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限时偏爱免费阅读

限时偏爱免费阅读

温知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温知羽偶尔会看他。霍司砚侧颜完美,五官轮廓分明,身上衬衫看不出品牌但很矜贵。温知羽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

主角:温知羽霍司砚   更新:2022-09-10 08: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知羽霍司砚的其他类型小说《限时偏爱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温知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知羽偶尔会看他。霍司砚侧颜完美,五官轮廓分明,身上衬衫看不出品牌但很矜贵。温知羽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

《限时偏爱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顾长卿订婚这晚,温知羽在酒吧喝得酩汀大醉。

她认错人,在幽暗过道抱住一个极品帅哥,同他疯狂接吻。

一吻过后,双方感觉都不错。极品帅哥低头凝视怀中女人,声音暗哑性感:“玩真的?”

温知羽清醒了些,认出眼前男人。

霍司砚,国内首席大律师、名下产业无数,妥妥的都市精英男。

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顾长卿未来的大舅子。

温知羽退怯了。

但她随即又想,顾长卿能劈腿绿了她,她为什么不能放纵享受?

温知羽非但没有挣开,反而搂紧了霍司砚。

她生得好看,身材更是一流。

霍司砚不轻易冲动的人,也愿意和她来段露水姻缘。

他搂着她纤细腰身,高挺鼻梁同她相抵,斟酌了一下问:“换个地方?”

温知羽未经人事,但她装作老练的样子,贴着男人耳根吐气如兰:“我没试过这儿。”

霍司砚皱眉。

这女人竟是资深玩家!

外表清清纯纯的,真看不出来。

但不过是身体上的欢愉罢了,他也没有那么在意,于是重新低头吻住女人。

他们像是都市许多食色男女一般,急不可耐。

温知羽总归喝了酒,被男人吻了一会儿就有些意乱晴迷。她靠在男人肩头,猫儿一样轻喃:“顾长卿……”

一切嘎然而止。

霍司砚松开女人,他靠在过道墙壁上,低头点了支香烟。

他玩味注视她。

顾长卿……

真有意思!面前女人竟是他未来妹夫的前女友。

温知羽无措,她猜出霍司砚应该调查过她。

霍司砚掸了下烟灰,很随意地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吧?和我接吻时什么心理?想睡了我狠狠恶心顾长卿一把?”

温知羽没法否认。

霍司砚太有名了,若她说不认识未免太虚伪。她只能低头道歉:“对不起霍先生,打扰了。”

她要走,霍司砚也没有拦着。

这在这时,温知羽的手机响了,是阮姨打过来的电话。

“温知羽你快回来,家里出事了。”

温知羽追问,但阮姨说不清楚只让她快回去。

挂了电话,温知羽双腿发软,她再次向霍司砚道歉:“霍先生,对不起。”

她是有眼色的,对方的身份她得罪不起。

霍司砚深深注视她。

他站直了身体,将一件外套扔给她:“披上,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有矫情,轻声道谢上了他的车。

霍司砚开的是一辆宾利欧陆,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温知羽偶尔会看他。

霍司砚侧颜完美,五官轮廓分明,身上衬衫看不出品牌但很矜贵。

温知羽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

到了地方停了车,霍司砚侧头看她,目光在她修长白皙的小腿流连片刻,尔后,他从前面的置物柜取了张名片递给温知羽。

成年男女那档子事情,稍稍想想就能心领神会。

温知羽想不到在知道身份后,他还想同自己发生关系。

她拒绝了。

她轻声说:“霍律师,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就在这时,温知羽手机轻响一声。

她以为是阮姨,拿出来一看,竟是顾长卿发来的微信。

【温知羽,你在哪?】

霍司砚也看见了,很轻地笑了一下:“温小姐挺长情的!”

温知羽有些难堪,她想解释。

霍司砚却风度翩翩地下车替她打开车门,温知羽只得下车,却忘了还他外套。

霍司砚坐回车上,对这一场未遂的艳遇并没有多少怀念。

温知羽很美,但他身边从不缺少主动追求他的美丽女人。



温知羽才进屋,就见阮姨坐在沙发上发呆。

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

温知羽四处看了看,不由自主地问:“阮姨出什么事儿了,爸呢?”

