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傅云霆乔依

傅云霆乔依

傅云霆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乔依眼眶酸涩,险些落下泪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说:“爸爸不加班就会回来。”欣儿重重点头:“妈妈不要骗我。”乔依心里酸楚非常,却还是勉强笑笑:“不会骗你的。”夜色渐深,偌大的别墅里只剩寒风刮在玻璃发出的声音。

主角:傅云霆乔依   更新:2022-09-10 12: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云霆乔依的其他类型小说《傅云霆乔依》,由网络作家“傅云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依眼眶酸涩,险些落下泪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说:“爸爸不加班就会回来。”欣儿重重点头:“妈妈不要骗我。”乔依心里酸楚非常,却还是勉强笑笑:“不会骗你的。”夜色渐深,偌大的别墅里只剩寒风刮在玻璃发出的声音。

《傅云霆乔依》精彩片段

北城的晚上入夜以后,寒气好似要骨子里钻。


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昏黄的暖灯。


乔依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了,傅云霆没有回来。


心底漫上苦涩。


乔依摩挲着手机,没有一条消息也没有一个电话。


结婚第五年,这是第四个没有他祝福的生日。


乔依点燃了蜡烛,怔愣着看着摇曳的烛光,半晌她大口大口吃着蛋糕。


奶油的味道很甜,可是吃起来却泛着苦。


卧室门轻轻一响,一个光头小女孩揉着惺忪的睡眼跑了过来,抱住了乔依撒娇:“妈妈,我睡不着。”


乔依抱紧了孩子,听见了欣儿惊奇的声音:“今天是妈妈生日吗?妈妈,生日快乐。”


欣儿仰头看着乔依,眨巴着眼睛。


乔依勉强地笑笑,抱着欣儿的手收紧,艰涩出声:“妈妈的生日是昨天,欣儿乖,妈妈给你讲故事好不好?明天你还要检查,要早点睡。”


乔依看着欣儿的头,两眼发涩。


欣儿原本的头发因为治疗脑癌放疗,现在已经剃光了。


乔依吹灭了蜡烛,抱着欣儿回了房间。


她打开彩绘的童话书,耐心讲着故事:“一天,妈妈对小红帽说:‘来,小红帽,这里有一块蛋糕和一瓶葡萄酒,快给外婆送去……’”


欣儿的头一点一点的,已经沉沉睡去。


乔依熄灭了床头灯,小心翼翼起身,给欣儿掖好了被子,做完这些才回了卧室。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大早,乔依便带着欣儿到医院检查。


路过妇产科时,她心事重重没有抬头,欣儿却突然拉了拉乔依的手:“妈妈,那不是爸爸吗?”


乔依抬起了头,迎面而来的,姿态亲昵的两个人不正是傅云霆和乔暖暖!


她下意识把欣儿的头埋了起来,不让女儿看见这一幕。


乔依僵在了原地,她四年前就知道傅云霆在外面有女人,可是亲眼看见这是第一次。


傅云霆也看见了乔依,脸上的笑淡了些,他眉头皱紧,神色不耐:“乔依,你先带孩子去检查,下午我有话和你说。”


他的眼中再没有从前的半点情意。


乔暖暖眸光微闪,神色有些无措,她小心翼翼地说:“我一个人也可以检查,你去陪陪她吧。”


傅云霆抱紧了乔暖暖,柔声安抚:“说好了陪你来的,我们走吧。”


说着他们两个人径直越过了乔依,脚步丝毫没有停留。


乔依的脚步再也挪动不了半步,心也被人刺穿了胸膛,鲜血淋漓。


欣儿从她怀里探出头,仰头问她:“妈妈,是不是欣儿得病了,爸爸就不喜欢欣儿了。”


乔依勉力扯出一丝笑:“怎么会呢?爸爸前两天还送你这个芭比娃娃呢!”


欣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医生办公室。


医生眉头紧皱,指着CT检查单叹了口气:“这孩子的病情恶化了,已经压迫脑组织了,必须尽快手术……”


欣儿抱着手中的芭比娃娃,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乔依看着乖巧的欣儿,心里一阵揪疼,她艰涩出声:“好。”


牵着欣儿的手脚步沉重的离开了办公室。


下午,夕阳散落。


别墅的门被人推开了,傅云霆神情冰冷地走进来。


乔依坐在沙发上一直等着他回来,她仰头刚想说些什么,傅云霆将一份离婚协议书甩在她的面前:“你签字吧。”


第二章 把她当什么?


