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一胎三宝亿万总裁放肆宠

一胎三宝亿万总裁放肆宠

九殿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七年前,一场阴差阳错的缘分,温奈乔和厉绝产生了交集,某人刚说完要娶她,出了门就惨遭雷劈。七年后,她成为陆家又丑又土的保姆,惨遭继母欺凌,渣男恶女算计陷害,还逼迫她嫁给又瞎又残废的男人。忍无可忍后,温奈乔带着天才宝贝现身,她摇身一变,变成了身穿多重马甲的满级大佬,虐渣打脸正爽时,某位遭雷劈,就要入土的霸总出现了……

主角:温奈乔,厉绝   更新:2022-07-16 05: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奈乔,厉绝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胎三宝亿万总裁放肆宠》,由网络作家“九殿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年前,一场阴差阳错的缘分,温奈乔和厉绝产生了交集,某人刚说完要娶她,出了门就惨遭雷劈。七年后,她成为陆家又丑又土的保姆,惨遭继母欺凌,渣男恶女算计陷害,还逼迫她嫁给又瞎又残废的男人。忍无可忍后,温奈乔带着天才宝贝现身,她摇身一变,变成了身穿多重马甲的满级大佬,虐渣打脸正爽时,某位遭雷劈,就要入土的霸总出现了……

《一胎三宝亿万总裁放肆宠》精彩片段

嘶,好疼!

温奈刚醒就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一时之间让她分不清在做梦还是现实。

想要挣扎身体却没有半分力气,张口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无声的呐喊。

因为药物关系,她无法动弹。

不知多久,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哑道:“我会娶你。”

温奈含着眼泪怒目而视,可惜黑夜中她只能看到男人的轮廓。

脖子微凉,男人竟然给她戴上了一条项链。

“不许摘下来。”男人霸道低沉的声音传到她耳里。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穿衣的声音,合着这混蛋现在就要跑了!

男人翻身从阳台跃下,温奈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悲从心起,老天爷,怎么不劈死这个占了她便宜的混蛋臭男人!

只听到天际震响,轰隆隆天雷滚滚直直劈向男人。

温奈听到外面的雷声,她刚想完就打雷了?该不会真的老天有眼吧?

“砰”的一声,门被人大力踹开,灯光亮起的瞬间,温奈觉得自己像是案板上被宰的鱼。

继母梁晓蓉以及温家其她几人出现在视野里,“温奈,你小小年纪便在外面跟野男人厮混,真是丢尽我们温家的颜面!”

温暖走到她身侧,看着她浑身上下斑驳的痕迹,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妹妹,王总虽年过半百,看来也还不错呢。”

温显急忙赶来就听到梁晓蓉添油加醋的描述了整个过程。

“不知廉耻的小畜生。”

“老公,这温奈小小年纪就勾引男人,这样的人留在温家也是丢我们的脸。”

“你说的是,安排一下,将她送到云乡,永远不得回来。”

温显说完便冷冷离开,自始至终没有看温奈一眼,温奈被子下面的手蜷成团,这就是她的父亲!

梁晓蓉笑得一脸奸邪,“小丫头,别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王总一直不肯松口签这个单子,这次你将他陪好了,他一定就能签了。”

痛苦没有结束,温暖拿出一把匕首,嘴角挑着得意的笑容,“温奈,你不是仗着这张脸好看吗?等你毁了这张脸,我看轩然哥哥还会不会喜欢你。”

温奈双瞳放大,冰冷的匕首离她越来越近。

梁晓蓉在一旁催促,“快点动手。”

「不,不要!轩然你在哪里,救救我!」

温奈恐惧的看着那闪着冷光的匕首,脸上传来刺痛感,温奈疼得抓心挠肺。

血液一滴滴淌落下来,润湿了白色的羽绒被。

她被裹着连人带被塞进了后备箱,远离市区送到了一个小破屋,温暖得意的宣告自己的胜利:“忘了告诉你,我和轩然哥哥早就在一起了,他亲口说只拿你当妹妹,要不是你救了他,他才不会和你谈恋爱,你还不知道吧,轩然哥哥已经和我在一起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温奈的眼一片猩红,目光凛凛的看向她。

“要怪就怪你是温家的私生女。”

“我从未想过要抢你的东西,白轩然是我的男朋友啊!”

