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

姑娘横着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完结好文,楚烟李胤是作者“姑娘横着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什么,尤其是那两位庶女。”香怡应了一声是,而后问道:“小姐这是要……”楚烟转眸看向屋外,语声淡淡:“山不来见我,我便去见山。”李胤的身份太复杂,而且现在还是一副要同她划清界限的模样。不过想来也是,一个混迹花丛的浪子,那些亲昵之事,于他而言应当是稀松平常。他不在乎,那她也没有必要在乎,与平阳王府的安危相比,任何事都是小事。......

主角:楚烟李胤   更新:2024-05-31 19: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烟李胤的现代都市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由网络作家“姑娘横着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完结好文,楚烟李胤是作者“姑娘横着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什么,尤其是那两位庶女。”香怡应了一声是,而后问道:“小姐这是要……”楚烟转眸看向屋外,语声淡淡:“山不来见我,我便去见山。”李胤的身份太复杂,而且现在还是一副要同她划清界限的模样。不过想来也是,一个混迹花丛的浪子,那些亲昵之事,于他而言应当是稀松平常。他不在乎,那她也没有必要在乎,与平阳王府的安危相比,任何事都是小事。......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精彩片段


宁王打也打过,罚也罚过,但他依旧我行我素,宁王拿他无法,也就只能随他去了。

楚鸢听完,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

本该夜宿花柳,醉生梦死的宁王二公子,却悄然出现在距离京城千里之外的地方,成了朝廷钦犯。

真是有意思。

四个妾室待了约莫一个时辰,聊完了八卦之后,也没什么可说的,便走了。

她们走后,杨嬷嬷进了屋,行了一礼问道:“不知世子送的什么回礼?”

香怡回答道:“一根上好的玉簪。”

听得这话,杨嬷嬷皱了眉,看向楚烟道:“即便是最好的玉簪,对世子来说,也不过是寻常之物,小姐亲手做了糕点,还送了从平阳王府带来的礼,世子却只送了玉簪,而且还只是派了小厮前来,小姐得抓紧了。”

香怡辩解道:“小姐亲手做糕点,也只是樱桃的还礼罢了,世子特意留了樱桃,便证明是看上小姐的,杨嬷嬷也太心急了些。”

杨嬷嬷摇了摇头,一脸正色:“樱桃是小姐来之前便留着的,只能证明,世子并不排斥这桩婚事,但对平阳王府而言,不排斥是远远不够的。婚事一日未定,便会有变数,王妃和王爷还在等着小姐的喜讯。”

听得这话,楚烟垂了眼眸,淡淡道:“嬷嬷提醒的是。”

香怡有些不大高兴:“小姐这才来了两三日,哪有那么快的?再者说了,这事儿咱们急也没用啊,总不能咱们去催,是不是?”

杨嬷嬷没有理她,只看着楚烟道:“小姐应当知道眼下的处境,宁王与王爷,宁王妃与王妃,确实都是多年情义,但已经二十年不曾怎么相处过,这情义还剩下多少,根本无人能够保证。”

“要不了多久宫中就该召见了,若是不能在此之前,让世子对小姐倾心,非小姐不娶,待到宫中召见,陛下表明了态度,小姐与平阳王府的处境就危险了。”

“嬷嬷说的极是。”

楚烟开口道:“今日与宁王的几位妾室聊天,也不难发现,晗哥哥本身就是个极其温柔的人,待谁都是温和有礼进退得宜,并不是独独待我这般。”

香怡闻言有些急了:“那怎么办?奴婢还以为,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楚烟沉吟片刻,开口问道:“这两日,你与各院的下人相处的如何?”

“奴婢办事,小姐放心。”

香怡答道:“奴婢送出的礼,他们都收了,说话也不避着奴婢,不然奴婢也没法打听到,宁王几位妾室的事儿。”

楚烟点了点头:“那你去打听打听,各院的主子们都喜欢些什么,尤其是那两位庶女。”

香怡应了一声是,而后问道:“小姐这是要……”

楚烟转眸看向屋外,语声淡淡:“山不来见我,我便去见山。”

李胤的身份太复杂,而且现在还是一副要同她划清界限的模样。不过想来也是,一个混迹花丛的浪子,那些亲昵之事,于他而言应当是稀松平常。

他不在乎,那她也没有必要在乎,与平阳王府的安危相比,任何事都是小事。

如今,当在李晗身上多费些心力才是。

香怡的办事效率极高,下午的时候,便已经将各院的喜好,打听了个七七八八。

宁王的两位庶女,大的叫李媛,今年十六岁,乃是张氏所生,至今还未定亲。

小的叫李馨,今年十五岁,乃是姜氏所生,再过两个月便要及笄,依旧未曾定亲。

张氏和姜氏乃是宫女出身,是最早跟着宁王的人,虽然对婚事很是着急,可每每向宁王妃提起,都被三言两语略了过去。

因着李晗和李胤尚未娶妻,二人也不好太过催促,也怕催促惹的宁王妃厌烦,随意定了亲事,将李昭和李媛打发出去,只能暗暗着急。

楚烟闻言心中有了数,翌日与宁王妃一道用早饭的时候,她便提起了李昭与李媛二人。

她有些苦恼的道:“除了前儿个与晗哥哥逛府上的时候,见过两位妹妹,之后便再没见过了。我并无姐妹,也不知该如何与两位妹妹相处,昨儿个几位姨娘来回礼,她们都未曾出现,是不是对我不喜?”

宁王妃闻言轻哼了一声:“你是郡主,她们不过是庶女罢了,有什么资格对你不喜?”