乔依看清那上面‘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刺的两眼发红。


她攥紧了协议书,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傅云霆,七年了,你把我当什么?”


七年婚姻,他想走就走的吗?


傅云霆神情淡漠开口:“我不会亏待你和欣儿。”


乔依心中一揪,眼眶难以控制的红了。


她颤声问:“你只有这句话和我说了吗?”


傅云霆神色变得不耐,嗓音冷冷的:“你看一下协议书,没问题就签字吧。”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


乔依心底漫上酸楚,她忍不住质问:“傅云霆!那些承诺你都忘了吗?”


她还记得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三年,自己问他,会一直爱她吗?


那时候傅云霆斩钉截铁的语气,她到现在还记得。


怎么他就可以这么轻易的忘了呢?


傅云霆所有耐心告罄,嗓音透着寒意:“我早就不记得了。”


他的话好像一柄尖锐的利刃,狠狠刺进她的心。


乔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


就在这时,身后脚步声传来。


“爸爸——!”欣儿兴奋地直直扑了过去。


傅云霆眉头皱紧,他停下了脚步,稳稳扶着孩子,声音冷淡:“欣儿乖,爸爸晚上要加班。”


说完他松开了欣儿的手,转身径直走了出去。


他的眼睛都没有看一眼孩子。


乔依只觉心好像缺了一块,往外漏着风。


“爸爸——!”欣儿双手伸着,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乔依心口一揪,她一下一下拍着欣儿的背:“欣儿乖,爸爸只是加班有点累。”


可是听着欣儿的啜泣声,她只觉心都快要碎了。


以前那些哄骗女儿的话,现在竟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欣儿双眸含泪,仰头看着乔依:“妈妈,爸爸明天会回来吗?”


乔依眼眶酸涩,险些落下泪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说:“爸爸不加班就会回来。”


欣儿重重点头:“妈妈不要骗我。”


乔依心里酸楚非常,却还是勉强笑笑:“不会骗你的。”


夜色渐深,偌大的别墅里只剩寒风刮在玻璃发出的声音。


乔依放心不下孩子,一直睡在欣儿旁边。


半夜的时候,欣儿忽然唤了一声:“爸爸——!”


乔依睁开眼,却发现孩子不住的抽搐着,脸色刷白。


乔依心口猛揪,连忙抱着孩子开车直奔医院。


急救室的红灯亮起,乔依心慌不已。



一小时后,医生走出来:“病人情况很不好,这是病危通知书,你先签字吧。”


乔依刹那间六神无主,她下意识拨通了傅云霆的电话,可是电话很快就被挂断了。


乔依紧攥着手机,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第二天一大早,欣儿才从急救室被推出来,转入病房。


直到中午,欣儿终于醒来,乔依提着心终于放了回去。


等哄睡欣儿以后,乔依刚刚推开病房门,就看见了一个人。


乔依低下头,装作不认识乔暖暖,径直就想离开。


却不料乔暖暖出声唤住了她:“乔小姐,我有话和你说。”


乔依只好看向她,却一眼就看见了她无名指鸽子蛋大的钻戒,闪着刺眼的光。


医院走廊。


乔暖暖开门见山,理直气壮地说:“乔小姐,我希望你早点签字离婚。”


乔依睁大眼睛看着她,心里的酸楚快要将自己淹没。


乔暖暖如此理所应当,好像自己的存在才是个错误。


乔依是真的不解:“乔小姐,为什么这么做?”


乔暖暖捂着肚子,笑的温柔:“我那时候第一次入职,那会我倒了一杯咖啡不小心泼了他的西服,他没有让我赔……”


乔依不想继续再听,打断了她的话:“够了!”


