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团宠腹黑殿下天天在倒追

重生团宠腹黑殿下天天在倒追

爱吃大黑牌米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在谭仙仙临死之前,那个说她貌丑无才并声称永远都不会娶她的摄政王萧衍之竟然向她告白了,可即便如此,重生归来,她也没有给男人一丝好脸色。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靠近示好,换来地是女人一次又一次地冷眼相对。没错,这一次,她定要好好报仇!

主角:谭仙仙,萧衍之   更新:2022-07-15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谭仙仙,萧衍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团宠腹黑殿下天天在倒追》,由网络作家“爱吃大黑牌米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在谭仙仙临死之前,那个说她貌丑无才并声称永远都不会娶她的摄政王萧衍之竟然向她告白了,可即便如此,重生归来,她也没有给男人一丝好脸色。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靠近示好,换来地是女人一次又一次地冷眼相对。没错,这一次,她定要好好报仇!

《重生团宠腹黑殿下天天在倒追》精彩片段

“据说貌丑嘴毒,谁惹谁倒霉。”

“先皇后竟然让摄政王殿下与此等丑女结亲?”

“命好呗,谁让这是丞相府的嫡女呢。”

丞相府外,几个官家小姐在巷子里吐槽。

这是丞相嫡女谭仙仙的及笄之喜。

外间宾客大臣都还在席间饮酒作诗。

夏季炎热,大厅放了十多盆冰块才稍微感到一些凉意。

大臣们本该有更快乐的选择,比如抱着美人饮酒作诗。

但是今天不同,他们都没那个胆。

因为那位也来了。

与丞相府嫡女谭仙仙早有婚约的摄政王殿下竟然出席了。

传闻殿下五年前就是被这个丑女吓得不轻,才狠心去边关驻兵的。

这摄政王殿下兰芝玉树清冷高雅,只是坐在那儿,便让众多女子倾心。

他垂下眼帘,端起一杯酒递到唇边。

衣袖间不知什么时候粘上了一点污渍。

萧衍之微微蹙眉,表情有些不悦。

污渍就像是烦人的虫子一样让他不爽。

好想换了这身衣裳。

可这是在丞相府。

万一碰见了那个人怎么办?

想到一会儿还要进宫面圣,他抿了抿唇,还是起身离席了。

吩咐侍卫准备一套干净衣裳,自己摸索着找到一间安全的厢房。

换下脏衣裳,才刚穿上裤子。

他便感觉到不对劲了。

眼下坐着的这个塌子下面有个人。

好像还在打着细鼾。

他确定这个人是真的睡着后,心里开始有些懊悔。

该死,今日他就不该被谭丞相灌那么多酒的。

现在连听觉都变得不敏锐了。

萧衍之迅速穿好衣服,将那塌下的小猪提了出来。

月光皎洁,银白色的光透过窗户洒到她的脸上。

小姑娘皮肤白皙细腻,眉毛细细弯弯,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段浅影,就是不知道睁开眼睛是什么样。

面上还有两坨红晕,小巧的鼻子可爱到想要捏一捏,嘴巴微微嘟起,迎着光还有点点亮光在上面。

萧衍之差点呼吸一滞。

这世间竟有如此娇软可爱之物。

小姑娘被提着后领总归是不舒服的,她动了动脑袋,砸吧砸吧小嘴巴,睫毛扑闪着,悠悠地睁开眼睛。

是一双被迫醒来还湿漉漉的猫瞳。

这不是萧玥萧衍之吗?

“嗝,这不是小燕子嘛?”

萧衍之听到小姑娘脆生生地打了个嗝,开口说话。

就是听得不太清楚。

什么小燕子?

“我……我故意躲着你这么久的。”

小姑娘挥舞着小拳头,试图下来,嘴巴里还在嘟嘟囔囔。

目的没有达成,小姑娘不开心了,眉毛委屈地皱起来,好想这样就会凶一点似的。

“再不听话,我就我就亲你一下!”

这下萧衍之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这个小姑娘在说什么虎狼之词,真的是同他见过的任何女子都不一样。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只是愣在原地,手上还提着她。

小姑娘挣扎着,微微把自己荡起来。

萧衍之手下的绫罗绸缎布料本就很滑。

一下没有抓住她。

那个小姑娘就这样成功地把他扑倒在了美人榻上!

萧衍之闷吭一声。

小姑娘骑在萧衍之腰上十公分的距离,双手撑在他胸口上。

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传来,只听小姑娘甜甜的说道。

“嘻嘻嘻,殿下,你看看我敢不敢亲你!”

萧衍之已经反应过来,无奈两只手无处可放。

该死!