说完这话,她话锋一转道:“不过烟儿你说的也有道理,晗儿是个木头,不是去当值,就是闷在书房看书,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儿家去约他,若是有李昭和李媛从中牵线,来往也能多一些。”

楚烟闻言顿时羞红了脸:“姨母,烟儿不是那个意思。”

“是是是,你不是那个意思,都是姨母的意思。”

宁王妃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去找李昭和李媛玩儿吧,你们年纪相仿,应该能相处的来。”

楚烟红着脸应了一声是。

她走后,翠鸢笑着开口道:“郡主是个聪明的,知道您不喜张氏和姜氏,还特意先过问您的意思。”

宁王妃点了点头:“她那个丫鬟,这两日在后院忙上忙下,又岂是白忙活的?她有这份心,也就够了。”

翠鸢闻言道:“郡主想要与大姑娘和二姑娘来往,难道,真的是想通过她们,与世子多些往来?”

“她们自儿个都与晗儿不亲近,又能如何帮得了她?“

宁王妃笑了笑:”本宫那般说,不过是给她提个醒罢了。”

“那郡主为何要与大姑娘和二姑娘来往?”

翠鸢不解:“郡主身份尊贵,主动与她们往来,岂不是跌份?”

“不过是少女心性而已,她初来乍到,并不识得什么人,晗儿又是个算盘珠子,不拨不动的。“

说到这儿,宁王妃就有些叹气:”她一个人整日待在院中,许是闷着了。”

翠鸢闻言看了她一眼,犹豫着开口道:“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宁王妃端起茶盏,淡淡道:“直说便是。”

“那奴婢就直言了。”

翠鸢开口道:“郡主来府上也有几日了,按照寻常来说,王妃应该设宴,向京中众人介绍她才是。”

宁王妃闻言放下茶盏,看着她道:“你觉得烟儿如何?”

“自然是极好的。”

翠鸢实话实说道:“论样貌论身段,郡主简直就是奴婢见过最好,娇中带媚,又不显轻浮,举止得宜落落大方,进退有度。不怕王妃笑话,奴婢第一眼见到郡主,都看呆了。”

宁王妃闻言叹道:“是啊,连你都看呆了,更何况其他人?若是本宫现在就设宴,将她介绍给众人,你觉得,晗儿还是她唯一的选择么?”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肖倓笑着道:“来了不少,鲁国公世子、杨家大公子,礼部尚书大公子,韩将军……”

他一连说了十多个,许婉眼睛越听越亮。

楚珩果然没骗她,京城贵公子十有六七都来了。

但,区区几个清倌挂牌,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人来?

看着她竖起耳朵两眼放光,楚珩眸色冷了冷。

揽着她腰间的手不动声色的伸进了斗篷,钻进了衣衫内,抚上了她腰间软肉。

许婉当即就顾不上旁的了,急忙压住他的手,羞恼的低声道:“楚珩!你要点脸!”

“噗!”

杨益一口酒,直接喷到了桌子上,肖倓也咳嗽不已。

红玉停了下来,关切问道:“杨公子、肖公子,你们怎么了?”

肖倓仍在咳嗽,杨益看了楚珩一眼,慌忙取了帕子擦了擦嘴:“没、没什么,就是刚刚肖倓突然摸了我一把,把我给吓着了。”

听得这话,肖倓顾不得咳嗽,当即跳起来要揍他。

杨益连忙抬手抵挡道:“我这不是误会么?误会!”

肖倓收了手,轻咳一声对红玉道:“没什么,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他吓了一跳,锤了我一拳。”

红玉看了两人一眼,笑了笑:“两位公子感情可真好。”

杨益和肖倓互看一眼,齐齐轻哼一声,嫌弃的撇开脸。

许婉趴在楚珩怀里,尴尬的动也不动。

楚珩的身子也有些僵硬,他没想到,她会出声,刚刚其实是他下意识的举动,并非存心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她,不过是看不惯她那副模样罢了。

直到她出了声,他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举动意味着什么。

楚珩垂了眼眸,看着脸色涨红,连耳尖都泛了红的许婉,神色有些复杂。

察觉到他的目光,许婉抬眸朝他瞪眼,咬牙无声道:“还不快放开!”

楚珩勾唇笑了,非但没有松手,反而直接将手从腰间一路抚摸到了她的腹部,在她柔软的肚皮上揉了两下,低头在她耳边轻笑着道:“我凭本事摸的,为何要放?”

混蛋!

许婉根本按不住他,一来是力气不够,二来她披着斗篷,脑袋又埋在他怀里,怕动作太大让旁人瞧见她。

她只能气的干瞪眼,结果非但没用,反而惹来这人的一声轻笑。

许婉气的张嘴在他胸口上咬了一口!

楚珩的身子顿时就绷直了,收了笑目色沉沉的看着她。

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许婉抬眸看着他娇滴滴的道:“胤哥哥,你最好了。”

“呵!”

楚珩嗤笑了一声,忽然一扯披风……

许婉心头一紧:“别……”

一个吻落了下来。

蜻蜓点水,一触即离,成功将她的话堵在了唇齿间。

许婉有些傻眼的看着他,这才发现他并不是扯开披风,而是将披风拉了起来,将她脑袋也罩住了。

楚珩轻哼了一声,将披风转了个圈,如同面巾一般系在她的脑后,而后拢了拢,又将手伸进衣衫,掌心摩挲着她娇嫩的皮肤,几根手指拽着合拢的披风下摆,淡淡道:“我一直是个好人,不必谢。”

许婉:……

这人,真真是个混蛋!

他拽着合拢披风的下摆,若是松手披风就会散开,是拿准了她没法再反抗他,只能任由他占便宜。

许婉咬了咬牙,算了,反正别人看不见,随他去!

