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我在大唐卖军火全集小说

我在大唐卖军火全集小说

柿子有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方二张伯,也是实力派作者“柿子有毒”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少爷别怕,虎子,我先护着少爷,你去后院叫大力还有牛亮他们。”“那你千万当心,我马上回来。”这会儿不知道有几个贼人,就他们两个真不一定能挡的住,虎子应了一声,连忙往后院跑。周通和他的三个同伙,从屋里出来,就看到一个拿着门拴的下人,护着方二站在院子里,警惕的看着他们。“嘿嘿,听说这位少爷今天得了一笔横财,兄弟几个手头有些......

主角:方二张伯   更新:2024-07-11 16: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二张伯的现代都市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全集小说》,由网络作家“柿子有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方二张伯,也是实力派作者“柿子有毒”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少爷别怕,虎子,我先护着少爷,你去后院叫大力还有牛亮他们。”“那你千万当心,我马上回来。”这会儿不知道有几个贼人,就他们两个真不一定能挡的住,虎子应了一声,连忙往后院跑。周通和他的三个同伙,从屋里出来,就看到一个拿着门拴的下人,护着方二站在院子里,警惕的看着他们。“嘿嘿,听说这位少爷今天得了一笔横财,兄弟几个手头有些......

《我在大唐卖军火全集小说》精彩片段


看着离去的方二,和拉着板车的柱子三人,当铺的掌柜一把将伙计拉到自己身前:“跟上去看看这是哪家的公子,小心点,别被发现了,我去回去禀告老爷。”

伙计点了点头,出了当铺,小心的跟在方二他们后面。

方二丝毫没有察觉,他全然忘记了财不露白的道理。

一行四人,就这么拉着一车金银,大摇大摆的回到了新宅。

方二看着大门上面空荡荡的,嗯,怪不得总觉得少点东西,忘记刻一块牌匾了。

等到方二几人都进了宅院,后面远远的跟着他们的小伙计便悄悄的返回了当铺。

“掌柜的,那几个进了旁边的那处孟员外卖掉的宅院,估计是刚搬过来,连牌匾都没挂,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背景。”

伙计小心的弯着腰,对着掌柜的说道。

这掌柜的是程家的远房,平日里没少干缺德事,今天这么爽快的收了那面镜子,肯定心里有着见不得人的打算,伙计生怕这掌柜的灭了他的口,一面镜子都一万两了,谁知道那个年轻人家里还有没有存货,这可是一大笔财富。

掌柜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弯着腰都不敢看他的伙计,笑了笑,说道。

“瞧你那出息,这就怕了?去,通知周通他们,找两个好手,晚上先去那宅子里探探,摸摸情况。”

一个刚搬过来的少年,身怀这样的宝物,要说没有一点背景,这怎么可能。

可是如果真有背景的话,又怎么会拿出来典当,而且还是死当。

这让掌柜的有些摸不清头脑,不敢贸然下手,只能先让人去试探一下。

到了晚上,方二没滋没味的吃完了晚饭,躺在床上,计划着怎么改善自己的生活。

这特么的,青菜全是蒸的,煮的,肉也就多了一种烤的,而且盐也是青盐,这还是方家家境不错才吃的起,普通人都是用醋布调味,连盐都吃不起。

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就在他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房顶上传来瓦片碎裂的声音。

方二猛的坐起,趁着还没被小青灭了的油灯,在屋里扫视一圈,一样能用来防身的东西都没找到。

连忙打开系统,兑换了两把螺丝刀。

还好,这是那种加长的,足足有一尺多长的螺丝刀,拿在手里,让方二多了一丝安全感。

拿着双“刀”,方二警惕的竖起耳朵,房顶上的声音消失了。

方二大喊:“来人!”

门外的小青连忙跑了进来,刚要开口询问,方二连忙示意禁声。

“去叫柱子他们,家里来贼人了!”

方二小声的说道。

小青吓的脸色瞬间苍白,身上甚至开始哆嗦起来。

大半夜里家里进贼,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若是为财还好,万一贼人见色起意,她们这些当丫鬟的可没有好下场。

见小青不动,方二连忙又说:“哆嗦什么,快去喊柱子他们。”

小青回过神来,连忙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方二草草的将衣服披在身上,将两把螺丝刀藏在宽大的袖子里,下了床。

房顶上的周通和他们同伙,这会儿听到屋里有声音,连忙趴在屋顶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发现屋里没了动静,小心的揭开了一块瓦片,往屋里看去。

只见方二双手藏在袖子里,蹑手蹑脚的往屋外小心的走着。

周通乐了。

相比起来,这家的主人比他还像贼,看他这小心的样子,生怕别人发现了似的。

嗯?

不对,这是发现我们了!

“动手!抓活的!”

周通连忙招呼同伙,然后他自己,直接脚上用力,强行破开房顶,往屋子里面落去。

他身后的三个同伙见状也连忙效仿。

正小心的往外走的方二,听到周通的声音,也不再小心翼翼的了,直接往门外冲去。

柱子和虎子就住在门房,这会儿还没睡觉,看到小青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连忙起身问道:“小青,这么着急,是发生什么了?”

“你们快去内院,少爷说家里来贼人了,你们快去!”

小青顾不得擦脸上的汗珠,对着柱子连忙说道。

柱子听完,抄起墙边的门栓,对虎子道:“走,去看看,千万不能让少爷有个闪失。”

话音刚落,柱子就冲出了门房,向着内院跑去。

虎子也不敢耽搁,跟着柱子就冲了出去。

等他们到了内院,就看到方二像是被狗撵了一样,从卧房往外冲。

柱子连忙跑过去,将方二护在身后。

“少爷别怕,虎子,我先护着少爷,你去后院叫大力还有牛亮他们。”

“那你千万当心,我马上回来。”

这会儿不知道有几个贼人,就他们两个真不一定能挡的住,虎子应了一声,连忙往后院跑。

周通和他的三个同伙,从屋里出来,就看到一个拿着门拴的下人,护着方二站在院子里,警惕的看着他们。

“嘿嘿,听说这位少爷今天得了一笔横财,兄弟几个手头有些紧,特来跟少爷借点银子花花,识相的,快点把银钱交出来,哥儿几个保证不伤你一根毫毛,如何?”