放在哪里都不合礼节!

这是男女授受不亲!

一向清冷矜贵的摄政王殿下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突然感觉到唇上有温热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扑面而来的是女儿家独有的香气。

还夹杂着一丝酒香。

萧衍之顿时警铃大作。

这是在做什么!

他在心里默念君子之道,两只手环在她的腰间,微微用力,给她拉开。

敲门声随之响起。

“小姐,你在这里吗?快回去呀!老爷要找啦!”

萧衍之听到这,如临大敌一般。

他从未如此慌乱过,即使是上场打仗的时候。

他们现在的样子千万不能被看到,不然这个小姑娘的清白就被毁了。

门外的小丫鬟已经叫来小厮撞门,一眼就看见了歪倒在塌上呼呼大睡的小姐。

而屋里已经没了萧衍之的踪迹。

“这下惨了,小姐喝得这么醉,一会儿可怎么办呐?”

小丫鬟一边感叹自己命不好,一边给她扶起来。

谭仙仙被吵的睡不着,睁开猫瞳幽怨地盯着她。

门外传来脚步声,谭夫人带着几个人进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小谭仙仙我看你是想找打了是吧?马上给我梳洗一下去见宾客!”

谭夫人恨铁不成钢,揪着她的耳朵给她拉了出来。

今日好不容易摄政王殿下来一次府上,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及笄可不是每年都有的。

只是这败家子儿,一直拖着不肯见人不说,还偷偷躲在这里来喝酒!

“娘亲,没事的啦,这是果酒,喝着对身体也好的。”

谭仙仙微眯着猫瞳,还嬉皮笑脸地冲谭夫人撒娇。

“我跟你说,今天必须跟摄政王殿下好好见一面!”

“娘前几天给你的画像送去了摄政王府,这殿下呀一定是看到你如今出落得这么亭亭玉立,才会答应赴宴的。”

谭夫人给她按坐在铜镜面,吩咐着丫鬟们给她重新梳洗。

谭仙仙听到这个称呼,好像想起一些刚刚发生的事情。

那也就是说,萧衍之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了?

也知道刚刚是自己亲的他了?

她扑哧笑出声,突然想到那个摄政王殿下是个洁癖到神经质的人。

刚刚都被她强吻过了,这个人还不得厌恶至极,已经跑了十里地?

不对,可能不止。

上辈子这个狗屎小燕子就因为自己碰了他的画,他便连夜把整间画室都烧得一干二净。

态度极其恶劣。

厌恶自己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臭狗屎!

不过在她临死前居然听到了他的告白。

这个一直声称讨厌自己的男人,居然喜欢了自己好多年!

谭仙仙受伤的小心灵可不好恢复,这辈子要好好整整他。

不然自己也不会在五年前故意扮丑让他少出现在自己面前呀。

玩他最有意思了。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要做的事情有好多呢,先给他晾个几年再考虑考虑要不要答应他的示爱吧。

“娘亲,他应该已经走啦。”

谭仙仙偷偷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娘亲,小声地说道。

爹爹虽然是宰相,但是也拗不过摄政王呀。

他要是想走,谁肯定都拦不住。

谭夫人冷哼一声,“殿下如果走了,那你就准备明天去潜心阁抄五百遍《女孝经》。”

小丫头看到小姐张大嘴巴,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手里的动作也更快了。

她也不希望小姐被罚抄啊!

萧衍之已经坐在回府的马车上。

因为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去见皇上肯定不行,刚刚萧衍之向谭宰相告别的时候,手指都还在微微颤抖。

只是他掩饰的很好。

这张波澜不惊的脸,骗过了所有人。

现在他一个人在马车内,想起半刻之前那前所未有的奇妙体验,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

只可惜不知道这是哪个官家小姐。

回去赶紧把她的画像画下来,派人去找……

不对!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为何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

 


昨晚谭夫人带着她赶到的时候,大厅早已没了萧衍之的身影。

丞相老爹还喝得醉醺醺的,被谭夫人关起门来说教。

谭仙仙她也被连坐了。

所以她今天“主动”来潜心阁好好“钻研”《女孝经》。

为了不让认识的人发现,打扰自己的“学习”(丢脸),谭仙仙特意跑到最顶层没人的地方写。

天气真的很热,小丫鬟被她派去买些零食点心来让心情自己愉悦些。

毕竟这是五百遍啊,这抄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都怪小燕子!”

不知什么时候,背后传来一阵清凉。

阁楼静悄悄的,小姑娘一时觉得无聊起来。

谭仙仙停下笔,转过头去看。

“柳仁杰!”