分明是温显不要脸强迫了她母亲,害得她母亲被人唾弃一生,而她自己觉得有愧梁晓蓉一家,温奈忍了她们十八年!

她的忍耐,铸就了今晚的血色。

“你的出生就是一种罪孽,早就该和你那不守妇道的母亲一起下地狱,你一个野种配得上白氏集团的少爷吗?也不照照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温奈,你记住了,从今往后有我没你。”

温暖将她扔到了乡下,破旧不堪的木屋被风吹得吱呀作响,她裹着被子赤着脚下地。

一张锈迹斑斑的镜子映出她那血肉模糊的脸,眼底恨意滔天,温奈颤颤巍巍抚上满是血痕密布的脸,她犹如地狱爬出的修罗一字一句道:

“温家,我会回来的。”

七年后,云乡。

秋日的暖阳照在清冷的黑瓦白墙上,菊花在秋风中摇曳生姿。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兴奋地围绕在客房的小床边,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床边探来探去。

乔厉绝刚有意识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道软糯的女童声音,“哥哥,妈咪不在家,不如让我试试手?妈咪教的心脏手术我还没有完全领会。”

另外一道男童的声音慵懒回答:“那你可得快点,妈咪快回来了。”

女童开心的拍手,“好耶。上次我给兔子换心都成功了,你说要是把人的心脏换到猪的身体里会是什么样子?不过......”

乔厉绝刚还在奇怪这是怎样的孩子,下一秒自己的脸上多了柔柔的手指触感,小女孩儿声音柔柔道:“他和大哥长得一模一样,他会不会是我们的爹地啊?”

“不可能,妈咪说爹地死了很多年了,骨头都被虫子咬烂了。”男孩儿口吻肯定。

乔厉绝一睁眼,身边围绕着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小女孩儿软软糯糯,男孩儿粉雕玉琢。

“呀,他醒了。”小女孩儿惊讶道,男人身上散发出阴冷的寒意将她逼退了几步。

“茶茶你过来。”天玑拿着针剂就要朝乔厉绝身体扎来,乔厉绝冷眼一扫,拽着小男孩儿的胳膊,反手将小男孩拉到怀里。

他要是再晚醒一分钟,自己就要成为小白鼠给小女孩练刀了。

“你放开天玑哥哥。”茶茶嘟着嘴咬着男人的手臂。

乔厉绝哪知道自己一睁眼就和两个小豆丁给杠上了?

门在此刻打开,清冷的声音传来:“闹什么?”


那女人逆光而来,身上穿着手工制作的亚麻旗袍,头发盘在脑后。

唇不点而红,眉不化而黑,五官精致得不可方物,只可惜女人的脸上有着一条长疤,犹如蜈蚣蜿蜒覆在脸上丑陋且吓人。

如果没有毁容,这个女人应该绝美。

温奈全身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一双漆黑的双瞳看着乔厉绝身上挂着两个孩子的画面。

“放开我儿子。”饱含威胁的声音。

乔厉绝松开手,两只小豆丁朝着她跑去,“妈咪。”

她看着年纪不大,竟然有这么大的孩子。

乔厉绝眉宇笼罩着寒意,对上女人清冷的眼,喉结滚动冷淡开口:“你女儿要对我用刀。”

寒声过境,犹如寒冬腊月,寒风凛冽。

虽是狼狈不堪,却半分不影响他的气场,两个气场同样强大的人四目相对。

温奈淡定开口:“你的车发生车祸,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已经是亡魂一缕,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我女儿动你又如何?”

温奈的人生信条,动我可以,动我孩子不行,哪怕是说半个字不好,她护短得要命。

乔厉绝冰冷的眉峰上挑,神情冷淡的看着女人,“我会付账。”

四个字,让她想到当年那个或许已经被雷劈死的臭男人,他曾说过会娶自己的话。

霸道的闯入她的世界,改变她的人生轨迹,还留下了几只小团子。

温奈纤细的手指抚着女儿柔软的发丝,下垂的眼掠过一抹深意。

“五千万,一条命。”

这女人,怕不是狮子大开口,什么样的药值得五千万?

他不缺钱,但明显遇到了屠夫,当自己是羔羊。

玫瑰色的薄唇微启,“敢宰我的你是第一个。”

温天玑玩弄着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金算盘,俊脸酷酷道:“宰了又如何?”

