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

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

云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芊芊回国的第一天,发现自己的男朋友,跟她的亲姐姐,居然订婚了。为了报复渣男恶女,她把目标对准了渣男的亲舅舅蒋沥南,他们不让她好过,她也要使劲膈应他们,让他们颜面扫地。宋芊芊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撩得蒋沥南动了心,她以为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结果却发现,自己撩错对象了,某人非但不是渣男的舅舅,还是超级商界大佬,现在离婚,还来得及么?

主角:宋芊芊,蒋沥南   更新:2022-07-16 00: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芊芊,蒋沥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由网络作家“云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芊芊回国的第一天,发现自己的男朋友,跟她的亲姐姐,居然订婚了。为了报复渣男恶女,她把目标对准了渣男的亲舅舅蒋沥南,他们不让她好过,她也要使劲膈应他们,让他们颜面扫地。宋芊芊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撩得蒋沥南动了心,她以为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结果却发现,自己撩错对象了,某人非但不是渣男的舅舅,还是超级商界大佬,现在离婚,还来得及么?

《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精彩片段

男友订婚了,新娘不是她?!

宋芊芊从来没想过,这么恶心狗血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宴会厅入口,她看着新人合照上的两个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霍文昊,宋霏霏。

一个是她男朋友,一个是她亲姐姐,竟然在她回国这一天,订婚了!

“王八蛋!”

宋芊芊咬牙骂了一句,操起门口饮料桌上的一支红酒,大步踏进了订婚现场。

嘭——

红酒被摔碎,沉闷的声音打断了宴会厅里的甜蜜和谐氛围。

听到声音,现场所有人目光齐齐看向入口处。

宋芊芊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红色液体,卷着一身怒意走进去:“你们订婚,有没有问过我的意思?”

台上,一对新人正准备交换订婚戒指。

宋霏霏娇美的脸上笑意微不可察地顿了一瞬,惊喜道:“芊芊,你回来了。我们知道你在国外忙,所以才没通知你,你别生气哦。”

霍文昊体贴地握住了宋菲菲的手,看向宋芊芊的眼神里有隐隐警告:“芊芊,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妹妹。霏霏回来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心动了。”

“一见钟情?呵!”

宋芊芊在他面前站定,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好陌生。

是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吗?!

她强压住心酸,红着眼睛问:“一边跟我诉衷肠一边跟我姐姐一见钟情?”

霍文昊脸色一变:“你误会了......”

“误会?”

宋芊芊鄙夷地打断他:“需要我把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的照片和聊天记录拿出来......”

“啪——!”

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了宋芊芊。

她的脸被打得偏向一边,粉嫩的菱唇边沿破了缝,有丝丝血迹蔓延出来。

宋芊芊耳朵嗡嗡作响,脑海一片空白。

唐如梅厉声的喝骂响遍全场:“宋芊芊,你怎么这么冷血自私?霏霏是你亲姐姐!她从小走丢,在在外面吃了23年的苦!好不容易回来,有个好姻缘,你就这么见不得?”

看着母亲满脸满眼的愤怒失望,宋芊芊眼睛有些酸:“妈,是他们伤害了我啊!”

没错,姐姐宋霏霏从小就丢了。

宋家上下找了很多年,终于在半年前找到领了回来。她心疼姐姐,深知姐姐这些年在外过的不好,所以先后把自己名下的所有房子、存款、股份全给了姐姐。

不仅如此,这半年来,姐姐只要看上的东西,她都毫不犹豫地满足她!

可没想到,自己出差了一个月而已,姐姐居然连她的男朋友也看上了!

这让她怎么接受?!

会场很静,唐如梅的声音痛怒交加:“伤害?我如果不是怕伤害你,就应该把你的所有东西都补偿给你姐姐!这些年你在享福你姐姐在吃苦,你不知道感恩,还这么没良心,你还是个人吗?”

现场议论纷起。

“原来没看出来宋芊芊这么歹毒......”

“她这是团宠千金当上瘾了,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是宋家唯一的女儿呢?”

