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从前有位艺术家 > 第二十四章 后遗症
    李恪的本意是想让阮玲玉睡着后好下手。

    但阮玲玉似乎根本没有想要睡觉的打算。

    在李恪谱曲的时候,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看看那,神色间期待又兴奋,显然心中很是在意。

    好在排练、演出了一天,阮玲玉也是真的身心俱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眼皮子打架,不一会儿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李恪见状,心知机会来了,于是便迫不及待的把手中的“附体丸”放在口中,囫囵吞下。

    下一刻,李恪只感觉困意袭来,当即便也趴在书桌上睡了起来。

    睡得正香的时候。

    李恪突然被惊醒,抬起头来,只感觉浑身轻飘飘的,宛如气体一般。

    再定睛一看,顿时骇然。

    自己竟然飘在半空中!

    而下方正是趴在书桌上的“李恪”和“阮玲玉”。

    【请玩家选择附体对象。】

    听到了系统的声音,李恪扑通直跳地心脏方才舒缓下来。

    李恪看向了阮玲玉,稍微沉思,就是一头冲了过去。

    ……

    当他再次醒来,就发现了不同。

    李恪感觉到了惊奇。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葱葱玉指,柔若无骨,纤细而白皙。

    再往下看去,能看到饱满的胸口,曲线挺拔。

    “呃……”

    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

    他抬起手来摸了一下,顿时感觉犹如触电。

    浑身发麻。

    “……”

    李恪又看向了自己那双洁白无瑕的修长大腿,神色间明显有些迟疑,忽然一咬牙,狠狠的捏了一下,只感觉触手圆滑,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啧。

    李恪感叹了一番后,收起了好奇心。

    “附体丸”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还是办正事要紧,于是便飞速的打开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建立新文档,匆匆忙忙的写了起来。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李恪重新返回自己的身体。

    另一边,阮玲玉却有点不好受。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自己很变态,竟然对自己的身体……!

    好在旁边的李恪老师睡着了。

    不然真的没脸见人了啊!

    可是……

    越来越过分了!

    竟然还捏大腿!

    天呐!

    阮玲玉脸颊绯红。

    在李恪老师旁边如此模样,也太羞耻了吧!

    怎么会这样?

    正当阮玲玉慌张之际,却发现“自己”突然一本正经的认真起来,打开了笔记本电脑,飞速的写下一串串歌词。

    那逐渐显现的歌词内容,让阮玲玉心中触动,微微出神。

    当写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阮玲玉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妈!”

    阮玲玉忍不住哭了出来。

    这一声喊叫,彻底让阮玲玉清醒。

    她瞬间睁开眼,就见李恪老师正趴在旁边小憩。

    而自己却哭的像个花脸猫一样。

    阮玲玉匆匆拿出纸巾擦了擦眼眶,然后急忙看向电脑屏幕。

    下一刻,她瞪大了眼睛。

    “是……是真的?”

    “这是我自己写的?”

    看着那一句句戳心窝的歌词,阮玲玉感觉胸口微疼,又没忍住,眼泪簌簌落下。

    此时,李恪也醒了过来,他看向了阮玲玉,又看了看电脑屏幕,故作惊奇的问道:“词已经写好了?”

    “写好了!”

    阮玲玉擦了擦眼泪,但却没办法止住,最终一边笑一边哭着哽咽道:“我感觉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我好像个变态……”

    李恪脸色一僵。

    阮玲玉接着说:“……但是我好像突然开窍了,一下子就写出来了这首歌的歌词,这些歌词的内容,跟我从小到大的经历简直一模一样,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歌词竟然是我自己写的。”

    “哦?我看看。”

    李恪探头过去,看到了其中一段歌词,念道:“天空是蔚蓝色,窗外有千纸鹤……什么意思?”

    阮玲玉懵了。

    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写出来的。

    但是,看着这句歌词,她心中忽然涌起了一抹浓烈的伤感。

    “李恪,我想回家,我想我妈了。”

    阮玲玉轻声说。

    旋即猛然惊醒,连忙说:“我只是感慨了一下,现在自然还是以比赛为重。”

    李恪微微一笑,指着那句歌词说:“我觉得这应该是表达悲伤或遗憾的心情。”

    “对对对,就是这样!”

    阮玲玉眼睛一亮。

    “嗯,除了这句之外,其它的就很容易理解了!每一句都很触动人心!好厉害,写的很好。”

    李恪鼓励道。

    阮玲玉欣喜不已,不断的念着那些歌词,越念越顺口,然后忽然抬起头:“那……曲子写好了吗?”

    “不用担心。”

    李恪笑道:“曲子很简单,来回也就只有几个重复的和弦而已,并不复杂,明天可以直接编曲,这首歌最重要的还是说唱,特别是现场表演,非常考验肺活量和情感的表达,毕竟有这么多歌词……”

    “我全都记住了。”

    阮玲玉轻声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歌词像是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只要我想起,那些歌词里的画面就能出现,让我感觉很难受。”

    “那行。”

    李恪站起身来:“不早了,睡吧,别想太多。”

    阮玲玉轻轻点头,目送李恪离开后,她就以最快的时间去卸妆、洗漱,然后卧床,捧着笔记本,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起来。

    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些歌词,虽然看起来跟自己的经历很像。

    但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在短短一晚上的时间就能写出来的。

    可是。

    那个梦境虽然很反常,但却无比的真实……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阮玲玉眉头紧蹙。

    ……

    李恪回到自己的房间,也感觉心绪不宁。

    “这‘附体丸’的效果是不错,但是后遗症也太大了吧……”

    李恪嘀咕了一声,强自忍住了捏自己大腿的冲动。

    晚上,李恪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不断的回荡起那些手感和画面,折磨的他不断的拍打自己的双手:“让你手贱!让你手贱!”

    热血上头,倍感煎熬。

    李恪冲进了淋浴间,开了凉水疯狂浇头。

    终于,心中的那一丝燥热被浇灭了。

    宛如经历了一场大战般疲劳。

    “真是个魔女啊。”

    他躺在床上,哀叹一声,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