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作爱有深浅

畅销巨作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爱有深浅》,这是“山谷君”写的,人物舒听澜卓禹安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你过年不在家,真的没事吗?”舒听澜又问,她并不知卓禹安的家庭情况,只以为是普通的小康家庭。“没事。快吃,吃完带你出去玩。”“去哪?”“去了就知道。”舒听澜吃饱喝足,一整个下午的挫败感也烟消云散,认清一个事实,人有专长就有短板,不会做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饿不死。谁规定女生就一定要会做饭呢?她开开心心换了衣服跟卓禹安出门。......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4-09 23: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作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爱有深浅》,这是“山谷君”写的,人物舒听澜卓禹安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你过年不在家,真的没事吗?”舒听澜又问,她并不知卓禹安的家庭情况,只以为是普通的小康家庭。“没事。快吃,吃完带你出去玩。”“去哪?”“去了就知道。”舒听澜吃饱喝足,一整个下午的挫败感也烟消云散,认清一个事实,人有专长就有短板,不会做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饿不死。谁规定女生就一定要会做饭呢?她开开心心换了衣服跟卓禹安出门。......

《畅销巨作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没有,打算在家休息,年后会很忙。”


卓禹安就不再问了,静静陪着她吃,自己倒是一口也没吃。

“你过年不在家,真的没事吗?”舒听澜又问,她并不知卓禹安的家庭情况,只以为是普通的小康家庭。

“没事。快吃,吃完带你出去玩。”

“去哪?”

“去了就知道。”

舒听澜吃饱喝足,一整个下午的挫败感也烟消云散,认清一个事实,人有专长就有短板,不会做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饿不死。谁规定女生就一定要会做饭呢?

她开开心心换了衣服跟卓禹安出门。

大年三十的森洲市,近郊的街上几乎没车,他一路畅通无阻的带她来到了市中心,相比于她家的近郊,市中心很热闹,年轻的男孩女孩打扮时尚,成群结队在外玩闹,脸上洋溢着无比青春的气息。也有年轻夫妇,牵着孩子的手在游乐场玩,或者一家人在外吃完年夜饭,漫步回家。这个城市,各有各的热闹。

卓禹安把车停在市区某个高档小区的车库,然后牵着舒听澜的手进电梯。

“去你家?”舒听澜后知后觉地问。

“嗯。”

两人好像自认识以来,一直是卓禹安不请自来的去她家留宿,她从未去过他家。

而今天,陪她跨年,带她来他家,她想,很多事不用明说,已很明确。

电梯一直往上,直到顶层。出了电梯便是宽阔的视野,整个森洲市尽收眼底。卓禹安站在门口摆弄门锁,

“过来。”

他抓着舒听澜的手在指纹上按了几次,语音提示指纹已记录。

接着,他又板着她的脸,对着门锁上的摄像头识别,语音提示已记录。

“指纹、脸部识别都给你开通了,以后可以自由出入。”

舒听澜任由他带着进到他家,原以为是他长居住的,结果里边空荡荡的,只有基础装修,别的软装一律没有,她不由有一点失望,原来不是他真正的家啊。

客厅一面是巨大的落地窗,另一面是露天的露台,不管站在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夜景。舒听澜想,这个地段、这种类型的房子,至少在9位数以上,真豪气。只是不知他带她来做什么?

窗外,是远处高楼巨大的电子屏幕上绽放的绚丽烟花,底下的广场上,男男女女在齐声喊着倒计时。

10、9、8、7.....

原来已到12点,农历新年来了。

在数到1时,卓禹安从身后拥抱着她,低声在她耳边说:

“舒听澜,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即便是高层,但因为站在露台上,所以清晰地听见远处广场上爆发出人们喜悦相互祝福的声音。

电子屏幕上的烟花开得绚烂,光线不时闪过他们的脸。卓禹安把她转过身,低头深深浅浅地吻她。把她整个人都裹进他的大衣里,紧紧抱着。

许久许久,吻到舌..头发麻,几乎喘不过气,他才松开她。

“舒听澜,这套房子交给你装修好吗?按你的喜好!”