阮姨是温爸爸第二任妻子。

听到温知羽问话,阮姨忍不住痛骂。

“顾长卿这个白眼狼,他太狠了!”

“前几年顾氏低谷你待他不离不弃,现在他缓过劲儿甩了你不说,还要将你爸爸送到牢里,你爸爸现在看守所。”

“温知羽,我早说顾长卿不适合你,你偏不听。”

……

阮姨不停抱怨。

温知羽怔忡片刻,说:“阮姨您别急,我……问问顾长卿。”

温知羽想,做不成夫妻总有过去情份在,顾长卿不至于赶尽杀绝。

她拨了电话,那头很快接起。

温知羽放低姿态:“顾长卿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求你不要牵怒我爸爸。”

顾长卿嗤笑。

他说:“那么一笔亏空,总得有人负责。”

温知羽还想求情。

顾长卿话锋一转:“还有一条路,就看你愿不愿意!温知羽,只要你跟我五年,我就放过温叔。”

温知羽怔住。

她没想到顾长卿能恬不知耻到这种地步,前途靠山他要,她的身体他也想占有!

温知羽气到颤抖:“顾长卿,你真让我恶心!”

顾长卿不在意地笑笑:“我是什么人,你不是早就知道?”

温知羽咬紧牙关。

她说:“我不会当你晴妇!顾长卿,你休想!”

顾长卿轻呵出声,“那就准备给温叔请律师吧!温知羽,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么大的数目至少判十年。”

温知羽冷笑:“我会请最好的律师!”

“你是说霍司砚?”顾长卿从容笑笑:“温知羽你忘了他是我未来大舅子,他会帮你打官司?”

温知羽从头凉到脚!

顾长卿轻轻丢下一句话:“温知羽,我等你求我!”

……

温知羽才挂上电话,阮姨痛骂出声。

“王八蛋!”

“他作梦呢!我们家就是死绝也不会送你给他糟蹋。”

阮姨说着说着就落泪了:“那位霍律师是这白眼狼的大舅子,我们怎么请得到?温知羽,你想想办法。”

温知羽垂眸。

过了片刻,她低声开口:“我和这位霍律师有一面之缘,我试试看。”

阮姨是女人,敏感得很。

她闻到温知羽身上酒味,再看到她身上披着的男性外套,就猜到发生什么了。

阮姨没有挑破。

*

温知羽想要见霍司砚并不容易。

“杰英”律师事务所大厅,前台小姐客气疏离:“对不起小姐,没有预约我不能放您上去。”

温知羽后悔昨晚没有收下名片。

她问:“我现在预约的话,什么时候能见到霍律师?”

前台小姐查了一下:“最快也得半个月。”

温知羽不禁有些着急。

就在这时,大厅拐角处电梯门开了,里面走出一对男女。

男人正是霍司砚。

他一袭黑白经典西装,衣冠楚楚,十足精英模样。

女人身材火辣、30出头的贵妇。

霍司砚一出电梯就看见温知羽了,但他却像不认识她一般,径自送客户到门口。

他拿捏着分寸,同女人握手道别。

女人声音千娇百媚:“霍律师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怎么可能顺利离婚分到财产!你都不知道,他有了新欢后对我有多抠门……”

霍司砚淡淡一笑:“应该做的。”

女人发动攻势:“霍律师,晚上喝一杯?”

温知羽目光落在女人身上,觉得这身材条件,一般男人拒绝不了。

霍司砚不是一般男人。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委婉拒绝:“真不巧,晚上有个约会。”

那女人也识趣,知道这位霍律师是看不上自己。

她妩媚道别,上车离开。

霍司砚送完客户,特意在前台那儿停了一下。

他看着温知羽说:“改主意了?”



温知羽一愣。

随即她脸烫得要命,提起手中纸袋:“我过来还霍律师的外套。”

霍司砚伸手接过。

他矜持了点了下头,“麻烦你了。”

说完,他就径自走向电梯,一句废话也没有。

温知羽急了,她跟上他的脚步:“霍律师,我想求您……”

霍司砚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开,温知羽厚着脸皮跟着进去。

霍司砚斜睨她一眼。

他对着镜子整理衬衫,语气淡淡的:“我不会接你的案子。”

温知羽手脚冰凉。

看来,霍司砚已经知道她家的事情!

