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蚀骨缠爱冷情总裁请自重

蚀骨缠爱冷情总裁请自重

嘉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瓷爱徐行熙,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心坎里,爱到最后,她强行嫁给他,继续卑微如尘的爱着他。徐行熙向苏瓷提出离婚,并直言自己跟别的女人孩子都三岁了的时候,她突然就想明白了,自己一直执着的爱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笑话。想明白了之后,她便不再继续纠缠了,不就是离婚?没什么大不了的!却不料,离婚后,某人后悔了……

主角:苏瓷,徐行熙   更新:2022-07-16 05: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瓷,徐行熙 的武侠仙侠小说《蚀骨缠爱冷情总裁请自重》,由网络作家“嘉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瓷爱徐行熙,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心坎里,爱到最后,她强行嫁给他,继续卑微如尘的爱着他。徐行熙向苏瓷提出离婚,并直言自己跟别的女人孩子都三岁了的时候,她突然就想明白了,自己一直执着的爱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笑话。想明白了之后,她便不再继续纠缠了,不就是离婚?没什么大不了的!却不料,离婚后,某人后悔了……

《蚀骨缠爱冷情总裁请自重》精彩片段

“我们离婚吧。”

彼时,苏瓷正在处理一条鱼。

徐家高门大户,规矩也多。中秋虽然只有他们两个在徐家大宅过,但该有的琳琅菜色一个也不能少。

鲥鱼刺多,但徐行熙爱吃,所以苏瓷不辞辛劳,亲自下厨。

徐行熙的话落在耳边,她手指一抖,被刺了个正着。

刺痛感绵连,苏瓷放下鱼,木着脸,抬眼打量面前的徐行熙。

“原因?”

徐行熙面上有愧色。

他垂下眼帘,声音晦涩喑哑。

“瓷瓷,她回来了。”

顿了顿,徐行熙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开口。

“她有个孩子,三岁,长的很像我。”

这一句话几乎就是王炸。

苏瓷几乎被气笑了。

她放下鱼,擦干手,冷静地问徐行熙:“你确定是你的种?”

徐行熙面上闪过一丝不堪,却依旧保持风度,低声回答。

“我算了时间,应该是我的。约了最快的亲子鉴定,结果明天就能出来。瓷瓷......”

“别。”

苏瓷笑了笑,琉璃般的眼瞳注视着同床共枕了三年的男人。

“徐行熙,你挺厉害啊。当初你怎么说的?你说你他妈不行!老娘念着青梅竹马的感情没有离婚,你现在告诉我你有个孩子?”

徐行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双手紧握,眉目低垂。

他深吸一口气,艰难地挣扎:“瓷瓷,我没有骗你。我那次任务受了伤......你是知道的。”

苏瓷又笑了,她一字一句:“也就是说,那次任务前,你就跟她上过床了!那时候我们已经结婚了!”

那个“她”是谁,他俩心里都一清二楚。

是三年前抛弃受了重伤的徐行熙,远走高飞的,徐行熙的初恋于曼曼。

时间线在苏瓷脑海中浮现出来,她恨不得把鱼刺都戳在徐行熙脸上。

“瓷瓷......”

“别再叫我瓷瓷,徐行熙,你走吧,我今天需要冷静。”

徐行熙有些挣扎。

但愧疚终究占领了情绪高地。

他叹了口气,垂下眼帘,拿出手机:“瓷瓷,我给你转了二十万。你先买个包,就当中秋礼物。”

恶心感从苏瓷喉咙间泛出来,她看着厨房里的一片狼藉,再也没有收拾的兴致。

二十万已到账,苏瓷看着银行卡余额,崩溃而讥诮地笑了笑。

八千万的余额,二十万不过是可怜的零头而已。

两个小时后,M城最大的夜店迎来了一辆低调奢华的迈巴赫。

“瓷瓷,你疯了?你开你爸的车来夜店?”

卡座里,苏瓷的好闺蜜范华筠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脸清冷的苏瓷。

“还有你这穿的是什么?吊带裙?你别告诉我你穿的是T-bag啊,这么性感,不是你的风格。你受什么刺激了?”