乔暖暖眸光微闪,看着乔依:“乔小姐,云霆已经不爱你了,我只是好心劝你,早点离婚不要自取其辱。


乔依定定看着乔暖暖,艰难出声:“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是我和他的私事,和你无关。”


乔暖暖深深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保温杯塞进乔依的手里:“这是云霆让人特意给我煲的汤,我喝不了这么多,很好喝的。”


乔暖暖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走廊上的冷风吹透了乔依的身体。


看着手里的保温杯,乔依苦笑一声,径直朝着缴费处走去。


她拿出银行卡递给工作人员,可不一会儿,工作人员疑惑地开口:“小姐,这张卡刷不了,余额不足。”


乔依神色黯然收走了卡,她捏着卡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里,冷风好似都在往骨子里钻。


她怔愣着看着远处,视线没有焦点。


半晌,乔依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医院。


交不了费,也要哄哄孩子。


乔依去了最近的商场,站在芭比娃娃的橱窗前,看着那些娃娃,最后刷卡买下了最便宜的一个。


她提着娃娃的盒子回了病房。


病房里,欣儿脸上透着病态的白,小口喝着粥。


乔依看着,心尖一疼。


欣儿抬头看见了乔依,期待地问:“爸爸呢?”


乔依喉间有些哽咽,这个弥天大谎快要瞒不下去了。


她将芭比娃娃拿了出来,递给了欣儿:“爸爸……有点急事先走了,这是他给你的。”


欣儿看着芭比娃娃的大眼睛,忽然问:“妈妈,爸爸真的来过了吗?”


乔依喉间苦涩,她强压下翻涌的心情:“爸爸真的来过了。”



等哄睡欣儿以后,乔依刚刚推开病房门,就看见了一个人。

乔依低下头,装作不认识苏暖暖,径直就想离开。

却不料苏暖暖出声唤住了她:“乔小姐,我有话和你说。”

乔依只好看向她,却一眼就看见了她无名指鸽子蛋大的钻戒,闪着刺眼的光。

医院走廊。

苏暖暖开门见山,理直气壮地说:“乔小姐,我希望你早点签字离婚。”

乔依睁大眼睛看着她,心里的酸楚快要将自己淹没。

苏暖暖如此理所应当,好像自己的存在才是个错误。

乔依是真的不解:“苏小姐,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家庭?”

苏暖暖捂着肚子,笑的温柔:“我那时候第一次入职,那会我倒了一杯咖啡不小心泼了他的西服,他没有让我赔……”

乔依不想继续再听,打断了她的话:“够了!”

苏暖暖眸光微闪,看着乔依:“乔小姐,云霆已经不爱你了,我只是好心劝你,早点离婚不要自取其辱。”

乔依定定看着苏暖暖,艰难出声:“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是我和他的私事,和你无关。”

苏暖暖深深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保温杯塞进乔依的手里:“这是云霆让人特意给我煲的汤,我喝不了这么多,很好喝的。”

苏暖暖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走廊上的冷风吹透了乔依的身体。

看着手里的保温杯,乔依苦笑一声,径直朝着缴费处走去。

她拿出银行卡递给工作人员,可不一会儿,工作人员疑惑地开口:“小姐,这张卡刷不了,余额不足。”

乔依神色黯然收走了卡,她捏着卡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里,冷风好似都在往骨子里钻。

她怔愣着看着远处,视线没有焦点。

半晌,乔依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医院。

交不了费,也要哄哄孩子。

乔依去了最近的商场,站在芭比娃娃的橱窗前,看着那些娃娃,最后刷卡买下了最便宜的一个。

她提着娃娃的盒子回了病房。

病房里,欣儿脸上透着病态的白,小口喝着粥。

乔依看着,心尖一疼。

欣儿抬头看见了乔依,期待地问:“爸爸呢?”

乔依喉间有些哽咽,这个弥天大谎快要瞒不下去了。

她将芭比娃娃拿了出来,递给了欣儿:“爸爸……有点急事先走了,这是他给你的。”

欣儿看着芭比娃娃的大眼睛,忽然问:“妈妈,爸爸真的来过了吗?”

乔依喉间苦涩,她强压下翻涌的心情:“爸爸真的来过了。”

欣儿“喔”了一声,垂下了头。

乔依深吸了一口气,试探地问:“欣儿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欣儿仰头看着乔依,语气认真:“欣儿都喜欢。”

乔依紧紧抱着欣儿的肩膀,心里空落落的。

这场坚持了七年的爱情,她好像坚持不下去了。

可她却不能放弃这场婚姻。

下午,乔依打车去了盛泽集团。



她径直走进了电梯,迎面路过的所有人面色有异,却没有人敢拦着她。

乔依径直推开了总裁办门的门。

下一秒,脚步便僵住了。

她睁大了眼,看着里面的两个人,以及……傅云霆的脸上的淡笑。

曾经的他只会对自己笑得这样温柔。

傅云霆看见乔依,冷声质问道:“你来干什么?”

