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夫人虐渣超凶猛

夫人虐渣超凶猛

神经西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蓁有幸嫁给了最爱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娶她却是为了报复!当年霍焱卷入到了一场案件中,吃了四年的牢饭。她为了保住爱人,不惜与另外一个男人达成协议。当丈夫出狱之后,认为是她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娶她为妻不过是为了折磨她而已。如今唐蓁母亲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手术费,她放弃尊严,跪在了丈夫的面前……

主角:唐蓁,霍焱   更新:2022-07-16 05: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蓁,霍焱 的武侠仙侠小说《夫人虐渣超凶猛》,由网络作家“神经西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蓁有幸嫁给了最爱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娶她却是为了报复!当年霍焱卷入到了一场案件中,吃了四年的牢饭。她为了保住爱人,不惜与另外一个男人达成协议。当丈夫出狱之后,认为是她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娶她为妻不过是为了折磨她而已。如今唐蓁母亲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手术费,她放弃尊严,跪在了丈夫的面前……

《夫人虐渣超凶猛》精彩片段

“霍焱,我妈病得很重,再不动手术她会死的,算我求你了,帮帮我好不好?”

御龙湾别墅的大门紧闭,唐蓁拍打着门,高声呼叫。

大雨滂沱,冰冷刺骨的风夹带着雨,打湿她的衣服。

唐蓁忍不住咳了起来,“霍焱,开开门……”

这时,远处忽然打来一道汽车的远光灯。

哗的一下。

车子碾着水花,停在了别墅的门前。

水溅了唐蓁一身,她冷得缩了下身子,苍白着脸,转头望去——

只见穿着一身黑衬衫,英俊无比的霍焱撑伞下了车。

他呵护备至的等着车上的女人下来,而后搂紧了她的腰,大半的伞都遮在她头顶,他的肩头被淋湿了也丝毫不在意。

这幅画面深深的刺痛了唐蓁的心——

“霍焱。”

男人好似才发现她的存在一般,眼里尽是不屑和厌恶。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这话,应该由她问他才对吧。

他们刚结婚三天,但他新婚夜就没再回来过了,她昨天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母亲病的很重才离开的。

而且她今早回来前打过电话,确定他已经回来了,所以才来别墅找他的,结果——

她站在大雨里敲了半个小时的门,都没有人开门,而现在……

唐蓁看着他,还有他怀里的,她曾经名义上的姐姐——徐烟儿,“霍焱,我妈病了,你能不能借我点钱,给我妈动手术?”

霍焱的声音嘲弄无比,“唐蓁,你有什么脸来跟我要钱?”

四年前,他出了交通事故撞了人,要坐几年牢,而唐蓁知道这个消息后,就急不可耐的爬上了陆黎川的床,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他。

时隔四年,他终于出了监狱,唐家已经落魄,他接管家族企业后,跟她求婚,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果然恬不知耻的答应了。

甚至还妄想他会像以前那样,爱她如命……

呵,简直可笑,真当他霍焱还像四年前一样,是个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傻子吗?

唐蓁的脸色愈加发白,怔怔的看着他。

她知道他说的是关于陆黎川的事情,但她跟陆黎川什么都没有!

当年她是为了保住霍焱,才跟陆黎川达成交易的,偏偏她不能解释当初的真相。

不然,她就保不住霍焱了。

她攥紧了手,又想到母亲还躺在医院里,等着钱做手术。

“我没有跟你要钱,这个钱我会写欠款,以后一定会还给……”

“闭嘴!”霍焱猛地掐住了唐蓁的脖子,恨恨地盯着她的脸,“四年前你抛弃老子,还把霍朗害成那样,老子没弄死你就不错了,你还敢让我救你母亲?”

他的弟弟,曾经多么阳光开朗的少年,却被唐蓁害得被人侵犯……

霍朗多信任唐蓁啊,她却毁了他的人生,她的心究竟是怎么做的!

“我没有,”唐蓁很清楚的记得,当初她跟陆黎川合作的时候,霍朗来找过她,但当时她只是拒绝见霍朗,什么都没做,“霍焱,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而且我得了……”

她得了癌症,已经晚期了,她不会对他说谎。

但这后面的那句话被迫咽了回去,唐蓁快要呼吸不上来了。

霍焱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漆黑深邃的眼里都是恨意。

这时,始终保持沉默的徐烟儿,突然扯了扯霍焱的手。

“别这样霍焱,虽然她背弃过你,但你们曾经毕竟……你看在之前的情分上,放过她吧……”

放过?

