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5654956林青鸾周麟羽

5654956林青鸾周麟羽

林青鸾周麟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不负如来难不负卿5654956林青鸾周麟羽外人都言国师无心情爱,只一意修炼,都道这桩姻缘是林青鸾用救命之恩胁迫来的。却无人知情,此亲乃周麟羽开口求娶。能嫁他,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林青鸾想总有一天她能把他焐热,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可现在,她等不起了。

主角:林青鸾周麟羽   更新:2022-09-10 17: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青鸾周麟羽的其他类型小说《5654956林青鸾周麟羽》,由网络作家“林青鸾周麟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负如来难不负卿5654956林青鸾周麟羽外人都言国师无心情爱,只一意修炼,都道这桩姻缘是林青鸾用救命之恩胁迫来的。却无人知情,此亲乃周麟羽开口求娶。能嫁他,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林青鸾想总有一天她能把他焐热,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可现在,她等不起了。

《5654956林青鸾周麟羽》精彩片段

好一个没必要。

    周麟羽总是这样,不经意间就能摧毁她的贪恋。

    心仿佛被削掉了一半,林青鸾疼得扶着柱子才堪堪站稳。

    从始至终,只有她把这三年当了真。

    真是狼狈。

    林青鸾想离开,还未转身,书房门却被打开。

    周麟羽没想到会在这儿看见她,脸色一凝:“找我何事?”

    林青鸾看着他身边泰然处之的季灵芝,一时间竟有种自己才是客人的荒谬感。

    将心里那些苦楚尽数压下,她极力维持着端庄:“父皇有旨,我想与你单独说。”

    周麟羽迟疑了一会儿,终究没拒绝。

    书房内。

    季灵芝刚离开,林青鸾就听周麟羽问:“何事?”

    他似乎不愿意和她多待一秒。

    可心里那些话,实在难开口。

    直到他皱眉不耐烦,林青鸾才颤声道:“夫君,纳妾吧。”

    话落,空气骤然变得压抑。

    周麟羽目光锐利,声冷如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林青鸾不敢看他,用尽平生的克制:“妾,容貌平平又缠绵病榻,自知不能为夫君尽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故,妾特地挑选了几位靓丽娇娥为夫君开枝散叶。”

    说完这些,已经耗尽她所有力气。

    半响。

    周麟羽终于启唇:“我孝不孝,不用旁人操心。”

    林青鸾一愣,眼泪瞬间润湿眼眶,她慌忙低头,却又听他冷情道:“有这闲工夫,你不如找人想办法解掉蛊毒,或许还能多活几年。”

    林青鸾一颤,连忙捂住骤紧的心口。

    抬头凝着周麟羽再未回头的背影,泪再也忍不住掉下。

    他明知道同心蛊需要夫妻同房才能解,见死不救也就罢了,竟还要她找别人?

    诛心,也不过如此。

    经此一事,林青鸾和周麟羽原本不好的关系仿佛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周麟羽打破了每逢初一十五必回府的约定,已一月未归。

    转眼到了二月十七,这晚,是林国最重要的日子。

    皇城会举办隆重祭春宴,为求此年风调雨顺,也可求夫妻感情和睦,就像春花一样绚丽永灿。

    林青鸾站在国师府门前,隆重的公主礼服衬得她越发显得身躯单薄。

    可等到吉时将过,她还是没等来心心念念的人。

    林青鸾收回视线:“走吧,国师大约忙着除恶,没时间陪我进宫。”

    可触及阿月担忧的目光,她却发现自己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林青鸾每走一步,孤独都在说——

    他不爱你。

    他也不要你。

    别妄想了。

    ……

    宫内宴会。

    皇后见林青鸾一个人前来,当即不满质问:“国师呢?”

    林青鸾顶着压力,做好了挨训的准备:“夫君他有要事忙,今日没空前来……”

    然她话还未完,却听到侍从喊:“国师到!”

