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湛爷夫人说她丧偶了

湛爷夫人说她丧偶了

小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父亲破产母亲病重之时,程慕澄为了钱接下了秘密悬赏任务,揭开商界大佬离湛的秘密。当她乔装改扮想要揪出离湛的秘密情人之时,程慕澄没想到她要找的人竟是自己。当男人睡腻了丢给了她十个亿作为补偿的那一刻,她却发现自己怀了离湛的孩子。五年后,程慕澄携手另外一个矜贵男人高调归来之时,离湛彻底暴怒……

主角:程慕澄,离湛   更新:2022-07-16 03: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慕澄,离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湛爷夫人说她丧偶了》,由网络作家“小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父亲破产母亲病重之时,程慕澄为了钱接下了秘密悬赏任务,揭开商界大佬离湛的秘密。当她乔装改扮想要揪出离湛的秘密情人之时,程慕澄没想到她要找的人竟是自己。当男人睡腻了丢给了她十个亿作为补偿的那一刻,她却发现自己怀了离湛的孩子。五年后,程慕澄携手另外一个矜贵男人高调归来之时,离湛彻底暴怒……

《湛爷夫人说她丧偶了》精彩片段

夜色寒凉,程慕澄紧了紧风衣的领口,苦恼的看着眼前【浮图】的烫金招牌。

就是这里了。

浮图休闲会馆。

黎城最奢华的私人会馆。

没有vip是连门都挨不上的铜墙铁壁。

但她今晚非得进去不可!

程慕澄在原地踌躇了几分钟,远远看见一辆飞驰而来的豪车,顿时计上心头,她挑起眉尾,快步堵在车头。

呲拉一声,轮胎抓地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夜色下紧急刹车。

人影瞬间倒在车前。

司机的脸色都吓白了,对着车后座矜贵冷傲的男人请示道:“湛少,好像撞到人了。”

离湛连眼皮都未掀:“尽快处理。”

司机降下车窗探出头。

月色下,年轻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跌坐在车前,似乎被撞得不轻。

她嘶地惊呼一声,抬起头来,一双杏眼亮亮灿灿,语气却哀怨道:“大叔,你开车撞到我了,怎么说也得带我上医院检查检查,还得付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不过我今晚有事就不计较这些了,只要你能带我进浮图会馆,这件事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司机在月色下,盯着女人的脸端详了片刻,顿悟:“你不是那个家里破产还整日花痴骚扰我们太子爷的舔狗千金吗?”

舔……舔狗千金?

程慕澄的心仿佛被重锤一击,目瞪口呆。

司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不屑道:“我说程小姐,你才安分了不到半个月又来了!这次为了吸引我们太子爷又开始碰瓷了?我说你能不能换个套路?车里可是有行车记录仪的,我可以告你敲诈勒索!”

碰瓷碰到老熟人了?

程慕澄也不装了,直接起身快步走到豪车旁,指间敲了敲车后座的玻璃窗。

“先生?只要你带我进浮图会馆,我保证绝不骚扰……你。”

程慕澄语气一窒。

车窗里的是一个满身寒意裹携着砺气的俊美男人。

冷冽阴沉的轮廓,深邃立体的眉骨。冰凉月色洒入车窗内,映衬在他完美的侧脸上,光影斑驳,矜贵冷傲。

程慕澄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司机脸色白了几分,正准备下车将花痴女人拉开,车后座飘来离湛漠然冷淡的声音:“开车。”

湛少果然被这个花痴女人烦透了!

司机也不再理会,直接降下车窗,迅速倒转方向盘,开入了浮图会馆的地下车库。

车尾气噴了呆愣的程慕澄一脸。

她重重咳了几声,视线追随着远去的车影,仰天一叹——

造孽啊!

曾经的自己竟然这么不受待见?还是个毫无节操的舔狗吗?

一周前,程慕澄车祸失忆了。

醒来后,通过她的妹妹程筳薇才得知,她家的程氏企业破产,父亲跳楼自杀,家里除了一堆的债务外,还有一个重病等着做手术的母亲。

程筳薇为了母亲的手术费接下了狗仔的秘密悬赏——

拍下黎城大佬离湛和他地下情妇的照片。

可以卖个大价钱。

但就在出发前,程筳薇扭伤了脚,只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程慕澄。

据线报,大佬一般都在浮图会馆跟他的情妇见面。

但这所会馆没有vip,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她本想抓个豪车碰瓷一下,让对方带她进去,却没曾想车子的主人居然是自己曾经花痴骚扰的对象?

