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奇妙体验师韩月赵斌

奇妙体验师韩月赵斌

韩月赵斌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奇妙体验师,韩月赵斌兄弟知道我缺钱,给我介绍了计生用品体验师的兼职,没想到女友不配合,正在我发愁时,大学时的校花突然找到了我,说想和我一起做体验师……

主角:韩月赵斌   更新:2022-09-10 1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月赵斌的其他类型小说《奇妙体验师韩月赵斌》,由网络作家“韩月赵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奇妙体验师,韩月赵斌兄弟知道我缺钱,给我介绍了计生用品体验师的兼职,没想到女友不配合,正在我发愁时,大学时的校花突然找到了我,说想和我一起做体验师……

《奇妙体验师韩月赵斌》精彩片段

哥们儿韩超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个链接,我点进去一看,居然是某品牌安全套体验师的招聘邀请。


屏幕上,硕大的字体刺激着人的眼球。


“只要每个月使用3盒避孕套并按要求写下使用心得,就有1000~5000元的奖金拿哟~


螺旋……颗粒……超薄,款式任你挑选。每个月,更会随机抽出两名优秀体验师赠送我司新推出的情趣玩具!”


广告下方,几个起码有D罩杯的火辣美女不断坐着搔首弄姿的动作。


我跨下一热,顿时就起了股邪火。


有免费避孕套用还有钱拿?天底下哪来这么好的事情。


关掉网页,我给韩超发了几条消息。


“TMD,这是骗人的吧?真要招体验师,这活儿他们员工还不抢着干?”


韩超几乎是秒回。


“擦,咱俩光屁股长大的兄弟,我骗你干啥。”


说着,他发来一张图片。


里面赫然是一份转账记录,从1000多到3000多不等,居然已经持续了大半年。


当时我就心动了。


自打买了房,我就被牢牢栓在了房贷上。


每个月赚的钱除了还房贷,再负责女友的吃穿用度基本上是月光。


女友林秀的爸妈还催着我家出彩礼,张口就是二十万,我却一分也拿不出来。


为这事儿,女友没少埋怨。


现在我每个月工资才一万出头,抛去将近五千的房贷和女朋友的日常花销,每个月底都得啃泡面生活。


为了能改善生活,我晚上下了班还不得不去跑滴滴,但依旧过得捉襟见肘。


要是能拿到这笔钱,每个月,就能多出来几千的收入,眼下的窘迫,一下子能改善不少。


我兴冲冲地和女友说了这件事,她的脸却直接垮了下来。


“赵斌,你要不要脸!这话你都说得出口!”


我开始还耐心解释:“秀秀,只是让你配合一下而已,没什么的。”


我俩正年轻,每个月,都得在计生用品上花个百来块。


如今有个机会,这笔钱不仅不用掏,还能赚一笔,何乐而不为?


林秀的脸当时就黑了。


“赵斌,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没钱不靠本事去赚,还想靠睡我赚钱?我怎么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窝囊废!”


我一听也有点毛了。


“房贷、车贷、水电、伙食费,家里哪一笔不是我出的?你一个月开那三千块钱,一到账,就全买衣服了,你为这个家想过一分吗?”


林秀冷笑一声,怒喝道:“那你去找个愿意倒贴的啊!”


她转身离去,把门摔得山响。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颓然地瘫在床上。


为了赚钱,我一天要打三份工。


天不亮就出门,凌晨才能回家。


我自认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给她最好的生活了,她怎么就不能理解我一点呢?



我和韩月就保持着这样隐秘的关系。


她也从最初的生涩变得逐渐大胆,甚至,

还主动邀请我去试用一些新出的产品。

有几次,我跟韩月在一块时,都会有些恍

惚,仿佛这一切不是真的。


但那真实的触感又让我次次心悸,她的每

一次战栗,都让我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


这些,都是我和林秀从未有过的体验。


不吹牛逼,这几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

两人亲密接触能美好到这种程度。


小视频里描写的那些波澜壮阔,颠鸾倒凤

都不是假的,情欲上头时,我真的恨不得死在

她身上。


每次结束后,韩月都累得气喘吁吁,通红

的小脸好像熟透的苹果。

我心疼她,就包揽了我俩的所有报告。

韩月也不玩手机,就窝在床上盯着我笑,时不时,过来偷亲我一下。


她很主动,我俩经常写着写着就又滚到一

起……然后,我就得咬牙再多写两份报告。


不到一个星期,我俩就完成了指标,甚至

还超额不少。


韩月对我的依赖也越来越深,我俩像普通

情侣那样,如果不见面,就在微信上聊个不停。


不做体验师时,她更是会喊着我陪她逛公

园,散步,虽然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伙伴,但

我依旧深深沉沦在这美好之中,以为它会永远

持续下去。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正当我用公司最新

出的玩具给韩月弄得双眼通红时。


女友林秀打来了电话。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在这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突兀。


“赵斌,你什么意思?一个星期不联系我!

