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白思思擎苍小说

白思思擎苍小说

白思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擎苍,饶了我。我承受不住你身上的仙气,会死的!”白思思和天尊擎苍在凡间时是夫妻,两人曾无数次双修。可这一次,白思思却挣扎着求饶。“饶了你?是谁在本尊下凡渡劫的时,化作凡人引诱本尊破戒的?”“现在让本尊饶了你,你是装纯给你那些低贱的狐族亲人看?”

主角:白思思擎苍   更新:2022-09-11 05: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思思擎苍的其他类型小说《白思思擎苍小说》,由网络作家“白思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擎苍,饶了我。我承受不住你身上的仙气,会死的!”白思思和天尊擎苍在凡间时是夫妻,两人曾无数次双修。可这一次,白思思却挣扎着求饶。“饶了你?是谁在本尊下凡渡劫的时,化作凡人引诱本尊破戒的?”“现在让本尊饶了你,你是装纯给你那些低贱的狐族亲人看?”

《白思思擎苍小说》精彩片段

“擎苍,饶了我。我承受不住你身上的仙气,会死的!”


白思思和天尊擎苍在凡间时是夫妻,两人曾无数次双修。


可这一次,白思思却挣扎着求饶。


“饶了你?是谁在本尊下凡渡劫的时,化作凡人引诱本尊破戒的?”


“现在让本尊饶了你,你是装纯给你那些低贱的狐族亲人看?”


说着擎苍将白思思拖到天阶之上,九十九天阶之下所有的狐族被捆仙绳捆住,拼命挣扎却被捆仙绳折磨得浑身是血。


青丘狐族的修为都不低,可在三界之主擎苍帝君的面前也只能束手就擒的份。


白思思想逃,却被擎苍压在身下。


白思思恨不得自爆妖丹去死!


这是当着她所有亲人的面啊!


擎苍睥睨地看着天阶上的狐族,“这便是你们青丘的女帝,在一百年前就变成凡人来引诱本尊,只要本尊勾一勾手指她就会来伺候本尊。”


狐族们看到女帝受辱挣扎得更厉害,可捆仙绳几乎要将他们的身体切割成几段。


白思思空洞的胸口依旧疼痛,她不明白为何在凡间还疼她入骨的男人,一恢复真身后就会变成这样?


她宁可这只是一场噩梦!


“擎苍,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白思思,狐族杀了本尊的汐儿,还将她的尸骨用狐火烧得灰飞烟灭,你们这些狐族贱畜都该死!”


“而你这个青丘女帝更是下贱,本尊毁了青丘,还倒贴上了天界,真是贱的可以!”


狐族们挣扎得奄奄一息,身上的狐血将九十九层天阶都染红了。


白思思从不知道狐族竟然和擎苍有这样的恩怨。


整个天界谁人不知道雨神南宫汐在天尊擎苍心中的地位。


南宫汐是擎苍心中的白月光,可她和他的一百年又算什么!


她在人间陪了他整整一百年啊!


为了掩盖妖族的气息做他的妻子,她不惜断了八条尾巴陪在他身边。


可在他的心里,她只是犯贱!


白思思胸口闷疼到了极点,“擎苍,南宫汐不是我杀的,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到天界,为什么!”


狐族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她眼眶中只有鲜血流下。


“为什么?谁让你是狐族的女帝!狐族这群长毛畜生杀了汐儿,本尊便要让狐族的女帝生不如死,这是你们欠下的债!”


“哈哈哈,原来你从恢复天尊身份之后就只想着报复我?”


白思思笑着笑着眼眶里不断涌出血泪。


她爱了一百年的男人,到头来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过她的存在!


不是说没有心就不会疼吗?一百年前她就挖出了自己的狐心。


可为什么胸口这个地方还是这么难受?


她连呼吸都在痛。


白思思怎么也没想到在被他羞辱后,她又接到了司命星君的传旨。


要她三日后亲自去诛仙台监斩狐族!



她身为青丘女帝,他却要她亲自去监斩狐族所有人!


白思思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冰冷。


狐族最怕雷劫,而诛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


他是真的好狠!


他就这么恨她,要她看着所有的族人被诛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


白思思被擎苍封了法力,如今的她连最普通的天将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去救族人。


——


天尊神殿。


因为没了法力,白思思倒是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地方。


白思思推开神尊殿的门,看着坐在寒玉床上的男人,她一步步走了过去。


“看在百年的夫妻情分上,你撤销命令可以吗?”


身为青丘女君,她何时这么卑微过?