程慕澄抚了抚微痛的额角,脑海里的记忆一片空白。

此时,一道刺目的光打亮了夜色,橘黄色的车灯闪了一闪,一辆敞篷车停在了浮图门口的车道上。

任务要紧。

程慕澄目光一动,立马起身,挡在了车前。

演技说来就来。

她眼尾微红,泫然欲泣,“先生,我丈夫出轨了,和一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在这会馆里偷情,你能不能好心带我进去捉个奸?”

“捉奸?”车上的男人歪了歪头,一把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搭讪他的女人向来不在少数,但以这种借口的还是头一遭。

这个女人倒是有趣。

他笑起来:“哦豁,美女居然如此想不开英年早婚变怨妇了?”

程慕澄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像是被抛弃的小狗。

风流傅少立即心软了。

他下车打了一个响指示意女人跟上。

两人畅通无阻的进了会馆。

“傅少晚上好。”会馆的服务生显然是认识这位风流公子的,她暼了一眼傅少身边的程慕澄,端着职业微笑,将两人送进了贵宾电梯。

电梯直达十层,是傅池熠所在套房的楼层。

叮得一声,电梯门打开,程慕澄却没跟着出电梯。

傅池熠双手插兜,勾魂一笑,“小可爱,捉奸多没意思,不如和我去看烟花?”

浮图会馆每晚十一点都会有一场烟火大秀,男男女女,情情爱爱约会的盛典。

他抛出台阶,程慕澄却没顺势走下来。

“不了,我还要忙着收拾狗男人和狐狸精,先生,今晚真是谢谢你带我进来了。”

电梯门再度关上。

所以,这女人真是来捉奸的?

傅池熠懒懒掀起眼帘,只见电梯楼层显示器上又跳了一个数字,他的脸色随之一变。

十一层,浮图会馆的顶层,整个楼层仅有一个套房,那是一个人的专属套房。

黎城老财阀,离家的太子爷——离湛。

作为黎城第一贵公子。

离湛是上流豪门圈众星捧月,可望不可及的海市蜃楼,是无数女人飞蛾扑火的人间毒药。

他虽然长着一张清冷矜贵的脸,但为人阴冷狠厉,杀伐果断。

这个女人想要勾搭他?

不要命了?

程慕澄在十一层的套房门口站定。

门没关,似乎在等待其他人的到来。

这位大佬果然是在这里会面情妇!

程慕澄确认了一眼手腕上的录像手表正在运行,便轻轻推开了房门,只要拍下大佬和情妇的画面,再伪装成走错房间就能全身而退。

然而,房间里空无一人。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只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哇噻,鸳鸯浴?刺激!

程慕澄瞬间精神了,她凑上前,想通过浴室的缝隙确认要拍的目标人物。

门嘎吱一声,猛然打开,她猝不及防的撞上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她抬眼,哑然失声。

男人赤裸的上身,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白色的浴巾,露出了古铜色的腹肌,往下是性感的人鱼线。

是她今晚碰瓷的那个男人!

他居然就是离湛?

“嗯?就那么等不及吗?”男人一把拽过程慕澄,不由分说地将她扔到了房间的大床上,整个人俯身将她死死压制在身下。

那张俊美冷冽的脸近在咫尺,犹如神抵,程慕澄呼吸一窒。

离湛勾了勾唇角,冷笑:“这次为了勾引我上床,又准备了什么情趣?”


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在干嘛?

程慕澄回过神来,摇头摇成了拨浪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先生,你可以放开我吗?我应该是走错房间了!”

“你觉得没有我的命令,有人敢放你‘走错’房间吗?”离湛唇间的气息游离在程慕澄的耳边。

即使有人带进会馆,没有离湛的许可,浮图十一层就是死也踏不进来的净地。

他是有意放自己进来的?