有了斗篷的遮挡,她终于可以侧靠在楚珩怀里,打量着四周。

她和楚珩坐在上座,正对着雅间的门,楚珩旁边应该就是什么周公子,再旁边那个应该就是肖公子了,一个浓眉大眼一脸刚毅,一个是眉眼细长儒雅温和,样貌都还不错。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楚烟躺在榻上,额间的发已被浸湿。

她的脸泛着潮红,长睫轻颤,水润的双眸已经有些迷离。

身上的毒已经彻底发作,楚烟仅凭着脑中的一线清明,紧紧咬住了红唇,没让自己发出声。

打开的窗户忽然微微一动,一个黑衣男子跳进了船舱。

他戒备的扫了一眼屋内,目光掠过床榻时,忽然身子一僵。

美艳娇媚的女子,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汗湿z了额间,衣襟大敞春光若隐若现。

男子急忙移开目光,一时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外间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我搜!”

男子顿时拧了眉。

船舱狭小,连个藏身之处也无,唯一的床榻下方还是床屉,根本无法藏人。

他犹豫了一瞬,咬牙跳上了床榻,一手将楚烟揽入怀中,一手扯过被子将两人盖住,哑声道:“得罪了。”

楚烟此刻已经神志不清,她根本无法分辨外界情形,只觉得好闻的气息忽然将她笼罩,略略驱散了心头燥意。

她忍不住朝他贴了过去,渴望着更多。

软香在怀,即便隔着衣衫男子也能感受到她曼妙的身姿。

男子喉结滚动,往后撤了撤身,贴上了墙。

然而楚烟不满了,她迷离着双眼,紧跟着贴了过去:“热……”

男子额头青筋一跳,一把捂住了她的唇。

肌肤相贴,虽然只是掌心贴了唇和脸,却让她从鼻尖,发出了一声满z足的嗟叹。

她动了动脑袋,挣扎着想要跟多,手脚并用缠上了上去。

男子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纠缠,然而在把到她的脉象时,深深皱了眉。

从娘胎里带来的毒。

倘若没有对应的解药压制,便只能纾解,否则毒会侵蚀五脏六腑,血液沸腾而亡。

若是以往,他早就抽身而去,可现在他根本无路可退。

听着外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男子看着楚烟这张美艳迷离的脸,眸中闪过杀意。

怪只怪,她命不好,偏偏是这时候遇到了他。

男子冷了眼眸,抬起了手……

“放肆!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搜平阳王的船!房内的是我家郡主!你们今日闯进去,有几个脑袋够砍!”

听得平阳王三字,男子猛的停了手。

香怡气疯了!

她只是下去船舱寻了下水,一回来,就瞧见十多个官兵大张旗鼓的艘船。

侍卫、嬷嬷,都下船去采买物资了,留下的都是些胆小怕事学徒,她简直不敢想象,若是再晚来一步,让这些官兵闯了进去,瞧见小姐现在模样,会是什么后果!

香怡挡在门口,指着船头旗帜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

平阳王,大梁唯一的异姓王,镇守南方沿海一代,战功赫赫,见天子不跪。

夜色昏暗,登船时官差们压根就没瞧清楚,如今仔细一瞧,确实是平阳王府不假。

正欲推门的官差顿时停了下来,为难的看着为首的人道:“头儿……”

为首的官差皱了眉,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不搜也得派个人进去一看,逃走的是要犯,郡主房内此刻都没有动静,哪怕是为了郡主的安全着想,也得去瞧一眼才是。”

话音刚落,屋内突然响起了一声娇呵:“好烦!”

外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男子看着面前,一直无法与贴上他面颊而娇呵出声的楚烟,额头青筋忍不住又跳了一下。

她既是平阳王之女,那肯定杀不得。

若是将她打晕,任由她毒发作,依旧是一个死字。

她可以死,但绝不能死在他的手上。

官差就在外间……

看着她娇媚的小脸,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上来的四肢,男子皱了皱眉,犹豫片刻低叹了一声,低头垂眸吻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嘤咛洗漱吞没在唇齿之间。

男子看着她迷离的眼神,缓缓收了手,有的香气在被中弥漫开来。

楚烟思绪渐渐回笼……

海上的水龙卷,丢失的丹药和药方,毒发作,突然出现的男子,还有……

还有先前她主动缠上他的媚态,身上的异样。

外间香怡仍在同官兵纠缠,眼前的男子是朝廷钦犯。

楚烟垂着眼眸,长睫轻颤,迅速弄清了目前的状况,调整好心情,抬眸朝男子看去。

只是一眼,她却愣住了。

现在的江洋大盗,都开始走美男子路线了?

瞧见男子俊美的样貌,楚烟心里之前的那些不适,瞬间淡去了一点。

她的目光在男子脸上转了一圈,便顺着他的领口往下,滑过性感的喉结,精致的锁骨,落在了半露不露的胸口上。

男子嗤笑一声,伸手拢了拢衣衫,仿佛是个良家妇男,刚刚被轻薄的人是他一般。


许婉跟着大丫鬟走了。

大丫鬟名为翠鸢,是个健谈的,一路上都在笑着说话。

“郡主可能不知,自从得了平阳王妃确切的回复之后,王妃高兴的几夜没睡,一直在念叨着,郡主小时候有多好看,说句不怕郡主见笑的话,若非王爷在一旁泼冷水,王妃连您和世子孩子的名字都要想好了。”

“您还没来,主院和世子院子里上上下下,都期待的很,其他院子里期待的人也不少。昨儿个您来的时候,好多下人寻着各种借口,在路上来来回回,就为了看您一眼。”

“但凡是昨儿个见过您的,都对您赞不绝口,说您的美貌气度,哪怕是在京城,也是独一份的。”

“大家笑着说,世子爷以前对任何女子都不假辞色,就是在等着郡主呢!”