小姑娘高兴地喊着少年的名字。

身着灰褐色衣袍的少年此时手里执着一把蒲扇,他的面前放了一盆冰块,正在把凉气扇到小姑娘身上。

看到小姑娘终于发现了自己,嘴角微微勾起,点点头算是回应她。

“仁杰,你家冰块是不是没多少啊?你全给我用了你爹罚你怎么办?”

谭仙仙两只手放到冰盆里,舒服的闭上眼睛。

柳仁杰拿着蒲扇打了她的头,害得谭仙仙的簪子都歪了。

“你还说,要不是你上次找我玩,咱们开了冰库忘记关上门,怎么会化了一大半的冰。”

谭仙仙在心里嘀咕,明明是他自己主动要打开的嘛。

跟她相处这么久,柳仁杰怎么会不了解她,谭仙仙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超级怕热。

夏天每次来他家找他玩,三五盆冰块都是打底的。

谭仙仙自己笨手笨脚地插不回去原来的位置,插上去就掉下来。

气呼呼地把簪子扔在地席上。

柳仁杰发善心,捡起那个翠玉莲花簪,唤着她的小名。

“奻奻,听话我给你戴上。”

谭仙仙伸着脑袋过去,催促他快点。

可是还没等开口,台阶上来了人。

让谭仙仙立马闭上嘴。

是萧衍之。

身后还跟着柳仁杰的爹,柳尚书。

好在他们两个只是在阁楼边上,柳尚书并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存在。

可萧衍之刚刚可是实打实跟自己对上了眼。

谭仙仙在心里祈祷。

这个摄政王殿下可不要多管闲事啊。

不然自己和柳仁杰接下来要比抄五百遍《女孝经》还要惨了。

“柳尚书,这是?”

冰冷低沉的声音传来。

喂!不让你干什么非要干是吧?

摄政王了不起哦,全天下就你最大,就你眼睛最尖,什么都瞒不住你是吧?

柳仁杰转过头,也看到了摄政王和父亲。

他起身作揖行礼,“拜见殿下,见过父亲。”

柳尚书一开始真的没有在意,这仔细一看吓傻了。

他那个不孝子刚刚正搂着丞相府的那位,不知道在做什么呢!

作孽啊!

这可是未来的摄政王妃。

柳尚书满脸通红,指着柳仁杰,声音气到发抖。

“混账,赶紧滚回去!”

虽然不是骂她的,谭仙仙听着,笔都吓得滚到了地上。

柳仁杰转头看了一眼谭仙仙,给她捡起笔放好,并露出一抹让她安心的笑,向那二位又行了礼,退下了。

谭仙仙自知躲不过。

微微福了福身子,道,“小女拜见摄政王殿下,见过柳尚书大人。”

周围还好没有别人看到,不然两家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柳尚书根本不敢看萧衍之的脸色。

直冲着谭仙仙示意她起身。

许久,谭仙仙听到那位殿下发话。

“柳尚书,今日之事本王会再找你的,你先下去吧。”

刘尚书擦擦头上的汗水,就差跪谢跑着离开了。

站在这个冰冻人身边,给他吓了一身的冷汗。

本来就不热闹,这整层阁楼现在就剩他们两个更显得冷清了。

谭仙仙站着累了,也不等他说起身。

自顾自转身坐下,继续抄经。

接下来又要说自己丑什么的了罢。

不过谁都不可以打扰到她学习。

娘的惩罚可是很厉害的。

摄政王又怎么样,本小姐才不鸟你。

萧衍之看着她的后脑勺,胸口堵着一口气。

很不是滋味。

明明昨天晚上,自己画了两幅她的丹青。

准备拿去派人查一下这是谁家的姑娘。

可就在刚才,他做的一切功夫都没有了意义。

瞧着她与柳公子二人应该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

想到这,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酸涩。

就像是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就被迫结束。

看样子昨晚的浓情蜜意这姑娘应该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更有甚,她大概是把自己当做了她的情郎柳公子。

萧衍之越想越是呼吸急促,他哪里受得了这种反差,疾步走到她的面前。

将她手中的毛笔夺下。

谭仙仙手里一空,抬头去看他。

这个人额间碎发有几簇落在额角,眉头紧锁,眼眸漆黑,里面闪着些许陌生的情绪。

上一世,他也是这么好看。

谭仙仙一时失了神。

“你、真是好大的胆!”

竟敢对本王轻薄无礼!