乔厉绝这才正眼打量温天玑,那个孩子和自己有七分相似,巧合?

和酷拽表情不搭的是他迈着小短腿走到自己面前,小小的个子仰视着自己。

似乎是觉得这样的动作有点累,温天玑蹬着小胳膊小腿儿爬上床,和乔厉绝平视,口吻不善。

“你的命是我妈咪救的。”

乔厉绝淡淡的看着小男孩,就连大人都不敢和他对视,这孩子倒是有点胆量。

温天玑还没靠近就感觉到了男人身上的冷意,他看着好凶,像极了一只蛰伏的猎豹,时时刻刻都会冲出来咬自己一口,刚刚要是妈咪没来,他是不是要掐死自己?

“那又如何?”乔厉绝气势不变,看这小豆丁撑得了多久。

“除了医疗费,你以大欺小,给我妹妹造成不小的心理阴影,还得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千万。”

温天玑手指极其熟练的拨弄着金算盘。

乔厉绝挑眉,“没钱。”

温天玑扬唇一笑,“你腰间的皮带是N&E限量钻石铂金款,全球限量十条,价值三百多万,至于这只表更是大有来头,上个月艾尔登拍卖会上以一千三百万拍下的,叔叔,你说你这么有钱,让我们宰一下也不会少块肉吧?”

要钱的时候,他的笑容向来灿烂,将宰人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也就只有他了。

“如果我不给呢?”

温天玑瞳孔渐深,“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只能让茶茶把你恢复原样丢出去,死了也别怪我们。”

茶茶拿起了手术刀,眼睛都在放光,乔厉绝相信,她肯定不只是想恢复原样,更想在自己身上开几道口子。

“别闹。”温奈冷冷开口,两孩子跑到她身边,瞬间从小恶魔变成小天使。

她直直的看着乔厉绝,“听说有开发商想要在云乡打造温泉旅游项目,你应该就是那个开发商,也罢,只要你将村子东面的路修好,我们就算两清。”

天玑摆明了不开心,“妈咪......”

这么大只肥羊,现在不宰,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温奈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抚道:“乖,一会儿给你做小鸡炖蘑菇。”

小家伙这才露出与年龄相符合的天真。

阳光透过木窗洒落进来,为那冰冷的女人增添了一抹暖意,温奈嘴角的笑容像是雨后绚丽的彩虹,很耀眼。

还未等乔厉绝答应,门外传来一人的声音:“奈奈在吗?”


听到这人的声音,温奈好看的眉头微皱,两孩子也很不满,“妈咪,那只癞皮狗又来了。”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将他打发走。”

温奈推门而出,来人正是村长的儿子杨二。

去年大学毕业回来,一见到温奈就走不动道,那两只眼睛上下打量着温奈。

村子里的人都叫她丑八怪,原本这样的丑女人他是完全看不上的,前不久无意中在水边看到洗漱的温奈脸上毫无瑕疵,一时惊为天人。

那真真是哪哪都好看,肤白貌美大长腿,饶是他看遍了大城市的美女,那些庸脂俗粉也不及面前这个未染半点粉黛的女人万分之一。

知道她扮丑来掩饰美貌之后,杨二就跟狗皮膏药一般贴着温奈。

“有事?”温奈对谁都是这样冷淡。

杨二也都摸清楚了她的脾气,脸上的笑容更加谄媚,“奈奈,这是我托人给你买的阳澄湖大闸蟹,正宗的!这个真品很难买的。”

“不用,我不喜欢吃。”

“你不吃还有孩子呢,拿着拿着。”

说着他就要来拽温奈的手,温奈闪开没让他得逞,杨二心急了。

“奈奈,你看你一个人带着这么多孩子很辛苦,我想替你分担一下。”

温奈脸色未改,“不合适,我比你大。”

“我不介意,女大三抱金砖,奈奈,我喜欢你很久了,这条项链也是我给你准备的,要小一万呢。”

对于村子里的女人,别说是小一万,几千块的项链那些女人眼睛都直了。

温奈看都没有看一眼,“说了不合适,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杨二看着她天鹅般皓白的脖颈,一时心猿意马,朝着温奈扑去。

“奈奈,就让我照顾你们,我真的好喜欢你......”