不愧是宁王妃身边的大丫鬟,三言两语,既表达了宁王府上下对她喜爱,又不动声色的夸赞了李晗。

许婉小时候也是来过京城的,那时候天子还年轻,没有沉迷炼丹长生之术,励精图治,对平阳王府也是信任有加。

平阳王提起当年君臣一心之时,也是唏嘘不已,只是那时候许婉还不年幼尚不记事,无法理解平阳王的心情。

反正从她记事开始,天子就有些昏聩,平阳王就再也没敢带她和大哥入京过了。

听得翠鸢的话,许婉面带微笑,微微垂眸。

翠鸢当她是羞涩,心头顿时更高兴了。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演武场,远远的就看见擂台上,楚珩与李晗战在一处。

二人样貌都极其出色,如今穿着练武劲装,更显身姿挺拔。

精壮、有力、帅气、利落,仅是用看的,男子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这般场景,许婉在平阳王府是瞧惯了的,但看见李晗与楚珩交手,还是忍不住眼睛亮了亮。

两人交手只是切磋,不分高下也不分输赢,余光瞧见许婉缓步而来,李晗和楚珩齐齐收了手。

二人贴身小厮立刻上前,递上汗帕。

李晗擦了汗,便跃下擂台朝许婉而来,笑着道:“烟儿妹妹怎的来的?”

许婉抬眸朝擂台上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楚珩的目光。

他率先撇了脸,垂着眼眸用汗帕擦汗。

许婉收回目光,朝李晗笑了笑,柔声回话道:“我初来乍到,姨母让晗哥哥带我在府上逛逛。”

李晗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宁王妃的意思。

他没有拒绝,看着许婉笑着道:“还是母亲考虑周全,我去更衣,即刻便来。”

说完这话,他转眸朝楚珩道:“二弟,替我招待下烟儿妹妹,我去去便回。”

楚珩站在擂台上擦着汗,眼神轻瞥,朝许婉看了一眼,没说话。

李晗见他不答话,知晓他是默认,同许婉说了一声便匆匆走了。

领着她过来的翠鸢,见状也告退离去。整个演武场,只剩下了许婉、香怡、楚珩,以及他的贴身小厮来福。

来福看着许婉,笑的眉眼弯弯。

郡主长的可真好看,明艳大气娇嫩,却又偏偏透着几分媚,尤其是那双明媚的桃花眼,仿佛带着钩子,她轻飘飘的看一眼,便能将人的魂儿给勾走了。

世子洁身自好,性情温和,刚刚同郡主站在一块儿,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来福想的入神,忍不住就扬了唇角,忽然一方帕子砸了他一脸。

他连忙取下帕子,一抬头就见自家主子黑着一张脸,朝郡主走去。

香怡虽不是外人,但他们之间的事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见他快步而来,许婉还是端出了温婉的样子,微笑着唤了他一声:“胤哥哥。”

楚珩来到她面前,垂眸看着她:“我同你说过什么?”

许婉闻言,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淡了,看了他一眼道:“今儿个一早,我同姨母请安,是姨母吩咐让晗哥哥带我转转王府的。”

楚珩皱了眉:“你就不能拒绝?”

许婉觉得他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看来胤哥哥不知道客随主便的道理,再者,姨母乃是一翻好意,我不好拒绝。”

“你不过是不想拒绝罢了。”

楚珩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大哥宅心仁厚,是个端正君子,不是你可以戏弄的。”

听得这话,来福傻了眼,一旁香怡心头顿时带了几分恼意。

这二公子简直莫名奇妙,什么叫做戏弄?说的好像自家小姐,不是有心同宁王府结亲似的!

香怡张了张口,正要说话,许婉却拦住了。

她看着楚珩,认真开口道:“虽然身为女子,说这话有些不妥,但此处并无外人,我便索性同胤哥哥把话说清楚。我与晗哥哥的事儿,是两家长辈默认且有意撮合的,晗哥哥都不曾说什么,我如今孤身一人寄居宁王府,就更不会说什么了。”

楚珩拧了眉,看着娇俏艳丽的小脸:“你……”

话未说完,李晗的贴身小厮拎着一个食盒匆匆而来。

他来到许婉身边,将食盒递了过去,笑着道:“这是樱桃,世子一直没舍得吃,特意让奴才送来给郡主尝尝,以免郡主等着烦闷。”

樱桃,春果第一枝,乃是皇家贡果。

许婉喜爱吃,每年平阳王都会悄悄弄一些,全家人都舍不得吃,悉数留给了她。

看着手中的食盒,许婉不由想起了远在平阳王府的父母兄长,她喉头微动,伸手接过食盒朝元喜翩然一笑:“替我谢过晗哥哥,就说,我很喜欢。”

元喜闻言咧唇一笑:“郡主喜欢就好,世子知晓,必然也是高兴的。”

说完这话,他转眸看向楚珩道:“二少爷,王爷刚刚下朝,连朝服都没换,就怒气冲冲的来找您,正巧遇着奴才给郡主送樱桃,便嘱咐奴才,送完樱桃之后,务必请您即刻前去书房。”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事到如今,许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特意前来,不过是因记着昨日,她说他连中几次美人计的仇罢了。

只是这人也太过离经叛道,便宜都给他占完了,才来说什么不过如此。

许婉面色沉了沉,重新缩回水中,目光在他身上扫过,凤眸轻挑:“你的定力,也不过如此。”

楚珩顺着她的目光垂眸看了一眼,脸色顿时有些黑。

看着如同无暇玉璧一般的身子,他冷声道:“这只能证明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罢了。总好过你,恬不知耻。”

听得这话,许婉皱了眉。

恬不知耻?

那要她如何?

毒发作是她想的么?丹药丢失,是她愿意的么?

父王母妃娇养着,兄长娇宠着,如今正是她能为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难道就因为被一个男子亵玩过,就不顾父王母妃和兄长的安危和心情,去寻死觅活?!

别说只是被亵玩,哪怕是她已经丢了清白,她也要拖着这残破的身子,在京城为平阳王府谋一份助力出来!