你想不想处了?”


我心里一紧,一股强烈的倦意从心头涌了

上来。


“赵斌,你死了吗?说话啊!"


“赵斌,你死了吗?说话啊!”


听着林秀质问的话语,我心虚地看了韩月


一眼,有些疲惫地道:


“秀秀,对不起,这段时间,我实在不知道

怎么面对你。”

“我妈他们要见你,半个小时内过来接我,

不然,我们就分手吧!"


话毕,林秀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我和林秀处了四年,感性上终归是舍不得的,于是我开始着急忙慌地穿衣服。

韩月一言不发地坐在床上,眼眶却比刚才

还要红。

临走前,我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愣在了原

地。

那一刻,我心中也有些许期盼,我下定了决心,只要她挽留我,我就不走了。

结果令我失望的是,她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我一声不吭地付了款,三千八,刚好是这

一周的体验师薪资。

她说,她爸妈让我订个饭店,晚上好好谈

谈彩礼的事儿。


我犹豫了一下,脑子里一下闪过韩月的身

影,她为了帮家里治病,甚至不惜出卖自己…


我突然有些抗拒。

我不明白我们的婚姻是为了什么。

是爱情吗?还是只是两个人攒在一起过日子。


如果我能娶了韩月,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


样,因为一点小事和我大发雷霆:一分都不肯

付出,只知道无尽的索取。


我身心俱疲,早已没了对这段感情的憧憬,

有的,只是想为四年恋爱埋单的那份责任。

悔婚的种子落下了,就会生根发芽。


晚上,林秀父母带着她的弟弟如约到场。


三个人一进门,就挑剔地打量着饭桌。


林秀她妈嫌弃地开了口:“就点这几个菜?

塞牙缝都不够。”


我强行扯出一抹笑容:“我不知道你们爱吃

什么,就先点了八个,剩下的,让顺子加吧。"


托林秀她弟林顺的福,我和林秀到现在都

没能结婚。


她家要求很简单,想结婚,先买一套房,

再给20万的彩礼。

至于嫁妆?

那是一分没有,不仅如此,彩礼,也一分

不会带回小家,全部都攒着给顺子买房用。


我们在二线城市,我父母为了付这套房的


首付,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二老,甚至还在

本该养老的年纪出去打工。

林顺瞥了眼菜单,嘟囔着。


“这来的什么破店,连意面牛排都没有,都

是下等人吃的东西吧。"


林母白了林秀一眼,笑容近乎谄媚:“顺子

咱先将就一下,妈等会儿带你去吃牛排,乖。"


林父倒是直接进入正题:“赵斌啊,上次我

跟你说的,彩礼的事儿,你准备好了没有啊。"


我握了握拳,实话实说:“二十万太多了、

我们家最多只能出八万八。”


林母顿时瞪起了眼睛:“八万八够干什么的?

你打发叫花子呢?秀秀是我们一把屎一把尿带

大的,这些年就教育投资也花了一几万了,你

出八万块钱就想把我女儿娶走?”

林父也颇为不悦。


“赵斌,一个男人,如果连二一万都拿不出,

那就是无能。我女儿嫁给你以后,和你一起工

作,一起赚钱养家,你可不能太小气了。


更何况,你爸妈现在也在打工,以后四个

钱包,还能帮衬下我们家顺子,这日子不就越

过越好了吗?”


提到我父母,我额上青筋直跳。


他有能力,他女儿结婚一分钱都不肯掏?


“您的意思是,我父母活该六十了,还打工

给你们养儿子?你们这到底是嫁女儿还是卖女

儿!”

