的灵魂有趣还是说我的皮囊有趣?


江庭生轻笑并没有回答,大步走向了正厅。


原著中江家父母对原主不冷不热,一是因为沈家虽为珠宝行业的翘首但是对于江家对科技行业并没有什么助益,第二就是单纯的因为沈梦璃太做小伏低导致被人看不起。


看见江母江父我还是装作乖巧地样子:爸、妈。


江父江母点点头没有说话。江家父辈的人也都坐着没有要理我的意思。


行过礼后就默默的坐在角落等着江靖川进来宣布离婚的事。


刚坐下就看见林落薇挽着江靖川款款走来。


江家人是认识林落薇的,我们三人以前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时江靖川和林落薇就是众人口中般配的一对,而原主一直暗恋江靖川却得不到回应。


江父江母看着俩人的动作有些恼怒,虽不喜欢我这个媳妇,但是江靖川的行为却让他们有失颜面。


林落薇落落大方地跟江父江母打招呼,江父一语不发,江母敷衍了几句。江靖川看爸妈态度冷淡脸色有些难看。


我咂咂嘴,马上就该宣布离婚的事了,我竟然还有些小兴奋。


爸妈,我今天带薇薇来是想宣布一件事。


要来了要来了,我哭不出来怎么办?有没有洋葱!急,在线等。


我要跟沈梦璃离婚,娶薇薇进门。


不行!江父江母异口同声道,他们虽不喜欢我这个儿媳妇却也看不起林家,觉得林家小门小户。


好经典的谁都配不上我儿子。


我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我爱薇薇。这辈子我只认她这个妻子!


看着江靖川一副不顾一切的样子,我表面伤心欲绝,内心真是想为他鼓掌,说得太好了!你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


阿川你坐下来慢慢商量,梦璃才刚进门一个月,你这样不是让我们难堪吗?江父缓了缓开口说道。


林落薇突然上前来,漂亮的双眼含着泪:伯母伯父,你们别生阿川的气,都是我不好…… 我不该来的。


江父江母别过脸没有说话,江靖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好一个茶香四溢的林落薇,嘴上说不该来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


我憋了了许久也挤不出一滴眼泪。啊,我真是太失败了,在演戏方面我承认还是比不上绿茶。


眼看气氛一度到了零点,我只好红着眼眶,挤出一个笑容说:爸妈别生气了,阿川不喜欢我,我愿意放手。


听到我说的话,江父江母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而江靖川见我丝毫不反对很是意外。


我先走了,就不打扰大家的兴致了。我略微歉意地冲大家点了点头,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去。


出了江宅,我的脚步都轻快了起来,哼着小曲走向自己的小跑车。


真是一场好戏。


听闻一声戏谑的话,我转过头看见了江庭生。


虽然知道他帅,但每次看见还是会被惊艳到。


五叔加个微信吧,我每天让你看戏。


只有这个理由吗?江庭生挑挑眉,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离我不远处,斯文败类的感觉扑面而来。


会呼吸的男人真的很加分。


江庭生轻笑。



我还是加上了江庭生的微信,我猜他是被我的美貌打败了。


领完离婚证我火速给江庭生发了一条微信。


风情万种的离异少妇在线邀请你一起吃宵夜,来吗宝贝?


等了好一会没等到江庭生的微信倒是等来了沈家爸妈的电话。


女儿啊,离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家里商量?是不是他江靖川欺负你了?受了什么委屈跟爸妈说!爸妈去找这个小兔崽子!沈爸一阵激动,我都怀疑他要顺着电话线过来把江靖川按在地上捶。


别别别,我跟他离婚主要是因为结婚。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远嫁就是爸妈下午知道我离婚,晚上我爸的巴掌还没落在江靖川的脸上。


最后我以沈家和江家还会结亲为由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


至于被沈家爸妈追着问跟沈家的谁结亲我无比神棍地回答:天机不可泄露。


大概是沈家爸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第二天还是去寻了江家要个说法。


当天我就收到江庭生的微信:有空出来吃宵夜。


我看见了,但我就是不回。


哎,人呢就是要自己不爽也要让别人不得劲。


拍了张在车上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不回就是在跑滴滴。


不到三分钟,江庭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晚上出来吃宵夜。


不来,忙着跑滴滴。


你很缺钱?


生命在于运动,豪门弃妇已经没有资本在家当咸鱼了!我已经在家躺了几天了!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歇!


江庭生挂了电话,很快我就收到一条转账短信。


男人,竟是这该死的甜美。


江庭生开着跑车带我去了一个大排档。


就离谱,堂堂江家掌权人带我吃大排档。


我百无聊赖地等着去停车的江庭生,准备狠狠地宰他一顿。


一个熊孩子在大排档搞得鸡飞狗跳,跑到我面前来不知死活地说:阿姨,你好胖啊。


是你太小了,你看你的脑袋还没有我的屁股大,我一屁股坐下去你可能会死。


熊孩子哭着跑回他妈身边了。


江庭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你连小孩子都欺负?


这能叫欺负小孩子?这叫提前让他知道社会的毒打。我撇撇嘴,挥了一下拳头又继续说,你再不来我的手指甲都快啃完了。


吃完宵夜江庭生带我走走散步,顺便消食。一走就走到了商业街,女人嘛,当然喜欢逛街咯。


我拉着江庭生逛了衣服逛鞋子,逛完鞋子又逛包。


累到走不动的时候看见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你知道为什么古代时候女人要裹小脚吗?就是为了怕你们这些女人败家。


这我能忍?


我噌地一下站起来:知道为什么现在女人不裹小脚了吗?因为裹脚布都拿来裹你们这种男人的小脑去了!