程慕澄懵了。

无论是车前碰瓷,还是“走错房间”,似乎都被男人认定是他们之间玩的一些小游戏,也就是所谓的情趣……

电光火石之间,有一个大胆又可怕的想法在程慕澄脑海里生成——

“我该不会是你的……情妇吧?”

离湛嗤笑,一把扯下她手腕上的偷拍手表丢到了一边,他站起身来,垂眸睥睨道:“别玩了……程慕澄,我们离婚吧。”

程慕澄:“?”

直到一份明晃晃的婚前协议和离婚协议甩到程慕澄面前,才让她搞清眼前的情况。

她,程慕澄,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跟黎城第一财阀贵公子,离湛,隐婚了!

没公布,没同居,甚至连离湛的司机都不知道她这位正牌太子妃的存在。

他们有的只是定期在浮图会馆里厮混的春光,互相馋对方身体罢了。

大佬“情妇”竟是我本人!

吃瓜吃到自己的头上,程慕澄满脸的匪夷所思。

失忆的她此刻抓心挠肝,有太多的疑问,但脱口而出的第一句就是——

“你为什么会娶我?”

两人之间的差距云泥之别。

而且前一刻她还是大佬司机口里遭人嫌弃的“舔狗”,怎么下一刻她就成了大佬的隐婚对象?

离湛坐在华贵的真皮沙发上,缓缓点燃了一支烟,缭绕的烟雾氤氲着他完美的侧颜。

他双腿交叠,犹如神抵一般垂眸睥睨着程慕澄。

“别装傻,早在结婚前我就说过了,娶你不过是一时兴起,而现在,我睡腻你了。”

这个女人曾经为了得到他的青睐,犹如女战神一般追在他身后,无畏无惧,确实引起他短暂的兴趣,她要的名分,不过是一张婚纸。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游戏,离湛并没有昭告天下的意思。

而如今,他腻了,就这么简单。

程慕澄掀起眼皮,看着眼前矜贵漠然的男人,挑眉:“你说腻了就腻了,我凭本事上的位,为啥要答应你离婚?”

虽然自己失忆了,对这个男人没啥感情,但被对方这么随意的抛弃,让程慕澄心里很不爽。

离湛长指缓缓将烟置于烟灰缸内碾灭,轻笑道:“十个亿,你可以选择拿钱签字,或者以更惨烈的方式被扫地出门。”

这并不是威胁,以他的身份地位,离婚不费吹灰之力。

这十个亿不过是给这个女人三年时光的补偿。

若她不识抬举,离湛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程慕澄:“……”十个亿?

有这种好事,你不早说!

对于失忆的程慕澄来说,这无疑是天降横财,男人嘛,就犹如卡门歌词里说的,不过是个消遣的东西,还不知道谁睡谁呢!

沉默半响,程慕澄弯起眉眼:“湛少,是转账还是支票?”

……

天雷滚滚,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程慕澄到家的时候,单薄的风衣上都是雨渍。

程筳薇正准备上楼睡觉,看见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不由神色一顿。

“姐,你拍到离湛情妇的视频了?”

传闻离湛手段凌厉狠辣,她不信自己这个傻白甜姐姐能在偷拍这个大佬的私料后,能全身而退。

程慕澄唔了一声,“暂时没拍到。”

果然。

程筳薇冷笑:“你可真是没用!”

妹妹突如其来的刻薄让程慕澄拧起了眉头,但转念一想,或许对方只是担忧母亲的手术费而口不择言。

程慕澄开口安抚:“手术费的事你不用担心,我……”

她本想将自己今晚的遭遇和盘告知程筳薇,有了离湛给的十个亿,母亲很快就能进行手术治疗。

但她刚吐出话头,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

程慕澄接起电话,屏幕那头传来了一个噩耗——

“程慕澄女士,很抱歉,由于程筳薇女士于前日签订了放弃治疗的同意书,我们没办法对您母亲进行进一步的治疗。您的母亲乔学芙女士于今日晚上九点八分离开了人世,请节哀,我院已将遗体转交给了殡仪馆……”

一字一句,她面如死灰。

直到砰得一声,电话从手中脱落,掉在了地上,程慕澄这才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看向面前的罪魁祸首。

“程筳薇,你凭什么擅自签署自愿放弃母亲治疗的同意书?”