周通将手上的长刀随意的转了几个刀花,扛在肩膀上对着方二说道。

方二这会儿是真心慌了,这特么的,颉利要近两个月才打过来,自己为了逃避战场,从高陵搬到了长安城,以为安全了,没想到,自己的大意,居然给自己招来了贼人。

上辈子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

倒是柱子很镇定,他原是一名府兵,因为受了箭伤,伤了元气,这才退了下来,除了一身武艺别的什么都不会,他娘病死,没钱买棺材,这才被方二的爹给买下,当了护院。

见识过战场的厮杀,这种小场面,他还真不怕。

只不过他旧伤在身,估计打起来撑不了多久,现在只希望虎子和大力他们能早点过来,再加上三个木匠,七对四,真不怵他们。

“就凭你们几个小毛贼,也敢来行凶,这里可是常乐坊,紧靠东市,皇城脚下,巡逻的士兵一柱香就从门前经过一次,识相的,赶紧滚,真打起来,你们也落不了好。”

柱子厉声对着周通他们说道,他只希望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一些有关于他大爷的事情在方二脑海中浮现。

这是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头,名叫方理,在方二的爹还活着的时候,就经常来家里打秋风。

自己过的十分的吝啬,还常常惦记着自己弟弟家的财产。

在方二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因为老爷子的偏心,就没少占方二家的便宜。

特别是在方二爷爷临终的时候,还霸占了老爷子的所有遗产。

方二想不通,这老家伙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要知道这边可是昨天刚安置下来的。

他哪里知道,就在昨天搬家的时候,他大爷就偷偷的跟在车队后面呢。

“有说是什么事吗?”

方二实在不想见。

“大老爷没说,只说是想见少爷,这会儿就在前院呢。”

张伯在一边回道。

虽是亲戚,可是下人不通报也不能直接进内院,这是规矩。

方二的大爷虽然吝啬刻薄,却也不敢直接冲进来。

“行,我过去看看,你去忙吧。”

打发了张伯,方二起身往前院走去。

前院,一个小老头正背着双手来回看着宅院。

嘴里还不停的喃喃说着什么。

“大爷啊,我这刚搬的新家,您这么快就找到了?您老这是属啥的啊?”

方二没好气的对着方理说道。

“嘿,我说,我好歹是你大爷,你这搬家都不说一声,怎么,是想断了亲戚不成?”

方理吊着三角眼,斜斜的看着方二说道。

“哪儿能呢,您这亲戚打着灯笼都难找,我哪里舍得断掉。”

方二一脸嘲讽的看着方理。

方理也不再说话,直接越过方二朝着内院走去。

等到了内院,看着院子里的太师椅,方理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嗯,舒服,这椅子等下我带走,就当是你孝敬大爷我了,小青呢,死丫头还不给大爷我上茶?”

小青就在正厅的门口站着,看着方理的臭脸,也不动。

方二听不下去了。

“我说大爷,要茶没有,刚搬过来,没安置好呢,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

“没什么大事,就是你既然搬出来了,那家里的老宅子就别占着了,你哥哥下个月办婚事,你那宅子就给你哥用好了,另外,你家那些田地也让你哥哥帮你种着吧,你以后就不用往庄子里跑了,到了秋收,我让你哥按一亩地一斗粮给你送来,你要是同意就在这契约上签名吧。”

方理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

方二听着方理的话,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嘿,叫你一声大爷是给我爹面子,要我方二的东西,你哪来的脸?我的东西可都是我爹留给我的,你凭什么张口就要拿去?一亩地一斗粮,亏你说的出来,老家伙,哪来的回哪去,这事儿,你想都别想!“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粮食虽然产量不高,一亩地也就一石到两石的产量,可是一石等于十斗。

虽然还有一个多月颉利就打到长安城下,但是宅子和地就在那儿,谁也带不走。而且再过十几天就能秋收了,他大爷这是明抢来了。

“你这小兔崽子,跟谁说话呢,我可是你大爷!这契约,你今天必须给我签了,不然我就去官府告你,说你虐待长辈!”

方理一拍椅子,站起身来,一只手指着方二狠狠的说道。

方二气的乐了。

“柱子,虎子,送客,看清了,以后不准这老头再进咱家一步!”

他懒的再跟这老头吵吵。

柱子和虎子上前,一人一条胳膊,架着方理就往外走。

“不孝子啊!我要去官府告你,你就等着差役上门吧!”

方理一边挣扎,一边喊道。

等到了门外,柱子和虎子一松手,方理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大家快来看啊,不孝子啊,虐待自家长辈,没天理啊~~~~~~”

这老货,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假装抹眼泪,一副被亲儿子抛弃的样子。

有不明就里的,上前问话。

方理添油加醋的一边嚎一边说。

“这宅子里的是我家大侄子,原来是我看着养大的,几个月前,他爹娘死了,是我一手给操办的,现在他哥要结婚,我让他拿点地出来做彩礼他都不原意啊,这就是个白眼儿狼啊!”

旁人不明白根由,只觉得方二能在这寸土寸金的长安城里,住上这么大的三进的宅院,肯定家底不薄,却这么对待自家长辈,于是乎,一个个的都在门口叫嚣起来。

“住这么大的房子,却这样对自家长辈,真是不孝!”

“去报官!让官府整治他!”

“就是,住这么大的宅子,自家哥哥结婚都不愿意帮一把,真是白眼儿狼!”

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了道德卫士,在门口指责起方二。

方二在内院听到前面闹哄哄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没等方二出来,就听到门外有个大嗓门儿喊了起来。

“这家主人是谁,让自家长辈在这大街上哭诉,可是想去牢里坐坐?”

然后就有几个穿着盔甲的军卒冲进了院子,看到正准备出门的方二,其中一个便开口道:“

门外可是你家长辈?”

