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一寸相思蛊

一寸相思蛊

叶霜顾景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一寸相思蛊叶霜顾景玉她从懂事起就奉命保护他,四年前他入虞国为质,她亦是暗中跟随,混在虞国皇宫中冒充侍女时刻守护。是他发现了暗中的自己,笑着向自己伸出双手。“你在虞国护我四年,我回楚国护你一世。”“十二,我以天下为聘,娶你为妻,可好?”他将象征自己身份的玉佩塞进她的怀里,玉佩温润,暖化了她麻木不仁的心。原以为他伸向自己的手,是带着自己走出黑暗,到头来,竟是被他亲手推向了深渊。

主角:叶霜顾景玉   更新:2022-09-11 07: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霜顾景玉的其他类型小说《一寸相思蛊》,由网络作家“叶霜顾景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寸相思蛊叶霜顾景玉她从懂事起就奉命保护他,四年前他入虞国为质,她亦是暗中跟随,混在虞国皇宫中冒充侍女时刻守护。是他发现了暗中的自己,笑着向自己伸出双手。“你在虞国护我四年,我回楚国护你一世。”“十二,我以天下为聘,娶你为妻,可好?”他将象征自己身份的玉佩塞进她的怀里,玉佩温润,暖化了她麻木不仁的心。原以为他伸向自己的手,是带着自己走出黑暗,到头来,竟是被他亲手推向了深渊。

《一寸相思蛊》精彩片段

夜色如墨。

楚国暗卫营内,稳婆急得不住徘徊:“叶姑娘,再加把劲儿。”

叶霜疼得满头大汗,手指拧拽着身下的床单,苍白的唇已被咬破,染着一抹红。

稳婆替她擦着额头的汗,颤声道:“加把劲,再加把劲。”

可叶霜早已力竭。

她这一生都献给了暗卫营,只剩下一副残破的身体。

唯一舍不下的,就是那人留给她的这一丝血脉。

可她,好像留不住他们的孩子了……

温热的血不断从她身下淌出,染红了一条又一条白布。

产房里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嘈杂散乱的声音。

打下手的婆妇们焦急道:“四王爷就要娶亲了,举国同喜的大事!这节骨眼上可不能让她死啊,太晦气了!”

“是啊!不检点地怀个父不详的孩子,没的还要连累咱们!”

闻言,叶霜忽然睁眼,无神得盯着白色账顶。

这一刻,腹中翻江倒海的绞痛,也敌不上噬心之痛。

“叶姑娘,你别放弃啊,想想孩子的父亲!”

孩子的父亲?

叶霜拼命去想那个男人,那个从自己懂事起就奉命保护的男人,那个拿着玉佩说要娶自己的男人!

四王爷,顾景玉!

她当真想问问他,他为什么要娶别人?

她拼命地挣扎起来,随着一阵暖流,一声婴孩哭嚎冲破了黑夜。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公子!”

叶霜艰难的转头,朝着孩子的方向望过去。

却见,门外黑压压地进来一队人。

“圣旨到——暗卫营统领,叶霜接旨——”

为首的大监朝那稳婆看了一眼,稳婆便极快地抱着孩子跑了出去。

叶霜的双眼一片死灰,刹那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他们准她生下孩子,不过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她。

大监将一截竹管掷到她床头,尖声道:“叶统领,这是皇上给你下的新任务。孩子,咱家就替你养着了,待任务完成,你自然能见到他。”

“叶统领,接旨吧。”

叶霜咬牙,跌跌撞撞地从床榻上滚落。

她伏在地上,嘶哑道:“臣,领旨!”

翌日清晨。

叶霜着一身素色侍女服被带到四王爷府后院的花厅。

“四王妃,这是皇上为您挑的贴身侍女,她会点拳脚功夫,能护您周全。”

见到这张熟悉的脸,四王妃漂亮的眉头微微一跳:“是你。”

虽然憔悴了许多,但这双眼睛还是一贯的清冷,跟当初在虞国皇宫时毫无二致。

明明是个下等人,却有副打不折的傲骨。

叶霜朝她行了跪礼。

“四王妃万福。”

短短几个字,像破锣一样难听。

虽然吃了皇帝赐的秘药,让她能勉强恢复几成体力,可是这副嗓子,却是在昨夜生产时,彻底坏了。

四王妃勾了勾唇,突然就将手里的茶盏砸在了叶霜脚边。

“你们大楚未免欺人太甚!这样的人,也配做本王妃的贴身侍女?”

她一动怒,丫鬟仆从齐刷刷跪了一地。

“四王妃息怒!”



她这一生都献给了暗卫营,只剩下一副残破的身体。

唯一舍不下的,就是那人留给她的这一丝血脉。

可她,好像留不住他们的孩子了……

温热的血不断从她身下淌出,染红了一条又一条白布。

产房里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嘈杂散乱的声音。

打下手的婆妇们焦急道:“四王爷就要娶亲了,举国同喜的大事!这节骨眼上可不能让她死啊,太晦气了!”

“是啊!不检点地怀个父不详的孩子,没的还要连累咱们!”

闻言,叶霜忽然睁眼,无神得盯着白色账顶。

这一刻,腹中翻江倒海的绞痛,也敌不上噬心之痛。

“叶姑娘,你别放弃啊,想想孩子的父亲!”