“哦,你说这个啊。”程筳薇不以为然的打了一个哈欠:“我不过是看妈做手术太痛苦了,让她提早解脱而已。”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程慕澄一个巴掌劈头盖脸的甩在了程筳薇的脸上,留下了红肿的指印。

“程慕澄,你别装什么孝子贤孙了!”程筳薇舔了舔唇角的血渍,冷冷啐了一口:“你心里明明也很想甩掉妈这个累赘吧。”

“我本来就没指望你这个废物能筹到手术费,我让你去拍离湛的情妇,不过是想试探你是不是真的失忆。”

“果然,你还没傻嘛,压根就不敢得罪离湛!我看你对妈的孝心也不过如此,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失忆,真够恶心人的!”

眼尾泄出冰冷的寒光,程慕澄一把扯过妹妹的手腕,直直朝着门口走去,“跟我去医院。”

“放手!”程筳薇的目光在刹那间如毒蛇般锐利,她不耐烦地甩开手,将程慕澄推了个踉跄,腹部直直撞上了尖锐的桌角。

顿时,一股剧痛从腹部涌来,程慕澄扒着桌面,缓缓坠地。

程筳薇斜睨了她一眼:“事到如今,我不妨告诉你,你车祸的事是我做的,谁叫你作为程家继承人不仅挡我路了,还抓到我挪用公司资金导致程氏破产的把柄,你不死谁死?不管你如今是真失忆假失忆我都不怕了,反正你掌握的罪证已经在这几天被我找到并销毁了,而且妈在我的哄骗下已经将程氏大楼转移到了我的名下,你又能怎样?”

程筳薇冷笑一声,转身上楼。

脑袋里一团乱麻,而腹部传来的剧痛更是让程慕澄冷汗直流,嘴唇微颤,说不出一句话……

她颤颤巍巍地着捡起地上的手机,在昏倒之前将编辑好的地址发送到了急救中心。

再次醒来的程慕澄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她一醒来,迎接的不仅是鼻尖萦绕的消毒水气味,还有一个重磅“炸弹”——

“程女士,你怀孕了。”


“怀孕?”

这个消息犹如惊雷顿时将病床上的程慕澄炸起,由于起身的力度过大,牵扯到了伤口,让她不由嘶了一声。

“小心小心,别激动。”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连忙扶住她,“孩子还没到两周,所以上次车祸住院时未能检测出来,这个孩子的生命力可真是顽强,经过了车祸,还有你这次的撞击,居然还能存活下来,生下来肯定是个健壮的宝宝!”

她瞪着医生,大脑一片空白。

半响,她回过神来。

她真怀孕了?

她和离湛的孩子?

双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平坦的小腹,手心里,有一个生命正在跟她一起跳动着心脏。

不知为何,程慕澄眼底瞬间涌出了一股酸涩的水雾,这不仅是她的孩子,还是她去世母亲血脉的延续。

医生弯起了眉眼:“孩子他爸知道这个消息肯定很高兴!”

他怎么可能会高兴……

程慕澄脑海里浮出离湛那张冷傲阴沉的俊脸,心头微微一颤。

结婚可以一时兴起,离婚又如此干净利落,而一个明显不符合他预期的孩子……

程慕澄垂下长睫,眼底裹夹着冷漠。

至于程筳薇,她现阶段已经没有气力和精力再去纠缠这些恩怨。

一切,等她平安生下孩子再说……

出院后,程慕澄家也没回,独自一人在郊外租了一栋别墅养胎。

而再次听到离湛这个名字,是在八个月后的一个下午。

程慕澄祭拜完母亲,挺着大肚子刚从西郊的墓园走出来,就被迎面而来的一辆黑色面包车撞飞,晕死过去。

“孩子快要出来了,不能让孩子活着出来。”

“血管钳……”

“铰刀……”

阴冷的月光穿过玻璃窗,笼罩在地下诊所惨白的地面上。

程慕澄虚弱的撑开眼睛,手术灯的强光打在她的脸上,剧痛使她感官麻木,她嗡动着唇角,气若游丝。

“孩子……你们别动……我的孩子。”

戴着口罩的医生轻蔑的暼了她一眼,冷笑:“别挣扎了,这是湛少的命令,他是不会允许这个孩子活着出生的。”

离湛?