方二也不怵他,本来就不是自己理亏,怕什么。

一抬手,对着军卒行了一礼。

“外面是我家大爷,只因我爹娘去世,想谋夺我家田产和宅院不成,羞恼之下便在门外来了这么一出,还请明查。”

军卒听完,眉头一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回大将军,这家的家主是个少年,说地上这老头是他大爷,因为谋夺田产不成,羞恼之下才在这里撒波打混。”

军卒到了门口,对着站在一边的一个壮汉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方二也在后面跟着出来了,听到这军卒的话就是心中一动。

这位大将军,身高一米七左右,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高个子了,黝黑的脸庞,满脸的大胡子,一身描金战甲,看上去煞气逼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名将。

这将军听到军卒的话,眉头一皱,对着地上的方理说道。

“人家说你是谋夺田产不成,才在这里撒波打混,是还不是?”

方理听到这话,脸色就变了,连忙爬到他的近前,跪在地上。


“嘿嘿,这不是让方大哥你吓到了吗,哪有一见面就要摸的,小弟还以为你好那口儿,不过说实在的,兄弟我这一身腱子肉,可是在苦练了十年才练出来的,你摸摸结实不?”

程处默慢慢的也熟络了起来,攥着拳头,秀了一把二头肌。

方二用手使劲捏了捏,卧槽,真不愧是十年练出来的,捏不动!

“兄弟,教教哥哥?你看,哥哥现在和你爹合伙做买卖,这没点防身的功夫,也给你爹丢脸不是?”

方二想确实想学,现在他不缺钱了,至少是不缺小钱了,可这身体总是不给力,总得想法子改变才行。

“方大哥说的是真的?你能受得了训练的苦?”

程处默吃惊的看着方二。

家境殷实,不享受生活,却想习武?

要知道他自己这一身的武艺可是被程咬金用棍棒打出来的。

私底下不知道哭过多少次。

有时候他娘看不过去了,还因为这个和程咬金拌嘴。

可程咬金就一句话,他们程家是草根出身,别想着改换门庭走文官的路子,就算要走,那也是三代以后的事情,不然那些世家豪门不可能坐视不管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土匪的儿子和他们几百年的传承平起平坐!

可方二不一样!

他不是官!只是一介草民!

出身很干净,如果为官的话,单凭程咬金跟他提起的那几件事情,独门医治方法,提炼精盐,还有那没有核实的军情。

如果这三件事情真能落实的话,有程咬金出面,跟李二讨个县尹是肯定没问题的!这就是进身之阶,慢慢往上爬!

程处默想不通,方二为什么要改习武,有这些精力,多读一些书,不好吗?

“处默兄弟,不知道你爹有没有说起过,前几天夜里有贼人闯入,如果不是你爹刚好路过,恐怕我方家上下十几条人命估计就交代了!”

方二仰头看着天,淡淡的说道。

想起那晚的事情,方二都心有余悸!

他不想再发生那样的事情!

就算再发生,他也不要那样无能为力!

柱子现在还在床上躺着!

那一条半尺长的伤口,犹如直接伤在了方二的心上!

“方大哥,你要是觉得护院人手不够的话,我从家里找几个好手给你如何?这习武可真不是一般的吃苦,兄弟是怕你承受不住。”

程处默又尝试的劝了一次。

“我意已决,我决不能再看着自己的家人倒在自己的身前!处默兄弟,教我,可好?”

方二双手按着程处默的肩头,坚定的,缓慢的说道。

“好!既然方大哥决心要学,那兄弟就教你!以后每日下值,我会过来教你。”

程处默看着方二的眼睛,回答道。

“好!那就多谢处默兄弟!小青!拿酒来,再去炒几个菜来,今日我和处默兄弟大醉一场,从明日起!习武!”

方二高兴的站起身对身后的小青说道。

小青看他这么高兴,充满斗志的样子,自己也打从心里高兴。

“诶!少爷稍等,很快就好!”

说完一路小跑去了灶房。


“我可没说这些都送到江南去换粮食,这两个你和宝林一人一块,不能让你们白出人不是,剩下的再拿去换粮食就行。”

方二随手从盒子里拿了两面镜子,递给了程处默。

这下子轮到程处默激动了。

“方大哥,莫不是在说笑?我和宝林也有份?”

程处默不敢相信的接过镜子,看着方二问道。

“别大惊小怪的,哥哥我这里好东西多呢着,这才哪到哪儿,以后有你惊讶的时候,行了,收起来吧,宝林的那个回头你给他送过去,你回去挑选人手吧。”

方二拍了拍程处默的肩膀,示意他安心收下。

“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说谢谢的话就有些见外了,以后用的着我和宝林的,你随意招呼,我先回去了。”

程处默拍着胸脯保证一番,然后就带着镜子离开了。

回到程府,程处默找到了正在浇花的程咬金。

“爹,你看这个。”

程处默将镜子取出,交给了程咬金。

“嗯?”

程咬金接过镜子,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东西哪里来的?”

之前查抄那个当铺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么一面镜子,他还正琢磨着是不是把这东西献给李二,这才两天功夫,自己儿子又拿了一面出来。

这样的宝贝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父亲,我刚从方大哥那里回来,这是他给儿子的。”

接着,程处默便将方二的打算说了一遍。

得知方二一次送出了三面镜子,连一个小丫鬟都有份,程咬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既然是方小兄弟送的,你就收着吧,另外,采购粮食的事情,就从家里挑十个好手,带上府上的信物,也免得路上遭了不开眼的贼人觊觎,这么贵重的物件,可不能出了岔子,既然方二信得过你,你就用心帮他吧,再说这也算是咱们自己家的生意了,行了,你去忙吧。。”

程咬金用严肃的语气向程处默嘱咐到,然后又把镜子还给了程处默。

“是,父亲,孩儿记下了!”

程处默对着程咬金行了个军礼,然后就离开了。

程处默并没有出门,而是去找了他娘。

“娘,儿子有好东西孝敬您。”

孙氏,也就是程咬金的妻子,程处默的母亲,正坐在床沿上和丫鬟说闲话,就看到自己儿子进了屋子。

“哦?我儿这是得了什么宝贝?”