她轻声问:“顾长卿跟你打过招呼?”

霍司砚在镜子里与她对视,很淡地笑了笑:“他没那么大的面子!温小姐,我只是喜欢公私分明。”

温知羽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跟他来一段刺激,他欢迎,但若是涉及公事就免谈。

她有些难堪。

霍司砚并不勉强她。

温知羽虽然生在他的审美上,但不足以让他破例。再说大白天的,他兴致也没有那么好。

简短几句话,电梯到了28层。

霍司砚的秘书等在门口,她见到温知羽有些惊讶,但多年素养让她并未失态,仍是恭敬地说:“霍律师,马先生已经到了。”

霍司砚将手提袋丢给秘书,交待:“送去干洗。”

秘书识趣先行离开。

霍司砚低头刷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漫不经心地对温知羽说:“你找其他律师吧!……还有,女人的腰带还是别太松!”

他说完,就走出电梯。

温知羽觉得他虚伪又闷骚!

……

温知羽被霍司砚拒绝,她想尽办法也见不到人。

家里阮姨越发着急,不停发着牢骚,温知羽压力很大,她约了大学同学白薇见面。

白薇毕业就结婚了,嫁的是b市一个富二代,交际挺广。

温知羽请白薇帮她想想办法。

两人约在咖啡厅里见面,温知羽把事情说了一遍。

白薇大骂顾长卿,解完气,她眼睛一转:“那晚你真和霍司砚差点擦枪走火了?”

温知羽脸红,轻轻搅着咖啡。

白薇压低声音:“温知羽你可以啊!霍司砚眼光出了名的高,鲜少有绯闻的。”

温知羽苦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我也不会麻烦你。”

霍司砚在那个圈子里权势很大,白薇帮她,很容易得罪人。

白薇挺仗义,她用了些人脉拿到霍司砚的行程。

*

周六下午三点,霍司砚约了人在俱乐部打高尔夫。

温知羽跟着白薇夫妻过去,意外看见顾长卿也在。

温知羽呆了一下。

白薇狠掐了自家老公一下,埋怨:“你不打听清楚,顾长卿在这里温知羽怎么放得开?”

白薇老公认真道歉:“温知羽对不住啊!怪我没打听清楚。”

温知羽才要说话,霍司砚已经看见他们了。

他着一身白色休闲装,身高卓然、五官英挺……在人群中有众星捧月之感。

和事务所一样,霍司砚装作不认识温知羽,只同白薇老公打了个招呼。

白薇老公受宠若惊,赔着笑脸。

这时,霍司砚像是才注意到温知羽。

温知羽原本皮肤就好,今天又特意穿得清凉。

白色宽松t,浅灰运动短裤。

茶色微卷长发扎了个丸子头,清新中又多一分妩媚。

霍司砚的目光掠过温知羽白皙修长的腿,漫不经心地说:“这位没见过……”



霍司砚装,白薇老公识趣儿配合:“白薇的大学同学温知羽,才女,钢琴老师来着。”

霍司砚轻笑一声:“原来是温老师!”

他看似和善伸出手掌。

四周,那些出身显贵的男人们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也有些艳羡!他们都看得出这位漂亮的温老师是冲着霍司砚来的。

有人起哄:“霍律师好福气。”

温知羽毕竟面皮薄,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她颇有些羞涩地伸手。

柔软手掌被握住。

霍司砚一握即放,嘴角勾着迷人微笑:“温老师,打一局?”

说完,他便朝着球场走去,有种不容她拒绝的意思。

温知羽只得跟过去。

身后,顾长卿握着高尔夫球杆,一脸阴沉。

……

霍司砚心情很好,温知羽说不会他也不恼。

“我教你!”

这话一说,旁人便知霍司砚的意思,于是眼神就更暖昧起来。

温知羽并不傻,霍司砚跟自己亲近,只说明一件事情——

他不喜欢顾长卿!

温知羽站在霍司砚前面,由着他从身后抱住自己。她穿的运动短裤,露出一大截白皙腿儿紧贴在他身上,甚至,她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源。

温知羽脸热得不像话。

“温老师,专心点儿!”霍司砚薄唇贴在她耳边呢喃,特像情人间的喃语。

温知羽一怔。

霍司砚已经握住她的手,挥出一杆。

四周响起鼓掌声,那些人的马屁肉麻至极。

“霍律师和温老师配合得真好。”

“是霍律师带得好!”

