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皇后江晚芙

皇后江晚芙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建安八年,二月初二。坤宁宫的桃花开了初芽,春雨蒙蒙,冷透整座宫殿。“瑾儿,陛下是不是又去了永乐宫?”江晚芙望向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神色恹恹却声音平静。

主角:江晚芙陆则   更新:2022-09-11 07: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晚芙陆则的其他类型小说《皇后江晚芙》,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建安八年,二月初二。坤宁宫的桃花开了初芽,春雨蒙蒙,冷透整座宫殿。“瑾儿,陛下是不是又去了永乐宫?”江晚芙望向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神色恹恹却声音平静。

《皇后江晚芙》精彩片段

建安八年,二月初二。

坤宁宫的桃花开了初芽,春雨蒙蒙,冷透整座宫殿。

“瑾儿,陛下是不是又去了永乐宫?”江晚芙望向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神色恹恹却声音平静。

“……是。”大宫女瑾儿低声回答,担忧地上前替她披上鹤氅,“皇后娘娘,您身子不好还是回屋吧。”

江晚芙眼神微黯,许久轻轻摇头。

“无妨,你替本宫将那匣子里的明徽剑拿出来,置了一整个冬,怕是锈了。”

那剑是陆则送她的唯一一件礼物。

瑾儿却忍不住劝道:“娘娘,那哑女也不知用了些什么手段,轰得陛下都不知多久没来坤宁宫了,您还管那剑做什么?”

冷雨飘摇,打落初芽。

江晚芙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儿,她如今已是皇贵妃,莫要再口出不逊。”

瑾儿心里难过,只得转身去拿出那把断剑。

江晚芙用手帕仔细擦拭着剑身,仿佛这断剑是什么稀世珍宝。

这时,“嘭——!”的一声。

坤宁宫的门是被人踹开了!

江晚芙手一顿,缓缓转过身。

果然,来人是陆则,姜国皇帝,同时也是她的夫君。

陆则一身黑底龙纹长袍,狭长的凤眸蕴满怒意,开口就是斥责。

“江晚芙!你竟敢趁我不在谋害绣儿!”

江晚芙一怔,却是缓缓起身行了个礼,像是没有感受到陆则的暴怒一般:“臣妾只是按照您离宫前的嘱咐,命太医院送了些补药过去。”

她如实说了,陆则却越发愤怒!

他一把抓住她的下颚,那眼神如刀一般落在她身上。

“江晚芙!你明知道绣儿当年为了救朕,自此身虚体弱,虚不受补!我让你照看她,你就是这么照看的!你这皇后看来是不想做了。”

江晚芙下颚一阵疼痛,心口苦得发涩。

她是他的皇后啊,明明他也曾送她长剑,许她一生。

可如今他心里,却只有一个农家哑女,从那女子进宫,他似乎就再未给过她好脸色……

江晚芙艰难开口:“陛下,臣妾送的都是性平之药,皇贵妃是不可能吃出问题的……”

话未说完,陆则猛地松手,一脸嫌恶:“还敢顶嘴?江晚芙,你是仗着江家撑腰便可以顶撞朕了,好得很!”

江晚芙一下没站稳,撞在身后的桌子上,手腕被断剑剑锋狠狠一划!

鲜血一下涌出,江晚芙却似毫无感觉,一双清眸只看向陆则。

五年了,无论赵绣儿有什么不舒服,便全是江晚芙的错。

从前她还解释,还委屈,可是现在,她已经连解释都不想给了。

“陛下这次想如何罚我,直说便可。”说着,江晚芙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陆则冷笑:“看来,你是真觉得朕不能拿你江家怎么样。若绣儿再有任何闪失,朕一定废了你,连带江家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

江晚芙一怔,江家满门忠烈,数百条英魂怎么在陆则口中连赵绣儿一根指头都抵不过了呢?

她该难过才是,可江晚芙只是垂头应了声:“是,臣妾谨记。”

陆则见江晚芙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是越发厌恶。

只觉装模作样至极,半点没有从前良善的影子了。

“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他说完便挥袖离去。

江晚芙呆在原地,一旁的瑾儿含着泪忙去叫太医。

半响,江晚芙喃喃出声:“陆则,变得到底是我,还是你?”

少年深情,怎知今日,红颜未老恩先断。



堂堂皇后,陆则居然要她给一个妃子下跪?

江晚芙做了五年有名无实的皇后,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可这一刻,竟还能这般揪着疼。

她努力眨眨眼,将眼中那一点酸涩逼回去,重重的冲陆则磕下一个头:“谢陛下隆恩!”

年少时攒下的所有情谊,如今只换来一个下跪救命的恩典。

江晚芙踏出殿门那一刻,忽然笑了。

十五十八年少时,青梅竹马两无猜,二十正是青春在,回首故人昨非今。

看江晚芙走得决然,陆则心口忽然冒起一股无名之火,将桌案上的东西通通砸了个干净!

“她江晚芙到底是朕的皇后,还是她江家的皇后!”

常磊战战兢兢跪着,听陆则怒声道:“朕倒要看看,她会不会向朕低一次头!朕倒要看看,她有没有一次,是站在朕这一边!”

无人撑伞,大雨淋透到了江晚芙一身。

冰冷透骨,冷到清醒。

前方便是永乐宫的匾额,她站住了脚,久久看着。

她是皇后,坤宁二字,是告诫皇后宁静致远。

而这皇贵妃的永乐宫是陆则亲自赐的名,他望他的贵妃,一生长乐,欢喜无忧。

永乐宫的宫门缓缓打开。

赵绣儿一身绣凤宫装,雍容华贵,不知等候她多久。

看见江晚芙,她笑容格外灿烂。

满院的宫人都站着,看着永乐宫外的皇后。

等着这曾经高贵骄傲的江家嫡女,亲手折断一身傲骨,向曾经卑微的农女下跪。

江晚芙立在原地,咽下无数的哀戚与委屈,直直跪了下去:“我江晚芙有错,望陛下垂怜,救我母亲性命!”

