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时空外卖

时空外卖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丧尸爆发后,食物极度短缺,我却能一直点到最新鲜的外卖。饥饿的人们不惜拿出最值钱的东西,跟我换吃的。后来,我成为了整座城市最富有的女人,黄金翡翠堆满房间,奢侈品包包剪着玩,连床铺都是金镶玉的款式。来送外卖的男人一袭黑衣,束发负剑,他穿行在城市的丧尸群里,如入无人之境,无论我要什么都能送来。

主角:江灼罗蓁蓁   更新:2022-09-10 10: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灼罗蓁蓁的其他类型小说《时空外卖》,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丧尸爆发后,食物极度短缺,我却能一直点到最新鲜的外卖。饥饿的人们不惜拿出最值钱的东西,跟我换吃的。后来,我成为了整座城市最富有的女人,黄金翡翠堆满房间,奢侈品包包剪着玩,连床铺都是金镶玉的款式。来送外卖的男人一袭黑衣,束发负剑,他穿行在城市的丧尸群里,如入无人之境,无论我要什么都能送来。

《时空外卖》精彩片段

丧尸爆发后,食物极度短缺,我却能一直点到最新鲜的外卖。

饥饿的人们不惜拿出最值钱的东西,跟我换吃的。

后来,我成为了整座城市最富有的女人,黄金翡翠堆满房间,奢侈品包包剪着玩,连床铺都是金镶玉的款式。

来送外卖的男人一袭黑衣,束发负剑,他穿行在城市的丧尸群里,如入无人之境,无论我要什么都能送来。

只是需要付出一点特殊的代价。

事情之初,是那天深夜我起床时,发现外面的月亮是血红色的。

由于太困,我没往心里去,只是迷迷糊糊地捞起手机,点了一份鱼香肉丝拌饭,就又睡了过去。

半小时后,我被敲门声惊醒,光脚跑去开了门。

「您点的外卖,请签收。」

提着袋子的是一只修长的手,肤色冷白,骨节分明。

手的主人是个面容俊美的男人,眉眼冷峻,黑发高束,身后背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竟然不穿工作制服?

我愣了两秒,接过外卖袋,手不小心与他冰凉的指尖相触:「……是我的。」

男人的目光落在我脸上,那双漆黑如点墨的眼睛微微眯起,尔后唇角轻勾:「罗小姐,用餐愉快,下次见。」

他离开后,我走到窗边,盯着夜幕中那轮血红色的弯月,不知怎么的,心生不安。

自从三年前被继母诬陷偷钱后,我爸就把我赶出了家门。

如今,我一个人住在小区另一侧,我妈生前留给我的那套房子里。

我在窗边发了会儿呆,正要回到桌前吃饭,楼下忽然传来一声贯彻长空的凄厉尖叫。

一个激灵,我猛地推开窗往下看,路灯昏暗闪烁下,一个人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被三个人团团围住。

除此之外,小区里竟然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游荡,看上去十分热闹。

这也太不合理了!

这是座二十多年前落成的老小区,住户大部分都上了年纪,平时一过晚上十点,小区里就几乎没有人了。

我正疑惑着,路灯下那三个人忽然感应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

一声尖叫硬生生卡在喉咙,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可后背却已经冷汗涔涔。

那三个人……不,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那是三个面色青灰、满面染血的怪物,正用锋利的细齿嚼着手里残缺不全的内脏。

而地上那个我以为喝醉的人,早已被开膛破肚。

是丧尸!



昨天白天,一种传染性极高、症状极严重的病毒飞速席卷了整座城市。

感染者会变成青灰面孔、满口利齿的怪物,力气极大,速度奇快,见到活人就咬,和电影中描写的丧尸一般无二。

活人被丧尸咬到后,也会在半小时内变成丧尸。

这是我缩在房间里刷了几个小时的手机,得出的结论。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那轮血红色的月亮却仍然挂在天边,把整个世界照得灰蒙蒙的。

又在窗边目睹了几幕出门找吃的却被丧尸咬死的场景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猛地拉上窗帘,回到客厅。

路过餐桌的时候,我忽然愣住了。

不对啊,昨晚丧尸就已经在城市里游荡了,那男人是怎么把我的外卖送进来的??

