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林南微风

林南微风

微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必定唯唯诺诺的怕他再也不理我。立马道歉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再怀疑他了。可现在……「是吗?那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累了。」说完,我便挂了电话,并附给了他一套拉黑小连招。

主角:林南微风   更新:2022-09-10 13: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南微风的其他类型小说《林南微风》,由网络作家“微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必定唯唯诺诺的怕他再也不理我。立马道歉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再怀疑他了。可现在……「是吗?那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累了。」说完,我便挂了电话,并附给了他一套拉黑小连招。

《林南微风》精彩片段

与我舔了三年的男神互道晚安后,在峡谷里看见他用情侣名带妹。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立马截图哀伤春秋的发了个朋友圈,宣布我的失恋。


幸好宋淮给了这个机会。


再不找个理由结束我的舔狗生涯,我就要演不下去了!


挑了几条安慰我的留言回复后。


我「伤心欲绝」的关了手机。


而后拖出来一个箱子,将宋淮喜欢的淑女风裙子全都扔了进去。


在衣帽间挑挑拣拣后,终于掏出了我久违的战裙。


红唇卷发,媚眼勾人。


正是宋淮平日里最讨厌的女人的样子。


这几年为了舔他,我演尽了一个清纯小白花。


平日里不光温声细语。


还要看见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时,立马委屈的红了眼眶,转身抽泣着小跑。


而后再被他不经意的一句暗示,转身继续舔他。


妥妥的一个恋爱脑少女。


确认另一个手机转账到账后。


我愉悦的穿上我的高跟鞋,直奔酒吧而去。


摇晃的灯光与舞池里,我与刚认识的弟弟正准备互换微信。


却被手机里接踵而至的未接电话与短信所淹没。


其中最显眼的还是宋淮的那条微信。


因为他从不给我主动发信息。


今天倒是离奇。


他没说什么话,只是问我在哪。


我随手回了句:「在家。」


「为什么不回微信?」


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他这句话里充满了不悦。


这要在以前,我肯定毕恭毕敬的跟他解释,生怕他不开心。


可现在,我懒得演了。


我没有回他,扣下了手机,刚准备继续。


没想到宋淮却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


我知道他要做什么。


无非就是与我说些模棱两可的话。


给我些希望,然后继续吊着我。


过去的三年里他总是这样。


可现在那都不重要了。


拿到了钱,姐姐我心情好。


便接通了他的电话。


想听听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


我还未说话,他似乎是听见我这边吵闹的背景音。


说出的话带着居高临下的审视意味。


「林南薇,你到底在哪?」


我翻了个白眼,对他这质问很是不屑。


但我是个敬业的。


即使结局了,这戏还是要做全套的。


我哽咽了喉咙,对他诉说着委屈。


「我看见你跟别的女孩子一起打游戏了,还是情侣名。」


一句话,就把我为什么在酒吧交代的清清楚楚。


塑造了一个借酒消愁的痴女模样。


我不相信他没有看到我的朋友圈。


不然他也不会主动来找我。


毕竟池子里的鱼,还是要多管理管理的。


他那边话音一顿。


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此刻正用那骨节分明的手扶着额。


好看的眉微蹙,不悦的看着我。


一副对我颇为疲惫的模样说:


「南薇,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听风就是雨的,


这让我很累。」


同样的,这要在以前。


我必定唯唯诺诺的怕他再也不理我。


立马道歉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再怀疑他了。


可现在……


「是吗?


那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累了。」


说完,我便挂了电话,并附给了他一套拉黑小连招。




我和宋淮的开始,是因为一个赌约。


一个为情所困的女孩找上我说:


「只要你能够坚持在宋淮身边待上三年,


不被他甩掉,就给你五千万。」


我当时觉得不是她傻,就是我傻。


可当我看见银行卡里的三千万定金时。


我确信了,是我傻。


于是我第二天,给自己「焕然一新」了一番。


找到了宋淮的专业,当着他同学的面,对他表了白。


然后再四下的起哄声中。


「勇敢无畏」而又胆怯的羞红了脸。


宋淮玩味的看着我。


他打量我的同时,我也偷偷的看着他。


眉目锋利,带着些懒散的桀骜与不驯。


好看的肆意而又张扬。


确实有万花丛中过的资本。


可那又如何,这不是他玩弄女孩感情的理由。


在万众瞩目下,他加了我的联系方式。


似乎是默认了我和他的关系。


他的不同意与不否认。


在外人眼里,都成了默认。


可只有我和他知道,我们之间并不是所谓的男女朋友。


就连周围人的目光中也都明晃晃的写着:


「看,这就是宋淮的新女友了。


也不知道这回能够坚持多久。


一周?一个月?」


别人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


但我是个格外合格的舔狗。


尽忠尽职的在他的身边舔了三年。


颇舔出了一些心得体悟。


03


宋淮这个人,也是有些本事的。


不然也不能让那么多的女孩在分手后仍旧对他念念不忘。


话语里全是他的好。


与他在一起的时光,只要你学会对他身边各色的女人当做看不见。


那你就能收货完美男友的快乐。


逢年过节的礼物与转账。


只要他想,你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放在心上。


然后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正是那些口中大喊着「我是直男,我不懂这些」的男人所做不到的。


宋淮这种时间管理大师都能做到。


那些人凭什么做不到。


只是他们不想罢了。


但为了完善我的舔狗身份,遇到他和其他女人时。


我还是多少要装一点伤心和失落。


这样才能足够体现我对他的「爱意」。


适当的闹一闹,增添一番情趣。


听一听他哄骗我的话,提神醒脑。



自从不用舔宋淮后。


我的时间丰富充裕了起来。


我辞掉了我那入不敷出的工作。


临走前还实名举报了一下我那喜欢对女同事动手动脚的经理。


然后在家大躺了三天。


在某音上刷着腹肌。


躺的是浑身舒坦。


再见到宋淮,是在一个聚会上。


我也不知道我那和宋淮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同学,怎么就突然成了他的朋友。


反正聚会的人,从原本我的大学同学。


变成了我们两个的大学同学。


然而宋淮见到我只是轻轻的瞥了我一眼,而后一言不发的喝着酒。


直到散场时,所有人都默契的将他的「售后」留给我时。


我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


但我不吃这套。


我看都没看他一眼,起身拿起包就走。


剩下在场的,和将要离场的人都傻了。


「南、南薇,你不照顾宋淮吗?」


这在以前,这可是我求着他们想要做的事。


可如今,我又不是怨种。


我撇了眼问出这句话的人,回道:「照顾什么?他是没家还是没手啊?」


被我怼的人瞪大着眼睛看着我,一时哑言。


两只眼睛慌张的往我和宋淮身上扫。


气氛就这么沉闷了半晌。


直到半醉的宋淮悠悠的醒来。


睁开迷蒙的眼叫着我的名字。


让我「等等」。


「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自然是同意了,因为我太好奇他这么大费周章的。


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直到所有人都散尽后,他抬眸看向我。


眼神湿润,带着点受伤的神色。


他嗓音低哑,轻声的问我:「南薇,你当真要离开我?」


要不是我定力强,还当真要被他这幅模样骗了去。


好家伙,在这跟我飙演技。


于是我怔怔的看着他,瞬间眼眶微红。


语气哀怨而不舍:


「对不起,宋淮,


我......


我实在是控制不了我自己去想东想西。


只好让自己离开你。」


我们两个互相望着。


缠绵又悱恻。


而后又你一句我一句的周旋。


最后决定我给他叫个代驾送他走后,就此「相忘于江湖」。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代驾的电话。


可宋淮的一句话却让我没兴致演下去了。


他倚在皮质沙发上,仰着头看我,目光灼灼。


「南薇,五千万好花吗?」


我初时有些惊讶。


而后想了想,以他的身份背景。


这场赌约被他知道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熟练地抬手收了眼角挤出的泪,对他冷言:「嗯,怎么算不好花呢?」


拜托,那可是五千万啊!


是男人这种东西能比的嘛?


房间里寂静无声。


直到半晌后宋淮站了起来。


他一反刚才的醉态,径直地向我走来。


周身的气息冰冷。


他在我身前站定,而后抬手擒住我的下颌。


将我的脸抬起,与他对视。


沉声质问我:「这就是你接近我的目的?」


我不悦地皱眉,将他的手拨开。


抬首,同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含笑回道:「是又怎样?」


被戳穿了又如何。


谁规定只有你宋淮可以玩弄别人的感情。


不能别人玩弄你?


房间里又是一片静寂。


宋淮双目沉沉的看向我。


就在我不耐的时候。


他却开口问了我一个十分好笑的问题。


他说:「林南薇,你对我到底有没有过真心?」


我被他这问题逗的忍不住笑出了声。


在他越发寒凉的视线中给了他答复。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认真回答你。


宋淮,我从未对你动过真心。


既然你已经知道原因,又何须多问这句呢?


这些年里,我也给你照顾的本本分分的,舔的尽心尽职。


你是这情场里的常客,我这种水平的你顶多给我划分在鱼塘里,连你的海我都进不去。


如今不过是鱼塘漏了个洞。


你就对外说,是你终于腻了我,把我甩了。


咱们就此分道扬镳,江湖不见,如何?」


我这番话给他留足了台阶。


本以为依照他那性子。


肯定是同意与我不再相见。


谁想他攒住我正要开门的手,冷哼一声。


眼神寒凉又危险。


「林南薇,你说不见就不见,问过我的意见吗?」


他的意见?


我当然不可能问他的意见。


于是我抬腿照着他膝盖踹了一脚。


转身就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