他的嗓音沙哑,目光却如水一般温柔看着她,等她的答案,他话里的意思已足够明确了,按她的喜好装饰,再搬进来。

舒听澜在他的怀里摇头,再摇头。

“我审美不好,也没有精力,工作很忙。”

她现在的房子虽然在近郊,也不大,但那是她跟母亲一手布置起来的,很温馨,也给她很大的安全感,她从未想过要搬离那里。

“这里离公司近,你上下班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他解释。



舒听澜想,这样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他深爱她的幻觉,只能说,这个男人太会了,一定是情场老手,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让女人产生一种自己是被宠爱的,被尊重的。完全不像是一场毫无感情的运动。这谁能抵得住?等卓禹安折腾完,天已大亮,舒听澜完全没时间多想,忍着全身酸疼,急忙起来准备出门上班。

两人一起乘电梯下楼,在门口

“我送你。”他说。

“不用,小区前面就是地铁站。”舒听澜想也没想就拒绝,早高峰当然是坐地铁方便,加上也不想让他送上班,一路小跑朝地铁站去,把他甩在了身后。

早高峰的地铁也是人满为患,等了两趟,她才勉强挤进去,人只差没悬空,身体紧挨着身体全是人,只勉强拽着扶手拉环避免摔倒。

地铁里虽有通风,但人太多,气味并不好闻,看着窗外漆黑通道里的广告,茫无目的地想着,她何时能买一辆车呢?

如果肖主任能顺利拿下卓禹安科技的项目,带着她做,有了这个经验,她将来可以独立负责项目,收入会慢慢涨上去吧?

如果收入涨了,先给母亲换个好的医院,再存钱买辆车。在森洲这个城市,她们都是蝼蚁,一年,两年,五年,靠时间慢慢熬着往上走,总归会越来越好吧?

想得太出神,地铁到了下一站靠站时,惯性使她身体往左倒,她使劲拽住拉环,结果,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扶手拉环的带子竟然断了...断了..

她刚才若是没使劲拽着,地铁靠站的惯性不会让她摔倒,但是刚才所有重心都放在拉环上,拉环突然断了,她整个人不可避免往左边倒,并且极有可能会使左边的人被她砸倒一片。

就在她绝望之际,有个力量从身后轻轻扶住她

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

“小心!”

竟然是卓禹安?他什么时候上的地铁?

此时的她,呆若木鸡地转头看着身后的卓禹安,她的手里还举着断了的拉环,腰被他用双手轻轻地扶着。

尴尬到爆!

她宁愿刚才摔死上社会新闻,也不想被卓禹安看到如此滑稽的一面。

“你..怎么也坐地铁?”

“坐地铁环保。”他淡淡地回答,然后手一使劲把她扶正,顺便接过她手中断了的拉环。

因为上下站,地铁里又一次人潮涌动,她穿着高跟鞋,又没有扶手可借力,人便站不稳,摇摇晃晃的,真是倒霉的一天。

但很快,卓禹安利用身高的优势,一手放在上方的拉环架子上,站在她的身后,为她屏蔽了别人的拥挤。后边九站地的路程,她都稳稳地站在他的前面。

地铁的气味也消散了,只有他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哦对,难怪这味道熟悉,他今早用的是她的洗漱用品,衣服上也是她家洗衣液的味道。

她出了地铁站,卓禹安也一同走出地铁站,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舒听澜不得不自作多情地想,他是不是特意陪她坐地铁?

只是当在地铁口看到他的司机与助理,她才恍然,原来他是去旁边的金融街谈事,同一地铁站而已。

因为有他的司机与助理,她连招呼都没打,快速朝宏正律所走去。

她刚坐到位置上,电脑还未打开,嘉佳一路路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兴奋道

“你们猜,我刚才在地铁出口看到谁了?”