“说到恬不知耻,我自是不如胤哥哥的,毕竟我来宁王府的目的,两家也都是默认了的。”

许婉笑了笑:“我对晗哥哥的印象很好,晗哥哥对我应该也不错,刚刚还打发了小厮来,问我有什么需要的。若无意外,我与晗哥哥不久就会定下婚事,倒是胤哥哥你……”

她上下扫了他一眼,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了片刻,轻启红唇淡淡道:“就是这么对待未来嫂子的么?”

楚珩的脸彻底黑了,看着她因着热气而通红的脸,冷声道:“本公子大度,从前之事不与你计较,但我大哥宅心仁厚,是个端正君子,他要娶的必然是端庄心善的女子,你配不上他。”

“今日我来,便是为了警告你,从今往后莫要再接近他,否则,我不介意将你我的过往,公之于众。别忘了,你的肚兜还在我手里!”

说完这话,他冷冷的看她一眼,一个纵身消失在了屋内。

看着他离开,许婉恨恨的咬了牙。

便宜占尽,还骂她恬不知耻,明知两家有意联姻,还夜闯香闺,看她沐浴,到底是谁恬不知耻!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许婉深深息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这才开口道:“进。”

香怡推门而入,取了帕子来到她身边:“小姐莫要泡的太久,该起身了。”

许婉嗯了一声,从浴桶里起身。

香怡为她裹上,又取了一方帕子,一边给她绞发,一边絮叨的说着安排。

许婉心不在焉的应着,脑中想的却是楚珩临走时的警告。

她的肚兜还在他手中,即便他不会说出船上之事,胡诌些风韵之事,也足够让宁王与宁王妃对她厌恶。

若是这事儿再传了出去,即便众人不知,天子对平阳王府起了歹念的事儿,她在京中的处境也很艰难。

更何况,她初来京城,对一切都不熟悉,眼下也寻不到比李晗更合适的人选。

不,还是有的。

楚珩虽是宁王次子不能继承王府,但将来也是郡王,而且他是宁王妃亲生感情甚好,若她能够嫁给他,依旧能够得到宁王府的助力。

只是,楚珩现在对她印象极差,想要让他对她改观,然后非她不娶,怕是要有点难度。

但比起平阳王府的安危来说,莫说是这点难度了,就是她的清白、婚事、脸皮,都不值一提。

“小姐,您觉得如何?”

许婉回了神:“我有些犯困了,没听清你的话,什么事情如何?”

“就是压制毒的方子。”

香怡压低了声音道:“小姐毒一月便会发作一回,没有丹药,奴婢这心里总是慌的很,要不明日小姐就借着写家书的名义,书信一封回王府,让夫人将方子送过来?”

许婉闻言摇了摇头:“书信不妥,一来是时间太长,二来如今陛下猜忌平阳王府,我说是来做客,可实际上却是来当人质的,寄回去的书信,必然有人会偷看。”

“那怎么办?”香怡有些急了:“没有丹药,小姐的毒……”

“不必太过担心。”

许婉低声道:“没有丹药,我也寻到了暂时缓解毒的办法,一时半会儿不会如何。临别之时,父王不是给了我一只信鸽么?就用那个传信吧。”

听得这话,香怡有些为难的道:“可那信鸽,是用来危急时候传信的,现在就用了,怕是……”

“从我决定来到京城开始,就已经没有什么危急时候了。”

许婉垂了眼眸,笑了笑:“我是来给平阳王府解决麻烦,而不是制造麻烦的,平阳王府必然有陛下的人,我有信鸽也未必是个秘密,此时用最为合适。”

香怡闻言红了眼眶,哑声道:“奴婢去给小姐准备笔墨。”

许婉嗯了一声:“去吧。”

垂眸看了一眼,他低低咒骂了一声:“出息!”

然而咒骂无用,体内依旧有一股无名火在烧。

楚珩站起身来往净房走去,朝外间小厮吩咐道:“打冷水来,我要沐浴。”

听得吩咐的来福,微微一愣:“少爷,这个天……”

楚珩头也不回:“别问!”

来福见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言,立刻去备水了。

在冷水里泡了一会儿,楚珩身上那股邪火,这才消了下去。

天色已暗,他随意用了些饭,便拿着书靠在床头看着。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闪入屋内,恭声道:“主子,找到了内鬼的踪迹,虽然未曾找到人,但属下射下了他放出的信鸽。”

楚珩当即放下手中的书:“呈上来。”

“是!”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李晗闻言皱了眉,看了眼楼下的沈音,又看了看对面得意洋洋的韩奎,沉默片刻还是朝木几走了过来。

听到脚步声,楚烟整个人都紧张的绷直了,

李胤轻笑了一声,松开了手,没等楚烟松口气,他转手握了另一只。

楚烟恨的牙痒痒,这个混蛋,给她等着!

外间的唱价已经近了尾声,就连二皇子都不再唱价,不是出不起这些银子,而是凡事有度,若是再多,明儿个朝堂就有参本,等于是将把柄送到了旁人手中。

韩奎意气风发,得意洋洋:“诸位若是没有再出价的,那沈美人的初夜,我可就笑纳了!”

李晗闻言皱紧了眉。

李胤把玩着,轻笑着对杨益肖倓道:“你们可能有所不知,我大哥尤喜爱文墨,与沈姑娘算是志同道合,二人曾经书信往来,互引为知己,若不是左正一……”

李晗冷了眉眼,打断了他的话:“二弟慎言!”

李胤闻言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楚烟气的脑壳疼,他这哪里是对旁人说的?分明就是在对她说的!

楼下的唱价已经开始倒数。

李晗放在膝头的手,已经握了成拳,终于在倒数到二的时候,他开了口:“元喜。”

元喜闻言一愣,不赞同的皱眉道:“世子……”

李晗闭了闭眼:“唱价!”