林秀推了我一把,“你怎么说话的,你娶了



一旁的韩超冷笑一声:“真不知道你找这么个对象是图什么的。自打你俩在一块,你看看,你都造成什么德性了。


医生刚才还说呢,你这身子骨,要是再这么折腾,都不用还房贷,买个好点骨灰盒趁早住下吧。”


我低头,扫了眼自己那一身水洗得掉色了的地摊货,哪还有上学时半点意气风发的模样。


这身体一出毛病,脑子倒是通了。


我没黑没白的赚钱是为了谁?


人家领我一分情了?


现在滴滴我也不敢熬夜开了,只能从别的地方想办法找兼职,下个月的房贷毕竟还要还。


我心里忍不住动摇起来,一个月千把的收入,不拿白不拿。


下定了决心,我琢磨了会儿,就又给韩月打了电话。



刚开始,还有点难为情。


没想到韩月又惊又喜:“赵斌,你真的想通了?你真的愿意陪我做体验师吗?”


我嗯了一声,正想着怎么发起话题。


韩月却很快发了条消息过来:“那我们准备一下,这几天就开始吧。”


挂断电话,我就给韩超发了消息,说我愿意做。


他发了个滑稽的表情,很快,给我传了一个文档。


我点开看了两分钟。


我一个有过经验的大男人,都羞得面红耳赤。


这钱,果真不是那么好赚的。


文档里足足有十几种道具的体验模板,还对每种道具进行了详细的量化指标。


需要在一个月内,完成固定数量的测评。


测评明细,更是需要我详细记录使用感受和时长,不仅如此,还得观察在接受各种道具的反应。


而像一些玩具,就属于附加项了,测评得越多,赚得越多。


我没敢多拿,一样来了一点。


三天后,产品到货。


我立马订了个酒店,下班后,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房间里,紫色的灯光显得格外兴奋。


我将产品铺了一床,和韩月小心翼翼地挑选着。


她的脸红扑扑的,羞得快滴出水来。


我一开始还在看产品,渐渐,目光却全吸在了她的身上。


她今天穿了件红色的包臀长裙,衬得身材凹凸有致。


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


那是成熟女人专有的韵味儿。


理智随着情欲不断拉扯。


若一开始和韩月一起还只是想赚钱,现在,我则清楚地知道。


我就想看她臣服的表情。


“就这个吧。”


韩月细长的指尖勾起一盒螺纹的,回头看我。


我再也忍不住,吻住她的唇。


昏暗的灯光下,我的心砰砰直跳,手,顺着背后抚上……



本来,我以为韩月很多人追,会对这种事轻车熟路。


可渐渐的,我感觉到些许的不对劲。


她对这方面竟生涩得出奇。


一直到结束后,洁白的床单上,一抹红晕格外显眼。


我顿时就懵了。  


没想到韩月那么多人追,现在,竟然还是个雏?!


“你是第一次?”


韩月点点头,眼睛刷的红了。


半晌,她抱着我的腰,呜咽道:


“赵斌,我真的是没办法了,不然,我也不会做这行的。”



我正琢磨怎么回复,过了会儿,她又发来一条语音,声音明显刚刚哭过。


“赵斌,不瞒你说,我妈妈去年得了癌症,家里为了给她治病,已经花了六十多万。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但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找谁了,我不想和别的男人上床……”


说着,她泫然欲泣,估计又要哭。


我心一软,铁着头转了一万过去。


“你别难过,也别当什么破体验师了,这行鱼龙混杂,要是碰上坏人,那更得不偿失。这一万你先拿着,就当我借你的。”


韩月收了钱,回了句谢谢就没再说话了。


冷静下来后,我悔得肠子发青,那一万,可是我下个月还房贷的钱。


这一万的空缺,我上哪去补?


看着银行卡只剩的千把来块,我心里堵得难受,一根接着一根烟的抽。


到了下午,我缓过劲儿,想问问林秀去哪了。


却发现她刚刚更新了朋友圈。


阳光下,她穿着新买的裙子,在迪士尼乐园中笑得灿烂。


她头上那个发箍我也给她买过,一个就要一百五。


刚好是我开一个晚上滴滴的工资。


为了赚房贷,当晚我开滴滴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上海疫情刚过,根本没人出门。


大半个晚上,才勉强拉了五个客人。


凌晨三点,我困得不行,又舍不得回家,把车靠在路边,撑着头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却听见手机滴滴软件上,接单成功的语音。



我顿时惊醒,一看订单,直接就乐了。


来了个大单子,一下就能赚八十多。


我兴致冲冲坐直身体,眼前却一黑。


一开门,人就晕过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