    林青鸾惊喜望去,笑容还未绽放便僵住。

    不远处,周麟羽和季灵芝亲密走来,他们身上穿着祭春宴的华服,那是周麟羽从来都没有为自己穿过的。

    众人面面相觑,视线扫过林青鸾,嘲讽有之,怜悯有之。

    皇后约莫也觉得丢人,厌恶瞥了一眼林青鸾:“没用的东西,退下吧。”

    林青鸾惨白着脸,跌跌撞撞隐进黑暗,仿佛只有如此,她才能得到片刻喘息。

    未几,宫乐起,一帘之隔,两方天地。

    只见周麟羽温柔给他的师妹布菜,他们浅笑耳语……

    多般配!

    林青鸾紧抓着纱帘,泪留满面却不敢哽咽出声,她怕惊扰他们,她怕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而直到宴会渐歇,都没人提及她,就像是被遗忘。



一个时辰之后。

    周麟羽也被放出了天牢,林青鸾甚至还允许周麟羽一番整理,让周麟羽坐在他的身侧。

    只不过,林青鸾口中说的话却是:“国师为何不开口,是觉得眼前的景色不够精彩吗?”

    所谓景色,是皇室众人和瞭望殿弟子们的相互厮杀。

    林青鸾派人给他们各一批弓箭,马匹,刀剑,并且告诉他们,存活的只能是一方的人。

    所以,这两派人必须有一方要死光。

    被囚于天牢半年,如今守来了这一点希望,谁都想拼了命活下去。

    皇室子弟的人数是瞭望殿弟子人数的三倍多,只是出了天牢之后,皇氏子弟不是瞭望殿弟子的对手。

    皇室弟子虽然人数多,可真的会拿弓射箭,舞刀弄枪的人没有几个,而瞭望殿弟子就算筋疲力竭,可只要他们拉得开弓,那几乎是一箭一个。

    皇室弟子很快就被杀得精光。

    但瞭望殿这边也并非全然无事,这几个人被困了半年,折磨了半年,身上早就没什么力气。

    他们拼杀到最后,皇室弟子抱着“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的态度,一窝蜂的拥上去,还真的折下了几个瞭望殿的人。

    林皇不久已死,至此,除了林青鸾,林朝皇室之人死绝了。

    让林青鸾意外的是,季灵芝最后竟然活了下来。

    林青鸾扫了一眼,活下来的一女二男,冷哼一声意味不明,说了句:“你们对自己人,倒是情深意重。”

    周麟羽闻言,脸色一白。

    “来人!”

    “林青鸾!不可再造杀孽。”

    林青鸾和周麟羽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

    周麟羽的话音一落,林青鸾神色骤冷,一旁的玄阳子故意训斥:“大胆周麟羽,怎敢直呼陛下名讳!”

    周麟羽压根当玄阳子不存在,只一脸紧张望着林青鸾。

    两人目光对视,林青鸾终于肯正视他一眼了,几秒后,林青鸾却忽而一笑,“怎么?心疼你的师弟师妹?害怕我杀了他们?”

    听着她这样一脸平静的说着杀人的话,周麟羽心疼又是一痛。

    “并非如此。”

    他知道林青鸾此番不过是想借弟子们的手,除去皇室族人这个后患。

    林青鸾篡位登基,皇室族人必须得死。

    这是历来的规矩。

    但林青鸾亲自下令射杀,和旁人杀死在因果报应上完全是两个概念。

    周麟羽瞟了一眼一旁的玄阳子,大概也猜到了这些举措是他建议的。

    但岭南弟子下山历练,都和天地签了生死契,一旦入世,生死不论。

    岭南插手了林青鸾的生活,如今被林青鸾反过来报复是因果循环。

    所以从一开始,他也没开口求什么。

    如今开口,只不过不想让林青鸾多造杀孽。

    但却又让她误会。

    在林青鸾质疑的神色下,周麟羽咽了咽干涩的喉咙,试着解释说:“生死情劫并非你想的那样,你是局中之人,多一条杀孽,变多一种不可挽回的业障。”

    “林青鸾,你信我一次。”

    林青鸾饶有兴致挑眉,“我信你,你待如何?不信你,你又待如何?”