听得这话,元喜也只能高声唱价道:“宁王世子,出价一万八千两!”

唱价一出,整个怡红院一片哗然。

原本站在台上,仿若置身事外的沈音,忽的抬了头,朝雅间这边看来。

即便,她什么也没瞧见,却依旧好似,对上了一双温柔的双眼。

她笑了笑,眼泪从眼角沁出。

罢了,这样也就够了。

楚烟听得却是心头一沉。

她不是小孩子,知道唱价意味着什么,与李胤这种凑热闹亦或是斗气的唱价不同,李晗的唱价,代表了他的态度。

他心里有沈音。

不管是因为不舍,还是因为其他,他心里是有她的。

楚烟忽然就明白,李晗这两日,不,是自打她入了宁王府以来,为何从不曾主动找过她。

忙,当然是理由,但却不是唯一的理由。

她想起了母妃的话,一个男子若是心里真的有你,是绝对不可能忍着不来寻你的。不见你的理由有很多,可见你的理由却只有一个,就是他喜欢你。

若他喜欢你,哪怕他再忙,他也会抽空来见你,用饭休息都可以排在见你的事儿之后。

即便是真的无法相见,他也会用各种办法告知你,他在想你。

若他不寻你,理由也只有一个。

不喜欢,或者不够喜欢。

就李晗对她而言,若是他真的喜欢,甚至是真的有心,同处一宅,他有的是机会来寻她,比如还礼的时候,再比如,午间休息。

她打听过,李晗办公的衙署,距离宁王府并没有很远,若他想回来见她一面是足够了。

抬眸朝上看去,李胤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楚烟朝他瞪眼,恨不得咬他一口。

瞧见她凶巴巴的模样,李胤反而勾了唇角。

楚烟身子一颤,气的无能狂怒。

啊啊啊啊!这个混蛋!

李晗唱价,韩奎那边就没了声。

说实话,一万八千对他而言也确实多了,但他话都放了出去,这会儿收手,就是平白让人看笑话。

于是他咬了咬牙,又喊道:“一万九千两!”

雅间内,所有人都朝李晗看了过去。

就连楚烟,也将斗篷掀开一条缝,悄悄朝李晗看去。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毕竟是亲王府邸,规模着实有些大。

李晗带着宋柔慢悠悠的逛了两个时辰,这才逛完。

他将宋柔送回了院门前,柔声叮嘱道:“今儿个走的有些久,想必你也乏了,从平阳到京城,又是一路劳顿,等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去京城四处转转。”

宋柔应了一声,站在院门前,目送着他离开。

与凌浔相比,李晗简直再好不过,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若不是船上那件事儿,她根本没必要考虑凌浔。

想到他,宋柔心头就是一阵烦躁,转身回了院子,向杨嬷嬷问道:“小厨房可弄好了?”

“已经收拾妥当。”

杨嬷嬷笑着问道:“小姐可是要亲手做糕点,送给世子?”

宋柔嗯了一声:“他特意给我送了樱桃,我还礼也是应该的。”

杨嬷嬷闻言顿时笑了:“小姐说的对,不能少了礼数。”

宋柔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小厨房。

傍晚的时候,宁王府每个院子,都收到宋柔亲手做的糕点,还有她从平阳王府带来的礼。

这些礼,原本该昨日就送的,但因着昨儿个她休息的早,未曾正式见过府上的人,便就作罢了,今儿个正好连着糕点一同送上。

来福一手端着糕点,一手拎着宋柔送来的礼,高高兴兴的进了屋:“主子,郡主给您送吃食来了!”

凌浔捧着书,躺在小榻上。

他的内伤原本是不重的,但架不住他用内力逼出了僵直散,又沉了一回海,还一连泡了两次冷水,内伤便有些压不住,今日与李晗切磋,也都是强撑着。

而这桩桩件件,每一件都与宋柔有关!

故而听得郡主两个字,凌浔的脸色就有些不大好,连头也未抬,直接道:“扔了!”

来福吓了一跳,连忙道:“这可仍不得,是郡主亲手做的呢!”

听得这话,凌浔终于抬眸看了他手中的糕点一眼,轻嗤了一声道:“她贵为郡主,会亲自下厨做糕点?不过是下人做了,她担个名头罢了。”

“才是呢!”

来福立刻辩解道:“与世子逛完府上之后,一回院子郡主就进了小厨房,做糕点的许多材料都没有,还是跟大厨房要的,王妃还特意去看了,府上诸多下人都是亲眼瞧见的。”

“从和面到上锅,君主都是亲力亲为,连火候都在一旁亲自看着,真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世上难见郡主这般才德兼备、又如此貌美的女子了!”

“不过是她收买人心的手段罢了。”

凌浔轻哼了一声,但到底还是起了身,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

甜而不腻,还带着一股清香,倒是与京城所见的糕点不同,有着别样的风味。

来福见他松了眉,面有满意之色,轻咳一声开口道:“这糕点,本是郡主特意为世子做的,但考虑到府上还有其他兄弟姐妹,便干脆多做了一些,每个院里都送了一份,您瞧,有个嫂嫂还是挺好的不是?还能得到多一份的关……”

啪!

吃了一半的糕点,重重的扔在了盘子上。

凌浔冷声道:“扔了!”

来福傻了眼:“这……”

“让你扔你就扔!”

见他态度坚决,来福只得应道:“是。”

他可惜的看着盘子中的糕点,叹了口气正要转身,却忽然有些惊讶的从糕点下抽出一张花笺来:“这是什么?”