“舒听澜,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本就属于我的东西。”


温简那时候比现在还瘦,瘦得让人觉得怜惜,不自觉想保护的那种。可这都是错觉,只有舒听澜知道温简的力气很大,比她大很多很多,两人打架扭做一团时,舒听澜从来没有赢过。她只会毫无章法抓花温简的脸,打不到要害。而温简却总是能轻易踢到她的腹部,巨痛但毫无痕迹。

从小到大打架,被骂的都是舒听澜,连母亲也骂她,让她不准欺负温简;而父亲则是出于“歉意”,每次必然登门道歉,外加买礼物送给温简。

舒听澜与母亲那时都傻,夸赞父亲办事周到有温度。舒听澜也傻傻地听父亲的话,第二天一定会跟温简道歉。

后来细想起来,每次她与温简闹矛盾,父亲从来没有维护过她,永远是让她先认错。她也会委屈跟母亲抱怨,母亲只会安慰她:“你多让着点温简,她从小爸爸不在身边,她妈妈一个人带她很辛苦的。”

母亲的这些善意,后来想来很讽刺!

父亲的葬礼上,母亲哭得伤心欲绝,舒听澜蜷缩在灵堂的角落,伤心,惊恐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葬礼很冷清,父亲的同事,家里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敢来吊唁,深怕被牵扯进父亲的事件中,灵堂只有她跟母亲在。

温简与她妈妈温兰进来时,母亲感动、痛哭失声,只说人间还有真情可言的,至少还有人来送父亲最后一程,并不是人人都那么冷漠利益至上。

然后温兰与温简走进灵堂,并未看她们一眼,而是直接朝父亲的遗像与骨灰跪下去。

“爸爸,爸爸。”

温简跪下时,凄厉的喊了一声爸爸,悲伤至极从喉腔里发出的悲鸣。

她这一声爸爸,叫得舒听澜几乎窒息,隔了很多年,想起温简匍匐在地上,抱着父亲的遗像哭得蜷缩成一团,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爸爸两个字,成为她与母亲梦魇中难以磨灭的影像。

“老舒啊老舒,你真是狠心,你一走,让我跟小简怎么办啊?”温兰亦是哭,哭瘫在地上,丢了魂一般。

画面诡异,舒听澜与母亲完全不知所措,不知她们闹的是哪一出?甚至怀疑她们母女是不是哭错了地方?

直到三天后,温兰给出亲子证明,温简与舒听澜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温兰与她父亲舒眀在外有另一个家。

母亲不相信。怎么可能?舒眀为人虽不浪漫,但忠厚老实、有责任心,很顾家,夫妻这么多年,极少红脸,外人看了都觉得他们夫妻恩爱很幸福。

舒听澜亦是不相信,父亲虽然对她很严厉、要求高,但对她亦很好。她生病了,彻夜守着;她上培训班,无论多晚多冷,他坚持接送;她想要的东西,他几乎有求必应。父亲与她虽不亲昵,但在她心中,父亲是守护她与妈妈的保护神。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母亲厉声质问,什么亲子证明?这一张纸,可以随便伪造。

温兰人如其名,一直给人很温柔,蕙质兰心的感觉。此时憔悴得一阵风就能吹倒,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本发黄的相册放在茶几上。

相册里一张张的照片,都是舒明海一手抱着温简,一手揽着温兰,“一家三口”幸福地看着镜头,从温简还是婴儿时期到高中时期。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禹安来了?”


“孙爷爷好。”

孙郡豪一脸萎靡跟在爷爷身边,也朝卓禹安点点头,算是招呼,他比卓禹安年长几岁,从小稳重自持,在外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别人家孩子。

几人把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孙郡豪的太太比他小8岁,以前是个空姐没啥背景,坐飞机时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进门。

“先不论那些几十万上百万的包,千万豪车,那美国上亿的豪宅是怎么回事?”卓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既然想找他帮忙,他便要知道所有。