苏瓷晃了晃高脚杯里的香槟,慵懒地笑了笑。

“别问,问就是今天姐打算放肆一把。”

苏瓷敲了敲桌边的铃铛,很快一位侍应生过来鞠躬。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苏瓷打了个响指,笑的妩媚:“今晚十点到十二点的酒,我请了。”

范华筠一把按住苏瓷的手:“瓷瓷,请一轮算了啊,两个小时有点多......”

苏瓷拍了一摞钞票在桌子上,微醺地看着范华筠:“姐被绿了。”

范华筠目瞪口呆了三十秒,赶紧把钱都塞给侍应生:“按她说的来。”

卡座里只剩下她俩,范华筠吞了口口水:“不至于吧。徐行熙那老学究......咱们这圈子里,他可是最不可能出轨的人!”

“谁跟你说他只是出轨了。”

苏瓷幽幽开口。

“他私生子都有了。”

王炸。

范华筠扶着额头,气若游丝:“姐,你怎么忍到现在的?”

按照苏瓷结婚前那M城一姐的暴脾气,她现在应该立刻给徐家整破产。

但跟徐行熙结婚后,苏瓷整个人都平和了下来。

她几乎在M城的上流圈子里销声匿迹了,所有人都以为她从此要做个贤妻良母。

外头响起清脆的敲钟声,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宣布今晚十点到十二点的酒由一号卡座的美女买单。

短暂寂静后,是更为鼎沸的人声。

好在卡座隐私性不错,来敲门搭讪的人都被卡座外的侍应生礼貌拦住了。

“财大气粗啊,一般人请一轮酒就得不少钱,一下请两个小时,这得烧多少钱?”

“别问,问就是富婆,饿饿,饭饭!”

......

苏瓷对外头的喧闹声充耳不闻。

她一杯接一杯地灌着酒,范华筠怎么拦都拦不住,索性让她喝个够。

“筠筠,我喜欢了他八年。”

苏瓷的声音中带着痛楚。

“是......我知道徐行熙跟于曼曼金童玉女,我也没想过要抢走他。但两家联姻,是他自己点的头,没有任何人逼他!”

“他出任务受了伤,医生说他这辈子恢复不了,于曼曼不要他,我要!”

“结果呢?结果我收获了什么?一顶硕大的绿帽子!”

“我陪他复健,在徐家安安分分地当小媳妇,结果算算时间,他跟我结婚的半年前出任务受伤......到现在那孩子也快三岁了!”

苏瓷的手抖的要命。

范华筠叹口气,揽住苏瓷:“别气了,既然这样,那就踹了他。该付出的代价,叫他付。”

“我他妈不缺钱!”

苏瓷又拍出一摞钱来,摇摇晃晃地起身:“姐去下洗手间。”

应付醉鬼是最难的差事。

尤其苏瓷穿的性感清凉,架着苏瓷出了卡座,范华筠焦头烂额地想替苏瓷遮住重点部位,还得拦住周围各种各样的目光。

好不容易把苏瓷架到女洗手间,苏瓷“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祖宗,我真服了你了!”

范华筠一跺脚,把晕头转向的苏瓷安放在最里面的隔间马桶上坐下,反身去拿纸巾湿巾。

几分钟的功夫,范华筠拉开隔间门,心却凉了一大半。

苏瓷不见了。

祖宗丢了,咋整!

范华筠着急上火地去找侍应生广播,隔壁的男厕所里却火花四射。

苏瓷娇媚的声音软软响起。

“美女,咱俩都是女的,你带我来男厕所干嘛?”


苏瓷醉眼朦胧,抱着眼前高挑美人儿的脖子,笑的迷忙。

长发美人额角迸出青筋,咬了咬牙,试图将苏瓷从身上拽下去。

可惜醉鬼的力量是巨大的。

苏瓷使出了吃奶得劲儿,连两条长腿都缠在美人儿身后,就是不放手。

“姐姐,你说话啊,你为什么带我来男厕所?”