“宋家这22年的教养她都学到猪肚子里去了吧,大闹亲姐姐的订婚典礼?哪有半点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的样子?”

“要么怎么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呢?你看看人家霏霏,虽然流落在外二十多年,养大她的家庭穷得连锅都揭不开,但人家仪态风度教养,好到了骨子里。再看看宋芊芊,真是连给霏霏提鞋都不配!”

......

宋芊芊面色惨白如纸,耳朵里嗡嗡响着,心口的空洞处嗖嗖灌着风。

她看着这群她熟悉的,不熟悉的人。

他们之前还夸她是宋家往上三代,最有灵气能力的孩子......

“妈......”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强忍着眼泪哽声道:“可我也是您女儿啊......”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女儿!保安,把她给我赶出去,这里不欢迎她。”

宋芊芊来不及多说一个字,已经被保镖拖着胳膊,粗暴地丢出了酒店。

她的手在粗糙的水磨石地面上滑过,双手手心瞬间血流如注,疼的钻心。

姜木木得到消息在酒店旁边的小花园里找到宋芊芊时,她狼狈得像只流浪狗。

看到闺蜜的第一眼,宋芊芊自嘲地笑道:“木木,为什么?我也是亲生的啊......”

明明在笑,却刺得姜木木眼泪掉了下来。

“你还有姐,以后姐罩你,走,先去医院包扎。”

......

急诊室。

医生帮宋芊芊处理了手上的伤,可她脸上的伤却更明显了。

唐如梅下手太狠,她的脸已经肿得跟馒头似,五根红艳艳的指印鲜明又醒目。

姜木木心疼无比,又气得七窍生烟:“你傻吗?你妈打你,你就站那里让她打?”

宋芊芊沉默不语,满脸生无可恋。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为什么宋霏霏回来后,父母对她的态度180度改变。

她甚至怀疑,自己根本不是他们亲生的!

姜木木气了一阵,无奈地坐到她旁边:“宋霏霏在外面吃了苦不假,但当年她走丢也不是你的错啊!你父母凭什么这么偏心?特么地......”

“快快快,蒋医生来了!”

刚刚还井然有序的急诊室突然乱了起来。

手上不忙的女医生女护士纷纷丢下东西跑了出去。

姜木木的话也被打断。

两人抬头朝人聚拢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高大帅气身影艰难地在人群里移动。

一群女医护围着他,叽叽喳喳地争相说着话。

“我去!是他?”

姜木木看到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激动地一下子站起来,眨巴着满是算计的星星眼问:“芊芊,想不想报仇?”

宋芊芊满眸疑惑:“怎么?”

姜木木指着人群里那个鹤立鸡群的男医生:“你知道他是谁吗?霍文昊的舅舅,蒋沥南!”

宋芊芊皱眉:“怎么可能?霍文昊的舅舅一直在国外,从来没回来过。”

不过,霍文昊的母亲姓蒋倒是真的。

“从来没回来过不代表他不回来啊!”

姜木木兴奋地拽着她胳膊:“前两天我跟我妈参加一个宴会,在宴会上见到过他。我妈说这位蒋医生和他姐姐感情不错,经常去霍家看他姐姐。最主要的是,他是单身!”

她贼兮兮地怂恿道:“只要你做了这位蒋医生的太太,你便是霍文昊的舅妈。以后霍文昊和宋霏霏见到你,都得恭敬地叫你一声舅妈,看不恶心得他们把隔夜饭吐出来。是不是很解气?”

宋芊芊攥紧了拳头,竟然很心动!


蒋沥南被堵得心里烦燥,眼见便要动怒,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划破莺莺燕燕撞进他耳膜。

“你们放弃吧,蒋医生是我的!”

人群被拨开,一个顶着肿了半边脸的小女人冲到了他面前。

小女人明眸干净纯澈又满是委屈:“亲爱的,人家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才来?”

娇滴滴的声音听得人浑身鸡皮疙瘩。

蒋沥南冷眸里压着火星。

周围的女友粉们不干了。

“哎你谁啊?凭什么说蒋医生是你家的?”

“就是,蒋医生现在还是单身呢,我们全院人都知道,哪跑出来的丑八怪?”