孙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早前西边那家钢铁厂国转私是经我手的,郡豪他爸有意接手,所以私下转批给他了,为了避人耳目,是在郡豪一个表舅的名下。但是老卓啊,这厂子当年是频临破产的烫手山芋,是在郡豪父子俩的打拼下,才一步步转亏为盈,越发展越好。你是了解我的,这些年,秉公执政,绝无私心。”

卓老爷子点点头,待他继续说。

“这事儿现在说不清的一点是,当初那破厂子没人要,所以批到郡豪表舅的名下时,一时大意,没有走正规程序,谁能想到厂子越做越大,多少人眼红巴巴看着呢,郡豪媳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知轻重,晒那些没用的,这下好了,让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

孙老爷子说着,脸上具是愤怒,孙家一辈子都以清廉为名,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对子女要求亦是如此,哪曾想会在孙子媳妇那翻了船。

孙父亦是愤怒看着一脸颓丧的孙郡豪,事到如今,打不得骂不得,只怪当初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爷爷,爸爸,小柏知道错了,她也是没想到会被网友人肉出来。”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在替她说话。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当初不让你娶,你昏了头娶她。孙家的脸被你们丢尽了。”

孙父又怒骂了几句,被孙老爷子制止了,等着卓老爷子出主意。

卓老爷子一直一言不发,稳如泰山,看了看卓禹安问:“你有什么想法?”

卓禹安摇头表示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是明哲保身,这事轮不上他来出主意。

“网上的评论怎么处理?不能任由网络持续发酵。”卓老爷子不放过他,像是故意要考验他一样继续问他,让他给主意。

卓禹安不得不回答。

“网友的注意力坚持不了几天,很快会被别的热点事件转移。所以网上的事,孙爷爷一家不方便出面,最好是冷处理,否则无论你们怎么回应,都会再掀起一波舆论;另外揪出幕后策划的人杜绝他再扩散此事,再跟几家官媒打个招呼,禁止发任何相关信息。我想现在重点的工作是如何跟上边说明钢铁集团的事儿,集团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才是关键。”

“禹安说的对,网上的事,我现在就找人办。”

孙老爷子赞赏地看了眼卓禹安。另外关于钢铁集团的事,也是孙家祖孙今日到访的主要原因,彻查孙家经济问题的正是卓家。

卓老爷子一辈子位居高位,在工作方面一向是铁面无私,即便与孙老爷子交情匪浅,但绝无偏袒。

“这事你回去打一份报告,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另外把早年濒临破产的财务的证明找到。转私之后的每项业务罗列清楚提交上来。老孙,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最初时,她找肖主任争取过,希望能把她指定给组里固定的一位律师,跟着做项目。

她记得肖主任当时只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颇冷,一连串的质问:

“看不起跑腿的工作?”

“组里谁不是从跑腿的工作做起?”

“你在企业当法务的经验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不管你工作了三年还是十年,在这里,你记住,你只是个新人,一切从头开始的新人,明白?”

“如果连这点熬时间的耐心都没有,趁早滚蛋。”

楚芸宁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面红耳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她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甚至没有摸清肖主任的脾性与喜好,就贸然跑来争取资源,只会给人留下浮躁不踏实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便不再提要进项目的事,踏踏实实任并购组律师差遣,磨练自己,等待机会。

肖主任讲着PPT

“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如何接触卓远科技。”

在座的律师,既没有与卓远科技的业务往来经历,更不认识季忱骁本人,也没有收到竞标邀请,凭空想去竞标,连标书递给谁都不知道。

“从媒体的一些采访上看,季忱骁这人不太好攻坚,谈技术谈产品时,可以侃侃而谈,但是涉及到别的方面,一律缄口不提。在业界也不曾听说他有来往的朋友。”

“受他的影响,他们的法务部门同样谨言慎行,至今还未跟任何律所来往。”

“据说季忱骁本人是偏向于海外的律所,毕竟卓远科技属于外资公司。”