明骁一言不发地看了看手表。

时间不够了。

他带着身上的八爪鱼,进了男厕所最里的隔间,试图把苏瓷扯下来。

男厕所里“两个”女人拉拉扯扯,不能被人看到。

但苏瓷跟浑身涂满了不粘胶一样,明骁脸色漆黑,心中焦躁。

不多时,外头传来男人沉重的脚步声。

寂静中,苏瓷忽地迷迷糊糊开口:“干嘛呀?”

她语气娇俏,尾音上挑。

外头的男人忽地地笑了笑,摸着声音过来,敲了敲隔间门。

“兄弟可以呀,这妞有点极品,等下咱们换换?”

明骁脸色一顿,他的耳麦里传来指挥声。

“是他。”

追踪了一路的嫌疑人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明骁抵住门板,不动声色地开口。

“这妞醉了,我不认识她。”

男人大喜过望:“那不是更好?”

他索性想推门进来,那门松松垮垮的,一推就开。

男人醉醺醺地走进来,一打眼就看见苏瓷白的惊人的纤细白腿。

“果然极品!”

下一秒,他的膝盖一痛,晕头转向间,手腕上已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钳制住。

明骁干脆利落地打昏了男人,把男人拖进了小隔间。

大手在男人身上翻找,一小包精心藏匿的白色粉末从男人内裤的夹层里被找了出来。明骁脸色稍缓,低声开口:“找到了。”

虽然跟原计划的抓捕过程有些出入......但,只要最终把这个小毒枭捉拿住,那就没什么区别。

这时候,明骁也就不计较身上还挂着个娇小的美人了。

他利索地控制住被打晕的毒枭,低声开口:“来接应我,男厕所最里面的隔间。”

耳麦里传来队友嗤嗤的嘲笑声。

“明队,艳福不浅啊。”

“姐姐干嘛呀?”

“明队,这小妞该不会真以为你是个女人吧?哈哈哈......”

还有不怕死的队员,模仿着刚才苏瓷娇俏的声音,听得明骁生理性不适。

“行了,嘴巴都给我闭上。”

明骁沉声开口。

身上的小人儿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沉沉睡着了,在明骁的肩头流下了一串惬意的口水。

没过多久,两个特战队员悄无声息地进来,瞧见明骁这副模样,都露出了想笑不敢笑的神情。

“头儿,不容易啊。”

明骁的属下陈锋咽了咽口水,拍了拍明骁的肩膀。

倒在地上的男人是一个往来于滇缅的跨国小毒贩,特战队追踪了他很长时间。

这男人喜好声色犬马,M城的夜店质量高,男人只要到了M城,就一定会来。

原本特战队的计划,是颜值最高的明骁伪装成飒爽美女的样子,伺机接近小毒枭。

但无心插柳,苏瓷冒然出现,反而令他们提早接触到了小毒枭。

苏瓷第二天,头痛欲裂地从酒店总统套房King-ize的大床上醒来。

她俏脸惨白,发觉自己穿着陌生的衣服。

——不就是喝了点酒,怎么一觉醒来,换了衣服,还换了个地方?

难道被捡尸了?

苏瓷手指颤抖地往自己身上摸了一遍,确认没失身后,才松了一口气。

但令人恐惧的是,盥洗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抱着一点点侥幸,苏瓷蹑手蹑脚摸到盥洗室门口,哑着嗓子敲门:“......华筠?”

水声停了。

一个陌生的男人制服挺括,抱着一盆衣服走出来,眉眼疏朗,目光平静地看着苏瓷。

苏瓷认出盆里是自己的衣服。

她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好似连舌头都不好使了。

“你、请问你是......”