......

“亲爱的,她们不信呢,不如你来给我证明一下?”

宋芊芊扫了一眼众人,凑到蒋沥南他耳畔飞快小声道:“蒋医生,我可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你于水火呢,千万别拆台哦。”

小女人身上淡淡的馨香冲进鼻翼里,蒋沥南微微眯了眸。

在宋芊芊退开前,男人大手一把勾住她纤细柔软的腰:“你我心知肚明就好,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啵!”

宋芊芊眉眼弯弯,掂脚就在男人那张俊脸上亲了一口:“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受委屈。”

这么完美的脸,靠她这么近,不亲一下简直暴殄天物!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

蒋沥南冷眸骤然一凛,浑身上下散发出森冷寒气。

宋芊芊像感觉不到,牵着他的手就冲出人群进了一间医生办公室。

门一关,她松开他的手:“完美脱困,不用感谢。”

蒋沥南冷冰冰的目光在宋芊芊脸上停留一瞬,走到办公桌后坐下:“别以为使了点小手段看病就不用排队。”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看病的?”

宋芊芊满眼星星地看着他:“不过我得的可是心病。”

她俯身,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大半个身子探过蒋沥南的办公桌:“我救了你,你要不要考虑下以身相许?”

“救?”

蒋沥南冷笑一声,嘲讽道:“换一种方式来勾引我,的确比她们别出心裁。”

宋芊芊叹口气:“虽然不太尽如人意,但好歹引起了你的注意力。但我要纠正一点,蒋医生,我是真看上你了!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帅气的外表和卓越的气质深深吸引了,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维纳斯!”

她比划着自己的身体,眨了眨眼:“你看看,我也不差,要脸有脸......呃,虽然今天的脸有点不太好看,但平时的我真的能甩外面那群大姑小姨十八条街。前凸后翘好生养,身娇体软好扑倒,你要不要试试?”

蒋沥南眼角微抽。

这么自恋不要脸的女人......

“户口本带了没?”

“娶我你不......哎你说什么?”

还准备继续推销自己的宋芊芊愣住。

蒋沥南皱眉。

脑子不好,耳朵也不好使?

“我这人不喜欢浪费时间,既然你刚才救了我,又这么热情不要脸的自我推销,我要是不顺着你的意思答应,你势必也会死缠烂打。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不如直接领证。”

“领证......”

宋芊芊有点懵地看着他,茫然地从挎包里拿出证件:“户口本身份证护照,要哪个?”

她刚出差回来,所有证件都在随身包里。

蒋沥南睨了一眼她身份证上的名字,抬腕看了眼时间:“我有台手术,给我两小时,手术结束直接去民政局。”

“真的假的?”

宋芊芊意识回笼,满眼不可置信。

她这是......求婚成功了?!

蒋沥南靠近她两步,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怎么?怂了?”

“姐的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

宋芊芊扔下这句话,一脸梦幻地走出了办公室。

蒋沥南拿起桌上的座机,按下了院长键:“顾彬,帮我查个人,宋芊芊。”

院长办公室里。

顾彬听到“宋芊芊”这三个字,好奇道:“南哥,这是我们海城第一名媛啊!怎么,找你走后门做手术?”

第一名媛?

这么说,素质不会太差了。

“通知民政局,两个小时后,我和宋芊芊过去领证,让那边务必保密。”

“哦......啊?”

顾彬蹭得站了起来:“老大,你没开玩笑吧?你这一回来就先到我这个小庙来体验民情我已经诚惶诚恐了,你居然要娶我们海城的女人?”

“你知道的,我需要一个女人应付家里。”

“那为什么选宋芊芊?不会只因为她漂亮吧?”

“因为她脸皮最厚。”

“......”

顾彬无语,这居然是南哥选媳妇的标准?

“那......宋芊芊知道你的身份吗?”

“她只知道我是你这个医院的医生。我希望这件事暂时保密,公不公开以后再说。”蒋沥南说完便挂了电话。

顾彬脸上的震惊慢慢褪去,变成了玩味。

帝都太子爷来海城微服私访,这一不小心还娶了个媳妇?