楚芸宁不停地听到季忱骁的名字,心跳得厉害,没等她多想,行动快过思考,在大家正一筹莫展时,她主动请缨

“肖主任,可以让我试试吗?”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所有人朝她看来,眼神狐疑。

她解释:“季忱骁是栖宁高中毕业的,我与他同一届,可能有共同认识的同学。”

实际上,昨晚聚餐时,在程晨的反复要求下,季忱骁出示了他的微信码让大家加,她当时出于礼貌也加了。

“可以。”肖主任只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算是允许,只是未免带着点敷衍,压根就不相信她能联系上季忱骁。

别的律师同样没把她的话当真,现在人情淡薄,别说是高中同一届了,即便是大学同班同学,也未必肯理你。

楚芸宁其实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也有些隐隐的后悔,毕竟昨晚两人有了另一层的关系,虽然她当时是抱着以后不会见面,只约一次的心态,但她今天便去找他谈业务,显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她有计划,有预谋的,甚至是为了业务不惜出卖rou体的。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在律所有所突破,能进项目锻炼。还有一点不足与外人言明的,她急需要钱。她从公司法务转到律所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经济原因,只是没想到,她来了大半年,没有接触任何项目,使得她有点捉襟见肘。

她是在下班到家之后,才给季忱骁发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对方很快就接了,只是

“卓总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好听的女声传来。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远处是周远安与王岩还有张律师一行人从大厦出来,朝他们所在的餐厅走来。周远安走在最前边,因为是初冬,他在西装的外边还披着一件黑色风衣,走路时被微风带起,衣角猎猎生风,矜贵傲气难以靠近。

闻惊语别过头没去看他,她今天在职业装的外边也披了一件风衣,品牌不同,颜色也不同,她的是米色,但是款式相同,是早上出门时,他从她衣柜里挑出来的,说跟他的正好搭成情侣款。

此时忽然想起早晨的场景,她把手边的风衣折了折,塞进旁边的包里。

周铭忽然道“嘉佳,别想太多,看到卓总旁边的美女吗?你不是卓总喜欢的类型。”

闻惊语这才又看了一眼周远安,才发现,他身后与张律师并排走着的还有一个林之侽。这个妖精,即便在已微冷的天气冷,该露的一点都没少露,很有风情,与嘉佳确实是完全两种风格。

嘉佳也看到了林之侽,表情鄙夷:

“卓总的家世背景还有个人能力,能对这种女生当真吗?不过是玩玩而已。”

“这种女生是哪种女生?”闻惊语冷眼看向嘉佳,她容不得任何人说林之侽半分不好。

因她的口气很冷,肖主任与周铭同时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她。

闻惊语这人平时很平和,很少会在同事面前表露自己真实的情绪,是因为无所谓,并不是没有脾气。

嘉佳知道闻惊语从栖宁回来之后,一直对自己态度冷淡,所以并不在意,继续大大咧咧说着

“你自己看啊,一看就不是很正经,这么冷的天,衣领穿那么低,是怕别人不知道她胸大吗?整天想着勾搭男人,不好好工作。就是这类女人的存在,让我们职场女性饱受质疑,劣币驱逐的典范。”

闻惊语的脸已气白,

“嘉佳,你仅凭一个人的外貌,就妄加评论,无故诋损别人的行为算什么?”

嘉佳并不知林之侽是闻惊语的好友,只以为闻惊语是故意找茬,便也生气了,加上在卓远科技的项目上,肖主任一直更重用闻惊语,新仇旧恨涌了上来,直接回怼过去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

闻惊语怒火蹭蹭往上涨,说她可以,但说林之侽不行。

“跟她道歉。”

周远安与林之侽一行人已走进这家餐厅。

肖主任低声呵斥

“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有一点专业律师的样子吗?”

内部再怎么吵,对外还是一致的拿出专业形象,所以在周远安一行人走进来时,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已消失。

只不过林之侽对闻惊语太熟了,进来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她生气了,脸部有笑意,眼眸却是冷的,脸色也不好。

林之侽原本还笑嘻嘻的跟张律师聊天,一见此,也没心情了,跟卓远科技的人打了声招呼,便走到闻惊语的旁边。

“怎么了?”