    “周麟羽,你现在应该清楚,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师,一个阶下囚却想要我答应你,可凭什么呢?”

    一字一句,林青鸾分明没有用什么力道,可字字句句却如利刃,刀刀戳心。

    林青鸾说完,转身就要走。

    周麟羽望着她的背影,再一次体会到了林青鸾从前的心情。

    原来望着人的背影也会这般难过。

    蛊毒的反噬仿佛更加严重了,周麟羽一直忍着,可下一秒却见到玄阳子牵起了林青鸾的手。

    顿时,那压下去的心痛瞬间翻涌。

    周麟羽神色暗周,飞身落到林青鸾面前,一把打开了玄阳子的手,在林青鸾冷淡的目光下,他一字一句说——

    “我才是你的夫君。”



“那就从头到尾,把你做的事都说清楚,母妃的,我的,祖父的,倘若少一点……”林青鸾没有说完,但是侍卫明白她的意思,横在八皇子颈边的剑当即划了一下。

    八皇子才十岁,是个被宠坏了的小胖子,比他的太子哥哥还怂。

    不过是被划破了点皮,他竟然吓得失禁。

    “别动小八,我都说!都是我的错,是我嫉恨楚妃的貌美得宠,暗中害他难产而死,是我担心楚老将军发现真相,所以才先陛下进谗言,诬陷楚老将军有不臣之心,可我真的没有主动想要害你啊!”

    “当初你的赐婚,是国师求娶,你父皇赐婚。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后来三番四次催生也是你父皇的意思,后来也是季灵芝找到我,逼我陷害你的……”

    “林青鸾……”皇后惶恐爬上前方,仰望着林青鸾,祈求说:“你也知道岭南的人多奇门遁甲之术,季灵芝威胁我,非要我把令牌给她,我不敢不从啊。”

    林青鸾淡淡抬眸,微微一抬手,一道亮光飞向皇后,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皇后就被削掉了半边头发。

    众人定眼一看,原来那道亮光是一把薄刀,定在柱子上,如今入木三分。

    这刀要是插在人的身上……众人瞬间后脊发凉。

    却见林青鸾手中把玩着另一刀薄刀,语调冷漠道:“皇后,祭春宴那天的事,你当真以为我不知情吗?”

    祭春宴,是林国最重要的祭天礼节。

    她那个把皇位当宝贝的父皇一定舍不得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出纰漏。

    可季灵芝却能在这样重要的场合,把自己迷晕带到城楼上,没有内应可说不过去。

    整个皇宫,了解皇宫布局,又能轻易调走护卫的人,出了皇帝就只有皇后。

    果然,皇后一片颓然。

    “原来你这都知道了……是,确实是我配合季灵芝调走了侍卫,帮她掳走了你,可林青鸾,之后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

    “季灵芝说她不满你霸占了她的师兄,想教训你一次,我以为她最多是打你一耳光,我没有想到她会做局威胁国师,也没想到国师会要你的命!”

    “你个毒妇!”刘副将听不下去,一脚踢过去,“借刀杀人还好意思喊冤,我呸!”

    “主上,何必听着毒妇多言,直接杀了便是。”

    林青鸾没有说话,只冷冷睨着倒在地上的皇后。

    皇后这样的人,死反而便宜了她。

    刘将军那一脚没收半点力道,皇后大约也知道自己就算活下来,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她如今一心求死。

    “是啊,我狠毒。可进了这个吃人的皇宫,不狠毒能活下去吗?我是皇后,下面有多少人等着我出错,等着把我拉下去?我做的那些不过也是为了活着……”

    “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非黑即白的人!林青鸾,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你自己厌恶的模样!”