她跪,却也绝不跪给这个女人!

若说有错,她只错在成为了他陆则的皇后!

雨越发大,赵绣儿背脊挺直,眼神得意的看着下跪的江晚芙。

她不会说话,比了个简单的手势:你输了!

江晚芙看懂了她的意思,满心不甘上涌。

她不甘,明明被多年算计的人是自己,今日却要这般来认错。

她不甘,为何曾经那般相爱的人,可以因为一次救命之恩就不爱了?

一股腥甜梗在喉间,江晚芙强压着起身要走。

一转身,陆则就立在身后。

江晚芙见着他朝自己走近,龙袍却擦过她,揽过了忽然咳嗽的赵绣儿。

江晚芙心口忽然像刀绞过一般,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

再醒过来,已经不知过了几日。

江晚芙只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嘴里也是苦的。

“张太医,皇后身体到底如何?”陆则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听不出什么情绪。

江晚芙吃力的睁开双眼,听见一个老太医支支吾吾开口:“娘娘……病症复杂,许是身子太弱了,又受了寒,卧床静养一段时日就可以了。”

她忽然放下心,来看诊的不是陆太医,旁人不了解她的身体,瞧不出什么毛病。

五年前她重伤之后,大病一场,忘却了自己受伤的理由。

连脉象都变得紊乱离奇,本就没几年好活了,这次吐血,她有预感,只怕油尽灯枯也就这两年的事了。

陆则见她醒了,刚要说出口的话又生生止住了。

明明她睡着的时候模样如此乖巧,可只要见着他,却总是像有一身的傲骨,怎么磨都磨不碎,跟她父亲江徵一样,未曾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他冷下脸来,无情道:“祸害遗千年,她江家人上再凶险的战场都死不了,何况就淋一场雨,装模作样!”



褐色的汤药充斥着苦臭的味道。

江晚芙看了一眼慌张跪倒在地的小如,心中明了。

她没有辩驳的必要,只极为轻淡的开口:“落胎药。”

陆则双拳紧握,额角青筋暴起:“江晚芙,你口口声声说爱朕,却连生下朕的孩子都不愿,你这些谎言究竟要编到几时?”

江晚芙听着,如今心里荒芜一片,只剩了疲惫与厌倦。

她痴痴一笑,听着极为心酸:“是啊,陛下也知道,是臣妾爱了陛下这数年……”

“陛下不爱臣妾,现在更厌恶臣妾,臣妾也是人,是会累的,自欺欺人这些年,还不够吗?”

“啪——!”

话音刚落,桌上的药碗被陆则砸了个粉碎!

黑苦的药汁洒在江晚芙裙边,泅湿一片。

“江晚芙,朕告诉你!你既要骗朕,就乖乖骗朕一辈子,少一日朕都不许!”陆则脸色铁青,明明来时积压的怒意,在这一刻突然化为惶恐。

江晚芙明明就站在这儿,这一刻却像要消失一般。

她明明就被他锁在这深宫之中,却怎么感觉她下一刻就会离他而去?

陆则深吸了一口气,对身后宫人令道:“自即日起,你们留在坤宁宫,直到皇后诞下龙嗣,若有闪失,一律杖毙!”

宫人全部跪下,战战兢兢应喏。

身后常磊若有所感,却也是一字也不敢多言。

陆则深深看了一眼江晚芙,她着实消瘦了不少,眉宇间再寻不到年少时的张扬与高傲。

她像一只木偶,安静的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也不看他。

他心里闷得发慌,张了张嘴,语气终于放软了几分:“朕要去南巡,需得费几个月时间,孩子出生之前,朕会回来。”

江晚芙依旧静静坐在那里,静如木雕,视他如无物。

黄昏最后一丝残阳洒在她的裙摆。

陆则忽然觉得气氛压抑得让他几乎难以喘息,冷哼一声沉着脸离开坤宁宫。

小如这才哭着扑过去,跪在江晚芙面前:“娘娘,小如实在不忍看娘娘如此自苦,好不容易怀上龙子,娘娘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可千万别想岔了!”

江晚芙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怪小如给陆则告密,这丫头根本不知道她如今的身子如何。

也许,这便是命。

是这孩子不肯认命,想见见这人世。

也罢,她便尽力一搏。

从春到夏,又生生熬到秋。

江晚芙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陆则南巡半年,终于传来回朝的消息。

这日是十月十五。

江晚芙躺在榻上,从窗户看了一眼天上南飞的鸟儿,端起催产药喝了下去。

她乌黑的长发中已经夹杂了好些银白的发丝,明明方才二十出头,却好像已经老去。

不多时,她腹中开始剧痛。

现在孩子尚不足月,可她已经撑不下去了。

要让孩子活,只能将孩子早产下来,这是唯一的生路。

她强忍着痛,吩咐小如:“快!你亲自去请陆太医!”

小如慌忙点头,赶紧跑出去叫人。

几个宫人将她扶回床上,着急忙慌的去烧水。

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袭来,江晚芙痛到几乎无法去思考。

可小如去了许久,始终没有回来!

陆则留下的人也一个个去请太医,但没有一个回来的!

江晚芙强撑着,一次次痛得晕死过去,又醒过来。

直到深夜,一身狼狈的小如哭着跑回来:“娘娘,皇贵妃说今日身体不适,将所有的太医都请了过去,去请太医的人都被贵妃扣押下来了,奴婢好不容易才逃回来,这可怎么办!”

江晚芙嘴角扯出一个无力的笑,这赵绣儿,是想让她死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