男人放下盆,从兜里摸出手机,开始播放视频。

苏瓷怀着莫大的羞耻感,看完了自己昨天从头到尾发酒疯的一幕。

看到最后,隔间外的男人被按倒戴上手铐,苏瓷才松了一口气。

她能辨认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了。

不是警察就是军人,反正是正派人士。

苏瓷有些愧疚:“没打扰到你们行动就好。”

男人垂眸看她,伸出手来:“明骁。”

苏瓷愣了一下,手忙脚乱地伸出手去跟他握手:“明先生,我叫苏瓷,苏州的苏,瓷器的瓷。”

她的脸通红,呐呐开口:“不好意思,昨天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误打误撞,我还要感谢你,省了我再去接近他。”

明骁语气平静,指了指盆里的衣服:“你昨天吐了一身,醉的人事不省。我们不敢贸然将你送走,只能用你的身份证在这里开了个房间安置你。”

“没事没事。”

苏瓷脸色爆红,连忙摇手。

夭寿啦,明明是她给人家添了麻烦!

“既然你醒了酒,那我就先走了。”

明骁颔首,礼貌地转身,体贴地给苏瓷关上了房门。

苏瓷原地发呆了一会儿,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未接来电跟短信在解开锁屏的一瞬间几乎爆炸般地涌了出来。

“瓷瓷,你去哪了?祖宗,我求你了,你吱一声行不?”

范华筠的留言里,语气听着像快哭了一样。

苏瓷心头涌上愧疚,可一条一条地看下去,她的心也渐渐冷了下去。

百十条未接来电和短信里,没有属于徐行熙的。

徐行熙......倒真是对她放心啊。

苏瓷的心刺痛了一下,她旋即冷笑,笑话自己愚蠢。

“苏瓷啊苏瓷,你真是蠢到家了!他白月光都带娃回来逼宫了,他还会在乎你夜不归宿?”

中午时分,终于跟苏瓷碰上头的范华筠一脸哀怨。

“大小姐,你倒是爽了,我还得在后面给你擦屁股!”

范华筠找了苏瓷一夜,她真是吓死了。

万一这主儿喝醉了出了什么事儿,说不准她得被苏爸爸和徐家合在一起吊打。

“这事儿吧......虽说徐行熙整这么一出挺不是个东西,但说掏心窝子的话,他平时对你是真好。”

范华筠有些唏嘘。


“我能不知道吗?”

苏瓷满眼痛苦,脸颊上的血色似乎都尽数褪去。

更何况,那是徐行熙啊!

她从少女时代就一直爱着的人......

原本以为是苦尽甘来,到头来,她做了一场最荒唐的梦。

徐家在军区盘根错节,势力深厚。而苏家是M城千年传承下来的顶尖世家。

这种家族之间的联姻,如果徐行熙不愿意,他本可以在一开始就选择拒绝。

可当时......

特战队新秀徐行熙在一次任务中伤到了根子,极度消沉的情况下,当时他的正牌女友于曼曼没多久就出了国,从此远走高飞。

一贯爱憎分明的徐家吃了这个闷亏,硬生生将一口老血憋了回去。

毕竟不能耽误人家姑娘一辈子。

是苏瓷在爸爸书房门口跪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得到了联姻的默许。

毫不夸张,定下同徐家的婚约后,同几乎要喜极而泣的徐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夜白头的苏爸爸。

“你当时,也确实是昏了头了......”

范华筠也唏嘘。

哪个当爹的能眼睁睁看着闺女守活寡?

“他这三年确实没碰过我。”

苏瓷惨笑:“我还是第一次。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去医院检查过,最好的专家,告诉他,身体上的机能已经完全恢复了,他只是迈不过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是她自己天真的以为,柏拉图式的爱情能维持一生。

不过短短三年,徐行熙的前女友和私生子就狠狠地在苏瓷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解决?找你爸?”

范华筠托腮。

“找我爸?他这几年脸都快被我丢尽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再去找他。”

苏瓷目光沉沉,整个人被一股颓废的气息包裹着。

“还不知道徐家那边怎么看。”

范华筠叹了口气,拍了拍苏瓷的肩:“你先别管这事了,回去好好休息。我来查,总得先把事情原委搞清楚,再去计划下一步怎么走。”

“好。”

苏瓷点了点头,神情恹恹。

她觉得自己人生这一手好牌,全被自己打烂了。

范华筠动作很快,没过多久,一份资料就摆在了苏瓷桌上。

苏瓷在苏氏集团下属的一间咖啡馆工作,她喜欢甜品和烘焙,也精通粤菜和川菜。

徐行熙曾经不止一次夸过她的手艺。

资料被送来的时候,苏瓷正在揉软欧包的面团。

她眼神黯淡,店里的咖啡师小欧小声告诉她外面有人找。

苏瓷没多想,随意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面粉,出了厨房的门,却恰巧落入一双深邃的眼。

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明、明先生?”

