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毒医狂妃腹黑太子别太宠

毒医狂妃腹黑太子别太宠

小熊毒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对上男人冷淡的眉眼。叶翎烟心底一空,她怆然一笑,索性不再挣扎。她站在原地,侍卫上前毫不留情将她双臂反锁身后,要将她拖......

主角:叶翎烟易北珩   更新:2022-09-11 09: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翎烟易北珩的其他类型小说《毒医狂妃腹黑太子别太宠》,由网络作家“小熊毒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对上男人冷淡的眉眼。叶翎烟心底一空,她怆然一笑,索性不再挣扎。她站在原地,侍卫上前毫不留情将她双臂反锁身后,要将她拖......

《毒医狂妃腹黑太子别太宠》精彩片段

对上男人冷淡的眉眼。

叶翎烟心底一空,她怆然一笑,索性不再挣扎。

她站在原地,侍卫上前毫不留情将她双臂反锁身后,要将她拖出去。

易北珩,我真是瞎了眼了,我以为,你至少会知恩图报。她挣扎一下,站在原地最后向易北珩低吼一句。

当年她一个人辛辛苦苦将他搬回家,为了救他,独自上山采药,哪怕家中已经没多少银子,她宁可多做些事,也没有放弃过。

可现在。

仅仅因为恢复记忆,所以所有的恩情都可以忘了是吗?

还不快拖走,一个村姑,还真想飞上枝头不成?江如霜嫌厌地挪开眼,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晦气。

侍卫得了令,当即用劲将叶翎烟往外押。

只是才刚走了几步,便又停了下来。

两人甚至来不及管叶翎烟,急急忙忙地要退避,周围看戏的宾客也忽地变了脸色。

叶翎烟被拖得一个踉跄,抬头往门口看去。

男人身形高大魁梧,一脸肃色,看起来有几分凶意,却又透出一股正气。

他稳稳往里走,眉头隐隐皱着。

一见他出现,几乎所有人都在下意识让路。

这是?

这叶将军看上去真吓人。

那当然,毕竟是真刀真枪杀过敌的。

周围窃语声渐起,叶翎烟忍不住皱眉。

这就是叶岑?

她的父亲?

我的玉佩!她正想着,余光瞥见地上一抹绿色,忍不住低声惊呼。

方才一拖拽,玉佩便掉到了地上。

叶岑面色沉沉,显然是不高兴来参加这场婚宴的。

一进门又见一片混乱,当即更加不悦地往地上看去。

翠青剔透的玉佩静躺在地上,待一看请,叶岑几乎瞬间变了脸色。

他上前拾起那枚玉佩,细细打量片刻,眸中迸出惊喜。

这是你的?他猛地抬头看向方才出声的叶翎烟,发觉自己太过激动,又努力放软声音再度确认道,这玉佩真是你的?

叶翎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自己的亲生父亲,随后点了点头,是我的玉佩。

得到肯定,叶岑几乎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动,他仔细看向眼前的少女。

那眉骨眼型确实与妻子极为相似,不光如此,鼻峰还能隐约看出他的样子。

你叫什么?叶岑心脏剧烈跳动着,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柔和一些,免得吓到她。

叶翎烟心思一转,主动开口道,我叫叶翎烟,您就是叶岑将军吗?

您是我的父亲?她试探着开口确认,又解释道,我养父母去世了,让我回京中认亲,这枚玉佩是留给我的凭证。

闻言,叶岑一阵狂喜。

果然是她!

苍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宝贝女儿终于回来了。

当年为了斩去后顾之忧,他将女儿送走,为防万一,他做的很小心,没有留下一丝消息,以至于得胜归来以后,他再也找不到他的女儿了。

翎烟!我的女儿!

叶岑喜极而泣,伸手想抱抱她,又怕伤了她,束手束脚地模样显得格外小心翼翼,惹得旁边人一阵惊异。

他们哪见过将军这一面?

还是叶翎烟主动拿出了自己的手帕,替他擦了眼泪,父亲,女儿不孝,如今才知晓您的存在。

翎烟是叶将军之女?

易北珩瞳孔猛地一缩,随即心头稍霁。

以后有人能护她周全也好,有叶将军的名声在,她就是要再嫁,也可以寻个好人家了

念及此,他心底苦涩,只得狠狠攥紧手,逼自己维持清醒。

你刚才是怎么了?叶岑忽地想起来,刚才叶翎烟是被人押着的。

闻言,叶翎烟眼眶一红,委屈至极,父亲有所不知,三年前,我救了太子殿下一命,因此与殿下做了三年夫妻。

可殿下刚一被找回,便要将过往种种抛之脑后,我气不过,也不想要这个太子妃的位置,我只不过想要个说法。

闻言,叶岑神色一拧,沉声开口,不怒自威:太子殿下,虽然臣女如今也看不上你了,可毕竟是你先对不住翎烟。这婚事若继续举办,只怕不合适吧?我想不如缓缓,等什么时候翎烟不难过了,这桩婚事再继续吧。

叶岑偏心得明目张胆,连威胁之意也毫不掩饰。

若换个人说出这番话,只怕下一刻就要入狱,可偏偏他是叶岑。

叶岑,代表了晟国最强的守护力量,一个得民心,又一心为国,对皇权不构成威胁,难免极受重用。

加上他本身又是一个有实权的常胜将军,不免受到多方势力拉拢。

但是直到现在叶岑也没有明确摆明态度。

如今易北珩刚刚被召回,三年的空缺,让他的实力大大缩减,若一意孤行,只怕会直接惹恼了将军府。

是本太子考虑不周,将军提醒的有理,延缓吧。易北珩决定道。

他抬眸望向那道倩影,眸底欲念被死死压住。

他逼迫自己维持那副无情模样。

只因,他不能让她被卷进这摊浑水中来。

一边的江如霜此刻已经咬碎一口银牙,愤愤不甘地狠剜着叶翎烟。

可将军府又不是能随便招惹的。

既然太子殿下决定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希望叶小姐尽快调节好心情。她气得心里快要扭曲,却不得不笑得端庄,隐隐还有些威胁意味。

她说完,又挪眼看向暗处几个鬼祟的人,手暗暗比做刀刃模样。

可那几人却权做不见。

见状,江如霜神色一滞。

这些是三皇子的人,如今却摆明了不愿意动手。

不就是个破将军而已。

如今皇上身子不好,之前太子又不在,一直是让三皇子代理朝政。

现在看来,就算如此,三皇子也还是拼了命要拉拢这个叶岑吗?

她愤怒又不得不扯笑的模样实在古怪。

叶翎烟瞥她一眼,冷笑一声,我的心情和江小姐无关,你只用管好你自己。

她语气冷淡,没有凌人气焰,却格外气人。

就仿佛在叶翎烟眼中,她江如霜连逼她失态的资格都没有。

江如霜暗恨咬牙,却不敢明着反驳。

等走出太子府,叶翎烟这才忍不住红了眼。

方才那么轻松地面对江如霜不过是强撑着罢了,毕竟是三年的感情,不是说不在意就能不在意的。

翎烟,别难过了,以后回了叶家,没人敢再欺负你。叶岑嘴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得生硬地说了这么一句。

闻言,叶翎烟眼眶更加水盈。

知道了。她努力睁大眼睛逼回泪意,心底却是一片暖意。

她能感觉到叶岑笨拙的想要弥补的情感。

只是易北珩对她而言太重要,失去养父母的那段时间,都是她和他相依为命活下来的。

这段感情不可或缺,却又被他轻而易举地弃如敝履。

说不痛苦是不可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