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破碎微光

破碎微光

宋君君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从小到大,我身边的男人都喜欢沈珠。无论是傲慢恣肆的少爷,还是知节守礼的学长。后来,一场车祸,少爷瞎了,学长残疾。沈珠跑了,托我照顾好他们。他们却认为,是我逼走了沈珠,对我百般刁难。为了巨额的保姆费我沉默隐忍。实现财务自由的那一天,我把餐桌一掀。「不受你们这个鸟气,爷辞职了!」瞎了的小少爷瞬间睁眼盯紧我。残疾的学长健步如飞关上了门。

主角:宋君君梁寄梁疏   更新:2022-12-30 14: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君君梁寄梁疏的其他类型小说《破碎微光》,由网络作家“宋君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小到大,我身边的男人都喜欢沈珠。无论是傲慢恣肆的少爷,还是知节守礼的学长。后来,一场车祸,少爷瞎了,学长残疾。沈珠跑了,托我照顾好他们。他们却认为,是我逼走了沈珠,对我百般刁难。为了巨额的保姆费我沉默隐忍。实现财务自由的那一天,我把餐桌一掀。「不受你们这个鸟气,爷辞职了!」瞎了的小少爷瞬间睁眼盯紧我。残疾的学长健步如飞关上了门。

《破碎微光》精彩片段

从小到大,我身边的男人都喜欢沈珠。


无论是傲慢恣肆的少爷,还是知节守礼的学长。


后来,一场车祸,少爷瞎了,学长残疾。


沈珠跑了,托我照顾好他们。


他们却认为,是我逼走了沈珠,对我百般刁难。


为了巨额的保姆费我沉默隐忍。


实现财务自由的那一天,我把餐桌一掀。


「不受你们这个鸟气,爷辞职了!」


瞎了的小少爷瞬间睁眼盯紧我。


残疾的学长健步如飞关上了门。


1.


「嘭」的一声,盛着汤水的碗砸在了地上。


那碗汤本来是想砸向我的,只不过那位小少爷眼盲了,准头不好了而已。


「沈珠呢,沈珠明明说了今天来看我的。」


梁寄闭着双目,睫毛很长,英俊锋利的面容面无表情。


我连忙蹲下来准备捡起碎片,我想沈珠现在应该已经在英国了。


当得知梁寄和梁疏为了她赛车出车祸后,沈珠就躲到国外去了。


我安抚道:「沈珠说,她现在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她办清了一定会来找你。」


「不对,沈珠她明明说过,无论什么困难,她都会克服来找我的。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她气走了。」