凌浔转眸望去,一眼就瞧见了上面娟秀的字。

他从来福手中抽走花笺,看着上面的内容,神色复杂。

其实花笺上也没写什么,只是写了这糕点的名称,以及配什么茶味道最好。

来福笑着道:“郡主真是有心了。”

凌浔看着花笺,沉默着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糕点留下,你出去吧。”

来福只当是郡主的用心,让自家主子改了主意,当即高兴的将糕点和礼物留下,还特意说了一遍,是宋柔送的礼,而后便退下了。

凌浔看了看糕点,又看了看手中的花笺,轻哼了一声。

亲手写的花笺,若是当真胸怀坦荡,就该大大方方的放在糕点上面,让人一眼便能瞧见。

压在下面,吃完糕点才能看见,不是别有居心,又能是什么?

与他发生了那样的事儿,还能面含娇羞与李晗游园,转眼又特意给他写了这样一张花笺,还欲盖弥彰的压在了糕点下。

她将这宁王府,当成了猎艳场不成?!

走了半日的路,宋柔乏的很,泡在澡盆里闭眼休息。

忽然,面前落下阴影,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宋柔睁开眼,就见凌浔正站在浴桶旁,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她。

许是已经有过两次他突然出现,宋柔现在已经波澜不惊,但想起昨儿个他说她不知羞的话,她便一把环抱住自己,将身子沉到了水里。

看着她的动作,凌浔轻嗤了一声:“多此一举!”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宋柔觉得他简直无理取闹!

她压下心头恼怒,正要开口,凌浔却忽然将一个东西,丢到了水里,冷眼看着她道:“你不是胆大妄为么?这般暗戳戳的勾搭我,是想鱼与熊掌兼得,还是想要与我玩叔嫂情深?”

宋柔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她暗地里送他花笺,不过是想同他表达善意,最好从前的都忘了,昨儿个开始,他们就两清了不是么?

可他呢?

无论是鱼与熊掌兼得,还是玩叔嫂情深,都在骂她,是个水性杨花、放z荡的女子。

平阳王常说,整个楚家的反骨都长在她一人身上,若她有十斤重,那九斤必定是反骨。

而宋柔此刻的反骨已经达到了九斤九,她不怒反笑,松开环住自己胸前的手,缓缓从水里起了身。


容衍闻言笑了:“嗯,你猜的对。”

颜宁顿时皱了眉,用力一把推开他,直接从浴桶上跳了下来,系着腰间肚兜系带,淡淡开口道:“多谢胤哥哥告知,但我觉得,即便有助孕的药,单单是一晚,她也未必就能如愿。”

容衍看着她冷脸模样,唇边笑意更甚。

他抬脚上前,来到她身后,接过她腰间系带,一边系一边笑着开口道:“烟儿妹妹不若同我打个赌,看看李晗到底还会不会再去见她。”

颜宁皱了皱眉,回眸看着他道:“胤哥哥想赌什么?”

容衍系好系带,伸手揽上她的腰,将她按向自己,而后在她耳边低低道:“若是我赢了,烟儿妹妹就帮我一次如何?”

这般明显的暗示,让颜宁腾的一下红了脸。

她结结巴巴的道:“帮……帮什么?”

容衍看着她脸上红晕,笑着道:“烟儿妹妹何必明知故问?自然是帮我纾解,就如同,当日我在船上帮烟儿妹妹纾解一般。”

颜宁的脸顿时烧了起来,就连脖子都跟着红了。

容衍见状眸间笑意更甚:“烟儿妹妹敢不敢?”

颜宁压下羞恼,佯装镇定的看着他道:“若是我赢了呢?”

容衍笑了笑:“若是你赢了,我就组个局,将京城有权势的未婚男子聚在一处,带你光明正大的参加宴席,将你介绍给众人,包括,你感兴趣的皇子。”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

颜宁咬了咬唇:“成交!”

看着她一口答应,容衍的舌尖顶了顶后槽牙:“烟儿妹妹,还真是急着将自己给嫁出去啊。”

颜宁神色如常的看着他,语声淡淡:“胤哥哥又不是不知道,我来京城的目的,就是给自己寻一门好亲事,嫁妆我都带来了,如何不急呢?”

容衍笑了笑:“行,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他转身来到窗边,纵身欲走。

颜宁正准备目送他离开,却见他忽然回头,一手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一手抚摸上她丰盈,低头吻上她的红唇:“先收点利息。”

不长不短的一个吻过后,他这才真正离开。

看着他消失的方向,颜宁嘟唇重重哼了哼。

只敢占便宜,只敢同她玩暧昧,却不敢负责的混蛋!

完完全全就是母妃口中所说,只想白嫖的渣男!

李晗告了两日的假,在自己院中养病,为了瞒着颜宁,他的马车依旧早出晚归,还特意命下人,将这消息透露给香怡,营造出一副他很忙碌的样子来。

颜宁佯装不知,还亲自下厨,熬了补身子的汤,给他送过去。

当然,她也不会错过这个收买人心,展现她贤惠的机会,给宁王府的每个人,都送了一份。

宁王妃喝着颜宁炖的汤,对翠鸢道:“本宫是不是小瞧了她?”

翠鸢不解:“主子为何这般说?”

宁王妃看着面前的汤道:“你瞧,她来了这些日子,收买了府中上上下下所有人,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提到她都要夸一声好。本宫不设宴,又将她拘在府中,她半句怨言也无。”

“本宫说替她送信,她就将信落落大方的交给了本宫,最重要的是,你看她对晗儿,无论是送糕点还是送汤,都给府中所有人送了一份,看上去她对晗儿是用心了,可真要较起真来,她对晗儿并无特别。”

翠鸢闻言道:“许是女儿家的羞涩。”

宁王妃皱了皱眉:“本宫原先也是这般想,可她生出来的女儿,又怎么可能是这般单纯的性子?”