呵。

霍焱的眼底满是讥嘲,跟丢垃圾一般,猛地甩开了唐蓁。

唐蓁重重的摔倒在积水中,膝盖磨破了皮,点点血迹晕染开来。

她忍不住咳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抬头,却刚好看到了徐烟儿勾着的唇角,笑意稍纵即逝。

还有曾经最爱她的男人,此刻揽着徐烟儿的腰身,神色冷酷的注视着她,那双黑瞳里戾气横生,仿佛要将她凌迟。

唐蓁的心口微窒,听他冷冷的丢下一句——

“唐蓁,你最好乖一点,不然我会毁了唐家。”

冰凉的雨水打在身上,唐蓁遍体生寒。

她知道霍焱说到做到。

曾经他说过会将她放在掌心里,无条件宠爱。

在他出事前,他已经让她成了安城,最幸福的女人。

几乎圈内的人都知道,霍焱爱她,爱到了骨子里。

不计较后果,只博她一笑。

在他出事后,他第一时间考虑的甚至不是他自己,而是她。

“别怕,我不会有事的,”那时候他温柔的擦干她的眼泪,轻声说:“我说过要保护你一辈子,就一定会做到,别为我担心,嗯?”

可惜后来,她迫不得已伤了他……

她知道他一定讨厌她,但他出狱后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跟她求婚。

她不敢置信,可她真的很爱他,就像当初她能为了他的命,敢跟陆黎川做魔鬼交易一样。

她答应了他,满心欢喜的穿上了婚纱,嫁给了他。

谁能料到,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现在的霍焱只恨她,没有别的感情了……

唐蓁望着霍焱搂着徐烟儿进了别墅大门的身影,温热的泪夺眶而出。

还有一滴一滴温热的东西从鼻中流出,她抬手擦了擦,入目的是一片殷红。

唐蓁惨笑了下。

霍焱,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继续爱你了。


霍焱搂着徐烟儿进入了别墅,大门刚一合上,他便松开了搂住徐烟儿的手。

想起门外唐蓁那张苍白如纸的脸,男人不悦的抿起了唇。

“你随意。”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与方才的呵护备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转身上了楼,去换湿掉的衣衫。

徐烟儿心里也清楚,霍焱的那句“你随意”,仅限于别墅一楼的范围。

明明她谋划了那么久,甚至花了四年的时间等他出狱,以为终于能走进他的心,结果!他只是把她当成故意刺激唐蓁的工具而已。

在唐蓁面前逢场作戏,私下里却连手都不给碰一下……

徐烟儿死死地攥着手,眸光闪过一抹毒辣的狠戾。

霍焱对她越疏离,她就越不会让唐蓁好过!

……

寻求不到霍焱的帮助,唐蓁只能先离开。

她苍白着脸,回到小公寓里匆匆换过一身衣服,吃了药后继续筹钱。

她想过贷款,或者众筹,前者无疑是一个坑,后者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唐蓁看到了贴在广告栏上的小广告,抿了抿唇,来到了一家私立医院。

这家医院有点特殊,比较偏僻,还得穿过破旧的房屋才能找到。

她开诚布公的问医生:“医生,我有白血病,晚期,请问这样的话,我的血液还能卖吗?”

唐蓁迫不得已走卖血这一条路,但她的问题她自己清楚,不能因为她需要用钱就越过道德底线,毕竟血液是不能胡乱输送的。

闻言,医生稍微怔楞了片刻,随后冲唐蓁笑了下。

“没事,只是血液质量有点差而已。”

“谢谢医生。”

唐蓁长呼了一口气,感激的朝医生鞠了一躬。

不一会儿,护士便过来,带她去了血液抽取室。

碘酒擦过皮肤,冰冰凉凉的,看着阳光下闪着银光的针头,唐蓁攥紧了手,俏丽的脸上神色愈发苍白。

她从小最怕打针,却闭着眼补了一句:“如果可以,就多抽一点吧,我缺钱。”

那护士看了她一眼,冰冰冷冷的嗯了一声。

她将针管刺入唐蓁的血管,殷红的血液随着针管的拉伸充盈了采血袋。

抽血时很疼,唐蓁的脸色惨白如雪,脑袋也逐渐眩晕,整个人摇摇欲坠。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

唐蓁晃了会神,才睁开眼睛,从包包里摸出手机——是她哥哥唐时谦的电话。

“哥。”唐蓁按了接听。

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低沉又醇厚,还夹杂着关心,“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生病了?”

唐蓁搪塞过去,“我没事,就是感冒了,身体有些虚弱。”

“好好照顾自己,”唐时谦的皮鞋蹭着地上的石子,“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你不用着急,知道吗?”

“哥,霍焱会帮我的,钱的事情我可以解决,你安心点,别太辛苦了。”

她的哥哥原本是最厉害的游戏编程高手,因为唐家落魄了,被同行无情打压,甚至可以说整个唐家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窘迫,步步维艰。

唐时谦也没好到哪里去,曾经的天之骄子,现在只能靠当顾问赚点小钱。

特别辛苦,却连母亲一天的医药费都赚不上来。

唐时谦没再这个话题上扯很多,他看了眼不远处的赛车开入场,问道:“霍焱对你还好吗?”

唐霍两家之间发生了太多事,唐时谦担心唐蓁过得不好。

唐蓁闻言愣了片刻,她微微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血不断被抽走,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慌张。

她扯了扯唇,“他对我,一直都挺好的……”


“对你好就行,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嗯?”