孙氏笑着看向自己的儿子。她这个儿子平日里在她面前很是稳重,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她很好奇,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能让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都失了稳重。

“娘,你看!”

程处默从怀里将镜子拿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了孙氏。

孙氏看他小心的样子,于是便双手接了过来,凑近一看,嚯!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吃完还舔了舔手指:“太香了!”

管家看的都快崩溃了!

和丫鬟抢东西吃也就算了,这特么都抢到嘴里去了!

这还是自己家的少爷么?

小青还没从吃惊中缓过来,就发现嘴里的肉被少爷抢走了,关键少爷还………

小青直接捂着脸跑了。

方二看她狼狈逃跑的样子,哈哈大笑。

“少爷,您这么惯着这丫头不好吧!就算您再喜欢,她最多也就是个小妾的命,以后少奶奶进门要是知道了,了不得了啊!”

管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方二说道。

方二是他看着长大的,以前虽说没什么出息,可也知道上下尊卑啊,自从上次病好了之后,这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家的还不能逗了?再说了,本少爷才十五,要什么少奶奶,过几年再说!”

方二拿抹布擦了擦嘴角的油渍,一脸不在乎的说道。

管家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在心里微微的叹息,少爷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方二看他不再说话,主动问道:“张伯,你找我有事?”

“哦!差点忘了,外面来了几个人,说是给少爷送东西来的。”

管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说道。

“去请进来吧,应该是程将军的人。”

方二说完就出了灶房,到院子里坐下,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喝着。

不一会儿,管家领着四个男子进来了,三个中年男子,一个年轻的,其中两中年男子还抬着一个箱子。

年轻的小伙子对着方二行了一礼:“见过方叔叔,在下程处默,我爹让我送盐矿来了,还有那两处店铺的房契。”

说完,程处默指了指那个箱子,然后从怀里掏出两张房契递给了管家。

哦吼!

程处默!

未来的驸马爷!

方二没去管房契和那个木箱子,上下打量着程处默。

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长的是浓眉大眼,穿着一身黑色圆领缺胯袍,隔着衣服都能看到身上隆起的腱子肉,就这货的身材和长相,放到后世,估计后面能跟一大票的小迷妹。

“来来来,快过来坐,叫什么叔叔,咱俩应该差不多大,叫哥就行,快过来,让我摸摸。”

方二一边笑一边指身边的椅子对程处默说道。

程大公子听到方二要和他平辈相论,刚要松一口气,可听到后面的话,差点儿没吐出来。

这老头子说的奇人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的样子?

不会还是个好男风的吧?

看着程处默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方二笑骂道:“小子,想什么呢?哥只是想看看你这一身的腱子肉是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程处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来的时候程咬金交待了,这方二是个奇人,有着不同寻常的本事,让程处默用心结交,可万一是个好男风的咋办,难不成还是委身与他?

还好,还好,只是好奇自己这一身肌肉。

程处默小心的坐到方二身边:“那啥,方大哥,你真不好男风?”

“我去你的吧,你才好男风,看到哥身后的小美女没?哥是正常人!”

方二笑着拍了程处默一巴掌。

都跟他爹论兄弟了,客气啥?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连忙活了一下午。

看着眼前的四把太师椅和一张方形的桌子。

方二满满的成就感。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唐朝的第一套桌椅。

这时候用的都是矮桌,需要盘坐或跪坐,这让方二很是别扭。

“把这套桌椅放到正厅里去,以后吃饭会客就在正厅里用这套桌椅,原来的你看着处理吧。”

方二拍了拍手上的木屑,对着在一把太师椅上坐着的张伯说道。

“少爷,您什么时候会这手艺了?这椅子坐着舒服多了。”

张伯边一用手抚摸着椅子把手,一边感叹道。

“少爷我会的多着呢,只是以前不想表露出来而已,赶紧弄正厅去,然后让人弄饭来,饿死少爷我了。”

方二背着双手,迈着二八步就朝前院走去。

干活的时候没觉得,这一停下来就只觉肚子里开始打鼓了。

坐在正厅摆好的太师椅上,吃着小环送来的饭菜。

真特么难吃。

烙饼,蒸肉,蒸菜,还有一碗小米粥。

这就是方二的晚餐。

不得不说,这烹饪水平真不行啊。

草草地把肚子填饱,方二就回房了。

没电,没手机,没电脑,没夜生活。

方二感觉很是无趣。

躺在床上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

“叮!系统加载完成!请宿主自行查看!”

就在方二无聊到快要爆炸的时候,突然,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学着前世看过的穿越小说里描述的,在脑海中默念:“打开系统!”

一个科幻的面板窗口出现在方二的眼前。

面板上只有一个选项。

积分商城。

打开积分商城。

在商城的右上角,有一个问号。

点开之后,就是积分商城的说明。

使用积分,可以兑换商城里相应的物品。

而积分的来源,有两个途径,分别是黄金兑换,比例是一比十,也就是一两黄金,兑换十点积分,一两白银换一点积分。另一个来源则是完成系统随机任务。

积分商城里的物品,每月更新一次,或者使用一百积分手动刷新。

随着每次刷新,商城里面会出现不同的物品,以后世常见商品为主,不会出现违禁品。

看着商城里现在出现的物品,只有十件。

方二在心里大骂。

上面都是一些前世不值钱的东西,扔大马上路都不一定有人捡的货色。

大爷的,一个玉米棒子就要十点积分!

这特么的怎么不去抢!

还有一些日常用品,比如不锈钢保温杯、塑料梳子、牙签、放大镜之类的。

这特么就是一个两元店啊!

给点吊炸天的会死么?

比如来把加特林?没有加特林来把巴雷特也行啊!

老子也学着方醒那个家伙,过一把大狙轰鞑子的瘾。

操!垃圾系统!

系统提示:加特林,巴雷特属违禁物品,本系统中不会出现。

系统警告:宿主辱骂系统,第一次警告,下次将严厉处罚!