    话落,皇后忽然奋力爬起,拔出一位小将的剑朝脖子上一横。

    鲜血四溅,皇后软到在地。

    她穿着的是她最爱的大红皇后朝服,临死前还喃喃了句——

    “我是……皇后。”



一个时辰之后。

    周麟羽也被放出了天牢,林青鸾甚至还允许周麟羽一番整理,让周麟羽坐在他的身侧。

    只不过,林青鸾口中说的话却是:“国师为何不开口,是觉得眼前的景色不够精彩吗?”

    所谓景色,是皇室众人和瞭望殿弟子们的相互厮杀。

    林青鸾派人给他们各一批弓箭,马匹,刀剑,并且告诉他们,存活的只能是一方的人。

    所以,这两派人必须有一方要死光。

    被囚于天牢半年,如今守来了这一点希望,谁都想拼了命活下去。

    皇室子弟的人数是瞭望殿弟子人数的三倍多,只是出了天牢之后,皇氏子弟不是瞭望殿弟子的对手。

    皇室弟子虽然人数多,可真的会拿弓射箭,舞刀弄枪的人没有几个,而瞭望殿弟子就算筋疲力竭,可只要他们拉得开弓,那几乎是一箭一个。

    皇室弟子很快就被杀得精光。

    但瞭望殿这边也并非全然无事,这几个人被困了半年,折磨了半年,身上早就没什么力气。

    他们拼杀到最后,皇室弟子抱着“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的态度,一窝蜂的拥上去,还真的折下了几个瞭望殿的人。

    林皇不久已死,至此,除了林青鸾,林朝皇室之人死绝了。

    让林青鸾意外的是,季灵芝最后竟然活了下来。

    林青鸾扫了一眼,活下来的一女二男,冷哼一声意味不明,说了句:“你们对自己人,倒是情深意重。”

    周麟羽闻言,脸色一白。

    “来人!”

    “林青鸾!不可再造杀孽。”

    林青鸾和周麟羽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

    周麟羽的话音一落,林青鸾神色骤冷,一旁的玄阳子故意训斥:“大胆周麟羽,怎敢直呼陛下名讳!”

    周麟羽压根当玄阳子不存在,只一脸紧张望着林青鸾。

    两人目光对视,林青鸾终于肯正视他一眼了,几秒后,林青鸾却忽而一笑,“怎么?心疼你的师弟师妹?害怕我杀了他们?”

    听着她这样一脸平静的说着杀人的话,周麟羽心疼又是一痛。

    “并非如此。”

    他知道林青鸾此番不过是想借弟子们的手,除去皇室族人这个后患。

    林青鸾篡位登基,皇室族人必须得死。

    这是历来的规矩。

    但林青鸾亲自下令射杀,和旁人杀死在因果报应上完全是两个概念。

    周麟羽瞟了一眼一旁的玄阳子,大概也猜到了这些举措是他建议的。

    但岭南弟子下山历练,都和天地签了生死契,一旦入世,生死不论。

    岭南插手了林青鸾的生活,如今被林青鸾反过来报复是因果循环。

    所以从一开始,他也没开口求什么。

    如今开口,只不过不想让林青鸾多造杀孽。

    但却又让她误会。

    在林青鸾质疑的神色下,周麟羽咽了咽干涩的喉咙,试着解释说:“生死情劫并非你想的那样,你是局中之人,多一条杀孽,变多一种不可挽回的业障。”

    “林青鸾,你信我一次。”

    林青鸾饶有兴致挑眉,“我信你,你待如何?不信你,你又待如何?”

    “周麟羽,你现在应该清楚,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师,一个阶下囚却想要我答应你,可凭什么呢?”