可经历了昨日,白思思知道他对她爱都是幻境。


她在天尊擎苍的面前,卑微如同蝼蚁。


白思思还穿着凡间时假扮花魁的衣服,单薄透明的紫纱批在身上露出白皙胜雪的肌肤。


在凡间时她假扮花魁引诱身为道士的他破戒,他最爱的便是她风情万种的模样。


可如今,她的眼底只剩下凄凉。


“夫妻情分不过是你仗着本尊下凡渡劫失忆时骗来的。本尊的心中永远只有汐儿。”


“如果你不是眉眼和汐儿有几分相似,你以为本尊会多看你一眼?”


白思思胸口猛地一痛。


她一度以为至少在凡间时,擎苍还是爱她的。


可没想到她不过是南宫汐的替身!


双眼越发疼痛,狐族无泪只得流血让她眼底再度涌上了血红。


她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寒玉床上,看似风轻云淡道:“一百年,就算是养一只灵兽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可狐族的畜生还不如低贱的兽!”


擎苍说这个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睁开眼。


他不屑多看她一眼。


白思思深吸了一口气,脱下了紫色薄纱,“你饶了狐族,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两人做了一百年的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欢什么手段。


终于擎苍睁开眼。


擎苍伸手挑起白思思的下巴,“三界之内,本尊要什么女人没有?”


“可别的女人得到了尊上元阳么?”白思思施展着狐族的魅惑,手更加不老实地在他袍子下动作,“毕竟我可是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伺候尊上了。一百年,我和尊上双修了无数次,尊上想要什么,我都知道。不是吗?”


“白思思,你可真下贱!”


白思思只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宛若雷刑一般抽打在她身上。


他真的好狠,在他眼里他们一百年的感情还不如南宫汐在他身边一年。


在凡间的一百年里,他有多疼爱自己,在天界他就有多冷酷无情。


明明胸口没有了心脏,可为什么还是这般疼痛?


白思思抬起下巴,眼角满是狐族的魅惑,“我说过,只要尊上肯放狐族一条生路,尊上做什么都可以。”



白思思是被天尊擎苍用过法术扔出神殿的。


三日后,白思思被带去诛仙台亲自监督狐族受刑。


以往对她最好的族人全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可擎苍还不打算放过他们,竟想用最可怕雷刑来诛杀他们!


“尊上,狐族的事情由我一人承担!请尊上绕过狐族其他人!”


白思思跪在擎苍的面前。


“本尊当然要你承担!亲眼看到自己在乎的人死在面前,这种滋味儿很痛苦吧!”


擎苍掐着她的下巴,冷酷无情地说。


白思思苦笑着:“擎苍,原来你不杀我,就是为了让我生不如死?”


白思思仰着头呼吸。


还有什么比自己心爱的男人算计更心痛的事情?


他恢复天尊身份后就没有打算放过狐族吧?


可她不能认命,她不能让狐族毁于一旦!


她必须要救下所有人!


百年前她看上凡人擎苍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顾着在凡间追他,并不知道狐族杀了南宫汐的事情。


可狐族所有人对她忠心耿耿,几千年来将她捧在掌心里宠。


她必须要肩负起狐族女帝的责任!


“擎苍,今日我便是死也要救出狐族所有人!”


白思思祭出自己的佩剑。


她看着站在青鸾神鸟上的擎苍,“你是有多恨我?这百年来我在凡间可害过你分毫?一百年来掏心掏肺地爱着你,难道还不能抵消你对狐族的恨吗?”


白思思死死地看着擎苍的双眸,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动容。


可他的眼里只有冷意。


“白思思,本尊劝你不要白费力气。如果你亲自斩杀狐族这群孽畜,本尊或许会考虑留你一条活路来参加本尊与汐儿的大典。”


白思思睁大双眼,“你要用狐族上下的命去复活南宫汐?”


白思思的声音都在颤抖。


神死后神魂消散在三界各处,唯有数万的灵丹聚拢才可复活。


而三界之内哪里有比得上狐族灵丹纯粹的?


擎苍冷冷道:“狐族害死汐儿,这是你们狐族欠下的债!”


白思思几乎要从诛仙台上跌落下去,“你要杀了我全族的人去复活你的心上人。擎苍,你好狠的心。”


他从未真正地爱过她,又怎么可能去在乎狐族的命?


曾经一百年的相爱相守,终究不过是她的一场美梦。


如今美梦破碎,她疼得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擎苍,既然你不肯放过狐族,今日我便与你死战到底!”


白思思飞身朝着擎苍刺去,可她被封了法力哪里是他三界之主的对手。


几乎三招不到就被擎苍压住,重重地摔倒。


雷劫突然降临,被捆仙绳的狐族全都遭受重击。


“不!”