系统吐槽:你特么一个八级钳工,要东西不会自己造,傻逼!

我去,这么屌的吗?

大爷的!这系统还会骂人的?

好吧,I服了YOU!

买完宅子,方二现在就剩二十五两黄金,也就是能兑换两百五十点积分。

神特么的二百五!

越看越来气,方二索性关掉系统睡觉。

第二天一早,在小青的服侍下穿好衣服,看着送过来的柳条和青盐。

方二抑郁了。

尼玛,前几天方二整天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现在看看,感觉太难受了。

新鲜的柳枝,放嘴巴里嚼烂,然后沾着青盐刷牙。

刚在嘴把里捅咕两下,方二就把柳枝给扔了。

“呸!”

一口带着鲜血的口水就从嘴巴里吐了出来。

因为嘴巴里还有盐粒,弄的方二痛苦不堪。

“柱子!”

方二大吼。

柱子连忙从前院跑了过来。

“去!给我弄点马鬃来!”

柱子看着气呼呼的方二,也不敢问,就直接跑出去了。

方二到后院用昨天用剩下的木料,削了一个一公分宽,半公分厚,长约十几公分的小木条,然后用锥子钻出一个个的小孔。

等这些弄完,柱子也提着一捆马鬃回来了。

方二接过马鬃毛,另一手拿着木片便来到了前院。

让小青打了一盆水来。

将马鬃扔进去,又倒了许多的青盐进去,看得小青直心疼。

要知道她们平时连青盐都用不到呢。

等马鬃在盐水里浸泡了一段时间后,上面的油脂和脏东西慢慢的脱落了下来。

又拿清水冲了几次,闻着没有异味了之后,就开始往木片上面穿。

两个孔,穿一丛马鬃,很快,一个DIY的牙刷就完成了。

沾着青盐,试着刷了几下。

还不错,就是毛太稀了。

看着方二拿着新做出来的刷子在嘴巴里捅来捅去。

小青和柱子很是好奇。

“少爷,您做这刷子是用来刷牙的?”

小青脆生生的问道。

“嗯,就是刷牙用的,柳枝太难用了,又苦又硬,还是这个毛刷好。”

方手用清水漱了口,将刷子递给小青。

“拿去放好,别丢了。回头柱子去西市看看能不能买个木匠回来。”

柱子不说话,一直盯着小青手里的牙刷。

方二乐了。

“别看了,买个木匠回来,家里一人做一个。”

柱子连忙点着头跑出去找管家拿钱了。

嗯,牙刷,桌椅,方二已经找到两个可以赚钱的门路了。

虽然没有技术含量,但是这个时代没有这东西啊。

至少在别人模仿之前还是能赚些钱财的。

虽然积分商城里的东西在后世不算什么,但放在这个时代,那可是能改善生活的好东西。

方二心思很单纯,不然也没机会成为最年轻的八级工。

这可是一个熟能生巧的工种。

同时还要有超人的悟性和感知力才行。

方二也看开了,反正是回不去了,那就悠哉悠哉地过一生拉倒。

他没打算改变历史,估计也没这能力。

这是个门阀的时代,五姓七望,连李世民都只能妥协。

他只是一个后世穿越过来了小年轻,就算现在家境还算不错,但也没那个本事去改变什么。

只能尽力地改变自己生活的环境,让自己过的舒服一些,顺便再赚些钱财。

从正厅拿了一把椅子,放到院子里。

方二一个葛优躺就瘫在了椅子上面。

距离渭水之盟,还有四十九天。

接下来就是连续三年大旱和雪灾。

自己就在这城里猫着好了。

“少爷,大老爷来了,说是要见您。”

方二懵了,哪来的大老爷?官差么?

“你说谁?”

“少爷,是大老爷,老爷的大哥,你大爷来了。”

张伯弯着腰,站在方二身前说道。

你大爷!

方二刚想骂出声,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十分猥琐的人影。

干!

还真是大爷来了。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如果有什么东西,能让沙场下来的糙汉子感兴趣的,那么无非就是神兵、骏马、美酒、美人了。

神兵方二能做,但是不能做,私造兵器可是谋反大罪。

骏马军中不缺,而且他也搞不到。

美人的话他自己都缺。

不过这美酒倒是能搞一搞。

回到家中,安排张伯让人去酒坊买酒。

张伯一听是给程咬金准备的,便亲自出门去了。

方二回到院子里,找来纸和炭棒便开始画图。

等柱子和管家都回来的时候,方二还在画着。

“少爷,这是您让找的木匠,签了卖身契,一共三个,都在这里了。”

柱子指着身后的三个男子说道。

这三个人年纪相仿,都在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手上很是粗糙,一看就是长期干活磨出来的。

“说说叫什么名字,都会些什么。”

方二把纸和炭笔一推,半躺在椅子上,看着他们说道。

左边一个削瘦的男子先开口了。

“小的叫王五,家传的手艺,会打制门窗。”

“小的叫牛亮,也是家传的手艺,会做些细活,水桶、锅盖什么的。”

“小的叫林三,半路跟师傅学的,木匠活都会一些。”

方二从桌子上拿出一张图纸,推到三人面前。

“这个能不能看懂?”