“嗯,哥哥也要好好的。”

挂了电话,唐蓁的血也抽取完毕,她站起身来,眼前却突然一黑,险些摔倒在地。

好在她及时扶住了一旁的桌角,勉强稳住了身形。

冷冰冰的护士把一沓钱塞到她手里。

唐蓁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十分的惨白又虚弱,好似风一吹就会倒下去一样。

她紧紧地攥着手里的救命钱,等阵阵眩晕过去之后,才迈步离开。

唐蓁到了唐母所在的医院,交了住院费。

但再也没有力气见母亲,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了别墅。

站在别墅大门前,唐蓁犹豫片刻,输入了密码,没想到——门打开了!

她毫无血色的脸上表情微微一变。

昨天她在医院陪了妈妈一晚,今天早上回来密码就换了,不管她怎么拍门都没有人理会,那种绝望……真是永生难忘。

唐蓁进了别墅。

却没想到会在大厅,看到了坐在皮质沙发上看书的霍焱。

而霍焱刚好抬头,视线与她交集在一起。

下一秒,男人眯了眯眼,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那眼神带着强烈的恶意和鄙夷。

“接了多少个客,折腾成这样?”

唐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后,苍白的脸瞬间染上一抹愤怒的红。

“霍焱!”

“被我说中了你那肮脏的交易,恼羞成怒了?”

唐蓁咬着牙,有气无力的说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下贱的人?我身体虚弱,是因为我抽了血。”

她不想卖可怜说自己卖血,但他是她放在心尖上的人,不能让他有这方面的误解。

“呵,是吗?”霍焱的眼神瞬间如刀片一样锐利又阴狠。

他猛地将她扯到了怀里,强制她坐在他的腿上,男人的手指很凉,狠狠地掐着她的下巴让她看他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沓照片——她进破旧房屋的照片,神色鬼祟。

一看就是在做什么地下交易!

唐蓁的脸色微变,还没有说什么,就听霍焱冰冷刺骨的声音狠狠砸了下来——

“唐蓁,当初你和陆黎川一起搂搂抱抱进酒店,劈腿不够,现在成了我法律上的妻子,你还敢给老子戴绿帽!”

她攥着手,“我没有,我是在……”

“唐蓁,你真脏!”霍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眸中翻涌起浓烈的戾气。

唐蓁瞬间滞住,细白的手指慢慢的收紧起来。

霍焱见她不说话,心里的嫉妒和怒意早就掀起了万丈高。

这个该死的女人!

“终于无话可说了是吧?”男人猛地将唐蓁甩开,笔直的站了起来。

他冷眼瞧着她狼狈的倒在地上,当头甩了她一张支票,“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再让我看见你去卖——”

“唐蓁,我会亲自打断你的腿!”

唐蓁失血过多,脸色很白,他砸下来的支票的一角划破了她的脸,一丝血珠缓缓冒出。

看着飘落在地的支票,还有霍焱离去的冷漠的背影,唐蓁早已千疮百孔的心,瞬间碎成了渣,血肉模糊……

她突然想起年少时,她比较挑食,很多东西都不喜欢吃,霍焱担心她营养不均衡,不顾任何人的阻拦和鄙夷的目光报了烹饪班,变着法的给她弄好吃的。

明明很怕水,但看到她差点被淹死,而他却束手无策的时候,毅然决然的跳下了海。

之后,他疯狂的学游泳,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她,不想让她再受到一丁点伤害。

曾经的霍焱,把她捧在手里,也珍藏在心里,无限的宠溺。

现在的霍焱,对她只剩下恨,用最狠毒的话羞辱她,恶意揣测她的为人,没有一丝信任……

唐蓁一直静静地盯着地上的支票,眼眶忍不住湿润起来,滚烫的泪滴落在地上。

“霍焱,”她喃喃自语:“我们之间……真的还回得去吗?”

……

许久后,唐蓁缓缓弯腰,捡起地上的支票。

她知道这张支票夹带着多少来自霍焱的恶意和嘲讽,可她依旧得捡。

有了这张支票,母亲的手术费和后期的医药费,就都有了保障……

唐蓁已经顾不得自尊心了,她回房间狠狠地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夜里十一点了。

唐蓁发了会呆,眩晕感缓和了不少,也恢复了点力气。

她想起唐时谦还在因为钱的事情发愁,怕他扛着压力不好好休息,她摸着手机,给唐时谦打电话。

可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连续拨打了好几次,都是一样。

唐蓁微微皱起眉,心里感到不安……

而此时,唐时谦那边——

赛车引擎的轰鸣声响彻整个训练场。

场边休息区的长椅上,一件藏青色的休闲外套口袋里,手机屏幕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反复几次,回归平静。

休息区里站着好几个人,他们的目光紧紧跟随场上飞驰而过的赛车,没人注意到长椅另一角上的动静。

一人说道:“唐时谦这车速也飙得太快吧。”

“不对,唐时谦的车子之前是谁给检查的?”

这个问题一提出,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惶恐的望着训练场上风驰电掣的车子。

“快,跟上一辆车左侧压制,不管怎么样,必须立即逼停唐时谦的车!”

教练赶紧下达命令,可惜已经迟了。

唐时谦的车子撞到防护栏,直接侧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