    一字一句,林青鸾分明没有用什么力道,可字字句句却如利刃,刀刀戳心。

    林青鸾说完,转身就要走。

    周麟羽望着她的背影,再一次体会到了林青鸾从前的心情。

    原来望着人的背影也会这般难过。

    蛊毒的反噬仿佛更加严重了,周麟羽一直忍着,可下一秒却见到玄阳子牵起了林青鸾的手。

    顿时,那压下去的心痛瞬间翻涌。

    周麟羽神色暗周,飞身落到林青鸾面前,一把打开了玄阳子的手,在林青鸾冷淡的目光下,他一字一句说——

    “我才是你的夫君。”



周麟羽从来稳重端方。

    生平第一次失态。

    她的话好像化作了一根根细丝,缠得他密不透风,心如刀割。

    他压下心慌,凝眸望着林青鸾的方向,劝道:“一旦攻城,楚家军背信叛乱的骂名就再也洗不掉了!”

    隔空遥望。

    林青鸾却冷笑一声,楚家军就是太重情重信,才会被皇城那群道貌岸然之徒欺压至此!

    凝着周麟羽的眼,她抽剑高举:“众将士听令!”

    “是!”

    “即刻攻城,斩杀贼子!为将军报仇!”

    林青鸾话落,众将士皆奋力嘶喊:“为将军报仇!”

    悲恸的喊声震耳欲聋,响遍整个皇城!

    收城的侍卫吓得两股颤颤,都握不稳长枪。

    长年待在皇城,从未经历真正厮杀的皇城军怎么可能是楚家军的对手。

    楚家军,但凡活下来的人,哪个不是从阎王殿闯过来来的?

    城门上,守城将士看见白压压的一片人冲来,也吓得腿软,冲一旁的周麟羽道:“国师,快想办法啊!”

    副将建议:“国师,擒贼先擒王,您的箭术百发百中,不若即刻射杀叛贼林青鸾!”

    周麟羽冷着脸,却一直没动。

    确切的说,从林青鸾下令攻城的那一刻起,他就彻底怔住了。

    这个林青鸾,他太陌生了。

    可她分明确实是林青鸾。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国师!叛军冲过来了,来不及了!快射杀林青鸾!”

    周麟羽却置若罔闻,直到守城首领下令,“来人!上箭雨!全力射杀叛军!”

    “住手!”周麟羽本能阻止。

    他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乱箭下去,恐会伤着林青鸾。

    “国师,再等下去,我们就祭他们的长枪了!”

    周麟羽有遥遥望了林青鸾一眼,沉声吩咐:“速派人护陛下转移,皇城区区几万禁军不会是楚家军的对手。”

    随后他抬手引房信号弹,召集瞭望殿弟子。

    做完这些,他拔出剑,竟然飞身跃下城楼!

    “国师!”

    林青鸾亦看到了信号弹,她也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拿弓来!”

    她挽弓对准那个在箭雨中行动自如的男人,脑海回想起当初他挽弓射杀她的场景。

    那日,他也是这般,白袍蹁跹。

    他为了救季灵芝选了她死。

    最后,又为了包庇季灵芝,判她流放。

    她若不流放,就不会被季灵芝设计偏回瞭望殿。

    她不回瞭望殿,就不会有金銮殿的毒打。

    她若不被判毒打,外祖父就不会替她受刑,外祖父就不会死。

    所以,周麟羽,季灵芝,林皇……他们欠她的,她会一个个全部讨回来。

    林青鸾前所未有的清醒,她把一切都想的明白。

    但此刻,她心中却没有半分波澜。

    只有沉到骨子里的冰冷,只有按事算账的冷漠。

    “周麟羽,这一箭,是你们赎罪的开始。”

    话落,她眉心的霜花痕迹一闪,“嗖”的一下,利箭带着无尽冷意,准确驰向周麟羽。

    周麟羽的视线一直落在林青鸾身上,自然发现了她的射杀之意。

    以他的能耐,他原本是可以躲过的。

    可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她冲他挽弓这一幕,那箭仿佛已经穿过他的胸膛,钻心的疼蔓延开来。

    整个皇城都知道,她爱他。

    她怎么舍得真的杀了他?

    仿佛是要证明什么,一念之下,他竟然没有躲开。

    所思所想,皆在一瞬。

    “噗嗤”一声,箭入皮肉,正中胸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