“霍律师再挥一杆,就要进洞了。”

……

男人们习惯这样说话,并不觉得怎么样。

温知羽面色带着淡红。

霍司砚抵着她柔嫩耳根,轻笑:“温老师,我们再来一杆?”

他技术好,果真一杆进洞。

四周又是鼓掌声,霍司砚英挺面容迷人,意气风发。

温知羽身体一阵悸动。

今天,明明是她存心勾引,却被他肆意摆布。

她有种直觉,若是霍司砚想撩骚,百分之95的女人都抵挡不住,只不过是他这样身份的男人,不轻易自降身份罢了。

温知羽被他抱在怀里,又进了好几球。

中场休息时,温知羽坐在霍司砚身边。他倒未同她多说话,大多跟旁人谈谈生意上的事情,偶尔也涉及法务方面。

温知羽很是讨好。

递饮料,拿毛巾……霍司砚自自然然接受。

白薇觉得有戏。

她拉着温知羽进洗手间,说悄悄话:“真看不出来霍律师这么闷骚!从前聚会见过几次,正正经经的样子。”

白薇怕温知羽玩火自焚陷进去,因为以霍司砚的身份不大可能会娶温知羽,再说他们中间还夹着一个顾长卿。

温知羽看得透彻,她轻声说:“最多是身体上的事儿,我不至于那么天真。”

白薇放了心。

两人正要出去,顾长卿推门进来。他一进来就推着温知羽将她抵在墙壁上,面色阴沉。看書溂

白薇急了,伸手拉他:“顾长卿你想干什么?”

顾长卿伸手一挡,就将白薇推了出去。

门被反锁上。

外头,白薇拼命拍着门板,压着声音骂:“顾长卿你这个王八蛋,你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这种小儿科,顾长卿根本不在乎。

他若不心狠,怎会舍得甩了温知羽又赶尽杀绝?



从头到尾,温知羽都没有反手之力,正如他们那段消逝的感情。

她看着顾长卿,眼里只剩下了恨意。

顾长卿松开她,嗤笑:“想要傍上霍司砚?你有那个能耐?圈子里都知道他眼光高,不轻易跟女人沾染。再说……温知羽你被亲一下都僵硬得要死、男人脱你衣服,你受得了?”

温知羽不想看他那张脸。

她垂眸:“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顾长卿居高临下注视她,声音阴柔:“还是你根本忘不了我,故意接近霍司砚在我面前晃,你以为我会在意?”

温知羽被恶心到了,她抬眼看他:“顾长卿,如果不是你陷害我爸爸,你娶霍明珠、李明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自作多情!”

顾长卿盯住她。

温知羽逼自己和他对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软弱。

许久,顾长卿嘴角带着嘲弄:“温知羽,你会愿意跟我的!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他就打开门离开。

豪华木门“哐”一声,晃来晃去……温知羽腿软,她侧头靠在墙壁上,眼角缓缓滑下眼泪。

顾长卿他真狠!

四年感情,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却换来他的背叛!

到现在温知羽才明白,顾长卿同她在一起只想玩弄她,他从未想过娶她!

而她,却时时幻想他们的婚礼。

温知羽流着眼泪,自嘲地笑了。

……

“温知羽。”

耳边,传来白薇的声音。

温知羽擦掉眼泪,抬眼,随即她呆了呆。

门外,除了白薇和她老公,还有霍司砚。

霍司砚换了一身衣服,深蓝衬衫,铁灰色西裤,很商务的装扮。

白薇很担心温知羽,但她对顾长卿只字未提,反而解释:“突然下雨了,暂时打不了球。”

她老公也附和:“是啊是啊!改天再约吧……霍律师,要不您送一送温知羽,我和白薇正巧有点事儿。”

霍司砚瞧着温知羽和她眼角那抹红,眼神晦暗不明。

片刻,他淡声开口:“举手之劳。”