程慕澄凭着最后一丝气力死死揪住医生的袖口,“我要见离湛!”

这个孩子是她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医生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恶劣又悲悯:“湛少根本懒得见你,好好配合手术,否则一尸两命可别怪我。”

一管麻醉毫不留情地刺穿了程慕澄的肌肤,她瞳孔一闪,随即似乎有一团血肉正在从她的身体剥离……

生命监控仪传来急促的滴滴声,失去意识的那一刻,程慕澄的眼眸暗了。

五年后。

“各位旅客,m4636次航班已经抵达黎城第一机场,飞机正在滑行……”

温和的提示语音在空气里荡漾,头等舱里,程慕澄缓缓撩起睡眠眼罩,漂亮的杏眼氤氲着撩人的水雾。

那张清纯的脸蛋混合着明艳慵懒的气息,勾勒出当下的热词——又纯又欲。

就连路过的空少也忍不住又看了几眼。

“我说女人,我不在身边的时候,能收敛一点你那该死的锋芒吗?”

笔记本屏幕连线着大洋彼岸,傅池熠扬起一双风流璀璨的桃花眼,狠狠瞪了过来。

“不能。”程慕澄微微昂起下巴,合上了电脑屏幕。

下了飞机,傅氏的车就侯在出口。

前来接机的助理扶了扶脸上的镜框,恭敬请示:“总监,程筳薇现在正等着傅氏过去接收程氏大楼,我们现在就要过去吗?”

程慕澄懒懒掀起眼皮:“让她等着。”

午后两点,毒辣的太阳悬挂当头,室外的温度高达三十八摄氏度。

程筳薇穿着一袭裸露胸线的紧身短裙,脚下踩着一双水晶高跟,由于站了太久,此刻脚尖已经磨出了血泡,又闷又热,疼痛不已。

她忍不住问:“傅少还没有从机场过来吗?”

前来对接的傅氏女员工并没有回应,而是冷冷暼了一眼打扮得犹如孔雀开屏的程筳薇。

“不要对傅少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傅少早已经有了深爱的未婚妻,其她的莺莺燕燕庸脂俗粉,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傅池熠,傅氏的创始人。

仅仅以八年的时间,便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傅氏变为了金融科技界的佼佼者。

然而就在五年前,傅氏曾遭遇了一次经济重创,傅池熠远走国外,拉动了国外这条商业路线盘大了傅氏,傅家也由此一跃成为了黎城的新贵豪门。

虽然和离家这种老贵大财阀无可比拟,但在黎城名流圈已经是声名鹊起。

程筳薇几年前就对傅池熠一见钟情,这次更是想借傅氏收购程氏大楼这个机会,拿下他。

厉害的男人自然抢手,就算傅池熠有未婚妻又如何,哪怕是他结婚了,自己也有本事可以插足他们的婚姻。

程筳薇冷哼一声,对傅氏女员工的警告嗤之以鼻。

又苦苦等待了一个小时,傅氏的宾利车才终于缓缓而至。

来了!

程筳薇两眼一亮,手足无措的挪到车门前,“傅少你好,我是程筳薇。”

车窗降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似笑非笑的漂亮脸庞。

“程慕澄!怎么会是你?”程筳薇瞳孔紧缩,错愕不已。

“怎么,看到亲爱的姐姐回来,你为何如此失望?”程慕澄漫不经心的撩开鼻梁上的太阳眼镜,轻蔑漠然的眸光扫过面前大惊失色的女人。

程筳薇抽了抽唇角,连忙转头看向其他人:“傅少呢?”

一旁的女员工闻言,轻描淡写的告知她:“傅少暂未回国,在此期间,傅氏的所有事务,都由傅少的未婚妻,程总监全权管理。”

不……不可能……

程筳薇被这个惊天大雷震得连连退后了两步。

自己一直爱慕的男人竟然成为了自己未来姐夫?

愣了半响,程筳薇眼底射出怨毒的目光,狠狠剜了车里的程慕澄一眼,气急败坏道:“她是什么劳什子的傅少未婚妻?我告诉你们,这个女人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五年前未婚先孕,怀了野种堕胎失踪后,怎么回来摇身一变就成了傅少的未婚妻?傅少一定受骗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