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无力的暗示

无力的暗示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听电话那头的声音,我甚至都能想象他边披上西装外套,边往外走的动作。就这样他还不忘安抚我:「你先从车里出来,待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我可怜巴巴地站在绿化带旁,保时捷车主将我一顿劈头盖脸地谩骂。远远地看到他下了车,身上果然穿着剪裁合身的深灰色西服,估计是刚从律所出来。

主角:江聿珩南音   更新:2023-01-13 10: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聿珩南音的其他类型小说《无力的暗示》,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电话那头的声音,我甚至都能想象他边披上西装外套,边往外走的动作。就这样他还不忘安抚我:「你先从车里出来,待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我可怜巴巴地站在绿化带旁,保时捷车主将我一顿劈头盖脸地谩骂。远远地看到他下了车,身上果然穿着剪裁合身的深灰色西服,估计是刚从律所出来。

《无力的暗示》精彩片段

我闯祸了,偷开老公的迈巴赫撞了保时捷。

又让他给我处理烂摊子,我自觉地站墙角罚站。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就算是小孩子,做错事也要受惩罚。」

我的心「咚咚」直跳。

每次他摘眼镜,我都知道他要亲亲。

但当他开始摘手表时,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有事找老公,是人生的情趣。

我老公江聿珩是国内著名的金牌律师,从未败诉。

他每次作为特邀嘉宾去法制节目做客时,都会收获一大批的女颜粉。

毕竟江聿珩的长相在律师界来说,算是数一数二了。

轮廓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帅而不自知的抢手男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对我从来无计可施。

刚拿了驾照没多久,私自开了他的迈巴赫出门买菜。

奈何车技不精,撞上了变道的保时捷。

保时捷车主骂骂咧咧地下了车,看了眼被撞得有些惨烈的车屁股,回头指着我。

「会不会开车啊?」

「下车下车,聊聊怎么赔偿吧,听到没啊?下车!」

完蛋了,看样子还挺凶。

我哆嗦着手,给江聿珩打了电话。

「怎么了?」

听到他富有磁性的嗓音,总是让我感觉安稳。

声音却抑制不住地带了哭腔:「喂……老公我出车祸了。」

对面顿了两秒:「各位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儿状况,会议暂时取消。」

听电话那头的声音,我甚至都能想象他边披上西装外套,边往外走的动作。

就这样他还不忘安抚我:「你先从车里出来,待在安全的地方等我。」

我可怜巴巴地站在绿化带旁,保时捷车主将我一顿劈头盖脸地谩骂。

远远地看到他下了车,身上果然穿着剪裁合身的深灰色西服,估计是刚从律所出来。

他快步地走到我跟前,将外套披给我,我嘴一扁就想抱他。

江聿珩皱着眉将我身子摆正:「站好,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保时捷车主原本骂骂咧咧,看到是江聿珩,立刻换了一副恭维的嘴脸。

「原来是江律师的夫人,我说这车子怎么有点儿熟悉,没事没事,我自己找保险公司就好。」

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顺利,估计就没有江聿珩解决不了的事吧。

处理完我的烂摊子,他将我塞进车里,一言不发地往家的方向开去。

车里气压有点儿低,我也很识相地闭嘴。

垂着头跟在他身后进了家门,动作娴熟地站到墙角面壁思过。

以前犯错,都会被叫到墙角罚站。

最后都是我委屈着反将他一军,说他「家暴」,以他道歉收尾。

但这次他显然是真的生气了,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表情严肃得很。

「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自己开车出门,为什么不听?」



我哭戚戚地揉着被子,任凭江聿珩在身后怎么哄都不听。

我不会承认,我是被一顿夜宵骗开了门。

「江律师你恃强凌弱,我要起诉你。」

江聿珩轻笑着从身后抱住我:「OK,起诉书我给你发个模板。」

我就知道,吵嘴永远争不过他。

他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淡漠模样,我越是生气,他越是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眼神宠溺,却也依然让人恼火。

「给我买个包。」

让他出点儿血,能让我心里平衡点儿。

再说了,折腾了一夜,我总得为自己谋点儿补偿吧?