梁寄闭着双目,他看不到东西,只能凭借声音寻找我。


「你别动,地上都是碎片。」我连忙大声制止他。


他赤裸的脚上,踩着地上的陶瓷碎片,却浑然不觉疼痛,剑眉锁得紧紧顺着声音寻我。


梁寄找到我后,他摸索着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迫使我昂首看他,声音阴狠。


「就是因为你,因为你喜欢我,她吃醋了,她才会走的。」


头皮撕扯的痛意本来让我下意识反抗,但是梁寄的话也让我沉默了下来。


是啊,我喜欢梁寄的。


但沈珠不是因为吃醋走的,她走一是因为怕梁家报复,二是因为,梁家兄弟都残疾了,对目前的她来说,是累赘。


但是这些话,我都不能告诉梁寄。


沈珠走的时候嘱咐我,如果我能照顾好他们,并且别忘了给她多说些点好话,她就会每个月给我一万块钱。


还有,没事不要联系她。


我只是一个大学生,我需要这一万块钱。


为我贫穷的家庭减轻负担。


梁寄不停地追问着我,是不是沈珠被我气走了。梁寄要我给沈珠打电话,给沈珠道歉求她回来。


我始终沉默。我的沉默惹恼了梁寄,他暴怒地骂着我。


「你是哑巴吗,赶紧给珠珠打电话啊。」


「你以为珠珠不在,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喜欢你吗?」


梁寄语气恶劣,不停地指责我,他认为是我把沈珠气走了


当梁寄感觉到一滴冰冷砸在他肌肤上时,他终于闭上了嘴。



我爸爸是沈珠家的司机,我从小就知道,我比不过沈珠,我就是沈珠的陪衬。


爸爸说要讨好沈珠,要照顾好沈珠。


我就这样靠讨好沈珠,上了她所在的国际高中。


我们就在那里认识了梁寄。


国高里有钱人多,有钱人不屑和我们这种靠学习进来的贫穷学生打交道,但是那些有钱人的跟班,受了委屈要从我们身上发泄出来的。


沈珠古灵精怪,漂亮得让人嫉妒,她们惹不起沈珠,就拿我出气。


我替沈珠做值日的时候,她们把我堵在了学校的后院,笑我是沈珠的舔狗,说我为了钱一点尊严都没有。


我握着扫把,低着头不说话,我向来就是这样,沉默寡言,连爸爸都说,我要是能像沈珠那样活泼就好了,顽皮一点也没关系。


可是爸爸从未想过,我没有活泼顽皮的资本。


她们说着没劲,就过来推搡我。


这个时候,一个少年突然从合抱的树后蹿出来,他校服松垮垮地半穿在身上,露出肩头。


「烦不烦啊,叽叽喳喳影响我睡觉,女人就是麻烦!」他扭着剑眉,挥着手赶那些女生。


那个少年就是梁寄。


他就像是我幻想中的王子那样从天而降,拯救了贫穷卑微的我。


我喜欢他。


后来他喜欢上了沈珠,托我给沈珠送礼物,好几次还给我带了小点心。


只是微弱的善意,却已经如长明灯一样,灼烧着我滚烫的爱意。


我一直把喜欢藏得很好很好,从来没有人知道我喜欢梁寄。


就这样,暗恋着他,高中三年直到大学。


我沉默着,把心思都悄悄地写在了微博的小号里,我甚至都没有敢点名道姓,只是用微光来称呼他。


但是却被沈珠看到了。


沈珠跑到梁寄旁边笑着说:「喂,我给你做个媒,我闺蜜喜欢你,你俩在一起吧。」


我还记得我跟在沈珠后面,吓得赶紧制止。


梁寄的反应比我还大,他大声地反驳道:「你没开玩笑吧,连你这样的我都没兴趣,何况她啊,丢人群里都找不到。」


沈珠气得去追打他,梁寄连忙躲开,两个人嘻嘻哈哈打闹起来。


只有我,只有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我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生怕他们注意到我。


我攥着衣角,也不敢走。只要我爸爸是沈珠家司机一天,我就要讨好沈珠一天。


这件事情后来他们都默契地不再提起了。


而我更加沉默寡言,跟在沈珠的身后。


我见过梁寄故意揪沈珠的头发,沈珠回过身拍他,他也不恼,笑得张扬肆意。


我当时摸着自己的短发还想过,要是我头发能长点就好了。


现在我头发终于长了,却方便梁寄羞辱我了,他对沈珠温柔,对我却没那么多耐心。



我把地上的碎片收拾好后,看见他坐在地毯上,赤裸的脚上还流着鲜血,他也不觉得疼,只是闭着眼睛不知道想什么。


我去楼下拿医药箱。


走到楼下的时候,梁疏坐在轮椅上看金融杂志。他看到我的身影后,抬起眼帘,语气带着关心问我:


「君君你没事吧?阿寄他眼盲了脾气一直很糟糕,委屈你了,我会说他的。」


骗人,刚才梁寄骂了我将近十分钟,梁疏就在楼下听着,却没有制止。


他就是想让我当弟弟的出气筒而已。


照顾他们兄弟快一个月了,梁寄喜怒莫测,不好伺候。


但梁疏却知节守礼,温润如玉。他戴着细框眼镜,眼眸里封着浅浅的笑意,眼尾一颗小痣更是给他多添几分温柔。


只有我知道,他笑意从未达眼底,温柔也不过是他的表象。


他是瞧不上我的,他们这种阶层的人,是瞧不上我这种扒着有钱人不放,丧失尊严的拜金女的。


他是我所在名牌大学的学长,优秀毕业生。


他曾经回学校演讲过,见过我给沈珠拿快递。


当时正在下雨,路又滑,我抱着七八件沉甸甸地快递,没办法打伞,雨衣也用来遮挡快递了。


上台阶的时候,我脚一滑摔在了地上,正撞上了演讲完后的梁疏。


梁疏身姿挺拔,身后还跟着几个迷弟迷妹找他问问题。


他看到我摔倒后,走到我身边,温柔地把我扶了起来,把散落在地上的快递都放回了我怀里。


当时我还觉得,眼前这个学长真好啊。


直到我开始照顾他后,我推他去公园散步。


他觉得太阳晒着腿有些不舒服,我就随手把我的外套脱下来罩在他的腿上,然后嘱咐他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旁边买个新毛毯。


当我回来后,我的外套已经没了。


梁疏注意到了我疑惑的目光,他语气温柔解释道:「刚才有个小孩子见我残疾,故意拽走了外套。」


我还不忿地安慰他:「这熊孩子真坏。」


当我推他回去后,却瞥到了不远处垃圾桶里那抹藏蓝色,和我的外套一个颜色。


我回去找外套的时候,随手从旁边抓了一个玩耍的小孩问:


「你看到是谁把这件蓝色衣服扔到垃圾桶的吗?」


「看到了,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大哥哥。」


我才知道,梁疏就是讨厌我、轻视我,连我的东西,他都觉得肮脏恶心。


我把外套从垃圾桶里捡了出来,我刚买不久,120 块钱呢。我带回家洗了洗,打算等见不到梁疏的时候再继续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