乔依直直看着苏暖暖,苏暖暖脸色有些不自然:“傅总,我就先走了。”

苏暖暖推开门走了出去。

乔依深吸一口气,朝着傅云霆的办公桌走去:“欣儿病了,急需手术费。”

傅云霆淡淡开口:“离婚协议你签了吗?”

乔依整个人僵住了。

她看着傅云霆冷峻的脸,不可置信地问:“如果我不签,你就不愿意给欣儿手术费了是吗?”

傅云霆神情冷冰冰的,扫了一眼乔依:“只要你签字,想要多少钱都可以。”

傅云霆漠视的态度,无不显露他的绝情!

“欣儿是你的亲生女儿!”乔依难以置信的开口。

一字一句,犹如泣血。

傅云霆移开了眼,没再说话。

乔依眼里的光刹那间寂灭下去,她忽然觉得窒息。

她环视了一圈这间占地三百平的办公室。

忽然说:“这间办公室很大,还记得当初我卖了我爸妈留给我的房给你创业,租的第一间办公室连十平米都不到。”

她走到傅云霆面前,手撑在办公桌上,嗓音竟有几分尖刻:“说起来你这公司我得占一半吧?”

当初有情饮水饱,连一分股份都没拿。

如今撕破脸,连说这种话都显得没底气。

傅云霆脸色变了,眼神黑沉,带着警惕:“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警惕,让乔依心口一抽,她忍着刺鼻酸意定定看着他:“你现在发达了,身价已经上亿,我要你还当初那几十万,不过分吧?”

傅云霆脸额头青筋紧绷,眼神噬人。

乔依知道,他这是彻底被激怒了。

可她毫不顾忌,深吸一口气,字字戳心:“傅总,肯定不会如此忘恩负义吧?”

傅云霆看了乔依一眼,怒极反笑,抬手签了五十万支票,然后扔在乔依脚下。

那声音似从牙缝挤出:“你的恩情,拿好了!”

乔依没有看他,弯下腰捡起支票转身离去。

她害怕晚走一刻强装的坚强就要崩塌。

乔依拉开了办公室的门,身后却传来傅云霆寒冷刺骨的声音:“现在我不欠你的了,以后我和你再算算你欠我的。”

乔依心口一刺,却只径直往前走。

电梯门开了,她浑噩地走进去,忽然一双手挡住了电梯门。



苏暖暖脸上挂着淡笑:“乔小姐,我送送你。”

电梯匀速下降,乔依听见苏暖暖的声音:“乔小姐,现在你和云霆离婚,对你和孩子都好。”

乔依看着苏暖暖,一字一句:“我会离婚,不过不是现在。”

欣儿很快就要手术了,她绝不能让孩子受到任何刺激。

离开盛泽集团,乔依去银行换了支票,连忙去医院缴费处给欣儿缴费。

缴费处。

排在乔依前面的是一家三口,男人摸了摸孩子的手:“陌陌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旁的女人也揽着那男人的手,看起来温馨极了。

乔依想起还在病房等待手术的欣儿,眼睛红了一圈。

自从欣儿出生以后,傅云霆就对孩子漠不关心,欣儿几次病重住院,他都没来看一眼。

乔依痛苦不堪,心里也好像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

她缴费以后,来到欣儿病房。

可她却站在病房门口,不敢进去。

她怕欣儿又问起父亲,而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乔依透过玻璃窗看见孩子在护工的照顾下喝粥,心渐渐放了回去。

这时,正在喝粥的欣儿注意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

乔依连忙挪开了一步,躲避着孩子的视线。

她捂着嘴,眼泪扑簌而下。

乔依不敢逗留,仓皇离开,压下心里涌上的酸楚。

她离开了医院,径直回了家。

第二天,乔依刚给孩子做了营养早餐,忽然门外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门被人一把推开,乔依抬头看去,就见傅云霆声音温柔体贴:“暖暖,小心。”

乔依看见这一幕,浑身颤抖,她质问出声:“傅云霆,你想做什么?”