这具尤物身体,他只有做梦才碰到,温奈眼里划过不悦,连忙朝着一旁闪去。

杨二今天就跟失心疯一样,立马又追了过来,温奈的手心已经出现银针,眼睛里寒气逼人。

找死!怨不得她。

还未动手,耳边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没听她说了不合适?”

杨二扭头看来,身体半倚在木门边的男人,白衬衣黑西裤,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因为失血过多,面色有些苍白。

白色衬衣上血迹斑斑,为男人增添了一抹血性。

“怪不得不同意,原来是藏了野男人,亏得在我面前装纯,背地里......”

话音未落,男人单手按住他的脸快步上前,杨二想要挣扎,男人的力气极大,等反应过来,自己的后脑勺重重磕到墙上。

脑瓜子嗡嗡的不说,眼前还有小星星在闪烁。

喘了几秒钟他才恢复理智,脸上浮现出愤怒,“狗男人,你可知道我爸是谁?我爸......”

话音未落,乔厉绝操起院子里输液的玻璃瓶就砸到了杨二的脑袋上,杨二的脑袋开花。

脖子上抵着玻璃碎片,明晃晃的如同匕首一样,再近一寸就要扎到大动脉里。

男人的脸俊美如神,身上的气场却残忍如修罗,瞳孔里布满了杀意。

那张薄唇淡淡挤出几个字,“你爸是谁?”

杨二哪还顾得上他爸是谁,裤管里有液体渗出,整个人抖得如同寒风里的小白菜。

“我,我爸是村,村长。”

“哦,我还以为是喜羊羊。”乔厉绝嘴里云淡风轻,手臂却已经扬起,他要杨二的命。

杨二恐惧的看着那闪烁着银光的半截玻璃,“不!”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秒,温奈奈奈的声音传来:“住手。”

碎片离杨二的脖颈不足半寸距离,杨二吓得小便失禁。

温奈开口:“还不快滚。”

杨二顾不得停留,一溜烟跑得没影。

乔厉绝看向温奈,温奈难得解释了一句:“不想弄脏了我的地方。”

茶茶蹦蹦哒哒跑到乔厉绝的面前,“叔叔,你好厉害,一下就将癞皮狗打败了呢。”

温天玑则是哗啦啦的拨动着算盘,“看在你救了我妈咪的份上,药费就只收三千万好了。”

乔厉绝挑眉,“看来我该多英雄救美几次。”

和他相似眉眼的温天玑则是嘴角轻扬,“救一百次也没用,肥羊该宰还是会宰。”

天玑收起小算盘偃旗息鼓,“妈咪,叔叔的伤口裂了,你重新给叔叔包扎一下吧。”

温奈瞥了一眼他衬衣上沁出的血色冷淡道:“跟我进来。”

这样的口吻,让人很是不爽,偏偏她是医者,乔厉绝随她而去。

他身上的伤并不是车祸导致,而是人为利器所伤,在出车祸前,这男人经历过激烈的斗殴。

温奈并不八卦,对他怎么受的伤没半点兴趣,她在意的是因为杨二崩开的伤口,她最讨厌不珍惜身体的人。

乔厉绝打量着女人,她的皮肤很白,白得毫无瑕疵,近看五官更是精致,只可惜这样一张应该倾城倾国的脸有着那样的伤疤。

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朝着自己胸膛探来。

她的手很好看,完全不像是做农活的农妇那样粗糙,细腻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柔柔的光。

温奈低垂着头,露出皓白娇嫩的脖颈,乔厉绝喉结滚动。

一颗两颗,她的速度不慢,明知道她只是给自己重新包扎,偏偏乔厉绝看在眼里有些撩人。

一只大手倏然捏住了她细白的手腕,乔厉绝那双狭长的眼蕴含深意:“你是第一个脱我衣服的女人。”

本是正常的医患关系,生生让乔厉绝晕染得有些暧昧。

温奈脸色未变,“我脱过的男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乔厉绝脸上布满寒意,“你看上去并不大。”

“怎么?怀疑我的医术?”温奈扯开他碍事的衬衣,男人身体健硕,前胸后背有不少伤疤,性感的腹肌线条一直延伸到神秘处。

换成任何女人都会心动的身体,温奈手里扬起一把剪刀,“要不要试试我的技术?”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