那份鱼香肉丝拌饭还放在桌上,目前已经冷透了,放微波炉叮了两分钟后,就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这是一份新鲜的、真实存在的拌饭。

问题是,怎么来的?

无数猜想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拿出手机,点开外卖软件,又点了一份冷锅串串。

很好,商家已接单。

很好,骑手已取餐。

很好,您的外卖还有 500 米送达。

我猛地扑到窗边,死死盯着远处的小区门。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那男人身材高挑,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下摆被风微微扬起,满头乌发被束成高马尾。

满小区游荡的丧尸,他就跟看不到似的,拎着袋子十分从容地往我的方向走。

忽然,两只丧尸急转弯,迎面和他撞了个正着。

我心跳猛然加剧,却见那男人猛地后退一步,接着从身后背着的东西里抽出一把锋利的长剑,剑刃在空气中利落划过,一只丧尸的头就被切了下来。

原来他身后背着的,是一把带鞘的长剑。

眼见一个照面同伴就被斩杀,剩下的丧尸愣了愣,忽然转头跑了。

我:「……」

男人收剑入鞘,继续往我这边走,没过几分钟,门铃再度被按响。

打开门,他顶着一张溅了血的俊脸,轻轻微笑:「罗小姐,您的外卖到了。」

我张了张嘴:「……你叫什么名字?我给你好评打赏。」

「江灼。」

他轻轻勾了下唇角,忽然将手伸到我面前。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他握了手。

「罗小姐,用餐愉快。」

一切都很正常,仿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外卖员,刚在楼下也只不过打死了一只扰人的虫子,仅此而已。

但打开窗户,浓得掩盖不住的血腥味又提醒我。

这座城市,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后面几天,我又点了几次外卖。

煲仔饭,炒面,汉堡,小龙虾。

不管是什么,江灼都能平安且快速地给我送到。

甚至有一次,我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扑进他怀里,他也很绅士地扶着我重新站好。

「罗小姐,注意安全。」

次数一多,小区里的其他人也有所察觉,因为网络并没有断,便在业主群里询问那是谁。

「穿黑衣服那男的,为什么丧尸不咬他?」

「我注意到他每次都拎着东西来,感觉是给人送东西的。」

「给谁送?我愿意出十倍价格,让他帮我们家带一袋米,要断粮了。」

……

吵吵嚷嚷中,我试探性地发了条消息:「要不,你们点个外卖试试?」

「罗蓁蓁你脑子坏掉了吧?这种时候点外卖,鬼给你送啊!」

不等其他人答话,继母带来的弟弟已经在群里冷嘲热讽开了。

而在他的带领下,其他人说话的语气也十分不友好:「阴阳怪气什么,还点外卖,怎么不说自己出门吃啊?」

「我看她是故意的,之前就听小薛说过,她家这个大女儿心肠坏得很。」

「活该被她爸赶出去。」

妈的。

饿死你们这群人才叫活该。

我无语地关掉业主群,又点了一份烤鸭套餐。

大约半小时后,江灼出现在我家门口,说着和之前数次一模一样的话。

「罗小姐,用餐愉快,下次见。」

我上上下下打量他片刻,忽然伸手抓住他手腕,猛地往里一拽,接着利落地关上了房门。

江灼微微踉跄了一下才站稳,垂眼向我看过来。

站得近了我才发现这人实在好高,我已经快一米七了,他仍然高我一头,此刻目光淡淡地笼罩过来,竟然很有压迫性。

「你先别走。」我赶紧开口,「能不能带我出去一趟?我可以加打赏。」

江灼笑了:「罗小姐,你觉得需要打赏多少才雇得起我?」

我一时语塞。

要是现在再装傻充愣,未免也太看不起他了。

「……只要你能带我出去,我可以把我首饰盒里的所有金子都送给你,大概一共有——」

我默默掐指算了一下,「一百克。」

「不用了。」

江灼的目光与我相对,寸寸下移,停在我嘴唇上,「我可以带你出去,但需要一点特殊的报酬。」

「什么报……」

我话还没说完,江灼忽然捏着我的下巴,低下头来。

下一秒,一个灼热的吻就落在了我嘴唇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