完蛋!

她头发三天没洗,脸上冒了两颗痘痘,就连身上的围裙都脏兮兮,被她沾满了面粉。

明骁手中拿着一份档案袋,一身利落的黑色牛仔衣,干练而又飒爽,全无那天长发的妩媚气质。

他挑了挑眉:“苏小姐,真巧。”

苏瓷僵硬地把明骁带到卡座。

明骁把档案袋递给苏瓷,目光深沉而又探究:“是范华筠委托我帮忙查了一些资料。”

“华筠?你们认识?”

苏瓷咬了咬唇,满眼警惕。

明骁悠闲自在地双手交叉,唇边带着笑:“她父亲曾是我的教官,巧的是,她委托我调查的对象,正好也是我当年带过的学生。”

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范家老爷子曾主政特战兵团。苏瓷皱了皱眉,终于在脑海里翻出陈旧的回忆。

“几年前,是不是曾有一个M城的特战队员拿过国际比武第一?”

明骁有些讶异地看着她:“苏小姐,你有些令人出乎意料。”

苏瓷抿了抿唇。

圈子有重叠的部分,更何况,当初她为徐行熙着迷,自然下了功夫去研究他的喜好和崇拜。

如果她没有记错,当年那个被徐行熙狂热崇拜的国际比武第一,就是眼前这位明骁。

但看他现在境况,似乎已经脱离那个地方许久了......

明骁一眼就看出了苏瓷的疑惑,索性开门见山。

“我们比较特殊,换了个部门而已。”

换汤不换药?

苏瓷半信半疑:“那你那天......”

“你警惕性真不错。”

明骁有些无奈。

他又将档案袋向前递了递,声音低沉:“我建议你先看完这些资料。”

苏瓷脸色苍白,抿着唇,拆开了档案袋。

明骁手段很高超,线索脉络标的也非常清晰。

徐行熙在那次任务后伤了根子,照理说完成治疗前他不可能行事。

但吊诡的地方在于,于曼曼怀孕的时间节点,在徐行熙受伤和她出国之间。

苏瓷脸色有些诡异地发青。

也就是说,徐行熙在病床上忍着病痛,都还要跟于曼曼来上一发。却在跟苏瓷结婚后守身如玉,甚至患上了精神勃障碍?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但这些证据,也不能证明徐行熙出轨。

毕竟跟苏瓷结婚,是在于曼曼出国之后的事儿了。

但苏瓷心里,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尤其在她看见那孩子的照片时。

照片上,一个年轻女人搂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两人笑的开心,背景是蔚蓝的海和洁白的沙滩。

照片下,压着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没必要看了。”

苏瓷嘲讽地笑了笑,手指冰凉地摸了摸照片上小男孩的脸。

“跟徐行熙长的一模一样呢,怪不得他看了一眼,就说那是他的种。”

明骁敬业地保持了沉默。

于曼曼原来这几年一直在国外做单亲妈妈,倒是出乎了苏瓷的意料。

他们几个是同一届的同学,虽说圈子家境不同,倒也没有那么生疏。

苏瓷的印象里,于曼曼家里很穷苦,她能考上一流名校M大,完全是靠自己努力。

跳出了原生家庭的圈子后,再想改变自己的阶层,就只能通过婚姻。

如果徐行熙没有出事,想必现在于曼曼才会是徐夫人。

这样层层谋算、胸怀计谋,并且吃尽了原生家庭苦头的女人,居然有勇气孤身一人,在国外做单亲妈妈?

苏瓷叹了口气,将这些资料都收回到档案袋里,以手支颐,目光空洞地发呆。

“如果你想要深究,于曼曼这三年在国外的开销是个切入点。”

明骁看不过去了,提醒了苏瓷一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