傅云霆扫了她一眼,神色不耐:“你没长眼吗?我让她住进来。”

话音刚落,他护着苏暖暖的肩膀,就要走进门。

乔依站起来,拦住他的脚步:“她不能住进来!”

苏暖暖住在这里,以后欣儿出院看见了怎么办?

傅云霆冷冷看着乔依,讥讽一声:“这房子是我的,我想让谁住在这就让谁住。”

他放柔了嗓音对苏暖暖说:“你先进去等我。”

苏暖暖推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两个人对视几秒。

乔依惨笑一声:“你想赶我走,是不是?”

傅云霆冷笑一声:“是你要和我算恩情的,我让你在这白住了几年,已经很讲情面了。”

乔依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看着他:“傅云霆,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做了五年夫妻……”

她的声音都是干裂的,接下来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了。

傅云霆嗤笑出声:“夫妻?你早就不配这个词了。”

乔依怔愣着,脚步再也挪动不了半步。

她看着傅云霆背影,质问出口:“你说什么?”

傅云霆冷笑了一声,没有回头,嗓音透着冷意:“我说,我的妻子,你不配。”

说完他一步步走进去,看也没看乔依一眼。

乔依心仿若被泡进了冷水里,冷的刺骨。

她怔怔看着他们两个人上楼,强压下心中酸楚。



乔依颤着手将营养早餐盛出来,径直打车去医院。

医院病房。

欣儿看见乔依,只是伸出手轻轻抱住了她,这一次却没有问爸爸。

乔依怔怔地回抱着孩子,暗暗吃惊。

欣儿抱紧了乔依的胳膊,仰头看着她,声音透着稚嫩:“妈妈,不要难过了,我给你讲故事吧。”

乔依心里酸楚,好不容易压下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深吸了一口气,摸摸欣儿的头:“妈妈听过很多故事了。”

以前欣儿难过的时候,都是自己给她讲故事。

而现在……

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

乔依抬眼看去,愣住了,眼前的人是自己的高中同学萧承风,之前欣儿病重的时候,她曾经借遍了同学,其中就有他。

萧承风神色有些焦急,连忙走到病床前。

欣儿苍白的脸上满是高兴,唤他一声:“萧叔叔!”

萧承风“哎”了一声,摸了摸孩子的头:“有没有听你妈妈的话?”

欣儿乖巧地点点头:“嗯!”

萧承风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把自己准备好的芭比娃娃送给欣儿:“欣儿很乖,这是给你的奖励。”

欣儿松开了抱着乔依的手,转而抱着娃娃,如葡萄一样的眼睛闪着,高兴地笑了。

乔依看着欣儿欣喜的模样,先前淤堵的心陡然消散,唇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萧承风深深看了一眼乔依,压低了声音问她:“欣儿好点了吗?刚回国就听说她住院了。”

乔依看了一眼孩子,欣儿正专注地给芭比娃娃整理头发。

她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好多了,只是医生说情况很不好,等欣儿情况稳定了就要手术。”

萧承风看着乔依消瘦的脸,眼神怜惜:“你也够辛苦的……”

乔依低下头,遮住难掩的苦笑。

窗外的冷风吹进来,乔依打了个寒颤。

萧承风这才注意到乔依穿的单薄,担忧的开口:“你怎么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欣儿还需要你照顾。”

说着将自己的风衣脱下给乔依披上。

乔依推脱着:“不用……”

就在这时,一道透着寒意的声音响起:“我们还没离婚,你就找好下家了?”

乔依一转身,就见门口傅云霆冰冷至极的脸。

欣儿一抬头,惊喜唤他:“爸爸!”

傅云霆没有看一眼孩子,神色淡漠。

这一刻,乔依觉得他陌生得可怕。

她攥紧拳,深吸一口气:“不要在孩子面前说,我们出去聊聊。”

三个人走出了病房。

乔依看着神色冷淡的傅云霆,艰难出声:“你不爱我,我接受这个事实,等欣儿手术康复后,我就和你离婚。”

她的眸中泛着红,傅云霆已经用这四年告诉她,他不爱她。

她也用这四年,接受了这一点。

乔依心间难受,现在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傅云霆眸光涌动着怒火,他讥讽出声:“之前你还不同意离婚,怎么?情人回来了,就肯离婚了?”

乔依不可置信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傅云霆冷冷瞥了他们一眼,嗓音透着凉意:“乔依,欣儿就是他的女儿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