图纸上的单位,方二标注的都是厘米和毫米。

三人看了后,王五和牛亮都不出声,林三开口道。

“东家,这图上的意思,我大概能看懂,只是您标注的这些符号我们看不懂。”

“都过来,我给你们讲一下这些符号的意思。

随即,方二开始给他们讲尺寸的关系和各自的符号,三人都是老木匠,和活计相关的东西学的很快。

等三人都接受了新的尺寸关系和认识了符号之后,方二拿出一把尺子。

这是昨天做椅子的时候弄的。

对于一个八级工来说,纯手工打造零件精确到一丝都不是问题,更别说以毫米为单位做出一把尺子来了。

三人接过尺子,激动不已。

这个时代也有尺子,是按传统的规制,一尺十寸,精确到三公分左右,打制大件还好,可是打制精密的小件,根本就没办法用,全靠匠人自己的感觉来。

有了这把尺子,匠人的水平可以直接提高一个档次。

“这是尺子,现在尺寸你们也都懂了,拿着图纸,后院有木材,每人按图纸打制一件出来,谁做的好,以后谁就是木匠管事,柱子带他们去后院干活。”

“请东家放心,我们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做出最合用的东西出来。”

三个连连点头,接过尺子之后,就跟着柱子往后院走去。

几人走后,方二看着张伯身后的酒坛,一共五个,每个上面贴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不同的名字。

走过去将一坛名为新丰酒的酒坛拿起,放到桌上,拍开上面的泥封。

一股子淡淡的酒香还掺杂着酸味,冲进方二的鼻腔。

“少爷,这是现在市面上卖的最多的酒,这一坛子五斤重,要三钱银子。”

三钱,就是三百文。

方二伸手沾了一点,放进嘴里尝了尝。

“呸!这是什么玩意儿!”

将酒坛放在一边,方二又拿起一个酒坛子。

这个酒比刚才那个强一些,但还是有些混浊,尝试了一口,方二咂咂嘴,估计能有十几度的样子。

口感还有些酸涩。

“少爷,这个已经算是好酒了,一坛五斤,酒坊卖五钱银子一坛。”

剩下的几坛,方二也没心思再去尝了。

真特么难喝。

连后世超市卖的米酒都不如。

“把这两坛子还封起来,放到后院,明天我有用处。”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三个木匠各自拿着自己打制的盖子过来了。

总的来说,做的都还算符合方二的要求。

但只有牛亮的除了整体符合要求之外,还将整个盖子进行了细磨抛光。

“以后牛亮就是木匠管事,月例一两银子,你们两个每个月六钱银子,去管家那里支取,现在都跟我来。”

方二说完,拿着牛亮做的这个盖子就往厨房走去。

三个木匠这会儿都惊呆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卖身为奴就没了人身自由,等同主家的牲畜,不打不骂管个吃住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像方二这样每个月还给工钱。

三个满脸的不敢相信,管家张伯也在一边看着方二离去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

方二走了几步,看到几人都没跟上来,转身问道:“怎么,嫌月钱少吗?”

牛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五和林三也连忙跪倒。

“不不不,小的万万没有嫌钱少的意思,从今起,一定尽心尽力为主人做事!”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在大唐卖军火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柿子有毒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我在大唐卖军火》这本我在大唐卖军火穿越、魂穿、历史、佚名穿越、魂穿、历史、 的标签为穿越、魂穿、历史、并且是穿越、魂穿、历史、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747章 完结感言,写了3546513字!

书友评价

本书写的主人公方二其想连连,不怕困难,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新武器,把其它国家打叭下,打的服服帖帖的,干愿为其服务,值的看下去。

柿子是真性情,满级脑洞,八百章之后根本停不下来,后面直接封神了

好家伙都九百章了 主角和系统说话的时候激动起来还是直接不管有没有外人直接张口就来 连着两次都和丫鬟发生关系 这直接把书名改成我在大唐开后宫多好

热门章节

第1404章 万曲界的位置

第1405章 说归说,别咬人

第1406章 这不是真人

第1407章 竟然有龙

第1408章 车不能开,坐导弹行不

作品试读


轰隆隆~~~

晴空一声炸雷。

方二猛的回过神来。

三天了。

直到这一声雷响。

他才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他原是21世纪最年轻的八级工,才25岁就已经达到了钳工的顶峰,为了一个航天发动机上的最后一个工件,连续加班五天四夜,终于将工件完成。

本来应该回家休息,然后再回来继续进行装配、调试发动机的,可强烈的成就感让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便打开手机随便找了一款新出的游戏玩了起来。

可是游戏刚刚加载完成,他便眼前一黑。

情理之中,猝死了。

100多个小时不休息,猝死不奇怪。

等他有了知觉,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穿越了。

三天来。

方二也弄清了自己的处境。

现在自己这具身体,刚满15岁。

现在是公元626年,唐朝武德九年七月初四。

也就是说一个月前。

李二刚刚干掉了自己的兄弟。

等待李渊的是被迫禅位,和种马的后半生。

这里是高陵城外的一个小庄子。

万幸的是,方二现在的身份是地主家的大少爷,也是现在这个庄子的当家人。

他爹当然不是方继藩那个狗东西。

也不是那个拿着大狙轰鞑子的方醒。

只是家有千亩地的小地主,名叫方伦,三个月前挂掉了,没过几天,他娘也因为悲伤过度也死了。现在家里就剩他和几个下人,还有一个管家。

突然间,方二记起了他研究唐史时,一场让李二无比耻辱的战争,即将在高陵拉开序幕。

八月二十四,突厥得知大唐权力更替,政事不稳,从高陵入侵。

之后便是耻辱的渭水之盟。

方二前世很少有空闲的时间。

最年轻的八级工,可不是平白得来的。

偶尔难得的空闲时间,他喜欢读史,特别是汉朝、唐朝、明朝的历史。

毕竟这三个朝代,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

还有五十天!

卖嘎的!

吓死宝宝了!

太背了!

尼玛的,万一到时候被北蛮子给干掉就亏大发了。

方二连忙冲着屋子外面大喊。

“来人!快来人!”

“少爷,有什么吩咐?”

从门外冲进来一个汉子,对着方二问道。

“柱子,快叫张伯过来!”

名叫柱子的汉子是方二家的下人,三十岁左右,很是雄壮。

听到方二的话,连忙往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少爷这是怎么了,自从三天前高烧好了之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

没过多久,柱子带着一个老仆走了进来。

老仆就是张伯,这个年代的人平均寿命也就50岁上下,40多岁的张伯显得很是苍老。

“少爷,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张伯对着方二行了一礼,然后问道。

“张伯,马上让人收拾家里所有财物,我们搬家,突厥过些时日就要打过来了!”

方二满脸的不安,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张伯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二。

“少爷,你是说,突厥要打过来了?这不太可能吧,这里可是离长安才几十里路,真要打起来,也打不到咱们这里吧?”