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地走过来,抬手就要给我一巴掌。


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江庭生站了起来高出这个男人一个头,只见他清冷狭长的眸子只是随意一瞥,在他身形阴影的笼罩下的人瑟瑟发抖,话也不敢说就赶紧落荒而逃。


啊,帅!太帅了!


江庭生薄唇微抿,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怒气。


你胆子也太大了。要是我不在怎么办?


你这不是在嘛,老公太帅了!你,是我的神!我两眼冒星星地看着江庭生。


你叫我什么?


五叔。怕江庭生生气,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装鹌鹑。



最后江庭生以我没事找个班上为由把我骗进了公司。


但我总觉得他有阴谋。


果不其然,第二天在电梯里真是演了一场好戏,我提议,这次奥斯卡给我一个提名。


我跟着江庭生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的时候,也跟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女人打扮的太性感了,我差点流鼻血。


首先我不是女同…


江总~这位小姐是谁呀?


谢谢,我真的不是女同。


我没办法理解怎么一个御姐外貌的人能这么捏着嗓子说话。


我双手攀上了江庭生。


挑衅地看了一眼这个女人。


老公~这是谁呀?怎么不介绍介绍?我为我的演技震惊。


陆蔓蔓。


……


让你介绍你就说个名字是吧?


陆蔓蔓听见这声老公尴尬得脸通红。


小声地询问江庭生大家都说他单身怎么有老婆。


老公~我们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呀?


三个月后。


???


江庭生俯下身子,搂住我的腰。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在我脸上。


你爸妈说的。


许是有些热,我脸烫得厉害。


陆蔓蔓看见我们这样暧昧终于受不了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哭着跑出去了。


沈梦璃!你在干什么!


我转过头看见一脸怒气的江靖川,莫名其妙。都离婚了你管我在干什么。


此刻的画面确实有点过于暧昧了,我大半个人都挂在江庭生身上。


江庭生从容淡定地理了理西装,瞥了一眼江靖川走向了办公室。


你为了气我跟我五叔在一起?


哪里来的孔雀这么聒噪。


能不能把你的自信分我一点啊?我白眼都快翻上了天。


怎么有人这么自信啊,我不理解。


你喜欢他什么?江靖川咬着后牙槽说道。


始于颜值,忠于才华。


你跟他很熟?忠于他什么才华?


忠于他单手开法拉利的才华。


……江靖川的脸黑了又黑,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不说话?要我给你报个手语班吗?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比我更温柔、更漂亮的女孩子。


但她一定没我会吃、会喝、会气人。


事实证明人真的不能太装逼,下一秒我就崴脚一屁股坐在地上。


江靖川还挺有良心地没直接走,而是确认过我走不了路了把我捞起来。


就在江靖川抱起我的刹那,我看见了江庭生。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漆黑的眸子像一潭深水,看不出情绪。


没由来地我心里一阵慌乱,也不知是害怕江庭生误会,还是怕他不误会。


5


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庆幸只是脚崴了。


上班第一天就因为脚崴了错失工作,真有我的。


神助攻沈家爸妈来医院看我的时候我正在考虑怎么跟江庭生解释。


女儿啊,江庭生虽然年龄大点,也就三十来岁,但是比江靖川靠谱了。


沈爸沈妈或许是怕我不愿意,来看我的时候顺道劝我。


愿意啊我愿意的。


心里这么想,我嘴上却不这么说:我再考虑考虑。


我们当时一说他就答应了。


有没有可能是缓兵之计?


在医院躺了快三天,江庭生除了问了我一句严不严重以外就没再找过我,也没来看我。


还靠谱呢,男人都是骗鬼的。


我试着给江庭生发微信解释,他却回答我知道。


然后就再没然后了。


我又尝试着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刚刚不小心碰到头了,我失忆了,谁是我男朋友?我这么美不可能没有对象吧?


江庭生还是不回消息,我有些泄气。


正当我在发愁的时候,江靖川又来了。


焯!不会是要叫我给他的白月光坐月子吧?


林落薇眼睛瞎了撕我的眼角膜?


还是肾坏掉了要嘎我腰子?


做个人吧!


你好些了没?


还行吧,就那样。


沉吟片刻江靖川又道:你变了。


我是你爸,千变万化。


……


说完我赶紧缩进被子里,我怕他打死我。


突然一只手把我的被子扒开一截,我眼睛一睁,就看见了江庭生。


看不出来你想跟我当兄弟?


怎么会,哈哈哈。


我跟江庭生打着哈哈,就怕他看见江靖川更误会了。


眼睛向四周瞟了瞟没看见江靖川,心里松了一口气。


前几天有个项目很忙,一直不得空来看你。


抬眼见他削起了苹果,我装作很委屈没有接话。


结果这个人削完苹果直接往自己嘴里塞。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是给魔鬼留余地。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吃亏是我自己。


我在心里默念。


见我不说话,江庭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阳光倾泻而下,向来让人有压迫感的江庭生看起来此刻格外的温暖。


真好。


我就是这么一个对帅哥没有抵抗力的人!


那年我揪住了一只蝉,我以为我揪住了整个夏天,没想到蝉说:如果不爱,请别揪蝉。


江庭生轻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叫我好好养伤有空再来看我。


狗男人,一句回答都没有。


等到江庭生走了以后,我摸出手机看新闻才看到关于我和江家叔侄关系的话题占据了各大头条。


要么猜测我和江靖川复合的。


要么猜测我脚踏两只船的。


甚至有人说江庭生老!这怎么可能呢!他也不过才三十出头,这些人到底懂不懂成熟男人的魅力!


老头好,老头事少有低保,老头死了我还能找!


哎,就是这么得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