这个她,自然指的就是平阳王妃了。


宁王李恒与宁王妃沈芩,很是重视晏渺的到来,几乎一里一哨,早早就派了人去打探着。

一得到消息,二人便领着王府众人在门口等着了。

一夜没睡好,马车上又颠簸的厉害,晏渺现在是又累又困。

她以手掩唇打了哈欠,迷迷糊糊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宁王妃瞧见晏渺,当即眼眸就亮了!

她上前两步,率先来到晏渺面前,高兴的道:“这便是烟儿了吧?好一个娇媚出尘的美人!”

外间的风一吹,晏渺才清醒了些,连忙面带羞涩的低了头,眼前的人都没瞧清,便屈膝行了一礼:“烟儿见过王妃,见过王爷。”

宁王妃急忙牵起她的手,将她搀扶了起来,嗔怪的道:“讲究那些虚礼作甚?你爹娘没有同你说么?你爹是宁王的结拜兄弟,你娘与我乃是手帕交,你唤王爷叔父,唤我姨母便成!”

宁王在一旁笑着点了点头:“你姨母说的没错,烟儿不必见外。”

寻常来说,这话其实是有些怪异的,毕竟要么是姨父姨母,要么是叔父婶婶,现在一个称叔父,一个称姨母,简直就是各论各的。

晏渺闻言,从善如流的乖巧唤道:“叔父,姨母。”

“哎!”

宁王妃笑的见牙不见眼:“瞧瞧,女儿家多乖巧,真真是让人心生欢喜!哪像我生的那两个臭小子,一个闷葫芦整日就知道舞文弄墨,另一个吊儿郎当,什么正经事儿都不干!”

宁王自然也是有女儿的,但都不是王妃所生,自然略过不提。

晏渺温婉的道:“姨母说笑了,临别之时,爹娘还在夸赞,说叔父与姨母将两个哥哥教养的极好,让我来到京城之后,定要听哥哥们的。”

宁王妃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她朝一旁默不吭声的李晗看了过去:“喏,这就是我那只会舞文弄墨的大儿子,你唤他晗哥哥便是,旁边的臭小子,就是你胤哥哥。”

李晗看着晏渺,率先柔声开口道:“烟儿妹妹。”

晏渺抬眸朝他看去,迎上了一双带着温柔笑意的双眸。

她面上露了羞涩,正要开口,却瞧见了站在他身旁,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她的萧决。

一瞧他的样貌,晏渺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窖。

赫然就是昨晚被她扔下海的朝廷钦犯!

晏渺连忙低头,生怕被瞧出了异样,轻声唤道:“晗哥哥,胤哥哥。”

李晗面色温柔的应了一声。

两家已经商量过,晏渺来到宁王府的目的之一,便是与李晗培养感情,从而定亲成婚。

眼下瞧着一个含笑盯人,一个含羞低头,宁王与宁王妃顿时露了笑,正欲说些什么,一旁冷眼看着的萧决却忽然冷冷出声:“烟儿妹妹好生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晏渺心头顿时咯噔一声。

“臭小子!”宁王一个巴掌拍在萧决的后脑勺上:“收起你那些不着调的话,烟儿可不是你认识的那些莺莺燕燕!”

萧决看着晏渺,冷笑。

宁王妃牵着晏渺的手道:“别理那个不着调的臭小子!你远道而来,肯定累着了,咱们进府慢聊,顺道让你见见府上其他人。”

晏渺乖巧应声,由她牵着往府里走去。

萧决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

一旁李晗低声问道:“你与烟儿妹妹不过是第一次相见,怎的态度这般不好?往日你不是最怜香惜玉的么?”

萧决看了他一眼:“看人不能看表面,大哥知晓什么是蛇蝎美人么?”

他的声音不小,前面的晏渺听的明明白白。

她垂了眼眸,一颗心渐渐拧紧。

平阳王府看似风光无限,然而天子自从沉迷炼丹之后,便日渐昏聩,受奸人挑拨已经对平阳王府起了歹念。

此次她入京,看似是受皇后之邀上京做客,可事实上,她就是来当人质的!

只是这事儿还未摆上明面,宁王夫妇并不知情,接到母妃托他们照顾她,并且有意两家联姻的信后,便欢欢喜喜主动求了恩典,让她住在宁王府,顺道与李晗培养感情。

若是昨晚之事被宁王夫妇知晓,不仅婚事必定作罢,她想要通过联姻,为平阳王府寻求庇护的打算也定会落空!

宁王妃见她白了脸,当即回眸怒斥道:“不会说话就别说话!知道的明白你是在夸烟儿貌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她有什么不满呢!”

萧决看着晏渺,缓缓开口:“不过是第一次相见,我有什么可不满的,烟儿妹妹,你说是不是?”

晏渺回身朝他行了一礼:“多谢胤哥哥夸赞我的容貌。”

萧决闻言顿时给气笑了,明知他在说什么,她却还依旧敢应一句多谢,真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宁王妃引着晏渺往屋内走:“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夸人的话都说不好,你别放在心上。你父亲母亲可好,上次相见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儿了。”

晏渺温婉的一一答了。

宁王与宁王妃见她不仅貌美,而且端庄得体谈吐不凡,顿时就更满意了。

来到前厅坐下,宁王与宁王妃同晏渺闲话家常。

晏渺余光落在萧决身上。

虽不知他怎的成了朝廷钦犯,但他做的事儿应该是瞒着宁王夫妇的,此刻他不再开口,想必昨晚之事,他也不会告知宁王夫妇,这让她默默松了口气。

但事实证明,她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

就在她与宁王妃闲话家常的时候,一旁宁王忽然冷喝了一声:“萧决!你袖子里藏的什么?!”

突如其来的冷喝,让众人的目光,齐齐朝萧决的袖子看了过去。

晏渺也不例外。

然而,在看到他从袖子里扯出的大半块布料时,她的脸刷的一下又白了。

那是……她昨晚用来堵他嘴的肚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