白薇松了口气,同时又心疼温知羽。

温知羽没得选择,她跟着霍司砚离开。

外头果真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停车场是露天的,霍司砚去拿车。

片刻,一辆金色欧陆缓缓开到温知羽面前,温知羽手里没伞,她也没有胆子让霍司砚下车接她。

几步距离,她衣服湿了大半。

坐到车上她有些不安,怕霍司砚会不高兴。

霍司砚侧头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发动车子。

这所俱乐部在半山腰,车子绕了几个圈才到山底,车内开了冷气,不一会儿温知羽就冷得直哆嗦,唇色也变得苍白。

等待红灯时,霍司砚拿了件外套扔给她,“穿上。”

温知羽轻声道谢。

她披上他的外套顿时暖和不少,霍司砚却没关掉冷气,他一直注视前方路况。

暴雨天气,交通很堵,跳了几个绿灯车都没挪动。

霍司砚从置物柜里取出一包烟,抽了一支低头点上,他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像是很随意地问:“跟了顾长卿多长时间?”

温知羽怔了一下。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了:“四年。”

霍司砚有些意外,目光掠过她修长白皙的腿,眸中多了分欲色。

他挪了下身体,漫不经心的样子:“睡过几次?”



霍司砚问得直接,温知羽有些难堪。

事实上,她从未和顾长卿做过!

她和顾长卿在一起时,最多就是一个浅吻,再无其他!

温知羽沉默良久。

霍司砚没有追问,他慢慢吸完一支香烟,正巧车阵挪动了。

他将车停到路边。

温知羽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细微声响,他解开了她的安全扣。

接着,她被抱到他的腿上。

外套剥开,里面的身子穿得清清凉凉,衣服又是半湿、很快就将他铁灰色西裤晕染得颜色深了一片,光是看着就觉得淫|靡。看書溂

外面,狂风大雨。

车挡玻璃前,雨刷有节奏左右摆动……车内情景,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温知羽被迫趴在男人身上,同男人接吻。

霍司砚技术很好,三两下就让温知羽缴了械、投了降,她迷迷蒙蒙地倒在男人怀里,被他为所欲为。

偶尔睁开眼,她看见车窗上自己的浪荡样子,也暗暗吃惊。

这样放|荡的女人,是自己么?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霍司砚这样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在车内解决,他抵着她小巧的嘴角,嗓音暗哑地问:“旁边有一家高档民宿,去那儿过夜?”

温知羽清醒了点儿。

她虽被吻得晕头转向,但还是分得清的,目前为止霍司砚只想同自己来段露水姻缘,她搂着他的脖子轻声哀求:“霍律师,等一下……”

霍司砚没了兴致。

他探了手又拿了支香烟点上,缓缓吸了一口后才说:“玩不起就不要玩,挺没意思的。”

温知羽厚着脸皮,又亲了亲他。

霍司砚没有回应,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看。

温知羽脸红红的,她从不曾这样,只是这点儿撩拨根本不足以影响霍司砚。

他吸了半支烟就掐掉了,声音恢复了冷淡:“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脸再坐他腿上,只得慢慢挪开。

男女那档子事儿,成年男女都明白,进行到一半急刹车谁也不好过。

霍司砚盯着她的脸,呼吸炽了些。

温知羽重新坐到副驾驶,她没有再披他的外套,轻轻扭过头看着车窗外头。

她明白她这样儿的,根本影响不了霍司砚。

她多少带了些绝望。

接下来的时间,车内一阵静默,谁也没有说话。

霍司砚将她送到家,雨停了。他没有下车帮她开车门,只是矜持地冲她点了下头。

温知羽不想放弃:“霍律师,加个微信?”

霍司砚拒绝了,但他想了想就温和开口:“你找姜铭姜律师吧,他在业界也很有名。”

说完,他倾身在置物柜里挑了张名片出来:“姜律师的联系方式。”

名片递到温知羽指尖,彼此体温熨烫了一下。

温知羽失神抬眼。

面前是霍司砚放大的俊颜,他样貌极好看,此时又收了脾气。

温知羽心悸了下。

霍司砚却直接越过她替她打开车门,并淡声说:“温老师,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温知羽再厚的脸皮,也没有办法再赖在车上。

她下了车,车门才关上,霍司砚立即将车开走了。

温知羽站在暗夜里,全身泛起冰冰的冷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