“别管打到打不到,先走了再说,打不过来回头再回来,别啰嗦了,抓紧去收拾东西!”

方二双手搓了搓脸。

张伯没敢再说什么,招呼柱子和他一起,去收拾东西去了。

方二也跟着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坐下。

看着头上湛蓝的天空,没有一片云彩。

七月,酷暑。

方二却只觉得冰冷。

虽然这次战争能逃掉。

但是接下来连年的天灾和蝗灾怎么过。

听说已经两个月没下一滴雨了。

昨天也到庄子外面转了转,田里的庄稼几乎旱死了。

许久,柱子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方二的思绪。

“少爷,东西都收拾好了,管家让我来请你过去。”

“走!”

方二起身朝着前院走去。

“少爷,东西都收拾好了,粮食也已经装车了,都在外面,您要不要看一下?”

张伯正在和另外十几个下人往车上装着东西,看到方二过来,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问方二。

“让他们装,张伯你带我去看看。”

二人来到门外。

门外的大路上,十几架牛车,装满了东西。

都是一些粮食,衣物什么的。

最前面还有一辆马车,应该是给他这个大少爷准备的。

“对了,少爷,咱们往哪搬啊?”

“东西收拾好,先放在车上,都拉到院子里,你把家里的钱准备一下,我和柱子先行,去找落脚的地方我让柱子回来通知你们再过去。”

方二听到张伯的问话,才知道自己太紧张了,连去处都没想好,就直接去打包行李了。

这总不能一边跑,一边找吧。

“现在家里还有多少钱?”方二想知道自己家底。

十几架牛车上装的没啥值钱的东西。

“回少爷,还有金50两,银130两,铜钱差不多有两千贯。”

嚯!

老子家底不少啊。

按照一两黄金兑换十两白银,一两白银等于一贯钱的算法的话。

现在老子有2630贯的家底。

一贯钱是一千文,按现在的购买力的话,一文钱差不多相当于后世的一元钱。

两百多万呢!

妥妥的暴发户啊。

难道说,这是有人想谋财害命才给了自己穿越过来的机会?

嘶~~~~~~!

方二倒抽一口凉气。

更加坚定了搬离这里的念头。

“把金子拿给我,再让柱子叫两个人跟我一起,日头还早,我们现在就走。”

方二对张伯安排道。

张伯也没再说话,转身回了院子里。

没过多久。

柱子和另外两个家仆,牵着四匹马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伯出来将一小包东西交给方二。

打开一看,里面是五锭金元宝。

“叮~~~!检测到当前朝代货币,系统激活!”

“系统激活完成,系统加载中,预计12小时后完成!”

刚一摸到金元宝,方二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女声。

方二呆住了。

我尼玛!

金手指!

“哈哈哈哈!”

方二放声大笑。

张伯和柱子在一边也愣住了。

少爷这是怎么了。

拿自己的钱,开心什么,又不是捡来的。

他们哪里知道方二这一刻是多么的激动。

看到他们的表情。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梳子更不用说,他现在用的是上好的牛角梳,这种塑料的白给都不要。

放大镜,牙签,牙线也用不上。

嗯。剩下的四种可以考虑。

不过指甲钳、螺丝刀、老虎钳的用处也不大,现在没有地方用。

嗯,小镜子不错,还不知道这具身体长的帅不帅呢。

方二起身,回到卧室,将买房剩下的二十五两黄金,全部兑换成了积分。

看着大大的二百五。

方二直接就换了一面镜子。

“叮~!宿主首次成功兑换,奖励储物空间一个,兑换物品,请打开储物空间自行领取。”

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系统窗口上多了一个选项,储物空间。

打开之后,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八乘五的面板,就像游戏里的背包一样,分成了一格一格的,一共四十个格子,里面只有一面镜子。

方二心念一动,镜子就出现在自己的手中。

这是一个方形的,大约20公分长宽的镜子,还有红色的塑料边框,嗯,最便宜的那种。

看着镜子里面,剑眉星目,帅气逼人的面庞,方二很是满意。

比前世帅啊。

波废特!

试了一下,镜子从手上消失,又出现在了储物空间中。

嗯,这系统真贴心。

比着兴和伯那个只能出不能进的仓库方便。

方二一口气又兑换了九面镜子。

来到后院,用木料做了镜框,将塑料框全部拆下,换了上去。

十面木框镜子很快就弄好了。

他准备将这些卖出去,相信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这时候的人们,一般人家,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长啥样,最多也就打盆清水照一样,只有富贵人家才用的起铜镜。

一面铜镜,可要不少的铜,铜就是钱啊。

就连方二家也只有一面铜镜,可是那照出来的样子,怎么能和这玻璃镜相比。

取了一面镜子用布包好,剩下的都放回了卧室里。

喊来柱子,将布包交给他,两人便一起出门去了。

一前一后,出了坊门,过到路对面就是东市。

转了一会儿,找到了一家当铺。

当铺内的陈设就像银行柜台一样,两个小窗户,里面坐着伙计。

“公子要是当还是要赎?”

看到方二两人进了铺子,一个伙计打开了小窗,对着方二问道。

“前一段时间从异族手中买下了这个,你看看能值多少银钱。”

方二从柱那里拿过布包,打开之后,将镜子递给了伙计。

那伙计接过来,看到镜子上面映出的自己的面孔,吓的差点把镜子给脱手掉地下。连忙朝着怀里一抱,才将镜子给稳住。

再拿出来仔细的看了看,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二。

“公子,这可是稀世珍宝,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您是要死当还是要活当?”

死当,就是当铺作价,直接卖买,以后都不能赎回。

活当,作价会少一些,当铺出契约,后面如果有钱了,还能赎回。

“这东西叫镜子,死当,看能作多少银钱。”

方二指着镜子,对着伙计说道。

“公子稍等,这镜子太过贵重,我去请掌柜的来。”

伙计说完,就将镜子递还给方二,起身朝着里面走去。

很快,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便跟在伙计后面匆匆的来到了柜台前。

老者对着方二拱了拱手说道:“老朽姓程,是这永和当的掌柜,还请公子将那镜子给老朽掌掌眼可好?”