他倒是很期待,南哥这个冷冰冰的大佬和女人在一起是什么画面。

......

宋芊芊茫然地乱走了一通,直到姜木木的电话打来,她才清醒过来。

“芊芊,你把蒋医生拐哪去了?”

“木头啊!”宋芊芊打断了她,不解地问:“你说这蒋沥南他脑子没病吧?”

听到这,姜木木明白了。

闺蜜这是被拒绝了。

她连忙安慰:“安啦,一次的失利不代表什么,女追男隔层纱,凭你的条件,别说一个蒋沥南,就是十个八个,拿下也没问题!”

“我是说,他让我和她去领证,我总觉得是陷阱。”

“啊?!真的?!哈哈哈哈!”姜木木在电话里仰天大笑,之后又激动地劝:“芊芊啊,你现在爹不疼妈不爱,你有什么担心的?”

“芊芊......”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霍文昊匆匆跑来,满脸歉意地伸手去想抚宋芊芊被打的脸:“芊芊,脸还疼吗?今天的事很抱歉没有提前告诉你,我......”

呵!

宋芊芊挂了闺蜜电话,冷冷看着霍文昊:“提前告诉了就能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地一边跟我交往,一边跟宋霏霏订婚?”

霍文昊满脸歉意解释:“芊芊,你听我解释。我心里爱的一直是你,跟霏霏订婚那是商业联姻。你没了股份,你父母要让霏霏做继承人了......我,我也迫不得已。你从小在这个圈子长大,应该懂得我想在霍氏立稳脚,想在商场上发展下去,必须得有宋家的支持。你放心,等我完全控制了霍氏,我一定给你一个交......”

“啪——!”

宋芊芊猛地甩出一耳光,狠狠打在霍文昊脸上。

“霍文昊,你成功恶心到我了!这些年,怪我眼瞎,拿一片真心喂了狗!”


霍文昊捂住脸,任命地道:“你只要能出气,打我我认了。但是芊芊,你当年出国留学,在国外和家里失联了一年,你知道的,大家都议论纷纷,说你已经不干净了......”

宋芊芊满眸震惊。

要说之前还是伤心,此时此刻只剩下了愤怒。

猩红的眸子瞪了他良久,她才颤着唇道:“霍文昊,所以你也一直和他们一样,怀疑我失踪的那一年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18岁那年,她去国外读大学,被人绑架带走,一年后才把她扔回了学校。

可是当她从医院醒来时,她的记忆只停留在绑架之前——绑匪洗掉了她一年的记忆。

为了避免再被伤害,她不得不回国来读书。

而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至今仍无从得知。

三年过去了,她几乎快忘记了那个伤疤,霍文昊这个王八蛋居然又提了起来!

“我刚才骂早了,你连狗都不如!如果被绑架也是我的错,那我认了!霍文昊你记住了,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

愤愤说完,宋芊芊红着眼,转身快步跑了。

......

卫生间。

宋芊芊捧着凉水一遍遍洗脸,洗着洗着,眼泪就滚了下来。

她泄愤似的把纸巾砸进洗手池里,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说不出是憋屈,委屈,还是难过。

一天之内,被姐姐和男朋友劈腿,被亲生母亲打耳光......还被前男友揭她的旧伤疤。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错吗?!

虽然她是宋家千金,从小锦衣玉食地长大,但她的努力也不比任何人少啊!

宋家上下堂兄弟有七个,就她这么一个女孩。

想要在宋家堂堂正正地立住脚,她的努力不比那七个兄弟任何一个少,要不然也不会得到爷爷的喜欢。

宋霏霏是姐姐,但她把能给能让的都给了,为什么还要这样伤害她?!

这叫她怎么甘心,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宋芊芊又捧了两捧水扑在脸上,用力抹掉了脸上的泪水:“霍文昊,宋霏霏是吧!舅妈这个位置,我坐定了!”

不恶心死这对渣男白莲花也要膈应死他们!

......

