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我是鬼差梦三

我是鬼差梦三

时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不是鬼差,管不着你们阴寿阳寿。」时故把杯子放下,深棕色的眸子看向我,「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我们各司其职,互不干涉,不是挺好?」倒也是这个理儿,但我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主角:时故梦三王浣   更新:2022-09-11 06: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故梦三王浣的其他类型小说《我是鬼差梦三》,由网络作家“时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不是鬼差,管不着你们阴寿阳寿。」时故把杯子放下,深棕色的眸子看向我,「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我们各司其职,互不干涉,不是挺好?」倒也是这个理儿,但我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是鬼差梦三》精彩片段

「我不是鬼差,管不着你们阴寿阳寿。」

时故把杯子放下,深棕色的眸子看向我,「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我们各司其职,互不干涉,不是挺好?」

倒也是这个理儿,但我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时故坐在我方才坐过的沙发上,关上电视慢吞吞地说道:「既然没别的问题了,你就趁早请回吧。人鬼殊途,我也就不多留你了。」

我皱着眉往外走,片刻才反应过来,「不对呀,你干涉到我了呀!我这人都被你扣住了带不走,怎么叫互不干涉?」

「被我扣住?」时故挑了挑眉,朝我勾了勾手。

我凑过去,听到时故说道:「有没有可能……是你技艺不精,才让我捡了空子?」

骂我可以,质疑我业务能力不行。

我张着嘴想反驳,末了也没能想到什么有力的案例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力。

只能扭头愤怒离开。

真是气死本鬼了!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从他家出来我就回了阴间的单位,在系统里开始搜时故的个人信息。

结果让我失望了。

居然查无此人。

这不可能!

我翻看了两遍,居然都是一样的结果。

「老刘,咱们系统是不是出问题了呀?」

老刘凑过来也跟着我找了两遍,摇了摇头,「依我看,这人来历不浅,我劝你还是少惹为妙。」

「我是不想惹他,但现在是他在惹我啊。」

我辖区内就这么一个大医院,现在还来了这么一尊活神仙,凭借一己之力把死亡率直接压缩了一半。

再这么下去,我明年当真完成不了指标,投不了胎了。

「大不了你就跟 M 市的一样,再干两年。反正都在这儿一百年了,到时候跟我一块投胎,没准儿咱俩将来还能做个邻居。」

「我不能再干两年,来不及了!」

老刘闻言奇怪,「你赶着投胎,是有什么事儿?」

「我跟人有过约定,一百年就投胎。」

老刘失笑,「你定是记错了,咱们当差前可都喝了孟婆汤,你怎么可能还能记得什么约定,怕是做梦的吧?」

不是的。

当差百年,投胎转世,有人等着我的。

只是那个人是谁?

我却是想不起来了。

但我只知道,我许诺的期限就是一百年,一天都不能耽搁。

隔了几天,我的生死簿上又多了一个人的名字。

居然还是王浣。

不怪时故的医术不精,而是这人自己压根就不太想活着。

自己没有求生欲望,神仙都帮不了忙。

我提前到了医院,守在王浣的病床前,打算时间一到立刻把她带走。

两个护士还不知王浣大限已到,在门口闲聊,「12 床这姑娘到现在还没醒,八成凶多吉少了。」

「主要是自己不想活了,父母都因为她去世了,一个人活着没指望了吧。」

「就是可怜了咱们时医生的钱。」护士叹气,压低了音量,「心脏病做一次手术那得多少钱,时医生眼都没眨就帮忙掏了,还是亲自做的手术。这要是去世了,钱不都白搭了。」

我耳朵根子动了动。

王浣的医药费,是时故掏的?

我盯着王浣的脸看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又不是菩萨,花这么大力气救个将死之人干嘛?

不过也不关我的事。

我看了眼时间,就剩十分钟了。



就在我活动筋骨,准备把人带走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传来:「立刻准备抢救。」

病房的门「哐当」就被推开,时故穿着一身白袍疾步闯进来。

又要坏我好事!

我伸手挡在前面,「这人你救不得!」

时故皱眉想绕开我,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时故面前竟也不是透明人。

不过想来也是,他都能直接触到我的身子,自然也无法直接从我身上穿过。

就剩下十分钟了。

我花了这么大力气,这次不能再让王浣这一单「跑掉」。

眼珠子转了转,我伸手直接抱住了时故的身子。

「人的生死都由天定,你一个普通人又怎能再三违背天意。再说,老天不是没给过王浣机会,是她自己没珍惜。」

「放开我。」

还有八分钟,我加大了手臂的力度,继续游说,「你们医生就是这样,总觉得能跟老天作对。那王浣自己都不想活了,你又何……」

我尚未说完,时故突然低头……吻住了我的唇。

动作太突然,我甚至完全忘了挣脱避让。

那个吻速度极快,快到我完全来不及反应。

怔愣的瞬间手臂脱力,时故大踏步走入了抢救室。

耳边是他离开的一句话:「我想救的人,就是冲到阎王殿,我也得给她抢回来。」

我是没有心的。

我心脏那处,早就不知道跳动的滋味了。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空荡荡的那处却突然用力抽动了下。

过了许久,或许比上一次王浣手术时间还要久。

门开了。

居然……是王浣走了出来。

我愣住。

时故失败了,他还能没能把王浣就回来。

我应该拍手称快的,应该立刻走进去奚落时故,告诉他这世上可不是你想救谁就能救得了谁的,我们都得听天命。

但在这一瞬间,我的心还是往下沉了沉。

我发现自己好像并不高兴。

王浣的眼神带着迷茫,就像所有从这扇门走出来的灵魂一样。

她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两颗眼睛里头闪烁着光。

看见我她没害怕,也没像其他灵魂那样哭泣、懊恼、悔恨。

「我看你有点眼熟。」

我还没说话,王浣看着我歪了歪头,拧起疑惑的眉毛:「你和我长得……是不是一样?」

长得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鬼是照不到镜子的。

透过王浣半透明的身子,我的视线落到了抢救室里,面色发白的时故身上。

他手里拿着器械,还在对着王浣的身体做着最后的努力。

人已经死了,又何必执着。

我抿了抿唇,空荡荡的那处难受得厉害,甚至有点什么片段一闪而过。

片段中,我躺在病床上,也曾有人这样不停抢救着我,眼底带着发狂的执拗。

耳边响起了一句话,「就是冲到阎王殿,也要把你抢回来。」

「你回去吧。」

我冲着王浣说,「好好活着,别叫想让你活的人失望。」

语毕,我手一挥,直接将那魂魄重新引回了手术室。

我没等手术结束,先一步离开了医院。

放过王浣的事儿还是被领导知道了。

不仅公开通报批评,让所有的鬼引我为鉴,甚至还罚掉了我一个月的业绩。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我怎么想怎么亏。

时故这人抢走了我的业绩,害我被批评就算了,还多走了我身为鬼的初吻。

越想越憋屈,当天晚上我就去了时故家,准备找他谈判。

没想到,这人竟不在卧室。

我四周飘了一圈,听到浴室有动静,便直接飘了进去,高声喊道:「时故,今天你我二人就做个了断吧!」

时故头上还顶着泡沫,眼睛半眯着,下面可见坚实的胸腹肌和……

我咽了咽口水,顿时没了脾气。

时故看见我先是一愣,随即也不避着,慢悠悠地说,「了断?就这么急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