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从前有位艺术家 > 第十一章 提前发布
    作曲人榜发布后,各大平台的曲神前后表态,纷纷声称要在近期发售新歌。

    这使得网络上群情激动。

    到处都是一片热火朝天的讨论景象。

    许多一二线歌手更是在微博上频频向曲神们抛出橄榄枝,希望有机会能与曲神合作一番,或是想要借此机会与曲神们搭上关系

    总之,整个娱乐圈犹如平静的湖泊扔进去一枚炸弹,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人的关注焦点几乎都在作曲人榜单的排名。

    但这些对于李恪来说,暂时还太过遥远。

    因为他连排进前一百的资格都没有,而即将跟自己摆擂台赛的江流,却在作曲人榜中排名第二十七。

    “我是不是有点鲁莽了?”

    想到自己刚刚领取的任务,在一个月内排进作曲人榜前十,李恪都感觉到脊背发凉。

    此时,作曲部经理王烨走进办公室,把李恪与江流一同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而后拿出三份合约,递给两人。

    李恪独拿两份。

    他细细打量,才发现这是《再见》、《红色高跟鞋》的作品合作协议,这两首歌曲将分别交给齐凤年、阮玲玉两位歌手演唱,协议上写明了协议的分成模式。

    《再见》这首歌,李恪独拿一半平台销售分成,这是之前就约定好的。

    但李恪仔细看去,却发现平台在这首歌上的分成利润竟然收取了40%,只留下10%给齐凤年以及他的经纪人。

    这跟平台宣称的合约收取固定三成明显不符。

    李恪再去看《红色高跟鞋》,发现这首歌就要正常许多。

    李恪拿25%,平台30%,歌手阮玲玉及其经纪团队拿走55%。

    现在是数字音乐时代,所有的运营基本都是在线上进行,黑洞音乐拿走固定30%的分成,已经是三大平台最低水平了,要知道,山海音乐网至今为止仍然拿走50%的销售分成,而鸿蒙音乐网则拿走40%。

    每一家音乐平台的崛起,都是牺牲本身的利润空间来吸引歌手、作曲人的,这种竞争环境也得到了广大业内人士的喜爱,因为平台之间有竞争,他们才能够从中得到切实利益。

    “李恪,你那首《再见》的分成协议有点不一样,因为齐凤经纪团队主动上交了10%的利润。”

    王烨注意到了李恪的疑惑,便是解释道:“齐凤年是新人,他的经纪人的人脉和关系也都不行,眼看着歌曲即将发布,所以就把这10%的分成交给了公司,让公司帮忙在平台之外的媒体进行引流。”

    李恪恍然,这就是歌手的另一种选择了,平台拿30%只在平台内进行预热,想要在圈外大火,还是需要资本人脉来运营倒流的。

    江流对于手中的这份协议并没有像李恪那样仔细打量。

    接过之后便是熟练的拿起笔在合约页面上签字,根本没有多余的考虑,似乎是对公司充满了信任。

    李恪却很谨慎,足足看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安心签字。

    王烨笑眯眯的坐在一旁,没有过多的打扰,等李恪签字完毕后,便是收起了合约,开口道:“合约我会拿到法务处盖章,等回头给你们一份,对了,预热在明天凌晨就开始了,今天主要是给歌手们拍定妆照,明天开始预热,不出意外的话,后天上午差不多就能上线了。”

    “这么快?”李恪精神一振,他还以为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平台只给24小时的预热时间,预热完就可以上架了,上架后才是正式宣传的开始。”

    王烨笑着说:“而且这一次,不仅要给你们的歌曲预热,还要给你们两位作曲人预热,公司希望李恪你能够在一周之内进入作曲人榜,而对江流,我们也抱有很大期待,希望能够在新歌发布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挺进作曲人榜20%!”

    “我会努力的。”

    江流平静的说,而后看向李恪:“我觉得李恪进入作曲人榜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的实力应该在前三十名。”

    王烨哈哈一笑:“一首歌就想进前三十,俺未免太异想天开了,除非阮玲玉的那首新歌,也在近期发布,不过说起来,阮玲玉的新专辑也准备了三个月了,也应该在最近上线了,不如我帮你问问?”

    “也好。”李恪点头。

    于是王烨拿出手机,拨通了阮玲玉的电话。

    但没人接听。

    王烨又打了一次,依然没人接听。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给经纪人梅初致电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王烨就松了口气,接听道:“阮小姐,怎么没接电话?”

    “我是梅初,小阮在录歌,王经理有什么事么?”

    梅初的声音有些冷淡,似乎对王烨昨天要走25%的分成耿耿于怀。

    王烨面对梅初似乎有些紧张,干笑一声:“我帮李恪想问一下,阮小姐的专辑什么时候发布?”

    “李恪?他在旁边么?”

    电话里的人语气放缓:“你把电话给李恪,我跟李恪谈。”

    李恪接过手机后,就听梅初认真且温和的笑道:“是李恪老师呀?您现在很着急歌曲发布么?”

    手机声音是外放的,一听这温柔的语气,王烨感觉牙都算了,这区别对待也明显了吧!

    李恪颔首道:“算是吧。”

    “是因为作曲人榜?”

    “有这方面的原因。”

    “好的,我明白了。”

    梅初说:“李恪老师,麻烦您稍等,我去跟小阮商量一下,等会儿给您回电。”

    李恪终于感受到了实力作曲人理应享受的尊重。

    阮玲玉说到底也是二线顶尖的人气歌手,其经纪人的人脉也很强,但面对李恪时,竟然比面对王经理还要客气。

    李恪感受到了舒适。

    很快,回电就打来了。

    这次是阮玲玉的亲自来电:“李恪吗?不好意思哈,刚刚在录歌,让你久等了,怎么了弟弟?听梅姐说你现在想争一争作曲人榜?”

    “对。”

    李恪想到了系统的任务,也没客气,直接点头道:“我希望你能尽快发布《红色高跟鞋》。”

    “这样啊!”

    阮玲玉想了想:“弟弟,你现在在作曲人榜排多少名?”

    李恪一愣,咳嗽一声:“没有排名,我都还没资格进入榜单。”

    阮玲玉似乎也愣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义愤填膺’的大声道:“这作曲人榜也太假了,竟然没有李恪你的排名!这太欺负人了!”

    “弟弟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发布《红色高跟鞋》,我刚刚录完歌,最多一周时间内就发布!”

    “呃,你不是要发新专辑么?已经准备好了吗?”

    “还没准备好,但也差不多了,提前发布一首单曲,没事的,也算是给新专辑预热了。”

    “再说了,我本来就打算把《红色高跟鞋》当做专辑主打歌,提前放出来也无妨的,我这边其实不要紧,最主要的是,不能给弟弟你丢人啊,必须得安排,这次咱们起码也得闯进作曲人榜的前五十名!”

    阮玲玉的情绪貌有点激动,似乎对于李恪没有被排进作曲人榜感到非常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