还丝毫没有歉意,在他面前与其他男子……

谭仙仙回过神,收起思绪,淡定地很,语气轻松地说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就不要那么生气啦。”

萧玥现在都还没有喜欢上她,知道了昨晚亲他的是自己肯定会洁癖到想吐。

这个她理解,那还不如接受好啦,这样以后两个人相处还可以好过一点。

就不要对自己有什么恶意嘛。

毕竟你以后可是喜欢我到不行呢。

萧衍之捏了捏眉心,他根本听不懂这个小姑娘在说什么。

虽然刚才什么都看在眼里,他还是不死心。

“柳公子是你的意中人?”

谭仙仙被这样一问吓了一跳,她睁着猫瞳,突然笑了起来。

“殿下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她抬起衣袖掩在唇边,笑的花枝乱颤,头上的穗子也跟着摇。

萧衍之皱着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还没琢磨透,他又听见小姑娘惊世骇俗的发言。

“就因为我昨晚吻了你?”

你就倾心于我了?

笑死人了,这可是最嫌弃自己的摄政王殿下哎。

就算上辈子她已经出落成美娇娘,他还是一口一个丑八怪。

怎么可能看了娘亲送去的画像就突然改性了呢?

谭仙仙说出这些话就是为了好好恶心他。

她要把以前从萧衍之那里受到的委屈全都归还给他。

萧衍之手里的笔都快拿不住了,耳朵微热。

昨晚的画面又再一次涌上脑海。

她是记得这件事的。

她是记得的!

并不是自己自作多情。

谭仙仙并不想玩的太过,耐心给他解释。

“柳公子是我的兄弟,方才他在为我戴头饰。”

说着还扭过头给他看。

可戴头饰也是很暧昧的事情。

萧衍之在心里控诉。

不过听到了小姑娘的解释,他还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谭仙仙自认为全都交代清楚了,又拿出一支新的毛笔继续写。

萧衍之看着小姑娘不再与自己交谈,他有些心急。

这样不行,得找个时机给她约出来相处相处才是。

“端阳节集市热闹,姑娘可否愿意同我一起游玩?”

天地可鉴,摄政王殿下可是从来没有约女儿家出来过。

谭仙仙写字的手顿了一下。

“好哦。”


据说柳仁杰被关在自家祠堂,罚跪一整夜。

谭仙仙良心受损,自己掏腰包买了许多膏药派人送过去。

没办法,她想上门拜访都不行,因为《女孝经》快抄不完了。

谭仙仙抓着羽毛扇摇,喝了一大口酸梅汁说:“熙熙呢?去看看她抄了多少了?”

谭熙熙是她年仅八岁的亲妹妹,是上一世在自己死后也跟着投河的小傻瓜。

这是她心爱的牵挂。

或许是从小跟在自己身边,她的字迹,小熙熙可以模仿个八九分像。

虽然只有八岁,但是谭仙仙知道,她妹妹如果以后好好长大,一定会成为京中最有才气的贵女。

“二小姐早先来过一次,那个时候您还没起来,叫奴婢把这抄好的收下了。”

小丫鬟从屋内拿出一厚沓写满字的字帖。

谭仙仙拿过来数数,足足有两百五十遍。

看看自己写的两百遍,对照了一下,熙熙的态度不知道端正了多少倍。

“娘应该先生熙熙,再生我的。”

她喃喃自语。

正说着,门外传来一阵女童说话的声音。

“长姐!长姐!”

是熙熙!

谭仙仙喜出望外,提着裙子去迎她。

只见从门外跑进来一只肉乎乎的小粉团子,怀里还抱着一沓纸张。

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孩子的个头,额头上还有平刘海,两个揪揪因为跑得急,还松了一个。

她喘着粗气,脸上红扑扑的。

“这是熙熙刚刚抄好的一百份,长姐够交差了吗?”

不知道她们姐妹俩是随了谁的基因,个头都不高。

她爹爹和娘亲个头都不差,就这两个女儿一直是长不高的样子。

谭仙仙大喜,这些足够了,把谭熙熙拉到跟前来,给她重新扎头发。

小孩子的头发又细又软,谭仙仙捏在手心里连梳子都用不上。

“长姐没了你,可就麻烦了。”

谭熙熙倚靠在长姐的怀里,心里甜滋滋的,甜甜地哄着她。

“长姐说什么呢,熙熙要一直陪着长姐,可不能赶我走哦。”

“不赶不赶,我的好熙熙,我怎么舍得。”

说话间,小揪揪已经扎好,谭仙仙给她理理衣服。

“来的时候没碰到什么人吧?”