孩子的父亲?

叶霜拼命去想那个男人,那个从自己懂事起就奉命保护的男人,那个拿着玉佩说要娶自己的男人!

四王爷,顾景玉!

她当真想问问他,他为什么要娶别人?

她拼命地挣扎起来,随着一阵暖流,一声婴孩哭嚎冲破了黑夜。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公子!”

叶霜艰难的转头,朝着孩子的方向望过去。

却见,门外黑压压地进来一队人。

“圣旨到——暗卫营统领,叶霜接旨——”

为首的大监朝那稳婆看了一眼,稳婆便极快地抱着孩子跑了出去。

叶霜的双眼一片死灰,刹那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他们准她生下孩子,不过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她。

大监将一截竹管掷到她床头,尖声道:“叶统领,这是皇上给你下的新任务。孩子,咱家就替你养着了,待任务完成,你自然能见到他。”

“叶统领,接旨吧。”

叶霜咬牙,跌跌撞撞地从床榻上滚落。

她伏在地上,嘶哑道:“臣,领旨!”

翌日清晨。

叶霜着一身素色侍女服被带到四王爷府后院的花厅。

“四王妃,这是皇上为您挑的贴身侍女,她会点拳脚功夫,能护您周全。”

见到这张熟悉的脸,四王妃漂亮的眉头微微一跳:“是你。”

虽然憔悴了许多,但这双眼睛还是一贯的清冷,跟当初在虞国皇宫时毫无二致。

明明是个下等人,却有副打不折的傲骨。

叶霜朝她行了跪礼。

“四王妃万福。”

短短几个字,像破锣一样难听。

虽然吃了皇帝赐的秘药,让她能勉强恢复几成体力,可是这副嗓子,却是在昨夜生产时,彻底坏了。



叶霜垂首,听着顾景玉的脚步声渐进,停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犯了错的婢子?”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叶霜心中一颤,下意识地看向他。

“禀王爷,是新来的粗使婆子,方才冒犯了王妃。”

粗使婆子?倒是年轻。

顾景玉的视线落在叶霜身上,二人视线相对,顾景玉眉心一跳,莫名觉得似曾相识,脑海中却对这张脸毫无印象。

“王爷,外头天寒地冻的,怎么不进屋。”

宋北月裹着裘衣款款行至顾景玉身侧,勾着他的手臂撒娇。

“怎么出屋了,小心冻着。”

顾景玉见宋北月走来,忙替她裹了裹裘衣。

在虞国时,他曾被人欺辱,跪在雪地里三日不起。

那时,是宋北月一直陪在他身旁,她也因此落下畏寒的毛病。

叶霜在一旁看着顾景玉的举动脸上血色全无,当初在虞国,他们二人在雪中连跪三日,自此之后她的身子便极其畏寒,他更是每逢冬日就为此担忧。

原以为是独一份的关切,到头来竟是自作多情。

叶霜低头苦笑一声,心口倏然间传来一阵剧痛,虫蚁噬心之感传遍五脏六腑。

短短两日,相思蛊毒连续发作了两次!

早已习惯疼痛的叶霜,也有些难以承受。

当年,顾景玉即将回楚国时,被人下了相思蛊,险些救不回来。

是她舍去清白,以身引蛊!

相思蛊,蛊相思之人,他若对她还有半分情意,她又怎会陷入蛊毒缠身之苦……

一股悲愤让叶霜的指尖微微打颤,她别开眼,不再去看眼前的一对璧人。

宋北月心中得意,却是倚在顾景玉的怀中委屈道:“王爷,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许是我刚进王府,还没什么威信罢了,您别为此费心了。”

闻言,顾景玉看向叶霜时,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敢对王妃不敬,便是大事,赏四十掌箍。”

他自许诺娶她之时,就发誓不让她受任何委屈,更何况这还是在他的府内。

婢子们大惊,入府第一日就被罚,以后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

宋北月暗喜,面上却流露不忍,顾景玉抚了抚她的发顶,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扯拽的叶霜:“不教训她,日后还会有他人对你不敬。”

一声……

两声……

响亮的掌箍声回荡在院子内,厚重的巴掌打在叶霜脸上,火辣辣地疼,耳边一阵嗡鸣。

叶霜定定地望着顾景玉,哀莫大于心死。

那个许诺过要永远爱护她的男人,此刻怀中搂着娇妻,冷眼看着自己被掌箍,只为给他的娇妻在府中立威。

当年明明是他,承诺此生绝不负她,原这誓言,不过一纸空文。

四十掌结束,嬷嬷的手已经打得麻木。

叶霜的嘴角渗出鲜红,却依旧目光坚定地望着顾景玉,腰背挺直,眸中并无任何屈服。

她这一生,杀人无数,无畏生死,唯一一次求人,便是顾景玉在虞国大病无人看管之时,她冒充宫女去太医署求药,那是她第一次,卑躬屈膝地乞求他人。

而今日,他竟强逼着自己屈服于宋北月。

叶霜端正地跪在雪地里,沉默地望着二人,心中绞痛难忍,唇上被咬出血迹,仍是一声不吭。

“倒是个硬骨头。”顾景玉脸色阴霾地看着叶霜。

不过是个婢子罢了,竟敢在府内这般猖狂。

“来人,让她学会如何弯腰行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