白思思想要冲过去却被雷劫挡在外面。她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狐族死于非命。


当最后一名族人咽下气后,白思思突然冷静了下来。


她拖着满是鲜血的身体走到诛仙台上,目光平静地看着擎苍。


“擎苍,狐族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和南宫汐一样死了。而南宫汐也得到了复活的机会。狐族欠下的罪孽是不是连本带利还给你了?”


“在凡间百年的夫妻情分从此恩断义绝!过去的百年就当我从未遇见过你!”


白思思眼中涌动着鲜血,她决然地朝着诛仙台跳了下去。


站在擎苍身边的司命星君尖叫起来,“女帝不要命了吗!诛仙台可是诛杀所有妖族的!她跳下要死啊!”



他说他爱的人是白思思。

南宫汐听了之后脸色惨白,一脸伤痛地离开了。

他虽心中愧疚,却没有再多情绪。

他对南宫汐,确实没有半分男女之情。

在南宫汐走后,一直侍奉在他左右的宫人跟他说,南宫汐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天天都去天后墓前扫墓,风雨无阻。

擎苍分外感动,暗下决心要好好对待南宫汐。不能让这位忠臣寒了心。

因此他对南宫汐格外容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擎苍相信,南宫汐这样的忠诚之人,是不会做出伤害三界的事情的。

与此同时,他就听说了狐族有异动的事情。

而狐族,正是他爱的白思思的族群……

擎苍闭了闭眼,有些想不通他和白思思为何会走到如今这般地步。

他叹了口气,心下暗自神伤。

“尊上,我有要事禀报!”

司命星君匆匆走了进来,朝擎苍行了一个礼。

擎苍的回忆被司命星君打断,收起了伤感的心思。

“何事?”擎苍沉声问道。

司命星君脸上的喜色藏不住,他抬起头,对擎苍说道:“尊上,那个小姑娘,是您的孩子!”

擎苍皱眉问道:“什么小姑娘?”

司命星君喜色道:“就是那日在冥界边,喊您‘爹爹’的小姑娘。”

擎苍想起了那个小女孩,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命星君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命簿,掀开其中一页递给擎苍。

“尊上请看,这是我查到的那孩子的生辰。我又根据她的生辰推算了一番,然后算出了,她正是您和白姑娘的孩子。”

擎苍看着司命的命簿,又听到司命的演算,眉间的疙瘩越皱越大。

他居然真的和白思思有了孩子!

擎苍心中百味杂陈,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尾随着擎苍来到擎苍寝宫外躲藏起来的南宫汐原本打算想法子同擎苍亲近。

却不想偷听到了司命星君和擎苍的对话。


而这话里的意思更是确定了白思思和擎苍有了孩子的这个结论。

这让南宫汐姣好的面容瞬间扭曲,周身的气势也变得分外阴沉。

白思思!她那样卑贱的身份,怎么敢孕育天尊的孩子!

天尊的孩子只能是她南宫汐生下的!

既然如此,白思思,你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确定了白思思的孩子是擎苍的消息后,南宫汐再也坐不住。

当年她心慈手软留了白思思一命,没想到她不但不知躲藏起来,反而还孕育了擎苍的孩子!

这让南宫汐无法容忍,她隐藏了气息,翻身回了自己的宫殿。

“来人!”

南宫汐一进宫,就朝宫内大声喊道。

她的亲信应声而出,跪倒在地。

“主人有何吩咐。”

南宫汐面容阴狠,手指敲打在座椅的扶手上。

“你去冥界,杀了白思思。记住,务必不留下任何痕迹。”

“是。”

亲信得了她的命令,闪身消失在了宫殿内。

南宫汐满脑子都是如何除掉白思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当晚就在睡梦中梦到了白思思。

还久违地梦到了一个她以为再也不会梦到的人。

“南宫汐,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对我痛下杀手!”

“南宫汐,我以天后的身份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梦里的天后早已不是她熟悉的端庄模样,天后一身白衣,面容和衣裳被血糊住大半,比冥界的恶鬼更要恐怖万倍。

南宫汐本就心里有鬼,此刻见到天后一脸怨毒阴狠的森白面容,心里十分恐惧。

“不!都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如果不是你的阻挠,我怎么可能会对你下手!”

南宫汐运用起法术,朝着天后攻击过去。

这些攻击却像是打在了水面上,轻飘飘地没有任何反应。

天后惨白可怖的脸距离南宫汐越来越近,南宫汐翻身要逃,却只觉脚底生根,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她眼睁睁地看着天后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她生吞了下去。

“啊!”

南宫汐猛地睁开眼睛,像离水之鱼一样从床榻上弹坐而起。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里惊恐未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