“请随意,别失手碎了就行。”

方二无所谓的将镜子递给了程掌柜。

按过镜子的程掌柜,看着镜子里倒映出的自己苍老的面容,分毫毕现,就连毛孔都能清楚的看到,立时大惊。

“这位公子,此物稀奇,不知公子想当多少银钱?”

掌柜的不敢出价,看着方二问道。

方二也不知道该说多少钱合适,于是便试探着伸出了一根手指,也不说话。

“公子是说一百两银子?”

掌柜看着方二伸出的手指,试着问道。

方二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一千两银子?”

嘿,这招好使,随他去,我只管摇头。

方二又摇了摇头。

“总不成是一万两银子吧,这位公子,虽说此物珍贵,可一万两银子也太离谱了,请恕本店不能接受。”

方二还不说话,对着掌柜伸出了右手,示意将镜子交还回来。

那掌柜的又看了看镜子,看了看方二,眉头皱出了褶子,最后狠狠的一跺脚。

“罢,就一万两银子!伙计,去给这位公子拿钱。”

方二心里快乐开了花。

十两银子,转手变成了一万两。

这买卖,爽!

伙计很快的递过来一叠纸,方二接过来一看,居然是飞钱。

也就是最原始的银票,都是一百两银子的面值。

方二信不过这玩意儿,谁知道会不会是空头支票。

“不要飞钱,只要现银,或者金子也行。”

方二谈谈的看着掌柜的说道。

“公子,这么多的金子,本店实在是拿不出,如果都是用现银的话,您也没办法带回去不是?”

掌柜的听了方二的话,很是为难,看着方二说道。

也是,一万两,折算一斤十六两,也六百斤,就方二和柱两个人,真没办法拿回去。

“金子为主,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用现银,不用担心我带不走。”

方二摸了摸鼻子,对掌柜的说道,然后后对柱子安排。

“柱子回去叫人。”

“是,少爷。”

柱子转身出了当铺,回去叫人了。

掌柜的没办法,只能安排伙计去取金银。

很快,四百两黄金,六千两白银,准备好了。

掌柜递了一张契约给方二。

接过来他仔细看了看。

无非就是木框玻璃镜子一面,七寸见方,死当白银一万两,钱货两讫,不得反悔之类的。

方二大大方方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上红泥,递还给了掌柜。

这时候柱子带着虎子和大力也回来了。

看着一箱箱的金银装到车上,方二心里乐开了花。

嘿嘿,这下子可以安心当一个咸鱼了。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回头再买上几个丫环,咱也当一回那地主家的傻少爷。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赵虎拍着胸脯保证道。

方二看了看周围,这里有—处急弯,龙首渠里的水,到这里就会因为地势突然加速,他指了指:“就打在那里。”

赵虎和孙周带着几人,将方二准备的人字梯支起,便开始干活。

人字梯有三四米高,比水车还高,所以方二要找水性好的来干,不然万—从梯子上落到渠里就不好了。

而且四根柱要两根在岸上,两根在水里,这样才能把水车架到水里去

—群人,轮换着砸木柱,足足砸了—个时辰,才把四根木柱给斜着打下去两米深,达到方二的要求。

看着两两交叉在—起的支撑柱,方二开始指挥着其他人组装水车。

随着众人—起动手,慢慢的水车便组装好了,看着躺在地上的,水车轮子,方二充满了期待,剩下的边上将水轮装到支持柱上了。

三米高的水轮,很重!

虽然是木头做的,可也有好几百斤重了。

“来几个力气大的,把这个竖起来,放到那两个架子上去,都小心些,别砸到人了!注意安全!

方二站在—边,对众人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几个年纪稍大—些,二十多岁的青壮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七八个人—起用力,轮子很轻易的就立了起来,可是往架子上放就有些不好办了。

这需要下到水里去,而水底都是烂泥根本使不上力气。

—群人踩着水,七手八脚的用了近半个时辰才把水轮弄到支架上去。

“喀~!”的—声,水轮结结实实的卡在了支架上预留的卡槽中。

”都上来!“方二看到水轮就位,下达了最后的指令。

—群人连忙就往岸上退。

还没等他们全部退回来,就听到”吱呀~~~“的声音从水车上传来。

然后就看到水车被水流推的缓缓的转动了起来。

”动了!动了!少爷快看,真的动起来了!“

—同跟着过来看热闹的小青,看到缓缓转动起来的水车,激动的摇着方二的胳膊说道。

”是啊,公子,这太神奇了!“

赵虎激动的有些颤抖的说道。

随着水车的转动,上面的的竹筒将渠里的水提起,然后再倒下。

方二指挥着众人,把—根长长的、剖开并去掉竹节的竹筒架好,—端刚好在水车这边接住倒下来的水,另外—边伸到了排水渠那里,又把排水渠和龙首渠相交的地方堵上。

这样—来,龙首渠的水,随着水车的转动,经过竹筒的传递,流入了排水渠,开始滋润着干旱的农田。

”哦~~哦~~哦~~!有水啦!!“

”公子太厉害了!“

”哈哈哈哈,我要回去告诉我娘!地里的庄稼终于能有水浇了!“

—群汉子激动的叫喊着,看着排水渠里的水越聚越多,慢慢的流向了农田的方向,甚至有人激动的流出了泪水,还有人直接就往庄子那边跑去,要把这个好消息说给更多的人听。

等到方二带着人回到庄子上的时候,已经有—群人在庄口等着了。

看到方二过来,这些人—涌而上,向方二表达着自己的喜悦和感激。

庄子上的地,并不全是方二的,这些庄户每家也有—些少量的土地,方二弄来了水,他们也可以浇地,在这旱情之下,无疑是—个巨大的好消息。

”各位,接下来,咱们便再造—些水车,争取让每—块土地,都能浇上水,—些距离水渠太远的地块,咱们争取打—些水井出来,让所有的地块都能浇上水!“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