“没呢,我特地躲着娘亲过来的。”

谭仙仙满意地拍拍她的头,数好那五百份《女孝经》去给娘交差了。

路上小丫鬟和谭熙熙跟着,她们在谈论一会儿解放了去城南集市上买东西吃。

“长姐,椒麻鸡一定要来一份。”

谭熙熙在旁边流口水。

她最喜欢跟着长姐跑出去吃点街边摊了。

虽然娘严厉禁止,但是丝毫不妨碍她们俩偷摸吃点。

小丫鬟在一边毫无存在感,夫人可是给自己任务要盯着这两个祖宗,不能乱跑出去呀。

“大小姐……”

丫鬟刚出声,谭仙仙立马虎着脸吓她,说道,“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是吧?”

小丫鬟低眉顺眼道,“奴婢不敢。”

谭仙仙收起装出来的架子,目光也放在了妹妹的身上。

“熙熙,你这怎么说也是我谭仙仙的妹妹,宰相府的嫡出二小姐,怎么老穿着我的旧衣裳。”

谭熙熙自己低头看,这是确实是长姐小时候的衣服,因为自己与长姐幼时的身形相仿,她穿上正正好好。

“娘说熙熙的衣裳难做,穿长姐现成的就行了,再说了长姐爱惜衣裳,熙熙现在穿着也一点都看不出来是旧的。”

谭仙仙蹲下抱抱懂事的妹妹,她永远都是喜欢追随着自己,爱屋及乌。

她也知道娘以前在爹爹还是个穷秀才的时候就陪着爹了,这人以前穷怕了,现在对两个女儿都是节俭教育。

想起娘,她心里一酸。

“快些走吧,娘一会儿等急了。”

谭仙仙索性抱起妹妹,跑到娘亲的住所。

还没靠近正门,就听到了娘亲的声音。

“都快五十的人了,还想着纳妾呐?我告诉你没门!除非我死了!”

接着就是一阵叮铃啷当的响,应该是什么东西滚落在地上的声音。

谭仙仙明显感觉到怀里的熙熙浑身一颤。

她拍拍妹妹的后背,安慰安慰她,叫上丫鬟跟着,抬脚进去。

“娘亲,女儿的罚抄写完了,”她放下那厚厚一沓纸,“哎爹爹您也在呀?”

谭仙仙拉上妹妹,跑到丞相身边撒娇。

“爹爹,奻奻几天没见你了,好想你呀。”

丞相官场沉浮了半辈子,最疼爱的就是这两个宝贝女儿,看到她们神情也放松了下来。

他低头凑到大女儿耳边小声道。

“乖女儿快去哄哄你们娘亲。”

谭熙熙揪着长姐的衣服,偷偷看了一眼还在气头上的谭夫人。

而谭仙仙把妹妹递到父亲面前,自己捧着抄写狗腿地坐在谭夫人身边。

“娘亲呀,仙仙已经写完啦。”

谭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她哪里是愿意想要大女儿抄写,而是想要她与摄政王殿下好好相处。

大女儿福气好,能入了先帝的惠妃也就是摄政王母妃的眼,小的时候就给两人向先帝请旨指了婚。

再说她就没见过还有比摄政王殿下还好的良胥了。

一心为民,为官正直,也从未听过有什么坏的癖好流言。

谭仙仙早料到母亲不会消气,她从袖子里拿出一封帖子。

这是谭仙仙那天问萧衍之亲手写下的。

毕竟口说无凭,她如果跟娘亲说殿下约了自己端阳节游玩,娘亲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想出去疯跑瞎编的谎话。

谭夫人拆开快速看完,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丞相老爷。

“这、殿下主动提出要约仙仙私会?”

娘亲哟,这“私会”一词用的一言难尽啊。

丞相听了这话,起身接过谭夫人手中的书信,阅览了一遍。

上面还有摄政王的私人印章,不会有假。

“那这也快了,我得叫人给仙仙做几身新衣裳,买点头面打扮打扮。”

谭夫人起身转了两圈,带上几个大丫鬟出门了。

谭熙熙坐在爹爹的腿上,摸着他的胡子问。

“爹爹刚刚为什么跟娘亲吵架?”

丞相面上一红,被女儿撞见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别不开脸。

准备说点其他的转移小女儿的注意力。

谭仙仙走过来沏茶,端到丞相面前,变着花样对熙熙说。

“爹爹是想给咱们家多招点人呢。”

她如何不记得,上一世爹爹养了个外室还偷偷生下来个小子,虽然没活多长,但是爹爹和娘亲的感情却再也回不去了。

这也是导致娘亲郁郁而终的根本原因。

爹爹后来被查出贪污入狱,她们姐妹俩去探望才知道爹爹早就后悔莫及。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这个外室她绝对不能让爹爹碰到。

也要早日断了爹爹想纳妾的念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