「还敢提买包?修车的费用得从你零花钱里扣。」

泪痕未干,我急忙转过身质问:「为什么!我都认错了!」

「是,你每次都认错,下次还敢。」

「可你明明都惩罚过我了……」

「教训不够深刻,你都不长记性。以后每天只给你转 200 块,表现好的话,我有空会陪你逛街买衣服、包包,200 块每天够了。」

这么性感的嘴,为什么会说这么冰冷的话?

「200 块每天哪里够?我和小姐妹出去吃一顿饭都没了。」

江聿珩无视我的抗议,单手支着头闭目养神。

我急忙抱住他的大腿:「老公你别这样,要不你一个月给我 5000 块,让我宽裕点儿吧,求求了……」

江聿珩震惊地睁开眼,嘴角很努力地憋着笑。

「……你确定?」

「嗯嗯嗯!我就当你答应了哦,记得给我打钱哦!」

哈哈哈哈哈,好开心,我真的是大聪明!

有时候,利益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江聿珩忍不住笑着将我捞进怀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真不放心你自己出门,账都算不清。被人贩子卖了,还帮人数钱吧。」

开玩笑,怎么可能!


没想到一大早婆婆就来突袭,当听到客厅传来声响时,我下意识地呢喃了声。

「……是不是咱妈来了?」

江聿珩穿上睡衣:「我去看看,没事儿,你继续睡。」

隔着虚掩的房门,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声。

「南音还没起来吗?我炖了汤,趁热喝才好。」

「她昨晚太累了,让她多睡会儿吧。」

婆婆又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们的工作也别弄太累了,就应该趁年轻赶紧要个孩子。」

!!!

天知道,昨晚我是想忙工作来着,结果……

我光着脚下床,隔着房门,想听听江聿珩怎么处理婆婆的催生。

「她还小,不着急。」

我哪儿小了?哼,就知道拿我当挡箭牌。

婆婆没被他忽悠过去:「22 岁不小了,再说了你可快 30 了,早点儿生孩子我还能帮你们照看。」

感觉江聿珩快要应付不住了,我于心不忍,拉开门走了出去。

「妈妈!您来了怎么不提前说,我好去接您!」

说着我就上去抱住她,这老太太嘴硬心软,每次抱她,嘴上说着肉麻,却笑得跟花似的。

「哎哟,我的南音终于醒了,我给你带了热汤,快趁热喝。」

眼角瞥见江聿珩松了口气,嘴角上扬看着我冲老太太撒娇。

将老太太带的汤喝得底朝天,我将碗底给她看,赶紧邀功。

「您看我全喝光咯!」

江聿珩为难地看着面前的十全大补汤,微微皱眉。

「妈,您以后就别辛苦煲这汤了,我喝了流鼻血。」

「妈这次专门研究过了,减少了几味药材,不会流鼻血的,你放心喝。」

江聿珩一向都不喜欢喝有药味儿的汤。

我拿过他的碗,江聿珩来不及阻止,我就仰头「咕噜咕噜」地喝完,连打嗝都是药味儿。

「其实我还挺喜欢……嗝!喝这汤的……」 

老太太满意地收着碗筷:「还是南音乖。」

江聿珩在桌底下握住我的手,我冲他挤挤眼:「没事儿。」

我知道,这是我和他的默契,这家伙在感激我的救场。

走的时候,老太太还给我留了不少煲汤的料。

叮嘱我一定要多炖汤喝养好身子,早点儿要个孩子。

我点点头,关门回过头,鼻血却「吧嗒吧嗒」地落下。

江聿珩心疼地皱了皱眉,快速地抽出纸巾放入我流血的鼻孔,用单手压迫我两侧鼻翼。

「我让她下次别煲了。」

「没事儿,老太太退休了,总要找点儿存在感,我们多理解就是了。」

抬头对视上他温柔的眉眼,他弯起嘴角:「傻样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