蒋沥南刚从手术室出来。

已经换过衣服化了精致妆容的宋芊芊便迎了上去:“辛苦了辛苦了,我特意给你准备的。”

十分狗腿讨好地递过去一瓶脉动。

她穿了条粉色长裙,瓷白娇嫩的皮肤在粉色印衬下好似刚从贝壳里取出的珍珠,莹润耀眼。

脸上红肿在药和精湛的化妆技巧下,已经不是很明显。

带点婴儿肥的小脸上扬着笑,肉肉的两颊上挤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可爱又纯美。

蒋沥南浅棕色的冷眸微不可察地闪过一抹惊艳。

“以为我不敢来了?”

递出的饮料半天没被临幸,宋芊芊也不尴尬,淡然自若地收回,弯弯的眉梢俏皮地挑了挑:“哎,你是我的白马王子。都要嫁给你了,我就是死了也得爬起来挣扎一下!”

说完又故作震惊:“我的白马,你该不会反悔吧?”

蒋沥南抽走了她手里的饮料:“你确定真的了解我?不后悔?”

宋芊芊举起小手掌作发誓状:“我保证,天塌地裂海水干了也不后悔......至于了解,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相互了解不是吗?”

蒋沥南似乎笑了下。

宋芊芊凝眸细看时,又发现他什么表情都没有。

“好。”

蒋沥南淡声吐出一个字,一边往前走,一边脱下了身上的手术服:“等我换衣服。”

宋芊芊等了几分钟,蒋沥南当真换了衣服走了出来:“走。”

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宋芊芊愣住。

男人身高直逼一米九,两条大长腿包裹在西裤里笔直又有力量,那张俊脸在正装的衬托下,帅的有点人神共愤。

饶是在海城的圈子里见过太多帅哥,宋芊芊还是被蒋沥南这周身散发的矜贵气质给震慑住了。

她曾以前全世界最帅的男人是霍文昊,跟他舅舅一比,霍文昊简直可以被甩出地球外。

“再看下去民政局就关门了。”

男人戏谑的声音传来,宋芊芊脸一红,连忙收回思绪:“走!我车就在外面。”

......

民政局。

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舅妈”证,宋芊芊笑得格外灿烂。

蒋沥南却始终面色淡然,抬腕看了眼时间:“辛苦你继续开下车,去一趟新心幼儿园。”

“幼儿园?”

“接我女儿放学。”

啥玩意儿?!

宋芊芊弯腰正往车里钻的动作愣住,笑也僵了,错愕转头:“你有......孩子?”

蒋沥南挑了下眉:“你不是我粉丝?不知道我是单亲父亲?”

宋芊芊:“......”

她咽了下口水,鬼大爷才了解你。

要不是因为你是霍文昊他舅......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蒋沥南瞥了眼对面的民政局:“刚才结婚证你请的,离婚我请。”

宋芊芊忙不跌捂紧了包里的结婚证,急急摆手:“我这不是后悔,就是有点意外。”

她顺势趴在车顶,笑得真心实意:“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信任我了,还让我接触孩子。你放心,我对她肯定视若已出,比她亲妈对她还好......”

“她亲妈死了。”男人打断她。

啊,呃?

宋芊芊意外了下,又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有前妻的话,她这个后妈应该能好当点。

“走!接咱女儿放学!”宋芊芊发动了车。

车子驶入主道,她一边注意路况一边随口问:“亲爱的,我等会儿见到咱女儿,要不要告诉她我是她后妈?”

“亲爱的”三字让蒋沥南眉心跳了下。

“请注意措辞。你现在虽是我合法妻子,但并不是孩子的后妈。不过,孩子认不认同是她的事,你不必在乎那么多。”

宋芊芊暗暗点了下头。

听这话音,他女儿不好搞定?

不过......她又不是奔孩子去的,的确没必要在乎。

“好好好,我会努力争取咱女儿认同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要不要先告诉咱女儿,我们已经领证?”

蒋沥南正在手机上查着邮件,听到“咱女儿”三个字,滑层屏幕的动作顿了下:“你不告诉她,打算以什么身份住家里去?”

“吱——!”

车子急刹,尖锐的摩擦声划破天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