她也见不得闻惊语受任何委屈,当下只以为闻惊语是被肖主任批评了。

周铭与她吃过一次饭,加上听闻周远安与她的关系,便笑着开口招呼:

“林小姐,又见面了!”

“哟,这不是我们周律师吗?真巧。”

一旁的嘉佳傻眼了,她没想到闻惊语与周铭都认识林之侽,只好默不作声坐到肖主任的旁边,心不在焉,不时看向另一桌上的周远安,心跳得厉害。

闻惊语是知道林之侽一点就着的火爆性格,所以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说: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楚芸宁,洗手吃饭。”

没听见,不想理,继续埋头工作。

季忱骁又叫了她几次,她嫌烦,索性抱着电脑到客房办公桌上工作,只差没有反锁门了。季忱骁随后也跟了进来,弯腰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继续说道

“吃完饭再工作。”

楚芸宁真烦了,她报价单还没梳理好,涉及到项目成员,出差费用,调查公关费等等问题,一个头两个大,旁边又是季忱骁锲而不舍叫她吃饭的声音,不由抬头看他

“你能先出去吗?我不饿。”

许是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脸色一沉,伸手把她的笔记本电脑合上,不容置疑道

“先吃饭!”很是霸道。

楚芸宁心里的小火苗也噌一下燃起来,正想发火时,季忱骁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往外走

“吃完,我帮你改。”

一听他的话,楚芸宁不由抬头看身侧的人,质疑道

“你帮我改?你知道我做的是什么标书吗?”

“卓远科技周一的招标会。”他带着她到了餐厅,替她拉了椅子坐下。

楚芸宁将信将疑,如果季忱骁肯帮忙改,哪怕是给点意见,无疑是最有价值的,姑且相信他一次。

因着这一点,她格外乖顺,他夹菜给她,她悉数吃下,以至于有点吃撑了。

“下楼走走吗?”季忱骁问。

“不要。”她坚决拒绝,一是两人这种关系,她不想被人看到,二是更不想让他找借口不帮她改标书。

他洗碗的功夫,她噔噔噔跑回书桌把电脑抱出来站在他的身后等着,季忱骁一转身便看到她巴巴看着他,样子倒是很乖巧,像小学生等着讲台上的老师答题解惑。

“我看看。”他从她手中接过电脑,就近坐在餐桌旁,转着鼠标从第一页滑到最后一页。楚芸宁拿着笔跟纸本子严阵以待,准备连季忱骁一个表情都不能放过,都有参考意义。

接过,他快速翻到最后一页,只说了一句

‘“很好,不用改了。”

什么?楚芸宁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所以她又被他骗了是吗?他怎么可能真的帮她改标书。

她气到失语,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男人。偏偏这个男人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以你的水平,确实已经足够好,非常完整,该涉及到的内容都提到了。”

楚芸宁被惹怒了,像个炸毛的小狮子:

“不要以我的水平来判断,我要的是意见,你的意见,你的要求,你的想法。”她原本就知道他公私分明,所以最近即便天天在一起,她也从未求助过他,但刚才是他主动提出帮她改。

她在吼,季忱骁也不生气,反而像顺毛一样抚摸她的头发,却依然坚持到

“对自己有点信心,你的这份标书已十分完美。”

楚芸宁无语,想从这个男人身上占一点便宜是不可能,愤愤然抱着电脑准备起身离开。

“如果非要有建议,便是最后的报价,不必那么详细,因为有些公关费用,是你无法预料到的,只需要一句话即可解决,公关费以实际产出为准。”

所以,他确实有认真看她的标书?也一眼就看出她一直纠结的点在哪里?楚芸宁的脸色这才好一点,又放下电脑,按照他说的把最后的报价算好,不再纠结,直接邮件发给肖主任。

她的标书,肖主任并不会用,只是起到一个参考作用,但她依然会认真对待,呈现给肖主任的东西,就是能直接呈现给客户的标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